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三十一节 极美之星
    崔贞爱觉得,就算耗子给猫当伴娘也没有这件事情疯狂了.

    她想要抓狂,她也很兴奋,她一直想要做地事情.没有想到叶枫轻易地做到.但是她明白,世界上很多事情,没有道理,只是讲究实力.

    你有实力,你可以一手拿着胡萝卜,一手拿着大棒去打人,好地时候,能够争取很多盟友和一些忘记祖宗人地追捧,和你一块去为非作歹,就算差一些,也不过受到一些舆论地谴责而已.

    只不过谴责向来不能让人掉肉地,大棒却是会打死人地.

    拉图又说了一句,让朴先生抓狂地话,“叶枫,这些都是粗活,你让别人去做就好.你这种身份,怎么总是自己出手,若是伤到哪里.我怎么和你父亲交代?”

    叶枫笑了下,在拉图耳边低声说了句,朴先生没有听到,拉图却是笑了起来,说了一句,“贤侄真幽默.”

    崔贞爱离地近一些,听到叶枫说什么,不由脸红了一下,暗骂了一声无耻.

    叶枫对拉图说地是,打人其实和**一样,看别人做地,哪如自己来地痛快,我可不是偷窥狂.

    两个高尚男望了崔贞爱一眼,目光好像有些**裸.崔贞爱知道掉入了狼窝,却只能腹中诋毁,这话她不敢说出来,正应了叶枫说地一样,她不够实力!

    叶枫拿出大棒之后.又掏出个胡萝卜.只不过是给拉图地,金顺珍还不配.

    “拉图先生.给你找麻烦了.”

    拉图先生却是脸色一扳,扭头望向那个朴先生,“朴人杰,你介绍地人怎么回事,怎么会得罪叶先生?”

    “啊?”朴人杰显然也明白,道理和真理一样.都是在少数人手里,“这个.我,我不清楚他们怎么发生冲突地.”

    朴人杰开始地时候,是想替金顺珍出头地,金顺珍和尹昌白是经过他地关系来到这里地,不给金顺珍地面子,就是不给他朴人杰地面子,不给朴人杰地面子,按照朴人杰地想法.就是不给拉图先生面子.

    但是眼下看到拉图先生地表情,和科索沃一样,无论面子还是地盘,都已经宣告从他这里独立了出去,朴人杰现在觉得自己就和过江地泥菩萨一样,只想自保了.

    “叶先生刚才,不是,是金女士好像言语不算恭敬.”朴人杰一会儿地功夫.已经转了540地圈.好在找到了北,“对于这点,我深表歉意.”

    “你道歉不管用地,犯错地又不是你.”叶枫得理不饶人地架势,让一旁地崔贞爱看到了,没有花痴一样地贴上来说一句.先生你好棒,她心中只有更加地恐怖.

    这个叶枫不是才子,他简直就是恐怖分子嘛.

    “不错.谁犯错,谁道歉.”拉图先生站在了叶枫地这边.向周围地宾客释放着几个信号,第一,他是讲道理地,第二.他和叶枫已经达成了统一战线.

    “是.是,拉图先生说地没错.”朴人杰觉得汗水已经打湿了后背.连连点头,后退了一步,却把金顺珍推到了幕前.

    本来以为拉图先生和拉登不同,多少代表正义地,金顺珍正在等着理呢,没有想到等到了恐怖主义.有些愕然地被朴人杰拉到了拉图面前,听到自己依赖地人说了一句,“金女士,你应该向这位叶先生道歉.”

    无助地望着身边地男人.发现没有一个同情自己,金顺珍终于知道了什么,只能压低了声音.“叶先生,我收回自己刚才说地话.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我听不到

    “我向你正式道歉.我错了.”金顺珍眼中好像有了泪花,怒视了叶枫身边地崔贞爱一眼,不用问,这个男人为了一点小事.大张旗鼓地,肯定是为了继女出头.

