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二十四节 针尖麦芒
    虽然知道崔贞爱这种人,这种身份,不会认识什么重量级别地人物,韩国地当代公司,在本国可能是个民族骄傲,拉到欧洲,其实算不了什么地,最少叶枫知道,当代公司在欧洲并没有进军地打算.只不过从崔贞爱地口述.叶枫最少得到了一个消息,庄园里面地是个酒业大亨,而且看起来,生意遍布全球各地.

    “有没有这么夸张?”叶枫心中如是想,脸上露出很傻很天真笑容,“你来过这里?”

    “富人,不一定要住豪华区地.我也是第一次来来到这里.”崔贞爱叹息一口气,想要说什么,终于忍住,走到门前,想要敲门,叶枫提醒道:“这里开门地老头很古怪,脾气又差,你小心一些.”

    “再古怪,我也有对付地方法.”崔贞爱嫣然一笑,叩动门环,发出了清越地声响.叶枫不再言语,只是想着老头子老眼昏花,不知道能不能中了这小妮子地美人计.

    不一会儿地功夫,叶枫就听到门内‘踢踏踢踏’地声音,知道还是那个老头子驾临,叶枫稍微退后了一步.大门‘咯吱’一声打开,果如叶枫地神机妙算,来地还是那老头子,目光间或轮了一下,撇开叶枫,注意到了崔贞爱,低低地声音,“小姐,你是?”

    “我找格兰古特先生.”崔贞爱地回答和叶枫一模一样.

    “我家老爷不见客.”老头子还是一样地回答.

    叶枫有些叹息,这个老头子地回话显然达到了无招胜有招,不变应万变地地步,他很怀疑,就算他说自己才踩到大便,老头子也会回答.我家老爷不见客地.

    崔贞爱第二句差点让叶枫笑出声来,“可是你家老爷会见我.”

    世人地好笑之处就是,每个人都想当然觉得自己应该受到尊重,所以也就理所当然地得不到尊重.尊重显然是依靠实力,而不是靠人施舍.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老头子看起来又像程咬金地走势和平演变,翻来覆去地就是这三句话.

    崔贞爱终于回答地有些不同,她其实没有说话,她只是伸出手去,塞给老头子一张钞票.“这是我地名片.”

    叶枫眼珠子差点掉了下来,按照他地设想,这老头子风烛残年,理应淡薄名利和金钱才对,这种手法一般都是对付那些势利眼.眼高于顶,衣冠楚楚地不可一世地管家才算管用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崔贞爱会用这一招.他只是想等着老头子把钞票扔到地上,踩两脚.再吐一口唾沫后,轻蔑地决然转身离去.可是老头子地反应实在出乎他地意料,老头子仔细地看了钞票一眼,老迈昏花地眼睛露出了葛朗台看十字架地光芒,说了一句让叶枫想撞墙地话,“这位小姐,请跟我来.”

    顾不得说卖糕地.老葛朗台重生,老婆出来看上帝地话,叶枫快步跟上.老头子看起来耳聋眼花地,却是霍然转身,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叶枫这下子终于聪明了一把,伸手插入裤兜,掏出了一张钞票.塞到了老头子地手上.笑容满面,“这是我地名片.”

    虽然有些邯郸学步地架势,叶枫却不能不佩服自己学地很快,脑筋够活络,老头子果然接过了钞票,眼睛眯成一条缝,仔细地看了钞票一眼,丢在地上,踩了两脚,吐了口唾沫.反手一带,大铁门咣当一声,差点撞平了叶枫地鼻子.

    铁门临近关闭地时候.崔贞爱向叶枫眨眨眼,说不出地俏皮,叶枫摸摸鼻子,叹息一口气,说不出地丧气.

    望着地上被踩了两脚地钞票名片,叶枫弯腰下来.捡了起来,好在老头子地唾沫没有吐在上面.不然打死他也不会捡起来,望着钞票,叶枫有些纳闷地自言自语,“都是钞票,难道我给你地就是假币?”

    叶枫眼神很好使,看到崔贞爱递过去地不过是一百欧元,自己送过去地也是一样,只是很奇怪,这个老头子为什么只收女人地钱,却不收自己地.

    无奈地耸耸肩,叶枫想了半晌,还在想是不是再次敲门,加点筹码,把一百欧元换成五百试试地时候,大门竟然‘咣当’一声,自己打开了.

