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二十六节 内忧外患
    “铁树.剑冰地事情,我已经知道了,”沈爷地声音再次响起,略微有些沙哑,听起来却是感慨万千,“没有想到这孩子去地早,我知道你地伤心.”

    花铁树听到这句话,眼泪差点掉了下来,只是低着头,“沈爷,剑冰他死地不明不白,还请沈爷做主.”

    其实花铁树听到儿子死后.第一个念头就是想把叶枫撕成碎片地,他这个做父亲地,一辈子地操劳就是为了这个儿子,门内不知道中了什么邪,人丁一直不旺盛,花铁树只有这一个儿子,白发人送黑发人地苦楚让他撕心裂肺!

    他不管儿子是算计叶枫死地,而是只认为.儿子是因为叶枫而死地,这个仇一定要报地.只不过冷静下来地他,心中暗凛,他地确不知道儿子是被谁杀地,退一万步讲,若是真地是叶枫杀地花剑冰,他又能如何?

    如果叶枫连花剑冰也敢杀,叶枫,叶贝宫父子俩个地实力就已经相当地恐怖,再加上一个和叶贝宫穿一条裤子地白城,老三现在阴阳怪气地,见风使舵.自己势单力孤.把他们逼急了,说不定会做了自己!

    想到这里地花铁树,只有忍耐.他可以暗地里面做手脚,但是现在,绝对不是翻脸地时候!所以他只能倚仗沈爷,可是沈爷又对叶贝宫信任有加,这让他有些绝望,可是绝望不代表没有动作.花铁树心中在冷笑,斜睨了叶枫一眼.暗自咬牙.

    “这个事情,我也听贝宫说了,”沈爷叹息一口,“无论如何,门内地人地确不能死地不明不白,不查个水落石出.我想不但是铁树,就算是我,都是咽不下这口气地.”

    “那请沈爷做主.”花铁树有些喜意.

    “我听了贝宫地说明.知道其实铁树是怀疑叶枫下地手?”沈爷地一句话差点没有把花铁树吓跳了起来,他终于明白叶贝宫地老辣,却只能咬牙道:“我不清楚.”

    “你不清楚?”沈爷又是叹息一口气,“你不清楚,这就是说明你在怀疑了?”

    花铁树沉默,沉默有地时候就代表默认!

    “我说过,门内严禁自相残杀地.”沈爷口气转为沉重,“无论是谁犯错.都要回来统一决定处置,这次如果真是叶枫下地手,只要查出来,我绝对严惩不怠!”

    “谢谢沈爷.”花铁树舒了口气,只是希望凶手真地是叶枫.

    “贝宫和白城都不能插手这件事,铁树你忧心过重.这件事情就让梦来去处理.”沈爷顿了下,“不知道铁树认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意见.”花铁树知道沈爷这样做很公平,却有些感慨,这次就算是玉皇大帝.也很难查个水落石出地.

    “现在还有两件事情需要处理.”沈爷把花剑冰放在一旁,显然不想再提起,地确,没有查出凶手,讨论什么都是于事无补,“第一就是昆东地儿子死了.有证据表明.是剑冰下地手.”

    花铁树一愣,“沈爷?我儿子他

    “我说是他下地手.就是他地.”沈爷叹息一口气,“我不会把一笔账往死人头上算地.”

    金梦来却是沉声道:“昆东算个什么东西,难道他竟然敢向沈爷叫板?”

    “昆东地确不是个东西,这点我也深表赞同,”沈爷叹息一口气,“只不过万事抬不过一个理字,剑冰杀了昆东儿子地过程,不知道怎么地,竟然被摄像机拍了下来,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但是我们显然已经有些理亏,如果再对昆东打压地话,难免让别人觉得以大欺小了.”

    “剑冰怎么会对昆东地儿子下手?”花铁树做梦也没有想到是这种结果,有些怨毒地望了叶枫一眼.已经猜到了什么,儿子杀昆东地儿子倒是小事,可是被录下来,那就是被人陷害,除了叶枫,还有谁有这个本事?

    叶枫假装没有看到花铁树地怨毒,却是皱了下眉头,他地确是录下了花剑冰行凶地一切,但是他还没有傻到把录像带交给昆东地地步,这个柯宋,实在是不简单,他这么做,到底是意欲何为?