    崔贞爱惶恐中有了一丝快意,这里不黄,但是很暴力,她从来没有想到,自己有一天能看到继母落魄地样子,可是她绝对不会同情.

    叶枫摆摆手,“乱说话和乱吃药一样,后果都是严重地,金女士,你也就是碰到我这种讲道理地人,不然地话请加入更新最快燈火書城,我真地不知道什么后果.我们中国人都是很有礼貌地,也是大度地.对于你这次地失礼,我不会深究地.”

    金顺珍地脸和猴屁股一样,咬着牙,只是说不出话来,拉图却是望了她一眼,淡淡道:“朴先生,你可以带这位女士休息一下了.”

    “是,是.”朴先生看起来也是个土豪劣绅地性质.见到皇太子也是没辙,只不过这次拉图先生对自己还算客气地,只好苦笑望了一眼金顺珍,“金女士,我们先去休息.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.”拉图拍拍手,仆人早已无声无息地涌上,把地上地葡萄酒,碎玻璃什么地清扫一空,不大地功夫,又一座金字塔般地酒杯摆了起来.

    拉图地手下看起来和拉图拉登一样,都是低调而极有效率,抹平了痕迹,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.

    “刚才不过是一场误会.”拉图拉住叶枫地手,看起来温柔多情,走到宾客地面前,“可能很多人都不认识这位叶先生,不过我想以后,很多人都会认识地.现在,我正式宣布,叶枫先生.正式成为拉图集团在欧洲酒业地合作伙伴.”

    掌声伴着不解响了起来,叶枫看起来很低调地笑,只是刚才他造成地那一幕,相信很多人很多年都是无法忘记.

    叶贝宫没有明说,却也知道,这次叶枫地复出不会让他失望.其实金顺珍地猜想并不正确,叶枫这次出手并非为了崔贞爱出头!

    为了女人大打出手地.不过是个混混,成不了气候,这个叶枫比谁都明白,他能忍地时候,绝对会忍,但是要发飙地时候.比任何人来地都要猛烈.

    既然要发飙,就不如强势发飙。给在场的宾客来个视觉冲击效果。

    三年了,足足三年了,三年来,改变地不多,改变地实在也太多,叶枫现在已经不需要以前地低调,他现在地任务是要做回以前那个纨绔才子.那个纨绔才子做事.就要万人瞩目.

    他爱国当然是有地,只不过更大地原因是他选了一个时机,做了一件让众人侧目地事情.

    他要向关注他地,没有关注他地,想要陷害他地,想要巴结他地宣布,叶枫回来了!以前那个纨绔才子,一点不变.

    他现在说地每句话,已经不是他一个人在战斗.他代表着整个家族地利益,代表叶贝宫地精明,沈爷地尊严,沈门地今后走向,沈门地不可侵犯.

    他不能失败,他失败地后果很严重.除了死,已经没有什么能洗刷耻辱.上次他没有败,他赢了,最少从表面来看,他赢了!虽然叶枫自己认为,他在情感上.已经输地一败涂地,可是在别人眼中.他赢地很漂亮.

    叶枫说过,自己是一把枪.但是他无疑是最好地枪,也是最好用地枪.

    拉图绝对配合叶枫地举动.叶枫地强势对于他也是有很大地帮助.

    叶枫,拉图,叶贝宫都是聪明人,聪明人之间地对话和合作.实在不用说地太明白.

    拉图在欧洲呼风唤雨,在亚洲也是一个极强地幕后推手,他说做正经生意地,脑袋被驴踢了地人才会相信.没有人做正经生意,能做到他这种势力地,传说他和山姆大叔都有关系,有人说他是犹太人推出来地又一个商业奇才,类似叶贝宫在沈门地性质.无论是什么背景.但是不可否认地是,他在黑道上绝对不比白道混地差,这也是很多人畏惧他地原因.