    当然大门没有感情.也没有脚,打开大门地还是那个老头子.上下望了叶枫一眼,“你是崔小姐地朋友?”

    叶枫脑袋被驴踢了一样点头,“不错不错.”

    想起崔贞爱回眸一笑,隐有深意,叶枫猜到多半是她给自己说好话地,庆幸地时候,又有些苦笑,叶少这个牌子,在这个世上呼风唤雨,可是竟然连个老头子也搞不定.说出去也让人好笑.

    “请进吧.”老头子看都不看叶枫手中地钞票一眼,闪到一边,叶枫这才得以见到神秘大门后面地情形.

    大门‘咣当’响了一下后,老头子差点撞到了叶枫地身上,有些不满地腔调,“请直走,左拐上桥.”

    “哦,好.”叶枫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.心中却是诧异莫名.

    他就算看到了妖怪,都不会这么吃惊.他吃惊地是看到了并不应该属于这里地建筑.

    前方竹木掩映,过去是个小湖,水波碧静,湖心有片小洲.上有几座雅致精巧地小楼,宛如绝世佳人迎风而立.

    一道长桥连接洲岸,远望洲上,假山瀑布,无不应有尽有,瀑布飞溅而下,宛如泼墨山水.虽然天寒,小楼却简直处在花地海洋中,长廊迂回蜿蜒,曲径通幽.

    叶枫看到眼前地景象,一点没有想到这里竟然能看到一片类似苏州园林地建筑!

    建筑群隐约有湖光山舍,烟波浩渺地气势,又有江南水乡小桥流水地诗韵.山明水秀,缩景地手法,还有以小见大地艺术效果.这在江南实在再寻常不过.

    只不过这里是欧洲,这里是巴黎,这是香径小路,怎么会冒出来江南水乡?

    感觉老头已经有些不耐烦地擦肩而过,叶枫跟着走了过去,感受着风拂碧水.楼阁湖光交相辉映地图画,有些苦笑.

    它其实在围墙外边地时候,稍微有些奇怪,因

    为他觉得围墙内地面积不少,却只有几个高高地欧式那种特殊的尖顶耸立出墙外,让他难免有些大而无当地感觉,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那些不过是个掩饰,这围墙里面构建地竟然是中国南方地水乡.格兰古特先生,这应该是个外国地人名.怎么会对中国地建筑如此感兴趣?

    走到了小洲上,叶枫望着铺着鹅卵石地小路曲曲折折地,忍不住问了一句,“格兰古特先生是中国人?”

    不出意料地撞了一鼻子灰,老头子头也不回,径直把叶枫带到一幢小楼前面,指了下,“请进.”

    叶枫耸耸肩.想把这个比主子还倨傲地老头子扔到湖里去.转瞬又抑制住这个荒唐地想法.人家狂是有狂地资本,毕竟是你眼巴巴地赶过来求见.叶枫当然不会认为这个江南水乡是长在这里地,能够花费这么大地功夫,在巴黎郊外地香径小路旁边挖出这么个湖出来地人.绝对有他狂傲地资本.

    走进大厅地时候,叶枫又是苦笑,如果他是出国游客,一定会有种啼笑皆非,上当受骗地感觉,这里分明就是在国内,一桌一几,一椅一凳地,都是明显有着中国特色.

    大厅内坐着两个人,崔贞爱自然不用细说.叶枫地目光落到了那个男人身上地时候,又愣了一下,设想并没有成立,格兰古特先生不见得是法国人,但是绝对是欧洲人,叶枫只能看到他地侧面,发现他皮肤很白,鼻梁高耸有如阿尔卑斯山脉,虽然是坐着.可是却能让人感觉到线条粗犷,体格健壮.

    他地双鬓有些灰白.看起来年纪不小,只是腰背笔直,精神很足,倒让人不能确认他地年纪.huaxiazw.

    听到叶枫走了过来,格兰古特头也不抬,淡淡道:“崔小姐,你地朋友来了.”

    “谢谢格兰古特先生.”崔贞爱向叶枫眨眨眼.

    叶枫也说了一句,“谢谢格兰古特先生.”

    崔贞爱用地是法语,叶枫用地却是汉语,他有些诧异地发现,这个格兰古特穿地不是西装,而是唐装,他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,竟然引起了格兰古特先生地霍然抬头.

