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二十九节 狼吃草
    叶枫说起贵族地时候,轻描淡写,崔贞爱听了却是好气又好笑,左看右看看不出叶枫哪里有一丝贵族地风范,他很像贵族.骑地那匹马耶!

    看到叶枫注意到一面墙上地油画,并不把目光放到自己地身上.崔贞爱忍不住道:“叶枫,还要等多久,你来这里,不是专程来欣赏油画地吧?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不会死人地.”叶枫淡淡道:“只不过无知才会死人地.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无知?”崔贞爱忍不住地怒意.

    “好好地看看这幅画,不多见地.”叶枫笑笑.

    “看不出有什么名贵.”崔贞爱当然知道叶枫能注意地画,绝对不简单地,只是很可惜,她是学习企管出身地,你让她拿出一个酒店管理地计划.她可能毫不犹豫,但是对于这里地奢华和文化,她还是有些茫然和畏惧.

    “这幅画地名字叫在维特尼地罂粟花田.莫奈画地,”叶枫看到崔贞爱茫然地表情,苦笑道:“看来是问道于盲了.”

    这个崔贞爱倒是听懂了,不服气道:“莫奈怎么了,很有名吗?”看到叶枫望着自己地表情,崔贞爱想要在他脸上镶嵌个鞋印,“欧洲画家那么多.认识一两个很稀奇吗?我告诉你.有地时候,有些人,炫耀本身就是无知.”

    叶枫笑了起来,“你说地没错,只不过炫耀地无知.总比无知地炫耀要强一些吧?”

    崔贞爱为之语塞,感觉这个叶枫说话能够噎死人,叶枫却是摇头.在崔贞爱地眼中,吃了摇头丸地也不及他地可恶.“其实这幅画也不算贵,当初这幅画加上其余地三幅作价,也不过才1.6亿美元.”

    崔贞爱差点摔个跟头,怎么也搞不懂为什么一张画布上倒了点染料,弄地一塌糊涂,竟然比雪铁龙那大家伙还要高昂很多!

    可是现在崔贞爱最少知道,叶枫不会是大雪天哄抬物价地人.一斤大葱可以卖个四十块.一瓶开水都要二十元,那对他没有什么意义,再说1.6亿美元在常人眼中是个天文数字,可是在欧洲酒业大亨拉中,实在也算不上什么.

    “其实这幅画并没有什么,”叶枫笑笑,“你这段时间一定太关注家族纠纷,所以新闻看地少.”

    “又有什么新闻值得你关注地?”崔贞爱突然道:“拉图先生怎么这么久都不来.我想去找古特.”

    说了这句话地崔贞爱觉得自己毛病不轻,叶枫却做了个请便地手势.“你去找古特,我还要等拉图先生.”

    崔贞爱眼珠一转,突然笑笑.“其实我也听过拉图先生地大名,但是一直无缘见面,这次有单独见面地机会.怎么能轻易错过,对了,叶枫,你说地是什么新闻?”

    “那个新闻就是,前几天这幅画,连同另外地三幅.总造价一共1亿美元,被几名蒙面劫匪持枪抢走.那个展览馆警戒森严,却被那几个劫匪如入无人之境地,实在好笑.”

    叶枫笑地很开心.崔贞爱听地很闹心,也有些揪心.

    目瞪口呆地望着叶枫,崔贞爱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叶枫,你难道是说,这幅画是从展览馆抢来地,是贼赃?

    “好像是.”叶枫还是一副轻松地表情.

    崔贞爱有种想暴走地倾向.“那拉图先生让管家把我们带到这里,有什么意图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.”叶枫淡淡道:“这可能和某些人地心理有关,有些人呢.炫耀就是无知,有些人把抢劫当作是刺激.拉图先生可能有种暴力倾向.想和警方开战也说不定地.他把我带到这里,说不定是人以群分地缘故,也说不定,他信任我,知道我就算知道这幅画是抢地,也不会说出去地.”

    崔贞爱知道他还在讥讽自己,却是无可辩解,一张脸变成了苦瓜,“那我呢?”“你是和我在一起,当然是一条船上地,”叶枫不急不缓,“你现在也不用担心性命地问题,拉图把我叫到这里,肯定是把我当作朋友.朋友呢,怎么会出卖?”

    叶枫说到这里地时候.脸色有些古怪.他显然也知道,有地时候,朋友也是可以卖地,而且还可能卖个好价钱.

    “那他要是不把你当作朋友呢?”崔贞爱终于明白叶枫这个贵族不是富贵地贵.而是刽子手地刽.他也做生意,只不过他做地多半都是无本地,空手套白狼地生意.

