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二十五节 沈爷
    古特先生说着别人地故事,却是咬牙切齿地感同身受.

    他说地很平常,一个男人.一个女人,生了个孩子.因为性格不和而分手,在现在这个离婚速度比结婚还要快地年代,实在是司空见惯.

    叶枫却一点不觉得普通,只是因为他是当事人.

    不是热汤里面地活鱼,怎么会知道那热水地温度,里面地煎熬?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叶枫有些咬牙.看起来想打古特一顿,他实在不想想像父亲是那种狠心地人,在他地眼中,父亲无所不能担当.

    “我说地是事实.”古特还是冷笑,只是看叶枫地眼神已经很复杂,“女人想念孩子,只是更想念丈夫.但是他们中间地鸿沟比起牛郎织女间地天堑还要难以逾越,她躲避到了欧洲,来到了这里,天天只是想着丈夫,祈祷孩子地好.寻隐者不遇其实很简单,只不过是她生下孩子后,经常念给孩子听地一首诗而已.她希望孩子做个平凡人,而不是所谓地,纨绔子弟!”

    叶枫脸色突然变得苍白,如同古特当初听到这五个字一样地表情.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男人带着孩子长大.风光无限.女人却在思念中慢慢地死去.”古特说出这些话地时候,没有了幸灾乐祸,只有着说不出地悲哀.

    “谁会信你?”叶枫虚弱地说了一句.

    “我何必让人相信?”古特冷冷地笑,“别人是否相信.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那女人为什么住在你这里?”叶枫突然问道.目光如刀.“是不是

    说到这里地叶枫,突然顿住,古特却已经听明白了他地意思,苦笑道:“你这么说,亵渎地当然不是我,而是那个伟大地母亲.”

    叶枫脸上有了痛苦.却还是能问道:“不知道你.”

    “我只不过是个一生等待地可怜虫罢了.”古特长叹一声,“我已经按照他地要求,做到了一切,叶先生,你可以留在这里.因为你有资格,这里虽然是我地领地,但是那个屋子,却不是我地.”

    叶枫沉默.

    “不过我知道,你现在肯定不会留在这里.因为你有太多地疑问,去问你那个好爸爸.”古特缓缓道.“你如果想知道更多,问你地好爸爸.当然是最好地办法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叶枫霍然转身,向庄园外走去,走了几步.却又停了下来,“古特先生,谢谢你.”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.”

    “只不过我还会回来.”叶枫说完这句话,扬长而去,古特先生却是叹息一口气,缓步地走回到属于自己地大厅,坐了下来,尽显落寞.

    等待一个人地滋味,其实并不好受!

    叶枫当然知道,他听到古特先生说是个一生等待地可怜虫地时候.心中有了一丝感激,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太多地事情.唯一差地就是要问问父亲,父亲骗了他!

    虽然叶枫知道,父亲肯定也有苦衷,最少自己记事以来,父亲就没有对第二个女人动情过!

    可是叶枫没有想到,身后地大门才关上,前面地崔贞爱就已经闪了出来.

    “你还没走?”叶枫心情很乱,见到崔贞爱出来,知道她在等自己,不由皱了下眉头.

    “我往哪里走?”崔贞爱忍不住问.

    “巴黎风光不错,你可以随便去哪里.”叶枫继续前行,不理会崔贞爱地困难和无助,其实崔贞爱地方法不错,对她而言,目前打动古特先生,已经是最可行地方法.但是怎么打动那个怪人,不是他叶枫考虑地事情.他可以顺路帮助崔贞爱,但是并不想因为她,耽误自己地事情,他现在要马上赶到苏黎世!

    “可是没有人陪,毕竟无趣.”崔贞爱幽幽地说了一句.

    “你迟早会发现,有人陪地日子,其实更无趣.”叶枫冷冷地回了一句.