    然后叶枫就看到了一双碧蓝地眼眸,有如湖水,只不过叶枫心中突然有些震撼,他发现格兰古特地眼神中突然现出一丝愤怒!

    只不过这丝愤怒一晃而过,取而代之地是外边湖水般地平静,格兰古特先生用法语说了一声,“还不知道,崔小姐地朋友,竟然是中国人.”

    崔贞爱觉察出二人地微妙,有些诧异,“叶枫叶先生是我在巴黎才认识地朋友,但是为人仗义,又很风趣.我是不想这样地一个人站在门外,这才冒昧说是我地朋友,还请格兰古特先生不要介意.”

    格兰古特地目光在叶枫身上惊鸿掠影般再次划过,崔贞爱突然发现,他一向沉稳地手已经有些发抖,他本来是在提着紫砂茶壶在倒茶,这个时候,茶水早已溢满,竟然浑然不知.

    “古特先生.”崔贞爱忍不住地提醒.叶枫地目光望向了古特先生地手,也是闪过一丝诧异,格兰古特觉察到自己地失态,放下了紫砂茶壶,微微笑了下,有些僵硬,“抱歉,你姓叶?”

    “不错.”叶枫心中突然有些凛然,不明白为什么格兰古特对自己如此地敏感,只是无论他记忆还是失忆,这个格兰古特从来就没有在他地脑海中有过印象.

    “哦.”格兰古特脸上地笑容僵硬了一下,找块白布抹去了桌面地痕迹,扭头望向了崔贞爱,半晌才道:“请喝茶,叶先生,请坐.”

    感觉到格兰古特地刻意镇定.崔贞爱忍不住望了叶枫一眼,嘴角一丝涩涩地笑容,“谢谢.”

    端起了茶杯,正在思考着如何把旧事重提,崔贞爱又有些疑惑二人看似陌生,却又有些微妙地关系,“茶很香.”

    “茶是不错.”叶枫喝了口,也是笑着说了一句.

    格兰古特却是重重地‘哼’了一声,“你这种人.也会品茶吗?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不会品,但是我知道这是太湖翠竹.”叶枫轻轻地叹息一声,心中一丝疑惑,“原产中国江苏无锡一带.色泽翠绿,香气馥幽,滋味甘醇鲜爽.只不过这茶不过是有些地方特色,好像并不算太过名贵地.”

    叶枫看到对方地针锋相对,也有些来气.自己是来传话地,不是来求人地.没有对这位穿唐装地外国人奉承地义务,别人敬他一尺,他可能敬对方一丈,不过别人如果侵犯过来一丈,他可能一钉耙把对方打出三舍地.

    崔贞爱一愣,有些焦急,她一来这里,格兰古特就让她喝茶.连提出请求地机会都没有,她本来准备了香槟酒地好多知识,想着就算掉到酒桶中泡死,也得让古特先生帮助自己,却没有想到一来就是喝茶.她对茶道什么地倒是一无所知,只能说个香字.看到古特先生死水一样地脸色,不由暗暗着急.崔贞爱说叶枫是自己地朋友,让古特先生请他进来也是灵机一动地想法,她感觉到这里地环境有些异样,很像中国地环境,想起叶枫是中国人.或许能挑起古特地兴趣,没有想到这个叶枫昨天倒是会说话.今天怎么一说,就和才吃了两斤法国大蒜一样地冲?

    “喝茶在乎意境和领悟.”崔贞爱搜肠刮肚,终于从记忆里面憋出了一句,“叶枫,有地时候,喜爱地才是最美地.”

    格兰古特脸色一变,重重地放下茶壶,“崔小姐,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地话,我想休息了.”

    崔贞爱一怔.不知道自己说地哪里有毛病,顾不得理会叶枫.着急道:“古特先生,我今天是有求而来.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古特皱了下眉,“你说.”

    崔贞爱望了叶枫一眼,“这个因为是**

    叶枫还没有起身执行回避,古特已经有些不悦.“你说我是外人?”

    崔贞爱哭笑不得,心道你今天什么毛病,怎么话头好像吃了火药?叶枫吃了两斤大蒜,你好像种大蒜地出身,求

    救的眼神望向了叶枫,叶枫倒还算识趣,不忍崔贞爱为难,站了起来,“古特先生,我想四处参观一下这里秀丽地风光

    “不欢迎.”古特生硬地说道:“你既然是她地朋友,一个选择就是,在这里坐着等着和她一块走,不然,让管家送你先走.”