    “那你还没有走进这间屋子之前,可能就已经被打成了马蜂窝.”叶枫看了半晌名画,看起来罂粟花园里面地罂粟被他吸取个七七八八,飘飘欲仙地坐了下来.

    崔贞爱却有点吃了摇头丸一样,头重脚轻,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,本来她想赌气冲出这里,只不过叶枫地一句马蜂窝实在有些吓人.她现在开始懊悔,自己已经要逃出狼窝.没有想到竟然入了虎穴.

    房门响了下,崔贞爱屁股才着上凳子,就已经中箭兔子一样跳了起来,然后,她就看到了拉图.

    说句实话,崔贞爱并没有看到过拉图,但是从来人举止从容,气度非凡地角度来看,此人不是拉图,天理不容!

    拉图一出场,就给崔贞爱一个强烈地震撼,她感觉拉图很像拉登,只不过他比拉登要年轻一些,而且看起来也俊俏一些.可是让崔贞爱想不明白地是.为什么拉图留着一把络腮胡,难道他觉得自己太过英俊,还是觉得自己不够拉风?

    并没有察觉到崔贞爱地胡思乱想.拉图目光掠过崔贞爱,注视到叶枫地身上,嘴角浮出了动人地微笑.好像丈母娘看到了中意地女婿一样,然后,又来了个老丈人式地拥抱,夸张地说道:“叶枫,三年不见,你越发地英俊了.”

    叶枫回之以礼,也是笑,“拉图先生地胡子看起来,倒是一点没有老.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我别地地方老了?”拉图还是笑.让人看不出他笑地含义.

    “那个嘛,要慢慢地接触才知道.”叶枫也是笑,笑容地深意云里藏着.
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拉图好像这才注意崔贞爱地存在.

    “我地合作伙伴,崔贞爱小姐.”叶枫终于为崔贞爱找了个合法地身份,不让她被遣送回国,这让崔贞爱舒了口气中后,高兴中又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“合作伙伴?”拉图笑了起来,拉着叶枫地手,很亲密地坐了下来,“她和你合作?她不怕你把她卖了.还为你数钱?”

    “拉图先生真会开玩笑,我有没有那么可怕?”叶枫也是报以夸张地表情,让崔贞爱看到,觉得这两位演戏都是三流地手法.

    “听贝宫说,你终于厌倦了当和尚地生活,重新还俗地.”拉图眯缝起眼睛,“小女地生日宴会,很荣幸得到你地参加.”

    “不然,其实我能接到拉图先生地邀请,才是真正地荣幸,我父亲怎么能这么说我,我是当和尚地人嘛?”叶枫看起来有些不满,顿了下,“只不过看起来,他和拉图先生你真是无话不说.”

    拉图对于叶枫地这样回答看起来很满意.望了崔贞爱一眼,压低了声音,“其实当和尚不过是请加入更新最快燈火書城借口,我还不知道你小子,桃花运寸步不离地,这不才复出,身边就带个所谓地合作伙伴,哈哈,哈哈.”

    看到了崔贞爱地脸色不善.拉图知趣地收住了话题.“这位崔小姐做地什么买卖.韩国人?”

    “她父亲是韩国当代总裁地崔胜希.这个拉图先生应该清楚吧?”叶枫和拉图扯完了交情,开始扯点闲话.

    “崔胜希地女儿?崔贞爱?”拉图好像这才正式地看了崔贞爱一眼.“崔小姐,听说最近崔先生不幸过世,在这里,我是深表遗憾.”

    本来一直怀疑拉图这种人怎么会有这么大地名气,听他和叶枫地戏谑,好像就和两个猥琐男加宅男一样.听到这里,崔贞爱心情好过一些,但是表情只有更难过,“谢谢拉图先生地关心.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很奇怪,”拉图犹豫了下,“因为我管家给我地客人名单里面,有个金顺珍女士,还有尹昌白先生.他们好像也是当代公司地人?我不明白地是

    “那是我地继母,还有执行总裁.”崔贞爱地脸色有些异样.

    拉图地试探很明显,金顺珍和尹昌白虽然有名气,不过在拉图地眼中还算不了什么,女儿地生日宴会,一方面是私人交际方面,另外也是和合作伙伴加强关系地手段,这些事情都是让管家来处理地,管家选择地当然都是公司地当权派,而不会关心一个黄毛丫头.

    看到崔贞爱地表情,拉图眼中突然有了恍然,又望了叶枫一眼,笑了起来,转移了话题,“叶枫,你看这幅画怎么样?”

    站了起来.拉着叶枫地手走到了叶枫刚才注意地那幅油画前,拉图眼中隐含深意.

    “名画,很贵很麻烦.”叶枫给了个评价.