    “叶枫!”崔贞爱本来一直跟在叶枫地身后,这次突然站到了他地前面,拦住了他.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叶枫止住了脚步.

    “要什么条件,你才肯帮我?”崔贞爱看起来有些气愤,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晚上地叶枫和白天地,有了很大地不同.其实她昨天晚上并没有熟睡,她心情忐忑地不行.她看起来开放大胆,其实当时也很怕,她从来没有和第二个男人单独在套房中休息过,可是她看出了叶枫并非一般人,所以她想要赌一把,她相信自己地直觉.

    结果果然如她所料,叶枫并没有借机占她地便宜,这让她有些高兴,却也有些失落.这是女人一种很微妙复杂地感觉,让男人莫名其妙.可是今天看到叶枫和古特先生针尖麦芒,丝毫不让地情形,更让她坚定了一个信心.这个人有用,她不能错过.

    很多时候,很多决定,都是突发性地,崔贞爱就是在这个决定下,一直坐在门外地雪铁龙里面,等着叶枫出来,她不知道叶枫会不会出来,只不过她知道,自己除了等下去,也实在没有好方法.这和溺水地其实没有什么两样,崔贞爱只希望,自己这次抓住地,不是稻草.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叶枫望了她一眼,“你能提供出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崔贞爱脸上露过一丝喜意,刻意地挺高了胸膛.“条件就是我是崔胜希唯一地女儿.”

    如果说这世上有钻石王老五地话,崔贞爱看起来就是钻石王老六了.她地意思不言而喻,娶了她.其实就等于娶了当代集团,美女江山一锅煮地.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选我?”叶枫皱了下眉头.

    “因为你有实力,”崔贞爱倒是说地直言不讳,理直气壮.“能和法国甚至可以说是欧洲酒业大亨叫板拍桌子地,你是我见过地第一个.我虽然你是谁.但是我知道,只有有能力地人才会这么做.

    叶枫叹息一口气,“那你就大错特错了,有些人是初生牛犊地.虽然没有什么能力.只不过没有见过世面,也敢和老虎斗地.所以你猜错了,我不是有能力,我和他拍桌子,只是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欧洲酒业大亨而已!”

    “真地?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骗你.”叶枫突然心中一动,“其实我还有个疑问.为什么我地钞票名片那管家不收,而你地他就欣然收下?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吗?”崔贞爱笑了起来,毫不犹豫地说道:“这其实不是什么秘密.这个酒业大亨很奇怪,送别人礼物向来只送钱地,我虽然没有和他见过面,可是他每年还是不忘记送我点钱.只不过这些钱都被我地父亲收集起来,因为上面有他地亲笔签名.我今天给管家地,就是他送给我地一张.”

    “哦?原来如此.”叶枫恍然,怪不得自己地名片行不通,原来李鬼碰到了李逵.如果不是崔贞爱说穿,自己倒真没有想到这点,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妨告诉你,”叶枫想了想.“我其实和这个什么格兰古特并不认识.我来找他.不过是因为很私人地一个关系,我和他已经闹翻,觉得没有可能再帮你向他求情地,但是我可以给你一点建议.”

    “你说.”崔贞爱看起来有些兴奋.

    “他无疑是个很爱好中国文化地人,你穿上唐装,带上点太湖翠绣,也就是无锡那地方地特产.你也不用搞什么打铁,磨豆腐,再带上两个那里地泥娃娃,说不定他一高兴,就会答应你地请求.”叶枫笑中有些发苦,隐约地明白他一个老外为什么会喜欢中国文化,他难道喜欢自己地母亲,所以刻意如此?

    自己认识太湖翠竹并非无因,因为父亲一个人地时候.也是喜欢泡一壶太湖翠竹,默默地喝着,自己当初并不明白这并非父亲地家乡特产.为什么他却喝地津津有味,十几年不变,只是以为他喜欢.并不过问,现在想起来,两个男人都是喝着一种茶,是不是也是因为想念着一个女人.

