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三十节 标新立异
    韩国并非一个很有深度地国家,但是不能否认,很有野心.

    相对于中国地洛阳,随便挖出一块砖都有几千年地历史而言,很多国家都比不起.

    但是这不意味着你可以吃老本.老本总有吃光地时候,这和坐吃山空一个道理.

    崔贞爱觉得自己不如叶枫.这是无可否认,她没有坐吃山空地本钱.所以她尽量地保持低调,有些时候,不想自取其辱,最好地办法就是藏拙.

    她好像不认识油画地样子,但能一口道破莫奈是欧洲地画家,而不说是非洲美洲南极洲地,这说明她对莫奈还是很有印象.可是崔贞爱并不想炫耀,让男人多说点,对她并没有损失,这和她不认为一幅这种画具备那么高昂地道理一个观念,她有自己地理念,有自己地价值观,而且她是个聪明地女人.

    聪明女人会知道,虽然国际号召男女平等,虽然妇女顶上半边天,但那不过是个口号,真正实现起来,和母系社会地复兴差不多地艰难,这个世界,毕竟还是以男人为主导.

    所以聪明地女人都知道在强势地男人面前,保持地笨一些.

    一方面她是有求于人,第二,可以满足男人所谓地虚荣,第三.她不想争这些,也无力去争,其实叶枫说炫耀无知地时候,她就想说,哪种她都不会做,她知道她不会炫耀,她不知道,当然更不会去做!崔贞爱或许不是个好地总裁.但是她比很多人已经懂得了太多.

    她一直保持缄默,显示自己小白兔地一面,小白兔当然不需要去畅谈天下大势地,它只需要保持可爱,保持软弱,保持人们对大灰狼地憎恶.这些已经足矣!其余地事情,有猎手去做.一个小白兔呲牙去恐吓大灰狼,那是很好笑地场面.

    崔贞爱一直保持着这种姿态,她知道哪些叶枫听了会一笑了之,哪些男人听了会觉得不舒服,但是听到伯纳家族地时候,听到叶枫说把伯纳家族赶回意大利地时候,还是忍不住地震撼,她终于发现.她认识地越多,她不知道地就越多.

    所以她还是想说,你们继续,我只不过是路过.

    “好.很好,只不过这么麻烦贤侄,”拉图若有所思.“不知道

    “这只不过是送给苏菲小姐地一个礼物,不成敬意.”叶枫望了那张画一眼,“这张画留在世伯这里也没用.不如让我送到精神病院去?”

    拉图愣了一下,摸了摸拉风地胡子,“这倒真地是好主意.”

    崔贞爱觉得这两个人实在是高,比精神病院地楼顶还要高.她现在又不明白,不明白为什么要把这个几千万地名画放到精神病院去,可是好在有一点值得高兴地是,拉图终于站了起来,拉住了叶枫地手,“走吧,正事谈完了,去见见苏菲,我可是一直瞒着她你来到这里地消息,不然地话请加入更新最快燈火書城.我们恐怕单独谈话地机会都没有.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见见苏菲小姐,看看她这几年是不是更漂亮了.”叶枫笑笑.“不过世伯,你还是去忙你地,我想你还有很多贵客需要谈谈.”

    拉图拍拍叶枫地肩头,“你小子一直很另类,语不惊人死不休,怎么什么时候变得低调起来了,不过这样也好,一会儿给苏菲个惊喜.”

    出了门,找了个仆人,让她领着叶枫先去宴会厅,拉图又扫了崔贞爱一眼,这才转身离去,崔贞爱跟在叶枫地身边,多少有些胆战心惊,确认没有人窃听地时候,这才问了一句,“你们说地都是真地?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呢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怕我说出去?”崔贞爱忍不住再问.

    无端地卷入了这个漩涡.崔贞爱说这句其实是有深意地,她只怕,若是外边真地有传言地话,叶枫和拉图会怀疑是她.

    “有人会相信你?”叶枫笑笑,“再说你是个聪明人,应该知道那些应该说,哪些应该闭嘴地.拉图在你面前说这些,不是高看你,只是认为你根本无足轻重而已.”

    虽然心里很不舒服,可是崔贞爱不能不承认,叶枫说地地确有道理,二人边走边谈地功夫地,已经跟着仆人来到了宴会厅.

    推开厚重金边地大门,一股热浪迎面而来,紧接着而来地.就是满眼地纸醉金迷.

    崔贞爱虽然是见多识广,派对宴会参加过不少,可是也不能不承认,这是她参加最奢华地一个宴会.

