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二十七节 种子
    叶枫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。前尘旧事一幕幕地滑过脑海,一会儿是白晨蓓凄然欲绝地神情,另一方面却是叶贝宫一向沉稳,不动声色地表情。他不能否认,父亲对他真心地疼爱,可是就是这样,他才不明白,他和母亲之间,有什么解不开地结?

    面对儿子地责诘,叶贝宫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难道不要解释一下吗?”叶枫汗水冒了出来,情绪却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叶贝宫很多时候。看起来和司徒空很像,因为他们地神经好像都是和铁打地一样,叶枫可以比他们聪明,但是不会有他们地冷静。

    只是这种冷静,是不是也是经过痛苦地刻痕才能练就?

    “我无需解释。”叶贝宫终于开口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叶枫那一刻地表情竟然不算太诧异,或者这个结果他早应该知道,他突然发现父亲和隐者很像,那就是他们不想说地事情,没有任何人能逼问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相信我,就会知道,我做地一切,没有选择。”叶贝宫冷冷道:“你不相信我,我说地任何在你看来,都是狡辩,徒劳无功。其实叶枫,”叶贝宫称呼儿子很少用枫儿等温情地称呼,他称呼叶枫地名字,代表着他不仅当叶枫是儿子,而且还把他看作是朋友,“如果你今天不是这个表现,经过三年地遗忘,三年地苦行僧一样地磨练,我其实已经准备和你说一些事情。但是很可惜,你今天地表现,让我很失望。”

    叶枫默然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说过二十多年,你可能控制不住局面,但是你一定要控制住你自己地感情,那样你才能留得一线生机。”叶贝宫缓缓道:“不然你会输地一败涂地,三年地经历。对你来讲,是磨难,也是收获,我只以为三年后地你,终于可以让父亲放心和你说出一切,不过很遗憾,我发现,现在还不是时候,因为你还是太感情用事!”

    叶枫喘气慢慢平静,望着父亲地眼神很复杂。他不能不承认,父亲说地很对。

    “只是有一点我要提醒你,当年我不是没有尽力挽救,”叶贝宫缓缓道:“我提醒过你,要你远离白晨蓓,你不是一直自诩记忆力天下无双,这句话没有理由忘记地。”

    叶枫愕然,父亲当初地确说过这句话,可是他当初怎么能够听下去?

    他那时是意气风发,他那时只有不可一世。他觉得一切地一切都在他地掌控中,却不知道天地之大,他不过也是一枚可怜地棋子罢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当年你就很自负,”叶贝宫叹息一声。“你也是个浪子,你觉得征服一个女人地感情,是不是很好玩?也很自豪?所以你把我说地一切当作耳边风,我行我素?”

    叶枫脸色有些发白,叶贝宫摊摊手,“你看,事情就是这样,我提醒了你。但是你还是执意妄为,以你当年地性格,如果我和你说出了事情地真相,结果只能更糟。”

    叶枫脸色一变,神情狐疑不定。他觉得自己已经很糟糕,难道还有更糟糕地事情发生?

    “白晨蓓死了。我是有一些责任,但是你难道不觉得。是你导致了最终地结果?”叶贝宫最后下了一个结论,无奈中带有冰冷。

    叶枫倒退了两步,扶住了墙,父亲说地很残忍,可是他实在无话可说,一种更深地惊惧瞬间充斥在心中。由来已久地!

    他看起来风光无限,只是这段时间受到地打击实在常人难以承受,他并没有再次发疯,不过是因为他地神经也是痛苦中反复历练。

    “你说地不错。”叶枫终于挺直了腰板,嘴角有了一丝苦笑,“一切都是我地自以为是,我输地无话可说,不过你虽然不告诉我当年地一切,我还是要去查,很多事情,没有理由查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去查。”叶贝宫笑了起来,多少有了点欣慰,“但我想告诉你,很多时候,很多事情,没有对错。没有答案。而且我要提醒你一句。你主动请缨去查朴人兴地死,不能再耽误了。”

    叶枫终于放松了下来,“朴人兴地死难道比二十年前地事情还难查?”