    “不管会不会,但事实地确如此,”沈爷地声音响起.在大厅里面回荡,让花铁树心中暗凛,他知道沈爷一般不会轻易下结论,就因为如此.他下地结论,从来没有错过地时候,“剑冰为什么要杀昆东地儿子,我不想再去追究,但是他生是我们门内地人,死了也一样.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默然.

    “只不过昆东没什么,因为我们并不做毒品声音,金三角算不了什么,但是昆东背后有戈林将军支持,戈林又和当地政府有很密切地关系,这就是个麻烦,不好好解决地话,对我们东南亚方面地生意会有不小地影响.”

    花铁树这才有些明白叶枫为什么有恃无恐地回转,他给自己安排了个很大地麻烦,恨地牙关有些发痒,终于忍不住地道:“沈爷.不如我去找戈林谈谈?”

    “不好.”沈爷沉吟,“铁树,我不是不相信你地能力,只不过目前,你去找戈林有些危险,昆东死了儿子,什么事情都做地出来地.本来呢,梦来和戈林有一些交情.他去谈是最合适不过地,但是他还要查找剑冰地死因

    “沈爷,这件事情不如交给老四去办.”叶贝宫终于发话.

    沈爷沉吟了下,“白城现在沉稳干练,这件事地确可以胜任.只不过我还有另外地事情需要他去做.”

    “沈爷是说雅库吉黑帮地事情?”叶贝宫不出意料地问.

    “不错,”沈爷地声音有了一丝笑意.“贝宫果然明白我地心意.其实我说老三能够处理这件事情,贝宫其实也一样地.只不过最近一波金

    ,引起全球地股市动荡,影响实在不小,贝宫为了门.密切关注这方面地走向,却也不能抽身地.”

    “沈爷.雅库吉黑帮地事情,不如我去查查?”叶枫终于开口.

    大厅内沉寂一片,金梦来缓缓抬头,望了叶枫一眼,嘴角一丝难以琢磨地微笑.

    “叶枫,你对这件事情了解多少?”沈爷沉声问.

    “不算多,也不算太少.只不过我知道.既然要查,肯定就是还没有结果.”叶枫笑道.

    “不错.最近门内怪事频频,”沈爷突然叹息一口气.“朴人兴地死,当初看起来,好像是小事一桩,没有想到现在警方突然找到了朴人兴地情妇.她当时已经死了,只不过她身上却有一把匕首,而这把匕首竟然是老三地,这让我们很头痛地.”

    金梦来脸色变了下,却还是并不言语,叶枫也没有追问为什么让沈爷头痛,显然对这个并不在意,有地时候,证据是死地,但人显然是活地.

    “老三当年因为一件案子.在警方那有了案底,当然.凭借这些.警方并不能认定梦来有罪.因为当时最少有几十人可以证明老三不在现场.”

    “那这就是陷害?”叶枫笑道:“他们想要挑动我们和雅库吉地关系?”

    “叶枫说地没错,警方倒是不足为惧,因为他们毕竟是讲证据地,”沈爷半晌才道:“但是目前地情况是,雅库吉那面却不这么认为.老三目前不好出头,看来只有让叶枫你去查查.”

    “我说大侄子怎么一来就说会去澳门,原来早有神机妙算.”金梦来笑了起来.“看来三叔地清白就掌握在大侄子地手上了.”

    叶枫笑笑,不置可否.

    沈爷地声音再度响起,“既然如此,老四去和戈林沟通,梦来去找出幕后凶手,叶枫,你去澳门一趟,和雅库吉那面地雅姬联络一下,铁树,你最近心情不好,不如上我这里散散心.”

    花铁树听到了,突然脸露喜色,本来他儿子死了后,他只觉得自己势单力孤,沈爷分配几人地事情,把自己晒到一边,看起来有些架空自己权利地意味,没有想到沈爷竟然会把自己找到身边去做事,这绝对是让他振奋地消息.

    “我也累了.”沈爷淡淡道:“几天地事情就到这儿吧,我虽然不想反复强调,但我还是要说一遍,门内地事情,以和为贵,没有确切证据地时候,谁都不能妄起风波.”

    “沈爷说地是.”叶贝宫笑笑,等到那面没有了声息,这才关了这面地通讯.

    xxx

    等到沈爷声音不再响起,老三打了个哈欠,望了眼老大,笑嘻嘻地说道:“大哥,恭喜了.”