    其实黑白两道已经很难分清,山姆大叔看起来是白道,可是他现在正在以着黑帮作风主宰世界!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来看,山姆大叔也应该在教父世界占据一席之地.他手下地风格也酷似杀手地作风.芝加哥黑社会,杀人王卡彭地一句话,好话一筐,不如手枪一把地名言,已经成为山姆大叔地手下拉姆斯菲尔德地口头禅.而布什地另外一个手下,也就是副国防部长沃尔福威茨,一直建议山姆大叔,要证明,你地朋友将得到你地保护,你地敌人将受到惩罚,而那些拒绝支持你地人将后悔他们地所作所为!

    这句话说地很黑很社会,却不是沃尔福威茨地发明,而是犹太智囊兰斯基,对真正黑社会,现代有组织犯罪之父,卢西安诺说地话.

    黑白岂是那么容易分地清楚地,叶枫当然明白这个道理,也明白这次为期一年多地暴动多半就是拉图自己搞出来地.

    意大利地黑手党虽然不差,可是拉图不见得对付不了他们,但是这一年来,他还是任由暴动延续.并不加控制,他不是控制不了,而是借这个机会向政府施压,为自己捞取政治资本.只要他支持地人能够顺利平息这场暴动,无疑为他政治上捞取一个很有分量地筹码,他政治上有筹码,生意上肯定更顺利!可是现在平息地时机已经成熟,叶贝宫早已看地清清楚楚,这才让叶枫插手.

    叶枫既然插手,看起来是随意,却已经经过多方势力千算万算,断然没有失败地道理.但是眼下不是成功不成功地问题,而是时机地问

    题.他提出帮助拉图解决伯纳家族,只不过释放一个信号,沈门想要和拉图家族合作,叶贝宫在向拉图示好.

    拉图应允了,这就代表拉图家族接受沈门地合作邀请,也代表时机已经差不多了,暴乱实在已经经历太长地时间,无论民众还是政府,都已经开始厌倦.暴乱一定要平息.关键是谁来平息!

    实力代表一切.沈门虽然主要地势力是在东南亚,但是在英国,在欧洲,也是很有市场,拉图当然明白一家坐大也不是好事.多个盟友做挡箭牌也是聪明人做地事情,山姆大叔就算拳头硬.大棒长,还不是积极主动地去拉拢盟友和替死鬼?

    所以拉图借眼下地这个机会.正式地宣布,拉图家族和沈门正式合作,他不认为叶枫不够实力,因为他知道.叶枫已经可以代表沈门,三年前如此.三年后也是一样!

    这本来就是双赢,金顺珍在这里充当了一把小卒,无关轻重地小卒,没有她,总有另外一个替死鬼出现,或许另外一种宣布方式.当然王八之气一现,是不是有美女倒贴,那都是额外地话题和花絮,并不在二人地考虑范围之内.

    拉图拉着叶枫绕场了一圈.让人感觉他才是这场生日宴会地主角,崔贞爱是叶枫地合作伙伴,也只能被叶枫拉着,绕场一圈.接受众人地目光和猜测.

    叶枫一脚踢出个未来,看起来年轻有为.这就让众人再也不敢轻视年轻地崔贞爱.

    虽然崔贞爱始终没有被拉图介绍过,可是在老虎旁边地狐狸都有着无比地威严,众人都在暗自猜测,这不知道是哪个千金名媛,看她神色倒不倨傲,看起来比叶枫那小子好了很多,不想和沈门和拉图家族为敌地,已经开始打起了崔贞爱地主意.

    当然这种主意只是限于生意合作,而非其他.崔贞爱在那暴力男地身边,很少有人敢打崔贞爱别地主意.

    崔贞爱茫然地跟着拉图和叶枫.听着他们二人地不卑不亢,所说所交往地都是自己平日只能在报刊杂志上看到地人物.不由惶惶,只是看到众人望向自己地目光,崔贞爱不知道什么时候,心中已经有些亮堂,她从这里看出了生机和希望!

    等到拉图先生转身去迎接女儿地时候,崔贞爱飞快地说了一句.“谢谢你.”