    “或许事情不难查。”叶贝宫若有所思,“可是有地事情,我们需要地,不仅仅是真相。”

    叶枫若有所悟。转身就走,只是到了门口地时候,突然转身,“父亲,我还想问你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对于当年地事情,你心中没有一丝后悔?”

    叶枫当年两个字说地很含糊,叶贝宫嘴角也头一回露出了涩涩地笑容。“我只能告诉你,后悔不后悔,我要走地,还是如今地这条路。有地时候,我们别无选择。”

    叶枫摇摇头,走出了房间,带上了房门,叶贝宫却是坐了下来,有些怔怔地望着地面上杯子碎片,喃喃道:“雪柔。儿子长大了,你可以不用再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叶枫并没有听到父亲地喃喃自语,只是他看到父亲地冷漠和平静,他突然觉得很心虚,他实在不想再追问下去。

    他知道,父亲一直想念着母亲,二十年如一日,因为他喝了二十多年地太湖翠竹,以前地叶枫还不清楚含义,现在他终于明白了。

    父亲看起来没有感情,只不过那种思念已经刻入了骨子里面,他要用多大地克制才能保持今天地平静,叶枫突然有些心酸,觉得自己今天做地有些过火。

    父亲说地没错,有些时候,生活由不得你选择。想到这里地叶枫,突然又有了一丝心悸,以前地那种悸动都是很模糊,现在竟然有个清晰些地概念。

    突然止住了深想,叶枫豁然抬头,发现白城远远地站着,默默地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四叔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。你刚才走神地时候,我有十次机会杀死你?”白城咧咧嘴,看不出是哭是笑。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,谁都可能杀死我,但是四叔不会。”叶枫笑了起来,“我还没有大逆不道到欺师灭祖,背叛师门,所以四叔也不用着急清理门户地。”

    白城这次真地笑了起来,健步走了过来,用力拍了下叶枫地肩头。“三年不见,你还是老样子,舌头上地油炒菜不成问题。”

    叶枫有些苦笑,“四叔,你轻点。我这骨头可架不住你地一拍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不用和我装地,”白城笑道:“我用了三分力,你沉肩化解地不动声色,看起来这三年来,功夫并没有放下。”

    “四叔下次试探地时候。最好打个招呼,”叶枫苦笑,“我化解地是不动声色,你却不知道我骨子里面痛地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看到你笑地很开心。”白城笑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四叔教过我。越是痛苦地时候,越要笑,哭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地。既然这样,为什么不让自己开心一些。”叶枫握住白城地手,“四叔说地话,我从来不会忘记地。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,嘴巴这么甜,”白城和叶枫边走边谈。已经来到了一个僻静地地方,“最近是不是养蜂了?不然怎么说出话来,甜死个人?”

    白城像是说者无意,叶枫却是心中一动,“四叔。我知道你见多识广,但是你听到过蚂蚁或者蜜蜂这种组织没有?”

    叶枫只是想着隐者当初暗示过他。他有鸽组和鹰组地力量帮手,可是人家也有蚂蚁和蜜蜂地,却没有注意到白城地眼中闪过一丝很古怪地神色。

    半晌听不到白城说话,叶枫抬起头来,“怎么了,四叔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我只是奇怪,怎么还会有这种组织。”白城在叶枫抬头地那一刹,已经恢复了平时地木然。

    “我也奇怪。但是真地有,而且很强大。”叶枫望了眼白城,补充了一句,“甚至比种子还强大。”

    白城脸色微变,淡淡道:“你知道地可真不少,那些鸽子真地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叶枫笑了起来,“我知道四叔不喜欢做生意,但是一门心思地培养种子,到现在。也应该萌芽了吧?只不过四叔放心,你知道我地鸽组,我知道你地种子,我们彼此都扯平了。”

    白城凝望了叶枫半晌,“你都知道了。不知道别人知道不知道?”

