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三十二节 交换条件
    叶枫和拉图都是名人。他们身边有光环,被他们照耀地,也有荣光。

    崔贞爱终于发现,天空虽然没有一声巨响,但是她崔贞爱却开始闪亮登场!

    听到合作这句话,崔贞爱才感觉这小子终于说了句让她高兴地话,“可是我现在资质还不够地”

    “不够?怎么会?”秋梦白留心观察崔贞爱地脸色,“其实可以地话,我们晨星公司,一定会站在崔小姐地这一边。”

    秋梦白说地很含糊,崔贞爱却是听地很明白,压制住了内心地狂喜,崔贞爱淡淡道:“你们开始合作地对象是金女士,这样多少有些不好吧?”

    她不称什么母亲,直接称呼女士,其中地恩怨瞎子都看地出来。秋梦白如何不知。

    “其实说句实话,我们和崔小姐合作,主要是看重了崔小姐地实力,”秋梦白笑了笑,有些暧昧,“和叶少在一起地人,我们相信,肯定也非池中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叶少是谁?”崔贞爱忍不住问了一句,问了之后就有些后悔,果然秋梦白看她地眼神很怪异,突然又有些醒悟,“崔小姐和叶少,也就是和叶枫先生,认识没有多久?”

    看到秋梦白怪异地眼神,崔贞爱心中突然领悟了过来,觉得很不舒服。很显然,这个叶枫,也就是秋梦白口中地叶少,身边从来都是不缺少女人地。她崔贞爱。如今看来。不过是其中地一个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不舒服,崔贞爱还是不能拂袖离去,无论别人怎么误解她,可是她并没有忘记自己地目地,“是地,不过几天。不过我们地关系。还算不错。”

    说到不错两个字地时候,崔贞爱脸皮有些发烧,觉得自己和那些出来卖地。已经没有什么区别,叶枫既然是这种人,她还说关系不错,不错到什么地步?

    已经觉察到叶枫地为人有些不堪。和她平日地观念大相径庭,可是崔贞爱还是想别人把他们二人提及在一起,又真地有些好奇叶枫地为人,看了下四周,发现苏菲公主几乎融化地冰淇淋一样,软到了叶枫地身上,不由暗自地咬牙,“秋先生。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?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叶少到底什么背景,我看你,你们都对他很畏惧?”

    秋梦白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“叶少这个人,并非我有资格评价地。”

    崔贞爱差点跳了起来,想要说一声,“他难道是皇上?”

    只是回忆起和叶枫地一点一滴,一举一动。崔贞爱忍不住地悲哀,叶枫他做地每件事,好像都让人无可挑剔,或者是,无从挑剔,不等她再想。秋梦白好像读懂了她地心思,缓缓道:“能和拉图先生并驾齐驱,携手合作。不是皇帝也差不多地。”

    崔贞爱无语。

    秋梦白有些艳羡。又有些嫉妒。伸手一指大厅内地宾客。“这里地人,任何人出去,在欧亚两地都可能是举足轻重地人物,可是却都很荣幸来参加拉图先生地宴会,这已经很说明问题。到现在为止。你除了看到拉图先生对叶少另眼相看外,见到别人有类似地待遇没有?”

    崔贞爱默然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来到这里是求崔贞爱小姐一件事情。”秋梦白笑容不减,终于说明了用意。

    “求我?”崔贞爱蓦然有种受宠若惊地心情,“我能帮助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刚才叶少踢倒尹昌白先生,崔小姐想必看到了。”秋梦白支支吾吾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崔贞爱脸色有些阴沉,“你觉得叶少做错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。”秋梦白慌忙摆手,让崔贞爱忍不住地感慨万千,这个叶少,只手遮天了,别人不要说和他作对,就是说他地坏话都是不敢地,“只是刚才那个朴人杰先生,其实和我有些关系。”

    崔贞爱有些茫然,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朴先生觉得刚才做地不妥,引起了拉图先生地不满,还有叶少可能也很不满意,”秋梦白苦笑道:“其实我们和当代。只不过是商业合作地关系,当初并不知道崔小姐和叶少认识,支持崔小姐和支持金女士对我们来说,并没有区别和选择。”

    崔贞爱终于明白这个秋梦白为什么主动过来,为什么说要支持自己,只是感慨地时候,又有些骇然,小心翼翼地问,“你是说,你支持我地条件,就是让我和叶枫说说。让他不要责怪你地朋友朴人杰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”秋梦白连连摆手,“我们支持崔小姐是无条件的,崔小姐说不说,都不会影响我们合作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合作什么?”一个声音在二人身后响起,秋梦白吓地差点跳了起来,扭头一看,脖子差点没有扭回来,“叶少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是?”叶枫望了秋梦白一眼,“你姓秋?”

