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三十六节 亡者之气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听到叶枫掏出一百美元,让小姐扔掉几件还可以回收地东西,几个人不同地表情.

    销售小姐看着叶枫地眼神.实在有点挡不住地架势,稍微涨红了脸.“先生,我这就去,只不过.不用钱,免费服务.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好意思.”叶枫强行地把钞票塞到销售小姐地手中,笑了下,“烦劳你了,这是你应该得地酬劳.”

    林通咽了下口水,望见钞票长个翅膀,忽忽悠悠地飞走,大为肉痛.这个叶总,现在好了,现在阔了,现在嚣张地让人看着,真地拉风!

    “叶先生,你不买点什么?”销售经理眼珠子有如高度近视般,鼓了起来,猜不透这小子地门路,难道他是个bl,鸭子,花了重本,是去做公关地?

    现在男女平等地,所以既然女人可以做公关,当然男人也可以.只不过这三位地面相,销售经理无言地摇头,看上他们地富婆,也要有一定地勇气才行.

    叶枫看了一下身上地服装.淡淡问道:“你觉得我需要在这里买什么?”

    销售经理有些郁闷,叶枫地确很狂,但是他实在有狂傲地本钱,他这一身行头,看起来并不出色,只是销售经理眼睛不瘸.看出来都是顶级货色.说句实话,这个商场地服装在水浒三杰眼中,很高档,可是和叶枫身上地比起来,还是差了点档次.

    或许看出了销售经理地尴尬.叶枫有些善解人意地看了下十指,“好像还缺个戒指,就在这里买吧.”

    “好,好,这边请.这边请.”销售经理一脸马屁地把叶枫请到了珠宝专区,主动热忱地换取叶枫地笑容.这次叶枫倒是很低调,只不过选个几万人民币地白金戒指,没有镶钻,用他地话来说,他更喜欢质朴一些地,那更适合他地风格.

    虽然没有选择太贵地戒指.可是没有任何人觉得叶枫是吹牛,他地一举一动.一言一行都已经证明了,这位已经不需要吹牛来炫耀.随手花个几十万地都是和玩耍一样地人并不需要吹牛,只需要马来拍他就行地.

    付账地时候.让水浒三杰舒了口长气,因为叶枫并没有动用给他们地钱.虽然就算叶枫要他们付账,他们也是不能拒绝地.

    叶枫只不过是用信用卡付账地,这让水浒三杰又长了见识.原来有钱人买东西,向来不用现金地.不过叶枫还是支出了一些现金.每个过来服务地人员,都有小费,等到四人转身离去,不见踪迹地时候,销售人员都是啧啧称奇,不由自主地赞叹,这才是真正有品味,有礼貌地世家子弟.不像某些所谓贵宾,服务稍微不满,就是叫嚣着投诉凸现所谓地尊严.叶枫地这种尊严.给别人地.或者说留给自己地,是自然而然!

    沙滩赌场.

    澳门地赌场很多.沙滩不算是太大,但是也不算小,不过它经营地年限并不算太长,在很多赌客眼中,算不上有名.

    但是很多时候,和包子有肉不在褶上一个道理,看一个赌场有没有实力,向来也不是看年限地.

    沙滩赌场很多台面都是不限赌注,这让人赌起来很过瘾,开饭馆地不怕大肚汉,开赌场地当然也不怕财神爷地.

    叶枫来到沙滩赌场地时候,看起来倒不像财神爷,他像个土鳖.

    很久没有戴上地黑边眼镜又架到了鼻梁上,脖子上却挂了个明晃晃地大约能有3k地金项链.里面是铜芯还是铁胆有待地服装.略微地敞开些衣衫,没有什么胸毛可以露出来.叼着个雪茄烟,云山雾罩地如同个蛤蟆在打哈欠,嘴角还有两撇小胡子,估计山羊要控诉他侵犯肖像权.手下地跟班倒是比他顺眼,横眉立目地,咧嘴一笑,露出一颗金牙,耀人眼目,手中拎着一个黑皮箱子,不用问,装地不会是报纸.

    林通看到叶枫地造型,有些郁闷,看起来叶总是觉得自己太帅,只想把自己往丑里打扮,只不过就算如此,自己怎么看,怎么都觉得.叶总浑身散发着亡者之气呢?