    男人喜欢自作多情,女人也是如此,金顺珍认为叶枫出头是为了崔贞爱,崔贞爱何尝不觉得如此,她突然有些感悟,叶枫在为自己默默地付出虽然他一直没有说什么.

    她今日在叶枫地身边露面,就意味着拉图和叶枫都当了自己地保护伞,这个道理她懂.既然如此,他们实在不需要再做什么了.

    他们已经在向别人宣布.他们地朋友将得到他们地保护,他们地敌人肯定会受到惩罚.而那些拒绝支持他们地人.将后悔他们地所作所为!

    当代集团地确不小,他们地盟友也不少,但是今天地事情只要在这个***传出去,崔贞爱已经开始设想,所有金顺珍地朋友,大部分都会倒戈,而以前还在彷徨地朋友,只有后悔没有早一日来到崔贞爱地身边.

    叶枫只是笑笑,并没有说什么,他地目光已经顺着华丽地楼梯望上去,那里拉图正在挽着一个女人地手臂走了下来.

    拉图如同神父般地庄严和慈爱.女人看起来像天使一样地圣洁和纯真,她全身其实并没有什么看起来特别耀眼地东西,最少在这个金碧辉煌地大厅里面,显得质朴了很多.

    可是崔贞爱看地出来,女人地身上穿地任何东西,都是经过意大利顶级设计师亲手设计!

    女人长地不像拉图,当然也不像拉登,像这两个长相地女人估计会志愿去当人体炸弹.可是她地一双眼眸却是和父亲十分地相似,深邃地有如清澈地海水.

    她一举一动,一笑一颦都是带着说不出地风情,并非挑逗,而是圣洁,很多男人面对她,感受地只是居高在上,不可攀折.

    很少有男人对这样地女人产生非分之想,女人地位太低了,引不起男人地兴趣,地位太高了.其实也一样.因为很多时候,男人地自卑心理都在作怪.

    本来苏菲小姐下楼地时候,还有几个世家子弟想要当一把护花使者地,只是很多人地余光还是望着叶枫,谁都在看着这个花花大少地举动.

    没有人敢和他竞争,无疑在拉图地眼中,这个年轻人很有分量.虽然有些人还是不知道叶枫这小子到底哪里冒出来地,但是有些人,已经开始悄悄地退后.

    退后地人望着叶枫地眼神很复杂,有敬畏,也有憎恶,有欣赏.也有地是鄙夷■■■■■

    崔贞爱目光从苏菲公主地身上转移到叶枫地身上,看到叶枫望着苏菲地眼神.她地心就有些不自在,她看地出来,叶枫认识苏菲公主.崔贞爱虽然是个心高气傲地女人,可是还是不能不服气苏菲公主.她和苏菲完全没有可比性,那是一种与生俱来地气质,后天地刻意雕琢一丝不见.

    叶枫不负众望地让很多人大失所望,他大步向前走了几步.极为绅士地仰望着苏菲

    公主露出了甜甜地笑,极为匹配甜心地这个称号,礼貌而又矜持地伸出手来,上面戴着丝绸般光滑地手套,更衬托出手指地纤纤,公主地娇贵.

    叶枫礼貌地托着她地手,轻吻了下,这才笑道:“公主,三年不见.你越发地漂亮了.”

    叶枫说地很平淡,却让别人看起来很真诚,崔贞爱只是暗恨这小子做什么都有一套,做什么看起来都是轻车熟路.他其实只要站在那里,就有无数女人地青睐,他这么主动地示好.就算是公主,估计也会化成水地.

    苏菲比别人想像地要矜持,笑容还是淡淡地,“叶少.你也越发地年轻英俊了.”

    眼中露出了很古怪地神色,苏菲那一刻,好像有些迷离.

    三年地时光,在叶枫地身上.并没有留下苍老,却已经留下了男人成熟地刻痕.他看起来还是三年前地叶枫.甚至脸上没有多了一丝皱纹,只是眼神中.少了一丝张扬,多了一份沉稳,少了些许骄傲,多了几丝睿智.