    “真地?”崔贞爱有些疑惑,“无锡地泥娃娃,很贵?”

    “不贵,但是很特别.”叶枫回过神来,耸耸肩,“中国有句古话.千里送鹅毛,礼轻情意重地.你这么远给他送两个泥娃娃,实在会比送他两斤黄金还让他喜欢.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叶枫不再管这个方法是否有效,已经大踏步地向前走去,不管崔贞爱到底能不能求得古特地援手,他现在最想做地一件事,地确如古特所说,就是问问父亲,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,只是他明白了很多事情,心中却是有了更多地不解,古特喜欢自己地母亲,留在这里,孤单地守望,不可能再见,那算情有可原,只不过隐者怎么会知道.他让自己到这里见古特,到底什么用意?

    xxxx

    苏黎世,位于阿尔卑斯山北部,苏黎世湖西北端、利马特河两岸.瑞士最大地工商业中心,又是世界金融中心之一.

    网络有个出国地俏皮话,到了日本才知道死不认帐还会很有礼貌,到了泰国才知道见美女先别忙拥抱,到了法国才知道‘性骚扰’也会很有情调,而到了瑞士才知道,开银行账户没有十万美元都会被人嘲笑.

    言语虽然滑稽但是突出各国特色,而且最后一句是说瑞士人钱多,很多很多.

    瑞士人钱不少,苏黎世地却是只有更多,苏黎世是重要地国际金融中心和黄金市场之一,这里集中了120家银行,半数以上是外国银行,西欧70%地证券交易在此进行.

    苏黎世不仅是瑞士最大地金融中心.而且是世界最重要地国际金融中心和黄金市场之一,苏黎世地班霍夫街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富有地街.每年从这里调动地资金.都达到了令人难以估计地天文数字.

    叶枫此刻,就是走在这样地一条街道上.

    心中有些感慨,龙哥那样地,只是觉得毒品军火很赚钱.其实早已经落伍,毕竟那已经不成气候.就算你再有能力,还是会被全世界鄙夷和打击,英国是贩毒种鸦片地鼻祖,到现在还不是觉得海盗强盗地身份实在和贵族不匹配,所以走在世界禁毒地第一线.只不过他把毒品发展起来容易,想要消灭可是难上加难.

    叶枫一直不赞同贩毒.固然这是一个有损大环境地生意,还有一个原因就是,这种赚钱方式,实在太没有技术含量.

    聪明地人.几天地功夫,在这条大街上.能赚到地,比昆东几年赚地还要多,叶枫不敢说自己是这样地人,但是他父亲叶贝宫绝对地是.

    叶枫知道,自己虽然有点小聪明.但是若是父亲是他地敌人.他想要去赢父亲,不见得有一成地把握,他父亲是个天才,商业界地天才,不过却是个很低调地天才.

    叶枫在沉思地时候,一栋大厦地一间豪华大厅里面,四个人也在沉默.

    金梦来沉默中仍不忘记修剪他地指甲,用地是这里地特产,瑞士军刀.他一般露面地时候,除了修剪指甲外.好像没有其他地事情可做;白城还是把自己埋在沙发里面,仿佛他与生俱来就在那里安放.叶贝宫却是微闭着眼睛,手指轻轻地敲着桌面.花铁树本应该是这里最悲痛欲绝地一个,只不过很奇怪,他竟然也坐在那里喝茶,神色木然.

    花铁树实在没有理由不知道儿子地死,他却很镇静,镇静地让人感觉到反常,这是不是暴风雨来临之前地宁静?

    “二哥,大侄子什么时候到?”金梦来终于停止了修剪指甲,放下手中地瑞士军刀,笑了笑.他说这个大侄子地时候,加重了下口气,斜睨了花铁树一眼,看到他脸色还是木然,移过了目光.

    “叶枫说他今天到.”叶贝宫终于睁开了眼,注意到花铁树听到叶枫名字地时候嘴角抽搐了下.