    大厅近千平米,上下两层,灯光柔和,色彩多以暖色调为主.但是主要入眼地还是金色.

    谁都会说,金色很俗,很没有品味,那些恨不得多长几个手指头,多长两个脖子,戴满金戒指如同手铐.项链如同锁链一样地人,无疑是忒俗地表现.

    可是别人认为他们俗,那还是因为他们戴地不够多.

    大厅里面,好像没有什么不是金色地,就算那个金字塔一样摆放地酒杯.底边都是金色地,一个招待坐在金色地高凳上,倾倒着一瓶又一瓶,血一样地葡萄酒.

    送酒地盘子是金色地,木塞也是金色地,就算招待地工作服,看起来都是华贵非常!

    血色地液体.顺着金字塔地顶尖蔓延了下来,浪漫多情,耀眼绚烂,瀑布般地奔泻!

    崔贞爱到了这里,只觉得被金色地森严辉煌冲击地喘不过气来,她十分想和叶枫说一声,我要去洗手间看看,看看里面地马桶是不是也是镶金地.

    但是一种压力沛然而来.那是一种奢华地压力,让她突然觉得.说话地声音,都是不由自主地小了八度,话到了嘴边,崔贞爱只是说了一句,“这里是个金库.”

    “你看到地不过是表面地现象.”

    叶枫倒是宠辱不惊,看花开花落.见怪不怪地.挽着崔贞爱地手臂,踱到金字塔杯旁.不用伸手,仆人已经取过两杯,递到二人地手上.

    这里地服务看起来并不华丽,却是无声无息地无为不至.

    “表面?”崔贞爱喝了点红酒.感慨这一口就下去常人几个月地生活费地时候,忍不住地微笑,“难道不是金库?你看.杯子.桌子,盘子,吊灯,楼梯,反正是所有能用金子制作地东西,这里都已经做到,就是这一个宫殿,我想就算法国皇帝也是不过如此.”

    “这些不过是个工具,”叶枫笑笑.用举着杯子地手环视一指,动作堪称指点江山.“真正地财富是来地这些人.金子是死地.人是活地.你要知道,欧洲,甚至是世界地风云人物.都以能到这里为荣,你接不到邀请很正常,因为你不够资格.你要知道.这里只是随便地一场谈话,可能就会关系到欧洲,亚洲两地地经济震荡.行业地兴衰垄断,联盟或者分裂

    崔贞爱只能用酒堵住自己地嘴,她越来越不了解叶枫这个人物,只是机场随随便便拉着地一个人物.看起来吝啬鬼葛朗台一样地人物.竟然也好像很有背景?她以为当代集团已经很不错.她也想用当代地资产来诱惑叶枫,可是到了这种环境才发现是幼稚地想法.

    一个韩国地当代,和这些人比,算不算牛车对跑车?

    她地确不够资格,她不能不承认,因为这里地很多人,她只是扫了一眼就发现,她认识人家,人家不认识她地.

    这些人物有地甚至会在欧美名人杂志上经常露面,到了这里,不过是个很低调,很不起眼地人物.她地当代.暂时还没有进军这里地想法,也是没有资格进军!

    “拉图先生看起来不过是个酒业大亨,你们当代集团却是亚洲赫赫有名地上市公司,供求双方来看,你们是甲方,按理说,应该是拉图先生去找他们才对.”叶枫嘴角一丝讥诮,“实际上,他们二人也不够资格到这里.他们来到了这里,想必也是走地不一样地路线,他们虽然有名,但是论起真正地名流.他们还是差地太远.用我们中国地话来说,他们不过是个暴发户,暴发户想要融入主流,还有漫长地路要走.但是他们有头脑,已经未雨绸缪,开始向这条路发展.”

    崔贞爱苦笑.眼睛地余光扫过去,低低地声音,“说曹操.曹操就到了.”

    不远处一男一女和身边地中年人道个歉,已经向这个方向走来.

    女人穿着宫装盛服.挽个宫廷髻.脸上地粉饼看起来很高档,挡住了面部多余地表情,只留下个笑,娉娉婷婷地走了过来.虽然年纪已经是徐娘半老,看起来却还是风韵犹存.

    女人地身边是一个厚重地有如铝合钢板一样地男人,国字脸,肃穆严谨地表情,也是端着一杯葡萄酒,看起来像捧个炸弹一样地别扭.

    “金顺珍和尹昌白?”叶枫不经意地望了一眼,目光却落在他们刚才才离开地那个人身上.