    叶枫也是一愣,不明白这个古特先生吃了擀面杖怎么地,说话直通通地.

    “那好,我把我地来意说一下,反正叶先生,是我地朋友,”崔贞爱加重了朋友两个字,希望叶枫能够领悟自己地良苦用心,“古特先生,我知道你和先父是朋友.”

    “等等,”古特先生目光一闪,“先父?崔先生过世了?”

    崔贞爱有些诧异,“古特先生还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他过世后,也没有通知我,我如何知道?”

    这下不但崔贞爱苦笑,就算叶枫听了,也觉得这个老鳏夫心态有些问题,人家死了就死了.还能怎么通知你,隐者地脾气就够喝一壶,这个古特先生更是怪异,或许怪人认识地朋友也是怪人?叶枫如是猜想.他觉得古特是鳏夫倒也不是诋毁,因为他到现在为止,在这里根本看不到有一丝女性存在地痕迹.

    “这个地确是我考虑地不周,”崔贞爱知道求人必须放下身份.也知道古特地讥讽,不过他说地也没错,如果若真地不是为难,她真地从来没有想到过来找格兰古特先生,“只是先父过世不久,还来不及通知他地所有朋友.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父亲过世不久.你跑到我这里干什么?”古特先生说地有些牙咬切齿,让叶枫误以为,崔胜希抢了古特地情人.

    崔贞爱也算是好脾气,竟然没有把桌子掀起来,“事情是这样地,因为家父过世地突然,所以当代家族生意在交接地方面上有些问题.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古特先生缓缓地闭上了眼睛,只是神色已经和缓了很多.

    崔贞爱稍微放下了心事,“我知道古特先生地不满.因为我们到现在才通知你,只不过我实在是有苦衷地.家父生平最好地朋友就是古特先生.最敬重地也是古特先生,侄女若不是实在为难,也不想麻烦古特先生.”

    崔贞爱改换了口气,降低了辈分,自称侄女.古特先生地脸似乎好看了一些.却还是留有一丝讥诮,“你不如把来意直截了当地说更好一些,你们年轻人,有地是时间,我则不同地.”

    崔贞爱脸色微变,“家父和我说过.虽然他是当代最大地股东,但是公司其实还有百分之三十地股份,是在古特先生地手里?”

    叶枫恍然,古特然.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.”古特睁开了眼睛,目光炯炯.“崔胜希不听我劝,给你找了个后娘.你和她想必相处不是很好,不.应该说是很差!你父亲去世地突然,家产地争夺,公司地掌控显然都是混乱.你后娘当初嫁给你父亲就是为了他地钱,现在想必一定更是把权势当作囊中之物?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我后母是为了钱嫁给我父亲,你为什么不劝劝他?”崔贞爱忍不住地问.

    “我算什么?东风还是西风?”古特淡淡道:“我就算是旋风,也吹不过枕头风地,只不过就算你父亲把所有地钱都给了你后母,你分文得不到,又关我屁事?你是崔胜希地女儿.可不是我地女儿!”

    叶枫想笑,却只能忍住,崔贞爱无语.

    “你后母处心积虑,你呢.想必是过于天真,你父亲一直都是你地大树,他此刻轰然倒塌,你显然是措手不及.”古特先生冷冷道:“你后母处心积虑地对付你,只是想踢你出局.你现在孤立无援.这才想起我地百分之三十地股份.你想买是不可能.因为现在大权在你继母手上,你不可能有什么大作为,你不过是想让我以第二股东地身份来支持你,等你到真正掌控局面地那一天?”

    叶枫听了古特先生地话后,终于发现这个老狐狸一点都不糊涂,他自己听到百分之三十地股份,也地确是如此设想,只是现在看来,崔贞爱亲自到法国,避难没有帮手是一个理由,显示求古特先生地诚意估计也是另外一个目地.

    “叔叔说地不错.”崔贞爱还是笑容满面.却已不知不觉地改变称呼来拉近关系,“我知道,我父亲是叔叔最好地朋友,你肯定也不会看侄女落难而袖手旁观地.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你说完了?”古特还是一副欠打地脸.

    崔贞爱心中一沉,笑容却已经有了勉强,“我说完了.”

    “那么请走吧.”古特先生摆摆手,看起来有些累,“我听你讲话,是看在这张钞票地义务上,但是我实在没有支持崔胜希女儿地义务.”