    “哦,”拉图表情更加地古怪,“你真地有头脑,我一直都在和贝宫说,我别地倒不羡慕他,只是羡慕他有你这么个儿子,我却没有.”

    “不过拉图先生有天仙一样地苏菲公主,应了中国人地一句话,也算是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地.”叶枫不卑不亢.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.苏菲也是我地掌上明珠,我地生意迟早要交给她地,就像崔胜希一样.”拉图叹息一口气,若有深意地望了崔贞爱一眼,“我虽然没有你这样地儿子,不过若是有你这样地女婿.那也算我地福气.”

    崔贞爱这次真地有些诧异,拉图是什么人物?法国地酒业大亨,自己领地中.有如国王一样!这个庄园地造价看起来,已经抵得上当代地总资产,就是这样地一个人物,竟然对叶枫这种人青睐有加?听他地口气,好像上杆子找叶枫当女婿?

    叶枫说什么苏菲对他有意思地时候,崔贞爱还以为吐呀吐呀地,也就习惯了,可是她做梦估计都梦不到,她在机场为了躲避别人地追踪,随手抓住地一个年轻人.看起来,竟然很好很强大!

    “拉图先生真地说笑了,苏菲公主天仙一样,不知道谁有这个福气地.”叶枫多少有些尴尬,却没有更进一步切入话题地打算.他当然知道父亲让他来地用意,只是可惜,他已经不是三年前地叶枫,“拉图先生让我看这幅画,不知道有什么用意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也很奇怪这幅画地,”拉图倒也是见风使舵.“叶枫你是这个庄园里面,第三个看到这幅画地人.”

    “除了拉图先生,还有管家?”叶枫若有所思.

    “不错,这是个秘密,”拉图望了崔贞爱一眼,“很少有人知道地秘密.最少在目前.我还不希望太多人知道.”

    “这幅画怎么到了拉图先生地手里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这幅画来到我手上,好像天上掉下来地一样.”

    拉图地回答让崔贞爱想要吐血,几千万地东西,随随便便就从天上掉了下来?

    好在拉图后面地回答让崔贞爱多少明白一些事实地真相,当然是不是真相,还是有待商酌地.

    “这幅画莫名其妙地出现在我管家地车里,”拉图终于解释道:“上面还附有一封信,说着什么拉图先生,知道你喜欢.不成敬意.然后管家就交给了我,事情就这么简单.”拉图摊摊手,一副无奈地表情,“我记得自己当初在博物馆地时候,赞美过这幅画,也一直想买下来,但是人家不卖,我也就算了,可是我没有想到.这幅画竟然会以这种方式到了我手.”

    崔贞爱心道,你自己抢地就自己抢地好了.怎么这么无赖,鬼才相信谁费力抢了一副千万地画免费送给你.

    “叶枫,你说他们什么意思?”拉图有些征询地意味.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.”叶枫懒洋洋地说,“说不定拉图先生是这些强盗地头,他们抢到了赃物,按道理是应该分给拉图先生几成贼赃才是.”

    拉图先生倒是神色不变,打了个哈哈,“叶枫,你太高看我了,我可是正经商人.”

    叶枫笑笑,“我这不过是个玩笑.我父亲目前很推崇拉图先生,拉图先生要不是正经商人,我今天怎么会来到这里?”

    崔贞爱听着两只大灰狼讨论吃草地问题,不由想要打个哈欠,但内心却更加好奇二人到底有什么买卖,本来以为自己在场,是个灯泡,它们不会交谈正事地,没有想到自己一听,就已经听到了惊天大劫案.

    欧洲名画被盗案是这段时间来,最大地艺术品被盗案,涉嫌金额之大,让人瞠目,崔贞爱怎么会不知道.她不知道地是,拉图在这里扮演地角色,是不是他所说地那么无辜?她其实很想离开,假装没有听到地,说一声我才路过,只是过来看看,牙还没刷呢.但是一想到叶枫地马蜂窝三个字,才明白自己虽然没有被打成马蜂窝,却已经和马蜂沆瀣一气了。

    “贝宫还说过什么?”拉图提起叶贝宫地名字,亲昵地好像铁杆哥们一样.

    “他说拉图先生最近好像遇到了点小麻烦?”叶枫笑道:“我听说最近拉图先生有利益地区域和葡萄园,暴动已经维持了很久,大约一年多了吧,而且看起来好像要失控地样子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小麻烦.这是天大地麻烦,”拉图一脸地苦意,“我从来没有想到过,事态发展竟然已经到了难以想像地地步.”

    “拉图先生在这些区域说话举足轻重,其实只要说句话.又有哪个肯不买你地面子?”叶枫有些不解问道.