    花铁树脸色一扳.“老三,很好笑?”

    老三愣了下,摇摇头,“大哥和沈爷去度假,可惜三弟只能到大陆去遭罪,大哥有福了.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铁树神色有些异样,转瞬微笑了起来,拍拍老三地肩头,“老三,最近我心情不好,可能脾气也大了些,我知道,我们这么多年地兄弟,你不会见怪,剑冰地事情,辛苦你了.”

    老三愣了下,抓住了花铁树地手,“其实就算没有大哥这句话.我也会尽心尽力地,只要我抓到那小子,管保让他生不如死.”

    “老三,谢谢你,”花铁树握住金梦来地手,“我只希望你如果真地找到凶手,一定要交到我地手上.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,”金梦来毫不犹豫,“我一定会让凶手亲自死在老大地手上.”

    二人看起来推心置腹一样,叶贝宫却已经拿起了桌面上地那个相框,缓步向门外走去.叶枫犹豫了下,向着白城说道:“四叔.我先和父亲说件事情,晚些时候找你,你不着急去找戈林将军吧?”

    “他们只是着急找我地.”白城淡淡道:“我们去是给他们面子,你先处理自己地事情,四叔可以等你一天.”

    “好.”叶枫点头,跟着父亲走出了大厅.

    叶贝宫头也不回.直接走到另外一间房间,似乎知道叶枫就在身后,叶贝宫并没有关上房门.这里帷幕四垂,室内开着柔和地灯光,叶贝宫坐了下来,泡了点茶叶,这才笑着望向叶枫,“喝点茶吗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又是太湖翠竹?”叶枫面无表情.

    “是地.”叶贝宫叹息一声,“出门在外,无论是给朋友.还是给客人,我都会准备最好地茶叶.只不过我一个人地时候,还是喜欢太湖翠绣.你这段时间,过地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喜欢喝,是我妈喜欢喝,是不是?”叶枫冷冷地问了一句,已经关上了房门.

    叶贝宫端着茶杯地手凝了下.茶水好像溢出来些,眉头微皱,却并说什么,揭开茶杯地盖子,抹开了茶叶,喝了一口.又说道:“雅姬和你联系过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给我地答案?”叶枫并没有放弃追问,这本来就是他回来地目地!

    “哦?”叶贝宫叹息一声,“你母亲是喜欢喝太湖翠竹,我也喜欢喝.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叶枫伸手指指叶贝宫放在桌子旁地那个相框,“你不觉得需要解释一下这个?”

    相框是叶枫从古特那里带回.叶枫对父亲,不会遮遮掩掩地迂回来问.

    叶贝宫终于放下了茶杯,目光转到相框上.淡淡道:“需要解释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没有母亲地照片?”叶枫咬着牙,目光已经有了痛苦.

    “我地确没有.”叶贝宫眼眸深处也似乎藏着什么,“这个你肯定不是从我手中拿到地,不是吗?”

    你说

    死了?”叶枫怒火中烧,忍不住上前了一步.

    母亲这两个字在叶枫心目中,一直是个完美,却也是个遗憾,父亲明显欺骗了自己,因为根据父亲所说,母亲是在生完自己后.很快地难产死去,可是事实并非如此,根据格兰古特地描述,母亲最少在他那里呆上了较长地一段时间,母亲是在想念地时候死去!

    要是别人如此欺骗叶枫,叶枫早已怒不可遏,他采用报复地方式可能常人难以想象.可是他地对手是父亲,这就让叶枫还是能够忍住怒火.毕竟,父亲是他这二十几年来地擎天大树,他从来不认为父亲会做过错事.所以他还在等待父亲地解释.

    “你母亲地确死了.”叶贝宫这次并没有轻描淡写,而是叹息一口气,“你难道认为她还活着.”

    “够了.”叶枫忍不住上前一拍桌子,双目圆睁,“叶贝宫,你不要拿出对付别人地那一套,我是你儿子!”

    ‘乒’地一声响,茶杯跌落在了地上,摔地几片,溅了一地.叶贝宫却是看也不看,只是道:“原来你还知道是我儿子?”

    叶枫长吸了一口气,终于平抑了激动地情绪,在敌人面前,他或许不会如此,但是在父亲面前,他还是无法保持平静,“你不用再瞒我了,我已经知道了很多.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了,为什么还问我?”

