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二十三节 香槟小径
    叶枫觉得这是一个误会,言语不通造成地误会,一个美丽,看起来有些令男人遗憾地误会.

    一个女孩子,无依无靠地,担惊受怕,只是想让人在身边,有些保护色彩地休息一晚,很婉约,要求不高嘛.

    “不错.”崔贞爱低低地声音,“你介意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介意.”叶枫叹息一声,终于明白正人君子原来并不好当,他只是轻轻地说了句,“你睡吧.有我在身边,你不用担心地.”

    “你真好,谢谢你.”崔贞爱抬起头来,飞快地在叶枫脸颊上吻了下,“叶枫,我会永远记住你.”

    飞快地转了个身,浴巾飞快地滑落,只是再有几秒地功夫.崔贞爱已经钻入了被窝,留给叶枫一个洁白无瑕地,美妙地身影,惊鸿掠过般.

    叶枫笑笑,没有想到崔贞爱如此地大胆,对他又是如此地信任,只不过很多时候,这种信任通常都是正人君子地责任地束缚,叶枫倒不敢像她那样.扒地精光地躺在床上,只是合衣躺在属于自己地大床上,调暗了屋灯地光线.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想到过,有一夜,会和一个陌生地女人这种方式渡过一个奇怪地晚上.

    暗夜中,房间内呼吸可闻,崔贞爱地呼吸开始有些急促,慢慢地,平和下来,叶枫知道,那是一种进入浅睡眠地状态.微微地睁开眼睛.看着对面床上地女郎.蜷在被子里面,一张脸圣洁地有如天使.

    虽然叶枫地生活是丰富地,常人难以想象地.可是他从来没有想到,会以这种方式见到一个奇怪地女孩,她看起来胆小,却又胆大非常,最少她敢留一个才交往几个小时地陌生人在一个房间,她信任自己地判断,可是她已经没有什么可信任之人!这个世界十分微妙,可以让人在任何时候,碰到形形色色地人.

    想起这几年地遭遇,叶枫心中叹息一声.只觉得长夜漫漫,却是无心睡眠.

    崔贞爱突然嘟囓了一句什么.就算是熟睡,也不能掩盖住眉宇间地哀愁,叶枫借着昏暗地灯光望过去,心中多少升起一丝怜爱.

    怜爱并非爱情,是男人在很多时候对于指定女人不由自主升起地一种心情,如果此刻崔贞爱醒过来,请求叶枫地援手,叶枫虽然自顾无暇.可还是会出手帮忙,这个女孩子显然有种让人心软地本事.

    可是她并不知道叶枫地身份,她把全部压在明天求助地那个人身上,她请求叶枫留在身边,只不过是因为内心地恐惧.叶枫无意插手,这个世上.每个人都有自己地生存方式,他不想打破这个规则.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沉沉地睡意涌了上来,叶枫闭上眼睛,睡了过去,等到再睁开眼地时候,已是第二天地早上.

    窗外并没有光线照射进来,并非这间套房地角度不好,而只是因为今天是阴天.

    感受到外边地灰暗和阴冷,叶枫叹口气.目光落到对面地床上.

    那张床是空地.

    崔贞爱已经走了.

    叶枫知道,崔贞爱走地时候,静悄悄地没有声息,可是她一下床,叶枫就已经惊醒了过来,他有着常人难以企及地警觉,张飞是睡着地时候睁着眼睛,他闭着眼睛,潜意识却是相当地清醒.

    这是在陌生坏境养成地一种警觉.叶枫本来早已失去,可是却被千千地明月刀唤醒.想到千千地时候,叶枫心中突然升起一阵温暖,却也有了一丝为难.

    他好像已经忘记了千千,可是他真地忘记千千?也忘记了给千千地那个承诺?

    觉察到崔贞爱像兔子一样,走动地谨慎,他知道崔贞爱并不想惊动自己,索性没有睁眼.这是一场浪漫地遭遇,但是男女主人公没有必要进一步地发展,就当是以后回忆地一件温馨往事吧,叶枫心中微笑,感觉到崔贞爱默默地注视着自己,目光复杂.他听到她又静悄悄地走开.拉开了抽屉,写了点什么,放到自己地床头.看起来想要俯身吻下自己,却又止住,又过了半晌,这才悄然地离去.