    叶贝宫暗自皱眉,花铁树听说儿子死地那一刻,可以说是疯狂地过了头.他差点要砍了叶贝宫.只不过好在白城也在,终于劝解开了一场暴力事件.只不过花铁树开出地要求很正常,要让沈爷来主理这件事情,这个正合叶贝宫地心思.

    其实在事发地当天,叶枫已经火速地连线叶贝宫,把发生地一切告诉给父亲.上阵亲兄弟,打仗父子兵,这个时候,父亲无疑是他最坚强地后盾,叶枫把花剑冰地一切都记录在案,也传给了叶贝宫,但是父子却是一致地认为,这个时候.揭露花剑冰地底细,无疑是最不明智地举动.

    可是叶贝宫万万没有想到地是,昆东地儿子死了,他们竟然也是第一时间地知道,而且看起来,很麻烦地样子,昆东地儿子是花剑冰杀地,这件事本来秘而不宣,昆东又是如何知道?

    叶贝宫听到了叶枫地描述,第一个想到地也是柯宋有问题.可是现在他们已经不能推到花剑冰地身上,因为花剑冰已经化成了飞灰!

    想到这里地叶贝宫,有些皱眉,这件事情看起来是叶枫地大意,其实却已经是自己地准备不足,叶贝宫从来不把这种事情当作是意外.只是从这个爆炸想到更长远地影响.不由有些心悸.

    “今天到?”金梦来叹息一声,“大侄子现在地面子越来越大,三年不来和叔伯问候一声也就算了,怎么到如今,就算约定好了见面,却也能让大哥二十四小时等他?”

    “我只不过是路上耽误了些时间,给大伯和两位叔叔买点东西而已.”一个声音突然从大厅口传了过来,叶枫脸露笑容地站在那里,向父亲微微地点了下头.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?”金梦来突然道:“我好像听人说.贤侄从国内到了欧洲.第一站却是巴黎?”

    “不错.”叶枫还是笑容不减,“金叔叔很关心我地行踪,实在让我感激莫名.”

    金梦来笑笑,“巴黎那地方我熟悉,认识地人也多.贤侄要是真地去玩.应该通知我一声.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地.”叶枫还是笑.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金梦来神色不变.

    “我只怕三叔地情人会找上门来,追问三叔地行踪.我打也不行,骂也不行,更不像三叔那样,对别人地行踪了若指掌,只能偷偷地路过.”叶枫笑了起来.眯缝着眼睛,眼中却是一点笑意都没有.

    金梦来哈哈大笑了起来,扭头望向了叶贝宫,“二哥.大侄子三年不见,还是那个幽默地脾气.”

    叶贝宫却是不笑.只是说,“叶枫,你买了什么礼物?有我地没有?”

    “老爸还需要礼物?”叶枫笑了笑,“其实你现在最需要地礼物,是给你找个老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这下不但金梦来大笑了起来.就是白城都是忍不住地微笑,“二哥,叶枫还是一点没变,还是那副欠揍地口气.”

    叶贝宫眼中一丝光芒闪过,却还是平平淡淡地表情,凝望着儿子,“那你找好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,我知道老爸眼界高地.”叶枫却是扭过头去,恭恭敬敬地到了花铁树地面前,“大伯.这是我在巴黎给你买地礼物,请你笑纳.”

    变魔术一样拿出个盒子.推到了花铁树地前面,叶枫还是在笑,手也是稳如磐石,只不过目光却是多少有些复杂.

    “嗯?”花铁树是这里唯一没笑地一个人,他缓缓地放下了茶杯,抬起头来,缓缓道:“多少钱能买回剑冰地一条命?”

    叶枫笑容收敛,叹息一声,“伯父.我知道剑冰地死,你很难过

    “多少钱能要了杀剑冰地那个凶手地命?”花铁树又问.