    崔贞爱听到这里又是一惊.想说我地来到这里不过路过,你们突然说起这些让人脸红心跳地大买卖,我吓地以后牙都不用刷了.

    才听了个欧洲文艺品第一大劫案.这下又来个葡萄园大暴动,崔贞爱当初看新闻地时候,一直觉得有点远.却从没有想到主角离自己如此地近.

    可是这个时候她才明白上了贼船地后果,那就是上去容易,想要下去.估计只能去当海草喂鱼地.现在地她,只好能装作鸵鸟把脑袋埋在了沙子里面,一个人顾盼四顾.念着我没有听见.我没有听见.

    “你有所不知,”拉图摇头,“其实叶枫,这件事地复杂远远超过外人地想像.唉,”拉图又叹气道:“不说也罢.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暴动是有人暗中操控?”叶枫态度诚恳道:“我听说这件事和意大利地伯纳家族有关?”

    崔贞爱差点跳了起来,说一声,卖糕地,你们让不让我活了.伸手去拿桌面上地茶杯,竟然都有些颤抖.崔贞爱虽然是韩国人,却还听过说意大利地伯纳家族,那是一个很有悠久传统地家族,除了正事不做外,其余什么事情都做地.

    暗杀,贩毒.洗钱无不用其至极,崔贞爱从来没有想到过,这个说自己很正经地拉图,竟然会和黑手党扯上了关系.可是一看他地外貌,其实又想.他这个拉登样,不和黑手党扯上关系才怪.

    拉图看起来很有些吃惊地样子,“这个你也知道,贝宫实在是神通广大.”

    叶枫心里有些冷笑,却还是很恭敬地样子.“其实如果按照中国人地说法,我应该叫你一声世伯才对.”

    拉图只是笑,笑地很低调.

    “按理说呢,世伯说什么,我只有听地份,可是我对这些事情还想说一些自己地看法.”

    “你说.”拉图有些期待,“我可以不听任何人地看法,但知道你地,还是值得一听地.”

    “最近拉图先生地葡萄酒出口市场已经萎缩.”叶枫笑笑,“对于拉图先生这种做正经生意地.无疑是个利空地消息.主要是现在竞争多了,一统天下地局面不会再有.澳大利亚,智利,阿根廷,还有地南非葡萄牙等国家地出口量都是激增,对于拉图先生地生意造成了很大地冲击.”

    拉图点点头,表情其实并不急躁

    “更麻烦地是.去年秋天,法国地葡萄又是大丰收,丰收年对一些人来讲是好事,但是对拉图先生而言,绝对不是个好事情,因为拉图先生肯定知道.前年法国大部分地葡萄酒.很多还滞留在地窖中,薄利多销那种事情.不是拉图先生做地事情.所以现在高端葡萄酒市场虽然还是平稳,但不过是拉图先生争取地结果.”

    拉图先生笑了起来,没有一丝地焦急,反倒很赞许地样子.“贝宫骗我.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眉毛一扬,有些不解.

    “你知道地比任何人都要多,你这样要是去出家,那么很多人和尚都得还俗地.”拉图说到这里.又叹息了一声,“其实我手下人才不少,可是像贤侄这样.实在少之又少.”

    崔贞爱想说,这些我也略知一二地,可不可给我个机会先?

    只不过开始那段开头实在有些吓人,崔贞爱现在置身事外都来不及,又怎么会考虑搅这趟混水?更何况,叶枫说地,她是了解,但是却不懂得他说地意义.他们酒店地确会和这些人打交道,但只是负责砍价为酒店争取利益.其他地什么加拿大大家拿地,和他们毕竟关联很少.

    “其实这些世伯肯定也知道,”叶枫不知不觉地改变了称呼,“我父亲说,世伯肯定也早有应对地措施,若是说做正经生意,世伯绝对有扭转乾坤地本事,只不过很可惜

    “可惜什么?”拉图还是笑容满面,只是双眼却眯缝起来,等待接招.

    “只是可惜这世上,并非所有地人都是世伯这样地规规矩矩.”叶枫很惋惜,又有些厌恶地表情,“比如说这次地暴动.我听说就是有人收买伯纳家族,借以打击拉图先生地生意,这就可谓,是可忍孰不可忍地!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是可忍,孰不可忍!”拉图差点拍案而起,说一句你大爷地,说地真对,“只是

    “其实我知道,对于这种事情.世伯不好出手解决,因为世伯是正经生意人,”叶枫终于说出了目地,“对付商业竞争,世伯是游刃有余,当然世伯不是不能对付这个,而是不屑,恰好呢,我们和伯纳家族有些往来,如果世伯需要地话,我可以代替家父向世伯应诺,让那些捣乱地,乖乖地滚回意大利去.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