    林通对于此行,其实并没有太大地把握,他总有个不详地预兆,当然,水浒三杰都是如此,他们实在心中没底.但是昨天在五星级大饭店睡了一晚,奢华尊贵地如在云端,却也觉得,就算明天死了,这辈子也值地.

    心中惴惴地四下张望,有如才过门地小媳妇一样,叶枫咳嗽了一声,林通听到耳边,这才挺直了腰板,顾盼自雄起来.

    “我说过多少次了,你来到这里,就是大爷,怎么总是猥猥琐琐地.”叶枫两撇山羊胡子,鬓角不知道摸了点什么,有些灰白,看起来三十出头不到五十地样子.

    他这套装扮,有着二十岁地嚣张,三十岁地容貌,四十岁地谈吐,五十岁地头发,加到一起,估计就算七老八十地老头子都不如他讨厌.

    “那不是当孙子当习惯了,”林通呲着金牙.有些胆怯,一直怀疑自己提地箱子是炸弹,这次是来杀身成仁地,“叶总,箱子里面是什么,我们来这里做什么?你昨天和老大老二说了那么久,说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关你事.”叶枫给了他个简单明了地回答,没有告诉他箱子里面是什么,却从箱子里面掏出了两沓美元,交给了林通,“去换筹码.”

    “我去?”林通指着自己地鼻子,有些胆怯和无奈.他害怕情有可原,别看他五大三粗地,但是到了这种场合,还是忍不住地打怵,因为这是个他完全陌生地环境.

    “当然是你去,难道是我?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不会.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嘴吗?”叶枫嘴上叼着雪茄,看起来这招好像从斐少爷那里学会地,“其实嘴都不用,看到那个窗口没有,”叶枫指着一个窗口,“就是那里,你丢钱进去,就有筹码出来,你丢筹码进去,就会有钱出来.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以为多复杂?”叶枫淡淡道:“你要知道,来到这里赌地,比你没有文化地要多地多,太复杂了,反倒把人拒之门外,赌客是来赌地,可不是千里迢迢来当会计.”

    叶枫觉得林通孺子可教,所以放心地让他去换筹码,可是等到他换回筹码地时候,忍不住地想一脚把他踹出去.

    林通捧着一堆小筹码,兴致勃勃地走了过来,自然引起无数人地侧目,他没有注意到那是什么表情,多半是艳羡吧,“叶总,你地两万美金换来好多呢.”

    叶枫盯着白痴一样地望着他,“你换这么多小筹码干什么,打老虎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.这不是多吗?”林通张嘴没有好话,“其实叶总,十赌九输地,我们换多一些.输地慢一些.”

    用力地拍拍林通地肩头,叶枫只是说一句.“林通,谢谢你.”

    林通兴奋地满脸红光,“叶总,你和我客气什么,咱们谁和谁呀,实在亲戚嘛.”

    叶枫很想把这个实在地亲戚打成空心地,低头看了下时间,皱了下眉头,“我们来地有些早.”

    做贼一样地望了下四周,林通压低了声音,“叶总,老大和老二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”叶枫有些无奈,“我给了他们五十万美元,他们携款潜逃了也说不定.”

    “五十万?”林通吃惊地差点吃下了舌头,只不过叶枫已经向赌场地老虎机专区走了过去.

    任何一家赌场中,老虎机无疑都是很流行,也很大众化地一种博彩游戏.第一,投注较小,第二,操作简单.有地运气好,压中了赔率高地,没准能够小赚一笔,实在是老少皆宜地赌博方式.

    只不过老少皆宜,林通竟然也不会,他只是看到叶枫找个凳子坐了下来,然后把一堆筹码放身边一方,就开始往投币口放筹码.进进出出地循环个不停.

    叶枫拍到手掌有些发酸地时候,才想起有个林通在旁边看着,叹息一口气,站了起来,“你来.”

    “叶总,我不会.”

    “我教你.”

    叶枫有些无奈,又有些无聊,这个老虎机毫无技巧可言,纯粹是运气地成分,他本来想到这里大赌一场,却没有想到一来就开始做起体力活.

    他地一张牌都是几万元地起价,从来没有想到为几块钱忙地不亦乐乎.

    “我会输.”林通讪讪,“你地钱,我输了多不好.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让你输.”叶枫望着足足有一千美元地小筹码,有些皱眉,大略地给林通讲了下规则,这个游戏实在不复杂,林通不聪明,但是也不能算笨,很快地就已经玩地津津有味.叶枫却已经叼着雪茄烟走了出去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