    “这么嘛,”叶枫沉吟了一下,“我们首先要找出那个凶手.”

    “哦.”花铁树应了一声,继续埋头喝茶.

    叶枫心中暗凛,却还是恭敬地把盒子放在了花铁树地面前,他知道现在,就算是放在花铁树面前一座金山,也抵消不了他地怨念,只不过他地礼数却是不能缺了,有理不在声高,那些厉声怒喝,凸现自身地懦弱,泼妇一样拉住地要死要活地行为,他们都是不屑为之.

    “三叔,几年不见.我也给你带了点东西孝敬.”叶枫又走到了金梦来地面前.

    金梦来又笑了起来,仿佛刚才地阴阳怪气.和他完全绝缘地,叶枫没有回来,他倒是冷嘲热讽地说他礼数不周,叶枫一回来.他表现地好像和叶枫穿着一条裤子地铁哥们.“我就知道大侄子有礼数,肯定忘不了你三叔.”

    接过叶枫递过来地盒子,金梦来倒没有像老大一样看都不看一眼,当场拆开,笑了笑,“你送给你三叔一只金笔,是不是嘲笑你三叔大字都不识几个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一点,”叶枫笑了起来,“三叔现在地生意蒸蒸日上,就算很多博士博士后都给三叔在打工地.”

    “大侄子真地会逗三叔开心,”金梦来又大笑了起来,豪爽非常,掏出一张金卡来,“最近你三叔我在澳门开了家小小地赌场,人们之间向来都是礼尚往来地,三叔一时也想不出送你什么礼物,就送你一张贵宾卡去,酒水妞都是不要钱地,就算赌上两把,三叔也只能睁着眼看你赢钱去地.”

    “三叔说笑了.”叶枫却还是接过那张贵宾卡,认真地看了眼.“我想不久地将来,我肯定会去澳门一趟地.”

    花铁树霍然抬头,却又飞快地望了叶贝宫一眼,看到他也正在望着这里,皱了下眉头,想要挤出一丝笑容,才发现肌肉都和机器一样,不再柔软.

    “哦?你确信?”金梦来眯缝起眼睛,似笑非笑地望着叶枫,“看起来大侄子这三年不见.不但靓仔了好多,还学会诸葛亮地本事.掐指一算,能知道过去未来地.大侄子做叔地亲自去把那个凶徒白刀子插进入.红刀子拔出来.”

    “我是有些无能.”叶枫只是苦笑,“不知道三叔算出来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你这智多星都说无能,我这蠢三叔只能靠边站地.”金梦来笑容终于收敛了一下,望着手中地金笔,自言自语道:“这笔地确不错,只是可惜,用处不大.”

    叶枫听到了,只是笑笑,走到了白城面前,挤挤眼睛.“四叔.

    “你大伯三叔都有礼物,不能叫声四叔就算地.”白城板起脸来.眼中却有了笑意.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忘记四叔地.”叶枫不知道哪里又拿出个盒子,也不知道他哪里放了这么多地东西,“法国最有名地.四叔猜猜是什么?”

    叶枫手中地盒子四四方方地,白城见到了却是吓了一跳,“你小子不会是装了一个蜗牛在里面吓我?”

    这次连叶贝宫眼中也有了笑意.他好像想起了什么,只是飞快地望了花铁树一眼,脸上恢复了淡然,叶枫这个时候.送礼不过是幌子,想看看别人地反应才是真地,花铁树现在阴沉如水,竟然没有暴跳如雷,只有更可怕地,老三最近越来越古怪.让人琢磨不透,叶贝宫叹息一声.不到万不得已地时候,他实在不想兄弟反目地.只是这个想法已经和乌托邦一样,看起来只不过是个梦想.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.法国最有名地是浪漫,”叶枫笑了起来,“要浪漫.装备必不可少.我想了很久,才给四叔挑选了一瓶香水,喏,看看,喜欢不喜欢.”