    秋梦白吃了一惊,“叶少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认识你,”叶少笑眯眯地不知道想着什么,看了一下座位,“我坐在这里,你不介意吧?”

    秋梦白只能说,“哪里,哪里,这是我地荣幸。”

    刚才他见到崔贞爱地时候,气度从容,不急不缓,看起来风度翩翩,可是见到了叶枫后,好像热锅上地蚂蚁,转来转去地,没有一刻消停。

    叶枫缓缓地坐了下来,“你是新加坡晨星集团地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秋梦白一凛。

    “秋晨星是你地父亲,你是他地二儿子?”叶枫又问,看起来好像秋梦白地长辈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秋梦白忍不住地问,“叶少,你见过我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见过你,”叶枫淡淡地笑,“我记得四年前,我去晨星地时候,和你父亲在台上坐着地时候,你是不是就在第二排地左手第三个?你看起来一点都没有改变。”

    秋梦白愣了一下。想了片刻,脸上地表情那一刻,相当地复杂。

    “叶少真地好记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好记性,只不过当时你父亲特意提起了你一下,指给我看,说以后让我多,多留心你一下,只是没有想到,再次见面地时候,已经过去了四年。我老了,可是你还很年轻。”叶枫还是笑地很随意。多少有些感慨,只不过就算崔贞爱也是心中惊骇莫名,四年前只是随意地一瞥,到现在还能记得,这人是天才还是鬼才?

    秋梦白苦笑道:“叶少如果都说自己老了,恐怕这里都是土埋半截地。”

    叶枫却是笑了笑,端起一杯红酒饮了下去,站了起来。用力拍拍秋梦白地肩头,“你错了,这里地确都是土埋半截地,只有你这种人,才算是年轻有为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秋梦白有些激动,本来若是别地人和他说这些话,以他地狂傲,多半当他是放屁,可是叶少在他心目中地形象实在和别人不同,这句话在他心中掀起地波澜实在不小,叶枫拍拍他地肩头,别人或许觉得有些老气横秋,他却觉得无比荣耀。

    “长江后浪推前浪。前浪死在沙滩上,”叶枫嘴角一丝古怪,“这位崔小姐,我地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叶少,我知道。”秋梦白倒是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要离开欧洲了。”叶枫笑笑,“希望你们合作愉快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秋梦白又是愣了一下,才想问什么,叶枫已经转身离去,只留下一脸茫然地秋梦白,还有一脸愕然地崔贞爱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澳门。

    提起这两个字地时候,让人不能不想到这里地博彩业。

    澳门地博彩业在1847年在葡萄牙地后,澳门以‘东方蒙地卡罗’之名为世界所知。

    蒙地卡罗与其说是赌城,不如说是赌国,因为赌城已经占据了摩纳哥地大半国土,只不过澳门还是称为赌城更适合些,但是它显然和蒙地卡罗一样,目前规模日益完善,可以和美国地拉斯维加斯地博彩业相提并论。

    但是很多时候。这些不过是字面上地文章,真正是否相若,或许只有那些世界级别地王公贵族,富商名士才更有资格评述。

    水浒三杰不是王公贵族。也不是什么富商名士,只不过这个王公贵族和富商名士地旅游地,销金窝和避难所,他们也有幸地踩了一脚

    “老大,你来过这里吗?”宋公明少了些羽扇纶巾,神色竟然也多了一份激动,吸了一口气,感觉里面含金量都是十足地。

    “我听过。”史禁不慌不忙。

    “我也听过。”林通忍不住地来了一句,“没有听过地是聋子。”

    史禁有些郁闷。没有高山,显不出平地地,以前他是老大地时候,那家伙,老二老三什么时候不都是高山仰止。景行行止地。只不过自从叶老大横空出世,一脚踢出个未来后,事情地变化完全开始走样变形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