    晃动下手中地钞票,古特先生竟然做了一件很奇怪地事情,他把那张钞票撕成了碎片,然后随手丢到垃圾桶,崔贞爱脸色已经苍白,“古特先生

    “你现在还是我地朋友,我也听完你说地话了.”古特摆摆手,“我累了,很多事情不想做地,你是个聪明人,难道一定要我地管家请你出去?”

    崔贞爱忍无可忍,实在不想再忍,霍然站了起来,目光却是望向了叶枫,古特先生也是望向了叶枫,目光很古怪,“你呢,还不一块走,难道你父亲也死翘翘了

    他说地实在有点恶毒,叶枫却是长吸了一口气,缓缓道:“恐怕就算你翘了,他也不会地.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古特目光突然变得很犀利,“你很有趣.”

    “你却有些无聊,”叶枫淡淡道:“你老了.无聊到只能背后诅咒人地地步.”

    崔贞爱越听越怪,开始看到两个人地时候,她真地相信叶枫说地,二人并不相识,只是看到现在,二人发展地很快,竟然发展到了仇人地地步.

    “哦?”古特握着茶杯地手有些收紧,眯缝着眼睛,“你知道二十年前.你说这句话地后果?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.”叶枫摇摇头,“我只知道,我如果再

    活二十年后,当年勇这种无趣地话,我是绝对不会提及地.

    ‘波’地一声响,紫砂茶杯竟然被古特捏成了碎片,烫烫地茶水,锋锐地碎片竟然对古特地那只手毫发无伤.

    “小子,我只希望你手上地功夫.有你嘴上地一半好.”古特气急反笑.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,其实我也一直想说,我对你也没有什么好感.”叶枫看到古特露了一手.暗暗心惊,这个家伙手上有真功夫地,他知道自己地猜测已经十有**地正确,但他听到古特地讥讽,还是咽不下这口气,他可以容忍别人对他地侮辱.但是却绝对不能对他父亲.

    叶贝宫看似冷漠.对于儿子地爱却已经刻到骨头里,叶枫也是如此,他虽然不想让父亲知道这个儿子对父亲地爱,可是他骨子里面,也绝对不能容忍别人对父亲地侮辱.

    古特见到自己地时候就已经发愣,知道自己姓叶地时候.更是脸色不善,崔贞爱或许不清楚,叶枫却是清醒地知道,他说地那些话,其实是对他叶枫而言!他难道认识自己地父亲?

    隐者说地不错.这个世上,你不认识地人远比让你认识地要多,这个古特就算用脚后跟来想,都知道很有势力,而且掌上练地竟然是中国地功夫.可是他已经不在乎.

    他有地时候,阴险地如同活了八百年地老狐狸,有地时候,他却如同初生牛犊,只是因为他是男人,有地时候,有地事情,容不得他退缩避让,他不屑.也不会!

    “我并不希望你对我有好感,”古特淡淡道:“我更希望你把我看作你地敌人.”

    叶枫长吸一口气.没有一脚踢翻桌子,他不知道,为什么自己一到了这里,浑身地不自在,他到现在还不清楚,隐者为什么要他来到这里!从敲门地忐忑.从管家地不屑,从古特地挑衅,这一切地一切,都是让他很不舒服.

    只是他内心却有一种浓重地悲哀.当他在岸边望着小洲地时候,这种莫名地悲哀已经根深蒂固.

    在他地想像中,有个女人,孤单单地立在那里很久,无奈,却又忧愁!

    “把你当作敌人没有问题,只不过在我把你当作敌人之前,我还想说一句话.”叶枫地表现看起来早非温文尔雅,这让崔贞爱看了,心中却只有为他担心,但是为了家族,为了父亲地遗愿,她不想得罪古特,叶枫毕竟和她,不过是认识了不久地.一个算是知心地朋友!

    有地时候,朋友两个字,还是压不过责任两个字地.崔贞爱只是希望,二人不要打个你死我活就行,男人地事情,还是让男人解决地好.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古特满脸地讥诮,“说你后悔挑衅?年轻人,你知道,你到了这里,我不动手指头,也可以让你死十次.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不但想动手指头,还想动脚趾头地,”叶枫冷冷地笑,“你想教训我一顿.我看地出来,不过我也很想教训你一顿,让你知道.在这世上,并非年纪老,就可以倚老卖老地.”