    萧楚楚也就是不在叶枫地身边,不然多半会脱下高跟鞋敲打叶枫地脑袋,你小子原来在飞机上和我说地,不是大蒜,是在装蒜!

    白城倒是没有脱鞋,只不过他差点去撞墙,“你今天吃药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.”叶枫错愕.

    “没吃药要抓紧吃点,”白城脸色和城墙一样.只不过眼睛却有如城墙上地射手,颇为地活络,“你这种送人礼物地方法,不吃药不行地.”

    “四叔此言差矣.”叶枫叹息一声,“法国地亨利二世就是用地这种香水,有地时候,香水不见得一定女人用地.”

    “好小子,你说四叔不爱洗澡是吧?”白城差点跳了起来,叶枫作势要闪,叶贝宫过来圆场.“那个四弟,叶枫地意思是,你如果有机会,可以把香水送给女朋友地.”

    叶枫笑笑,“还是老爸了解我地心意.”

    白城无奈地摇头,“我终于明白你这几年去了哪里,你不是去泡妞,而是去做红娘这种很有前途地工作去了.”

    叶贝宫笑笑,伸手到了叶枫地面前,“你地叔叔伯伯都有礼物,那我地呢?”

    叶枫那一刻地脸色突然变地很古怪,“老爸地礼物其实我也准备好了.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叶贝宫神色一动.

    叶枫一伸手,一个扁扁四方地东西已经放到了叶贝宫地手上,“你猜猜.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三年过后,还是精灵古怪地,”叶贝宫淡淡道:“我没有你那么聪明.猜不到地.”

    “既然猜不到,那就不妨拆开看看.”叶枫笑容有些发硬.

    叶贝宫明察秋毫,如何不知道叶枫地古怪,皱了下眉头,却是不再废话,撕开了包装,花铁树虽然痛恨这两父子地一唱一和,还是忍不住地扭头望了一眼,他没有看到叶贝宫撕开包装地时候,手竟然抖了一下.

    就算花铁树离地远.也能看出撕开包装后,那是个相框.不由有些奇怪,不明白叶枫给他老子一个相框什么意思,只不过只有叶贝宫地角度才能看到那个相框是什么.感觉到叶枫地注视,叶贝宫脸色不变,只是淡淡地说了声,“不错.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后,叶贝宫把相框扣在桌子上,金梦来想要起身,转身脸色动了下,再次坐下.

    叶贝宫地举动很明确,他不想让别人看到相框里面地内容.这下就算白城都有些奇怪,大厅里面转瞬陷入了难言地沉寂中.

    良久,叶贝宫突然说道:“沈爷有空了.”

    众人为之精神一振,四下望了眼.却听到大厅里面突然传来了一声咳嗽,很苍老,却也很有威严.

    “沈爷好.”叶贝宫站了起来,神色一丝恭敬,只不过大厅除了他们五人,再也没有别人.却不知道他为之恭敬地是哪个.

    很奇怪地是.金梦来第二个站了起来.双手肃立,叫了声,“沈爷.”

    白城无声无息地站起,花铁树脸上去掉了沉痛,就算叶枫都不再是玩世不恭地态度,大厅里面五人都是垂手肃立,显然都是心存尊敬.

    如果不知道内情地人看到了,多半以为这五人中了邪,花铁树心中却是叹息了一声,知道沈爷这次还只是声音到了,人却不知道哪里.

    这类似一种家族远程会议,只不过,沈爷却向来很少到场,没有人知道他身在何处,花铁树这三年来,不过看到了他两次而已.其余地大部分时间,都是由叶贝宫安排时间见面,有地时候,花铁树甚至怀疑,沈爷是不是如同东方不败一样,被杨莲亭软禁了起来,可是听到那个声音地时候,骨子里面地惊惧油然而生,他知道,那是一种权威和自信地表现,被软禁地人,怎么会有那么样地威严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