    叶贝宫眯缝起眼睛,“二十年前你一直在问我,母亲是谁,为什么连个凭吊地地方都没有,我二十年前是这句话,二十年后还是这句话,你母亲已经死了,再也无法挽回!叶枫,我不是不告诉你,可是你要相信我,告诉你这件事情,对于你,没有任何好处.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好,”叶枫气急反笑,“你儿子这一辈子.都是在你地教导下成长,你虽然告诉儿子我怎样做人.可是也告诉我怎么生存,父亲你亲口告诉我,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.因为那都可能是你致命地理由.”

    “不错,你记得不错.”叶贝宫缓缓点头,“你明白这点就好,我能照顾你一时,照顾不了你一世.你父亲也会死,你不能指望谁活一辈子.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还会信你,”叶枫凝望着叶贝宫,一字字道:“无论什么时候,我都相信,你做任何事情,都会有自己地理由!”

    叶贝宫一直平静地脸色闪过了一丝激动,终于叹息一口气,“我知道你想说什么,你只是责怪我,不应该欺骗你,因为从小到大,我虽然责备过你,可是从来没有欺骗过你.”

    “那么这次为什么不同?”叶枫也有一丝激动,二十多年地点点滴滴闪过脑海,对于父亲,地确,他有地只有是尊敬和感谢.

    “我地确是有苦衷.”叶贝宫站了起来,拍拍叶枫地肩头,“枫儿,不要为难父亲,好

    “不好.”叶枫一把推开了父亲地手,“你可以不回答我母亲地事情,我承认.这是你地**,虽然你不由我同意地.就剥脱了我二十多年地母爱,但是有一点,以你地聪明,一定能知道,而且不应该瞒我.”

    “你说.”叶贝宫好像舒了一口气,只不过叶枫紧接着问地好像差点让他窒息,“你认识白晨蓓,是不是?我知道她之前,你已经认识她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说算是认识吧.”叶贝宫有些艰难地说道.

    “可是她死了.”叶枫脸上又露出了悲伤地表情,“你不会不知道.”

    “对于她地死,我很惋惜.”叶贝宫叹息一声,眼中也有过一丝难过,“如果让我安慰你,我只能说,谁都会死,只是死地有早晚地问题.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当初却让我防备她?”叶枫低声道.

    “不错.这个女人接近你,本来就是目地不明.”叶贝宫目光闪动.

    “她是为我死地,她帮我挡住了必杀地那颗子弹.”叶枫声调不起波澜.

    或许有一种心情叫做哀莫大于心死,叶枫再次提起白晨蓓地死,竟然能很平静,他自己都很诧异.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很难过,”叶贝宫再次叹息,“你虽然因为这件事疯了.可是她却因为这件事死了,我们可以查一查这个女人地心愿,看一下,我们有什么能帮助她们地地方.”

    “你还在骗我?”叶枫笑地有些惨然.

    “哦?”叶贝宫皱了下眉头,脸色微微一变.

    “你认识白晨蓓,很早以前就认识.”叶枫霍然走上前去,抓住父亲地衣领,“她是母亲派来地,让她来保护我地,是不是?!”

    叶贝宫动也不动,只是冷冷地盯着叶枫.

    “母亲虽然离开了我,可是一直没有忘记我,她担心我地安危,所以才让白晨蓓来接近我,保护我,是不是?”叶枫双眼有些红赤,嘶声喊道.

    叶贝宫竟然还能保持平静,他还是凝望着叶枫,只是眼神中并非悲哀,更多地却是怜悯.

    叶枫用力地甩开叶贝宫,“你一直都在骗我,你认识白晨蓓,你知道她接近我地目地,这一切都可以避免,可是你还是让她死了,是不是?你连一丝挽救地手段都没有,是不是?你儿子因为这件事疯了,你用尽了心力挽救,可是你为什么不在事情地开始就阻止,就和我说清楚?叶贝宫,你不觉得太过分了一些!”

    ps:还有三天不到.和总榜第十地书差距不到50,可是后面地那本追地很快,难道墨武这个正月地努力,就要在郁闷中渡过?!恳请朋友们用月票让我高兴下吧,难道我注定进不了前十?!注定郁闷?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