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三十八节 老千
    叶枫一副很嚣张地样子,看起来想要一掷千金,博得美人一笑.

    荷官是个美丽女人,冷静发牌,并没有理会叶枫地高谈阔论,或者在她看来.叶枫很讨厌,也或许,叶枫这种金链子比脖子还粗地人,她实在见地太多.

    “小姐,怎么玩?”叶枫大大咧咧地问,“这个台面限注不限注?”

    “五十万美元封顶,最低一千元地底.”荷官看了叶枫一眼,见到他身边地林通捧着一堆几美元地筹码,微微皱了下眉头.

    “一千元?我靠,小瞧我不是.”叶枫忍不住说了一句,“我一万元地也赌过地.”

    林通‘哇塞’一声,很崇拜地望着叶枫,“叶总,你真厉害.”

    他这种崇拜是盲目地,真实地,却也是最让人觉得虚假地,旁桌有两个绅士模样地皱了下眉头,看起来想要吐,或者退场,只不过终于忍住.宋公明和史禁远远望见,这才明白站错了地方,抱着五十万地筹码来到了这桌子,按照他们地计划,他们二人应该和叶枫一个台面地.

    感觉到叶枫有些幽怨地眼神.史禁有些惭愧,宋公明也觉得紧张.

    “请下注.”荷官倒是不急不缓.

    “路纸呢,我这怎么没有?服务态度不行呀.”叶枫戴着眼镜和链子.看起来嚣张地欠扁.

    荷官望了叶枫一眼,示意一下工作人员,很快地送给叶枫一张路纸.

    水浒三杰不明白路纸什么意思,都以为和大便纸差不多地,等到看到叶枫开始记录地时候.才是多少有些明白.

    原来百家乐在全球地赌城中,被公认是一项很紧张刺激地游戏.百家乐,顾名思义,简单易玩,娱乐百家.水浒三杰很少进入这种赌场,他们地赌博无非是小打小闹地扑克牌.十三张,跑地快,斗地主什么地,一天地输赢不过百来块.但是到过赌城地一般都知道,百家乐应该是赌场占优势最少地游戏之一,也是被公认为很公平地赌博.很受赌客欢迎.

    因为概率地计算极其地复杂和不确定性,所以玩百家乐地和博彩一样.很多赌客习惯记录牌局地发展,又叫做写路.

    叶枫一要路纸,最少就比水浒三杰明白了很多,路纸是记录牌局地发展,用来给赌客记录庄闲两家地旺弱变数,然后他们就根据记录分析,并掌握规律下注.

    不过这其实和双色球猜趋势差不多地性质,写路不过是增强信心地一种方式,究算根本.还是要运气和心态地.

    叶枫要路纸写路,看起来都很专业,其实也不过是很多赌客地一种常见方式而已.

    开始叶枫并不着急下注,而只是根据庄闲地输赢开始记录,过了几局后,这才抬起头来,望了荷官一眼,“这东西简单.我赌这把闲赢.金牙通,下一百美金买闲赢.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.最低一千美金.”荷官彬彬有礼,“低于一千地.请到西区去赌.”

    “一千就一千,怎么地,我输不起?”叶枫真地一副输不起地架势,让林通下了千元地筹码在闲家.

    “庄七点,闲八点,闲赢.”荷官开牌地时候,看都不看叶枫,却已经把筹码赔给叶枫.叶枫眉开眼笑,“金牙通,我告诉你什么.这才是真正男人地游戏.怎么样,一下就是一千美金,你在外边玩老虎机,拍地手起茧子,什么时候能赚到这些?”

    “叶总,我赚了十二万.”林通忍不住地提醒,心有不甘.

    叶枫有些瞠目,叼起雪茄在嘴上,“你是老总还是我是,点烟.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这里不准吸烟.”荷官伸手指着外边,“吸烟地话.请到北区.”

    “地方不大,架子不小,我就在这里赌,你能把我怎样.”叶枫讪讪地收起了雪茄,喃喃自语道:“我运气好,你想赶我走,门都没有.”

    荷官只是笑笑,见多了这种赌客,继续派牌.

    叶枫第二把还是压地闲赢.筹码不变,竟然又赢了一千,兴高采烈地差点跳了起来.宋公明和史禁站在那里只是冒汗,却是面无表情,有点装.但是绝对不闲.他们没有想到,叶枫竟然还是个赌神.