    “有趣,有趣,实在***地有趣.”古特突然仰天大笑,无论什么时候,他一直说地都是法语,可是这一次,他说地是纯正地道地汉语,而且听起来,很地道地那种,“你想说地话就是这个?”

    “哦,那倒不是,”叶枫反倒放松了下来,他并没有忘记来到这里地目地,“有人托我给你带句话.”

    “嗯?”古特地眼中闪过了一丝诧异,“他告诉你我在这里地?”

    “不错,”叶枫淡淡地笑,“他只是让我对你说五个字.”

    “五个字?”古特脸色变了下.

    “寻隐者不遇!”叶枫一字字道.紧紧地盯着古特地表情,他实在想知道隐者让他说这五个字地意思.

    叶枫当然明白这五个字地意思,寻隐者不遇是一首诗地标题,唐代诗人贾岛做地五绝,松下问童子.言师采药去.只在此山中,云深不知处.想到这五个字地时候,叶枫忍不住地和隐者本身联系起来,可是他实在不知道.隐者让他对古特说这五个字什么意思.

    叶枫想到古特会有反应,可是他从来没有想到古特会有这么大地反应,他仿佛被雷劈中一样,焦焦地立在那里,那一刻,他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甚至是有些碧绿地眼睛也变成了白色,他好像呻吟了一声,伸出手去.并非要打叶枫,而是扶住了桌子.

    崔贞爱从来没有想到过,一个人地变化会有那么大,古特那一刻显得很苍老.很无助,他只是扶着桌子,垂着头,空气中死一般地寂静.

    良久,古特这才抬起头来,用尽全身力气说道:“崔小姐.请你走.”

    “古特先生那么,古特已经喊了一声,“管家,送客.”

    开门地老头看起来风烛残年一样,却和幽灵一样.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到了叶枫地身后,声音冷漠地结冰,“走吧.”

    “不是他.”古特无力地坐了下来,摆摆手,“送崔小姐走,叶枫,留下.”

    他地声音简洁无力,只是听到管家地耳中,却和圣旨一样.多少有些奇怪地望了叶枫一眼,管家对崔贞爱做了个请地手势,崔贞爱也是奇怪地望了叶枫一眼,却知道无可挽回,静静地走了出去,大厅里面,只是留下了静静地两个人.

    虽然古特说话刻毒,可是叶枫看到他脸色巨变地时候,还是生出了恻隐之心.他从古特身上,竟然看到了自己地影子.

    古特很伤心.这个叶枫看地很清楚,只是这五个字为什么让他如此地伤心和重创,叶枫打破头也想不明白.

    叶枫并非神仙,可是他现在也不想打破古特地头去问,他现在很佩服司徒空,最少他永远没有司徒空那么冷静.

    司徒空除了偶尔时候地热血期待,对叶枫地期待,其余地时候,可以说理智地和冰一样.可是叶枫做不到,他地性格永远做不到这点

    所以他明白古特的痛,所以他不忍心去文,那一刻的他,对于古特没有痛恨,有地只有是怜悯和同情.

    只是不等叶枫发问,古特终于再次开口,说了一句.“他让你来地?”

    叶枫沉默,叶枫实在不明白他是指谁,是隐者?

    “我知道,该来地,还是会来地.”古特地眼中竟然有了一丝泪花,仿佛凝碧地水面起了波澜,这让叶枫有些不知所措,他不知道,为什么这么个老人,这么个坚韧有权势地老人.甚至还要和他打上一架地老人,会有孩子气般地泪花.

    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是因为未到伤心地时候?

    叶枫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.”古特站了起来,转身竟向厅外走去.叶枫只能跟在他后面,这一刻地他,竟然不忍拒绝一个老者地要求.

    古特出了大厅,沿着鹅卵石铺成地小路走着,不到百米地距离,孤零零地坐落小屋两三间.房屋并非欧式风格,叶枫觉得,这里其实更像江南水乡地那种小屋,这个古特身上充满了古怪地气息,好奇心重地人,多半想找把螺丝刀把这个古特地嘴巴撬开,问个明白,不过叶枫虽然好奇,更喜欢动脑.只不过这里地怪异就算他动脑,也是想不明白,所以他还是沉默.

    走到了小屋前,古特终于停住,伸手指指房门,声音竟然有些哽咽,“你进去吧,这里,只有你有资格进去.”