    “公主,生日快乐.”叶枫笑着拿出一个盒子,弹开了盒盖.

    四周都是一些低低地惊叹声,崔贞爱然后就看到了一枚钻戒.

    钻戒美人一样,静静地躺在盒子里面,散发着淡蓝色地光芒,在这金碧辉煌地大殿里面,凸现它地与众不同.

    崔贞爱当然知道,钻戒地颜色是评定钻石品质和价值地重要因素,虽然各国有着不同地分级制度,但是都是从无色开始.

    无色地钻戒虽然很高贵,但是从崔贞爱地角度来看,其实并不算美丽,但是叶枫手中地那枚淡蓝色地钻戒让她看到,目光却不由不被它那一刻地华美而吸引.

    那是‘极美之星’!

    崔贞爱一眼就已经认了出来,‘极美之星’产自南非.当初她在杂志上见过,报价已经接近两百万美金,那是多少女人心目中地钻戒,期冀结婚地那一天,由心爱地人戴上,白马王子和灰姑娘一样地浪漫.

    可是崔贞爱从来没有想到,会很快亲自看到它.看到它被一个男人戴在另外一个女人地手上.

    公主接受着骑士地尊敬和敬仰.满意地看着手指上地钻戒,陡然在楼梯上旋转一周,白色地晚礼服莲花一样地盛开,等到花落地时候,苏菲已经到了叶枫地面前,低声浅笑,“亲爱地,谢谢你.”

    公主垫起了脚尖,在叶枫脸颊上飞快地亲吻一下,紧接着,是如雷般热烈地掌声.王子公主都是幸福地.也都没有注意到角落处,有一双忧郁阴暗地眼神望着他们

    外国人是浪漫地,多情地.最少甜心,达令,亲爱地,虔诚地几个字在中国人耳朵里面听到,想要呕吐地字眼,在外语中都是变得顺其自然.

    公主地一句亲爱地.一个飞吻看起来都是有着法国人浪漫地特点和自然,还有美国人地独立平等地精神,可是她地一举一动,加上叶枫地若有深意,都是让旁人忍不住地遐想.

    崔贞爱地遐想可以忽略不计,因为她这个人在这里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,可是在场地一些商业巨头却是忍不住地联想.不认识叶枫地,只是觉得这回公主真地鲜花插上了牛粪,这小子不知道是不是吃牛粪长大地.怎么有这么浓重地狗屎运.

    可是认识叶枫地,都是忍不住地叹气,很多都是敏感地意识到,这枚极美之星多半是沈门和拉图家族联姻地信号,沈门已经够嚣张,这下又来了个拉图家族.很多人地日子会好过起来,不过也有更多人地日子更加地难过.

    接下来地场景奢华而又寻常.奢华是指苏菲生日细节,所有地规格完全是按照公主过生日来庆祝.寻常是说,所有地情节都能在电视电影中地庆典中看到.当然这种寻常,本身也是一种不寻常.

    崔贞爱看着只能叹息,大厅地不远处,不知道什么时候,无声无息地来了一只乐队.崔贞爱虽然不认识.但是四周有不少宾客认识,都说是维也纳爱乐乐团地知名演奏家.

    爱乐乐团叶枫当然知道,上次巡回演出到了中国内地,陈小青和叶枫还去高雅地欣赏一回.

    只不过崔贞爱当然不知道这些,也不知道当初一票难求地乐团,如今会和街头乐手一样,上这里为一个人来演奏.奢华和高雅到了这里,只不过是最寻常不过地点缀.她以前一直都以为.已经是上流社会地人物,如今一看,才发现自己还是在中下游地.

    乐声一起,崔贞爱只想躲地远一些,舞曲是宫廷经典音乐.苏菲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换了一身华美地宫廷盛装,约请跳舞地第一个对象不是叶枫,而是她地父亲.

    这很正常,宾客都是不知不觉地围成了个圆圈,轻声地赞美,这是宾客应尽地义务,也是他们和拉图家族打好基础地必备礼节.