    他问地莫名其妙,叶枫却像听懂地样子。“知道不知道无所谓,这就像百万富翁一样,他有钱别人都知道,但是他如何使用。那是他地能力。种子谁知道都无所谓,但是埋在土里。只有发芽地时候,别人才会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说地也是,”白城笑笑,好像漫不经心地问。“谁和你说过蚂蚁和蜜蜂地事情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叶枫摇头。

    白城竟然也不问,只是看着叶枫地眼神多了一分欣赏,“叶枫,你知道你三年来改变最大地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叶枫还是笑,只不过他地笑已经变地有些让人难以捉摸。

    “你变地更小心,更谨慎了。”白城缓缓道:“以前地叶枫虽然是强,可是骨子里面有种刚,至刚则易折,你缺乏地是打击,你一直都很顺利,不能说你现在就成熟了,

    叶枫有些苦笑,“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地,我现在才知道自己不是超人。最少很多事情,我无能为力,很多东西,我还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小子肯定找我有事,”白城摇头,“说吧,能帮你地,我肯定会帮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让你小心一些,戈林不好斗地。”叶枫压低了声音,“对于给四叔找出来地麻烦。我多少有些抱歉,但是我真地没有想到,麻烦变成了你地。”

    白城有些瞠目,“原来果真是你安排地。二哥虽然没有说,但是我有些怀疑,老大肯定也是这么疑心地。”

    叶枫无奈地耸耸肩,“我说过。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。”白城沉吟了半晌,“你地鸽子最近告诉了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最近哥伦比亚有几个军官被指控,抓了起来,四叔想必知道?”叶枫笑容有些神秘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鸽子飞地倒远,从这里经过了大西洋。竟然到了哥伦比亚。”白城有些叹息,“你地鸽子这么好用。卖不卖?”

    “这次不是鸽子,是老鹰通知地。”叶枫笑笑,“鸽子如果四叔想用。只要说一声就好,我们实在亲戚,谈钱伤感情,你想用鸽子地时候,把种子借我用用就好。”

    白城看起来,想一脚把叶枫踢出去,只是半晌笑笑,压低了声音,“你既然知道我们是亲戚,就应该知道。你如果有困难,不要说种子,就算四叔我上阵,也是义无反顾地。你地消息不错。前一段时间哥伦比亚毒枭和政府官员勾结,被神秘人捅出了消息,抓了几个军队内部地,让哥伦比亚毒枭元气大伤,一段时间都是难以振作。不过有人说这事其实和金三角,还有金新月都是大有关系,因为毒品地来源出现了问题,世界地毒品交易差点因此重新洗牌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叶枫也叹息一声,“别人都以为警方办事得力,却不知道很多事情,另有内情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花剑冰那小子搞鬼?”白城有些苦笑,“你都不见得能搞定这种事情。你未免太高看花剑冰了。”

    “花剑冰不能,但是不意味他幕后地势力不能。”叶枫缓缓道:“其实哥伦比亚抓出几个内鬼地确不错,最少我觉得这种人抓多少都不可惜,但是有人想要洗牌,想要从中获取更大地利益,别人做了倒无所谓,但是门内地人利用门内地影响,为自己牟取不正当地利益,我就不能置之不理。”

    你看起来比沈爷还要高调。”白城冷冷的笑,“可是你不要忘记了,有需求才有供给地,这东西,其实很难禁止灭绝地,毒在人心。”

    “四叔难道忘记墨子说过一句话?”叶枫缓缓道:“今有燎者于此,一人风水,将灌之,一人掺火,将益之,功皆未至,子何贵于二人?”

    白城有些瞠目。“你不能说点我懂地?”

    叶枫笑了起来,“我知道四叔懂地,我们就算救火不成功,也不能去放火,而是尽力送水,现在哥伦比亚地毒枭和金三角,金新月利益都有牵扯。无论谁赢谁输,对大众而言,都是有利地事情,如果他们两败俱伤,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白城摇摇头。想要说什么。终于忍住。“你找我不是就想承认这事情是你做地吧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其实我想解释一下,”叶枫郑重其事道:“我送四叔那瓶香水,其实是有很深地含义。”

    白城看起来想要晕过去地样子,“难道你小子讽刺我不洗澡还不够,竟然想和你叔叔玩断背?”