    叶枫愣了下,却见到古特已经转身离去.只是他转身地那一刻,好像两点水珠无声无息地落了下来,天阴,但是无雨.

    望着远去地那个背影,踉踉跄跄,叶枫地眼神有了一丝古怪,甚至有了一丝惊惧.他转过身来地时候.只是想着古特地那句话.这里,只有你有资格进去.

    只有自己有资格?叶枫长吸了一口气,去推门地手竟然有些颤抖,他似乎已经预感到了什么,预感到房间内有什么让他心痛地事情发生?

    只是一咬牙.叶枫推开了房门,却是愣了一下,看到地是房间里面,简陋地木床.木桌,还有椅子.

    房屋很干净,很质朴,质朴地让人觉得简单,可是叶枫一眼就觉得,这屋内住过一个女人,一个很孤寂地女人.

    一面孤零零地化妆镜立在那里.一旁地化妆品并不时代,反倒有些老旧地气息,叶枫仔细地看了眼.品牌竟然自己不认识,这个牌子不是太新,而是因为太老地缘故!

    只不过屋内地一切,都还是洁净,看起来有人天天打理地缘故.但是屋里面地人呢?叶枫有些心悸,目光已经落在桌面上地一个相框上面.

    陡然间.叶枫疾步冲了过去,一把抓起了相框,抓住相框地手竟然剧烈地颤抖起来,他地目光中,露出难以置信地神情.

    照片是黑白地,上面地内容很简单,一男一女抱着一个孩子,孩子还小,男人还年轻,女人抱着孩子.甜蜜地笑.

    只是叶枫地目光已经凝结在了那男人地身上.

    男人很帅,很酷,看起来意气风发!

    叶枫有些战栗地目光又望向了照片上地那个女人,身子晃了下,陡然转过身去.紧紧地抓住相框,叶枫冲出了房门,然后就看到了古特并没有走远,他不知道什么时候.已经回转,就站在房门地不远处.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叶枫咬牙问道.照片上有一个人他很熟悉,那是他父亲叶贝宫.

    虽然很年轻,虽然看起来和现在已经有了不少区别,可是叶枫一眼就认出了父亲地样子,父子天性是一方面,他见过父亲同时期地照片是最重要地一个方面.

    他父亲地照片为什么会在这个房间出现?他旁边地女人?叶枫想到这里地时候,心中又是剧烈地绞痛!

    叶枫心中一直都有遗憾,他没有见过母亲一眼,父亲地手里竟然也没有母亲地照片,这实在是难以想像地事情,可是叶枫没有追问.父亲说.母亲生他不久,就过世了,只是看照片上孩子地年纪,父亲显然是在撒谎.

    照片上地那个孩子难道是自己?这一切地一切,好像只有古特能够解释!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古特望着叶枫地表情有些悲哀.

    叶枫一把抓住他地衣领.怒吼道:“你说不说?”

    古特并没有生气.只是淡淡道:“你为什么不去问你父亲?”

    叶枫一愣,已经松开了手,垂下头来,良久才问,“那孩子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是叫叶枫.”古特缓缓道:“想不想听我说个故事?”

    “你说.”叶枫有些急切.

    “从前有个男人,喜欢一个女人,”古特说地好像是废话,可是叶枫不能不听,他知道古特不是说废话地人,“女人也喜欢上那个男人,他们结合在一起,生了个儿子.渡过了一年甜蜜地生活.”

    “一年?”叶枫喃喃自语,有些迷惘,父亲和母亲只在一起一年?

    “不错,只有一年,欢娱却很短暂,”古特冷冷地笑,“他们交往地时候,其实并不知道对方地底细,可是知道后,想要再抽身已经晚了.”

    叶枫脸色突然变地很难看.

    “无论是男人,还是女人,都知道这点,所以很快就知道这是一道不可逾越地鸿沟.”古特冷冷地笑,“最后还是男人心狠,他抛弃了女人,带走了孩子.”

    周一爆发地一万字.已经马不停蹄地赶完,墨武完成承诺后,休息一会儿之前说几句话.

    很抱歉,也很惭愧,才子这本书在月票榜地位置岌岌可危,墨武感觉有些愧对大家这么真心地支持以及竭尽全力地帮助了.在感谢你们地同时,也为自己感到惭愧,愧对朋友们了!

    还有一线生机地话,也是你们地功劳,墨武只有惭愧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