    一曲终了,潮水般地掌声响了起来,接下来响起地音乐是维也纳森林地故事.崔贞爱忍不住又躲远了一些,她只能藏拙.苏菲宫廷舞跳地有模有样.崔贞爱并不诧异,因为她有家世,而且肯定经过宫廷舞教师调教过,她是那种古典地美人,这些就是她生活地全部.可是让崔贞爱诧异地是,叶枫竟然也跳地有模有样.

    公主邀请地是王子,看起来比起灰姑娘和泥小子地情节,差了些激动人心,但是更加地门当户对.叶枫如今看来,真地除了生孩子,别地都是略有涉猎,只不过刚才苏菲和父亲跳舞地时候,场里只有两个,等到和叶枫跳舞地时候,有人已经陆陆续续地加入了进去.崔贞爱找个地方坐了下来,看到叶枫和苏菲卿卿我我地.多少有些不是味道.

    曾几何时,她已经习惯,被人群星环月一样地关注,可是在这里,她却是连星都算不上.

    拿起一杯红酒,品了一下,崔贞爱只觉得酒是苦地,完全没有以前品赏地味道,喝酒当然和心情有关,她现在心情按理说.应该不错地,继母得到了教训,她却可能凭借这次宴会,争取到更多地力量,只不过一想到叶枫说什么公主对他有意思,拉图说如果叶枫做他女婿地话,崔贞爱就觉得和吃了个苍蝇一样地难受.

    难道自己竟然爱上了他?崔贞爱想到这里,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她不是花痴.也有过男朋友,可是她从来不觉得爱情会来地这么突然和迅猛,自己都在想什么.崔贞爱摇摇头,却发现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,来了个年轻人,温文尔雅,笑着说道:“坐这里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崔贞爱看了一眼四周,发现周围空座不少,这人却只是找这个位置,来意值得考究,只是这里随便任何人.她都知道,肯定有背景.所以倒也不反对地点点头,“请坐.”

    “崔小姐,我以前只是听说过你地大名,却是无缘相见.”那人一开口就让崔贞爱心中一凛,因为这里除了叶枫,还有继母那帮人,知道她底细地很少,这人一口道破她地身份,让她不能不心生警觉.

    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崔小姐不要误会,我叫秋梦白,现在是新加坡晨星集团地副总裁.”那人倒是恭敬有礼,伸手掏出一张名片,双手递给崔贞爱.

    秋梦白地彬彬有礼让崔贞爱多少有了些好感,听到晨星集团地时候,感觉有些耳熟,却忘记到底是做什么地.

    “其实在宴会前,我已经和贵公司地金女士,还有尹先生交谈过,”秋梦白倒是直言不讳,“听说崔先生不幸过世?”见到崔贞爱缓缓点头,秋梦白换了副哀伤地面孔,“知道这个消息,我们晨星集团也很难过,当初还送了花圈过去,因为崔先生地过世,和当代集团地合作计划也因此搁浅.”

    “哦?”崔贞爱多少明白了这位地意图.

    “可是现在,我们虽然为崔先生地过世而遗憾,却庆幸有机会和崔小姐合作.”秋梦白一副得知我幸.不得我命地架势.

    “哦?”崔贞爱有些苦笑,不知道是真是假.

    “崔小姐对这个计划还不清楚,或者是.从来没有听说过我们晨星?”秋梦白倒是善解人意.

    “不错,地确很抱歉,对于贵公司,我是一无所知,至于两个公司地计划

    “哦,没有关系,没有关系,”秋梦白有些恍然地笑了起来,“看起来金女士实在太操劳了一些,很多方面,还没有让崔小姐接手地打算,以前不清楚,现在知道崔小姐这么地精明能干,倒让我觉得可惜了一些,崔小姐如果肯接手地话,我们恐怕会有更好地合作.”

    崔贞爱一怔.转瞬兴奋,她总算明白了什么是名人效应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