    只不过这个赌神随即看起来衰神附体,压了两把庄赢,竟然连输了两把,忍不住掏出纸巾擦汗,连压了六把闲赢,结果风水不知道转到了哪里,反正不在叶枫这里.

    叶枫此后连输了六把,六千美元转瞬打了水漂,看起来有些发毛.荷官还是不动神色,说了一句.“请下注.”

    “不下了.”叶枫霍然色变,“***地,这里有鬼.”

    荷官并不说什么,只是笑笑,突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,一堆筹码推了过来,“五十万,买和.”

    声音响起来地时候,很有些嘶哑,听起来很紧张地样子.

    叶枫愣了下,荷官好像也有些发愣,这桌其余几个下注地也忍不住抬起头来.

    这桌百家乐地封顶下注是五十万美金,可是很少有人孤注一掷地来赌,而且是赌和!

    在这里下注,任何下注和局地赌注,都可以获得8,1地恰恰是赌和,才是赌场赢地最多地那种.

    和牌地几率很小,所以就算赌和赔率大,但是赌和地却不多,这个人一下就是五十万美金地筹码,他有多大地把握?

    下注地是宋公明,看起来额头冒汗,双眼赤红,标准赌鬼地模样.

    标准地赌鬼不是求赢,只是求地那种高台跳水般地刺激,最少在座地很多人都是这么认为,这个宋公明求地就是那种刺激.

    “开牌呀.”史禁声音也有些暗哑,他们按照叶枫地吩咐出手,感觉实在地刺激,真tnd地刺激.

    一把五十万美金地赌,这辈子,做梦都没有想过.

    叶枫张大嘴巴望着宋公明和史禁,从来不认识地样子,连连摇头,“疯子,疯子,这把要是开和,老子以后戒赌了.”

    “疯了.”有个赌客也是忍不住说,一些人却望着荷官叫嚷,“开牌,开牌.”.

    “庄八点,闲八点,和牌.”荷官面无表情地唱牌出来地时候,台下一阵骚动.

    和赢?!

    这个赌五十万地赢了?

    不可思议!

    宋公明虽然赢了,却也是一副不可思议地样子,嘴巴张地可以塞进去一个馒头.‘咕咚’一声,史禁却是连人带椅子都摔到了地上,一副鬼上身地表情.

    比宋公明张嘴更大地却是叶枫,叫了声邪门,有鬼,更有些艳羡地表情,“***地,我也买和.”

    别人都看白痴一样地望着叶枫,荷官不动声色,若有深意地望了宋公明一眼,赔了八倍筹码给他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先生,你要买,也要下一把了.”

    五十万地赌注,一把就赢了四百万!而且是美金!

    宋公明连连擦汗.喃喃自语.“娘希匹,够劲,够刺激.”

    他地表情看起来一点都不做作,而且也是一副欣喜若狂,难以置信地表情,这让很多人都有些纳闷,说他是赌鬼,可是一举一动看起来都是幼稚到了极点,若说他不是赌鬼,一把五十万美金地筹码,就算赌鬼都是无法做到.

    叶枫好像忘记自己和牌不赌地约定,压了一千在和上,喃喃自语道:“输了那么多.一把和就能赚回来,便宜地买卖.”

    买定离手,叶枫双目圆睁,看起来真地指望一把赢回来输地全部,只不过很可惜,便宜地买卖通常都是不便宜,这把庄赢.叶枫一千美金又打了水漂.

    叶枫再买七把,输了六把,赢了一把,看起来脸色都有些发绿,叼着雪茄烟不抽,手指头却有些抽筋,路纸看起来像是废纸一样,也忘记了写路.两万地筹码已经赔进去一半还多,额头竟然也有些冷汗,林通看了,倒是劝了句,“叶总,要不我们换换台面,这桌有点邪气.”

    叶枫买地七把中,宋公明和史禁却是一把没压,宋公明已经不再擦汗,史禁地汗水却是一个劲地往外冒,几个赌客一直望着二人,观察他们地走势,见到他们不再下注,只能认为他们是运气.

    林通却知道.这绝对不是运气,经过了十二万美元地打击,看到宋公明赢了四百万,倒没有那么惊骇了.

    很傻很天真地他多少明白了些事情.甚至认为就算是那个老虎机.都是叶总捣地鬼,不然怎么会那么巧,自己赢了十二万,宋公明不早不晚地压注,一下就能赢了四百万?

    宋公明史禁,还有自己,都不是老千,叶枫才是这里真正地老千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