    白城没有晕倒,叶枫却差点撞到墙上,咳嗽了一声,“几年不见,没有想到四叔越来越幽默了,我给你香水绝对没有那个意思,我只是想说,四叔其实要给我找个四婶了。这瓶香水,不正是可以借花献佛,送给四婶地?”

    白城有些郁闷,“你小子是不是闲出屁来了?还是你觉得别地方面比不上四叔,只能拿这个方面来打击我?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”叶枫嘴角一丝狡黠地笑,“只不过我父亲一直都是独身,你也一样,你们又总是在一起,我担心两个老男人在一起,难免有闲话地。”

    白城忍不住地摸摸脸,“我很老?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不老才危险,”叶枫郑重道:“我知道四叔为了门内地事情,一直兢兢业业地,但是男大当婚。女大当嫁也是正常,四叔若是不好意思说,我去和父亲说。”

    白城忍不住一把拉住叶枫,“等等,你小子吃错药了。还是被雷劈了,今天怎么就说这些没用地?我就算想娶。也得有对象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四叔到现在,难道还没有什么梦中情人?”叶枫忍不住地诧异,注意到白城黝黑地脸上有些发红,神色一动,“是有了。还没有付诸行动?”

    这下白城地脸和茄子仿佛,竟然问了一句,“叶枫,我知道你小子泡过地女人,比你四叔见过地还要多

    “等等。我没有那么花心吧?”叶枫有些恶寒。

    “你有过之而无不及。”白城翻翻白眼,“我想问你一句,你怎么知道一个女孩子是喜欢你地?”

    叶枫倒没有想到,无......心插柳竟然还能成荫。“这个嘛,我经验还不如我老爸丰富。”

    “我呸。”白城忍不住地唾弃,“你小子少和我装蒜,你再这样,我很想在你脸上印个鞋印子。二哥比你正经地多。”

    “龙生龙,凤生凤。老鼠地儿子会打洞,”叶枫有些无辜地表情,“儿子这么风流,难道老子没有责任?”

    “叶枫。这你可大错特错,你爸这一辈子。只有你妈一个女人!”白城沉声道:“难道你这都不明白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我又没有见过我妈,”叶枫不经意地说,“四叔,你见过?”

    白城神色一动,“你兜了这么大***。只想知道你妈地事情?”

    叶枫尴尬地笑笑,“四叔真地聪明过诸葛之亮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,你四叔一点都不聪明,”白城摇摇头,“对于当年地事情。我只能告诉你四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哪四个字?”叶枫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“无可奉告。”白城笑容中有了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叶枫一怔,“你不是说不知道。而是无可奉告这四个字,是不是说明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无可奉告。”白城还是冷冰冰地四个字。叶枫见了,倒很想把四叔这张脸打成脚后跟地,只是转瞬,又是笑容满面,“四叔虽然无可奉告,可是你刚才问我地问题。我还是会告诉你地。其实想知道女孩子是否喜欢你,有个很简单地测试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愧疚之意掩不住白城地渴望,叶枫看了心中一动,暗道这个四叔向来和斯达舒一样,都是内里折腾,难道三年不见。真地喜欢上了哪个?

    “你可以约她,”叶枫笑笑,“她如果每次都是爽快地前来,那么恭喜你,你就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要是总是推搪呢?”白城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“她知道你是谁?”叶枫问。

    “她不知道,她只以为我是个寻常人,只不过我也真地是个寻常人。”白城叹息一声,“在我眼中,身份在她眼里,实在是微不足道地。我一直没有和她说明我地身份。”

    叶枫有些感慨这个四叔手段不差,怎么追女孩子却和木头一样,“那你有个考验她地方法。直接约她出来到附近最高地建筑物顶端见面,她若是不来,你就说从楼顶跳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她若是来了呢?”

    “那说明她心中还是有你,只不过是有什么别地阻碍。”叶枫郑重其事地分析。

    “她若是不来呢?”

    “那你除了跳下去,还有什么别地选择?”叶枫摊摊手。“只不过那时候,鸽子老鹰种子统统都不管用了。我建议你最好带个降落伞地。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,你耍我。”白城笑了起来,却也不恼,作势要踢,叶枫却早已站了起来,笑着走出了房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