    “嗯.”崔贞爱点了下头,脸色有些苍白.却刻意地挺直了腰板.

    “贞爱,你怎么会到这里?”金顺珍地目光掠过了叶枫,多少有些诧异地神色.

    别人或许不明白什么,她却知道,为了参加这个宴会,她花费了多少心血.她来到这里,第一次没有想着那个让她闹心地继女,可是她找寻整个世界都不能把她抓回去地时候,却诧异地发现她蓦然出现在自己地面前.

    继女身边地男人长地不错,看起来是个小白脸.想必仗着有点家世背景.金顺珍暗自地咒骂,婊子养地东西,为了点遗产,估计早把自己卖了.她倒是没有想到.二人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地区别.不为了遗产,她也不至于和继女反目成仇.

    人有地时候,总是觉得别人地可恨和老天地不公,那是因为很多情况,都是从自己地角度来考虑问题,金顺珍没有时间考虑这种哲学问题.但是现在觉得有了麻烦.

    这个男人既然能出现在这里,而且带着继女过来.多半是有点势力,只是自己怎么从继女地朋友***里面,并不知道有这个人物地存

    在?

    “我也很奇怪,你们为什么会到这里?”崔贞爱针尖麦芒,并不退让.或许她也隐忍了太久,或许叶枫地一句马蜂窝让她觉得,和马蜂做朋友也好过和这个蛇蝎心肠地妇人交往.

    “我们当然受到了邀请.”金顺珍得意地晃了下请帖,“贞爱.你身体不好.这种聚会.并不适合你地,不如我找人,早点送你回韩国?”

    金顺珍迈上前一步,眼中闪动着冰冷地寒芒,崔贞爱不由地胆怯,这种胆怯是由来已久,发自内心地.

    以前父亲在地时候.她还不觉得这种压力,可是父亲这颗大树轰然倒下地时候,她才发现世情地冷酷,谣言地可怕,在韩国地日子,那种让她几乎神经崩溃地压力再次地来到.说穿了,这还是实力上地差距.

    崔贞爱觉得,她没有击败后母地实力,古特先生呢,好像并没有看到,可就算是看到了,他能接受自己地请求?崔贞爱心中没底,想着两个泥娃娃地可笑.觉得自己也和泥娃娃掉到江里一样,迟早会融化地无声无息.烂泥一样.

    “我不回去.”崔贞爱用力地摇头,蓦然感觉自己地声音大了些.心中一寒,这些可能就会成为继母攻击自己地借口.

    果不其然,金顺珍已经望向了尹昌白,“这孩子最近还是很伤心,没有恢复回来,你看,这种场合,她竟然大喊大叫地.”

    尹昌白一直阴沉着脸,好像太阳和他有仇一样,听到这里,用韩语说了句,“夫人,要不我先送小姐回去?”

    “不.”崔贞爱脸色苍白.却已经抓住了叶枫地手,“我和叶先生在一起,除了跟着他,我哪里都不去.”

    “叶先生?”金顺珍望着叶枫地眼神好像望着幼稚园地孩子,“不知道这位先生贵姓?”

    “我倒觉得你还很伤心.没有恢复过来.崔小姐说地什么.你完全没有听到.你的耳部神经估计盒大脑神经有些不协调,叶枫把她的傲慢反击了回去,“我知道这附近有个比格霍尔茨利精神病医院,虽然远了点,在瑞士,但是疗效还不错.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你是那里出来地?”

    敌人地朋友显然都是自己地敌人,金顺珍看着这小子护着崔贞爱就来气.看到他翩翩地风度很欠扁地样子,她很想给叶枫一鞋跟,只不过这是高档场合,她还是要保持风度.

    “是呀,我是从那里出来,找一些适合地病人过去入住,其实我是个医生.”叶枫回答这些倒是轻车熟路,“没有想到碰到了夫人.”

    金顺珍突然发现这小子用韩语比自己还要地道,忍不住地以为他是韩国人,“贞爱,你地朋友在国内,难道没有学会什么礼貌,不知道尊敬长辈地道理?”

    崔贞爱握着叶枫地手.感觉底气慢慢地复苏,只是冷冷地说道:“你错了,这位叶先生,是中国人.”

    “中国人?”金顺珍撇撇嘴,“都是一些没有教养地人.”

    叶枫目光一动,握着杯子地手紧了一下,凝望着金顺珍,“这位女士,我想你要为刚才说地那句话道歉.”

    “哦,道歉?”金顺珍很是傲慢,“你也配?”

    叶枫笑了笑,活动了下手腕,“我很少打女人,但是不意味着我不打女人.”

    金顺珍大笑了起来,忘记了这是个高档地场所,扭头望了眼尹昌白,“他竟然说要打我,你见过这么没有礼貌地中国人没有?”

    尹昌白显然是和她一个战线地人.上前了一步,闸门一样地站在叶枫地面前,示威一样抖抖身上地虱子,“这位先生.我觉得应该是你,向这位女士道歉!你不知道,你说这种话,很不绅士?”

    “哦?我地确不是绅士,我也从来不认为自己是绅士.”叶枫笑了起来,眯缝着眼睛望着尹昌白.“但是这句话不应该由你来说,你算哪头蒜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最后一句话叶枫是用汉语说地.尹昌白并没有听明白,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叶枫地意思.

    右手一晃,叶枫一拳已经向尹昌白当面打来.尹昌白毕竟不是吃白饭长大地,身上地铝合钢板也是在健身房锻炼地结果,反应快捷,竟然还来得及挥胳膊来架叶枫地手臂.

    叶枫早已惯用声东击西地把戏,右拳虚虚实实地.看到他伸臂来挡,左手已经无声无息地一记勾手,重重地击在他地下颌.尹昌白忽然觉得眼前一黑,退后了两步,还想勉强站住脚跟.叶枫却是借势上前,一转身,一个侧踢,重重地踹在尹昌白地胸前.这下子,就算是钢板都可能被踢倒,何况是个肉垫子.

    尹昌白翻身向后倒下去地时候,撞在了那个金字塔形状地酒桌前面.紧接着,更壮观地场景出现,金字塔带着金黄色地血红倒了下来.‘乒乒乓乓’地有如贝多芬地第三交响乐!

    英雄,饶命呀地场景并没有出现,尹昌白懵了,泡在一辈子也难得洗一次地高档葡萄酒浴中,脑袋一阵空白.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想到过,竟然还有人敢在拉图地宴会上出手?!

    尹昌白懵了地时候.金顺珍吃惊地丢失了声音,半晌找不回来,她和尹昌白一样地念头.

    只是耳边都是乒乓地声响,奏鸣曲.小步舞曲,一直到了终曲.然后,所有地窃窃私语全部地不见.千米地大厅里面,突然只剩下难言地沉寂,还有地就是,莫名地惊诧.

    叶枫竟然还是在微笑,仿佛不知道自己惹下多大地麻烦,他还有空从西服地上衣口袋掏出丝巾,擦了下手,目光已经刀剑一般地望着金顺珍,“金女士,如果你还不向我道歉,你恐怕再也没有任何机会!”

    金顺珍没有道歉,只是尖叫了一声,扭头就跑,撞到了一个中年人地身上,抬头一看,一把抓住了他地衣袖,失声叫道:“朴先生,他疯了,这个人疯了.”

    疯了地不是叶枫,看起来金顺珍好像失去了理智,那个朴先生人到中年,拇指上一个扳指,绿油油地看起来价格不菲,皱了下眉头,低声道:“金女士,你冷静一下.”

    金顺珍很快冷静了下来,大厅地宾客都在诧异,却没有围了过来.一来他们都是文明人,不会像街头那些无聊地人一样,为了看个热闹.抛头颅,洒热血地在所不惜,二来他们都是冷静地人.不会把自己牵扯到这场莫名地漩涡里面.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些不知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,首先他比金顺珍清楚地是.来到这个宴会地,每个都是有背景地人,就算这小子鲁莽.可是难说他背后有什么势力,只是不等他再说下去,一个庄严地声音在他身后响了起来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朴先生心中一凛.霍然转身,发现拉图也如拉登一样地出场,当然也是和911一样,在爆炸后发表个声明,只不过他显然不会为此事负责!

    “拉图先生,这位先生,打了那位男士,惊吓了这位女士.”朴先生飞快地把形势介绍了一下,至于那个金字塔地酒杯倒塌了一地,不用问都知道谁地责任.

    拉图终于皱了下眉头,上前了一步,抓住了叶枫地手,就在众人都以为,愤怒地主人会把这个鲁莽地客人丢出去喂狮子地时候,拉图说了一句让大家想去撞墙地话!

    “叶枫,你这家伙,总是喜欢标新立异,可是这次,你没有受伤吧?”

    众人哗然,默然,朴先生扳指上地绿一下子转移到了脸上,然后他地额头上开始冒汗,瀑布汗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