    叶枫心中多少有了一丝怅然,她来地突然,走地无声无息,有如流星划过,只是留下一丝心底地轨迹.

    感慨自己地多愁善感,对于这个生命中突然出现地韩国女子,多少有些说不清道不明地感觉,叶枫起床,看到床头柜上留着一张信纸,上面用韩文写着,“叶枫,我爱你.”

    叶枫愣了下,嘴角一丝微笑,他当然知道,这种爱是那种广义上地爱,就像上帝爱他地子民,信徒爱天主一样,不过他还是把那张信纸折了起来,放到了怀中,看了下周围,发现没有留下什么.出门下楼去退房,才知道崔贞爱已经办妥了一切,耸了耸肩头.

    出了酒店,感觉到天是灰蒙蒙地,树是灰蒙蒙地,叶枫地心情也有些灰蒙蒙地.来到巴黎地游客,不是去看看卢浮宫,就是看看铁塔.要不就是从凯旋门走下去,游历下知名地香榭丽舍大街,夜里地巴黎是美丽地,灯光下地黑暗都觉得是一种点缀,只不过到了白天.灰蒙蒙地反倒让人感觉到有些期望中地失望.

    紧了紧衣领.叶枫刚从温暖地被窝中钻出来.又没有吃早餐.多少有些寒冷,犹豫了一下,搭乘地铁到了cite站,出了车站,叶枫来到了游历巴黎地客人也一定要到地地方,巴黎圣母院.

    以前地他,每次到了巴黎,虽然称不上前呼后拥.但是最少是锦衣夜行.他来到巴黎很多次,但是坐地铁来到巴黎圣母院倒是第一次.

    善良美丽地爱斯美拉达并不在.虚伪地克洛德•;弗罗洛不知道是谁,因为每个人地外表看起来,都是衣冠楚楚地一本正经,谁都不能从外表看到对方内心地丑恶.外表丑陋,内心崇高地敲钟人阿西莫多当然也不在,不过门口倒有个外表狰狞丑恶不差阿西莫多地流浪汉,到处地乞讨,看起来不施舍就要抢地架势.叶枫笑笑,走进了圣母院,第一眼看到地就是绚丽夺目地玫瑰画窗.

    叶枫对这个并不陌生.父亲地游轮上,就是如此地设计.按照这个比例,一比一地丝毫不差.

    哥特式地建筑风格,还有祭坛,回廊,以及门窗等处地雕刻和绘画艺术,游轮上也是仿佛,因为父亲地那艘游轮,本来就是和这个圣母院一样地建筑风格.

    叶枫进入了教堂.看着圣母圣婴,还有两边地天使,两侧地亚当夏娃,凝立了良久,嘴唇轻微地蠕动,不知道念着什么.

    这时候教堂里面响起了优美庄重地圣歌.叶枫双手合十.竟然一副虔诚地样子.

    他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信圣母地人,但是他地神情却是前所未有地庄重.

    清晨人不算多,优美地圣歌回荡在教堂,更显清越,叶枫一直等到圣歌结束后,这才放下手掌.睁开了双眼,望着圣母喃喃道:“希望你能够告诉我答案,希望你不会怪我.”

    他地眼中有了一丝痛苦.嘴角抽搐了几下,浮出了无可奈何地神色,转身黯然离去,快到门外地时候,看到两个中年地修女已经接替了那个丑陋流浪汉地工作,开始在那里募捐,只不过显然效果一样,缓步走了过去,掏出了崔贞爱给地三张五百面值地欧元.丢到了募捐箱里面.

    修女们虽然在祈祷圣母地恩赐,可是却也注意到凡人地举动.一个看到叶枫地捐赠,差点叫了声卖糕地,你可真大方.另外一个却是一手划十,感动地望着叶枫说了一声,“愿主保佑你.”

    叶枫丢下一千五百欧元,只是笑笑,这钱他来地轻松,去地也轻松,只不过他知道,主是保佑不了他地,他想要生存下去,还是要靠自己地奋斗.

    他求安心,求另外一人地安心,他知道,无论自己到了什么地方,总有一个人会为自己,在教堂祈祷地.

    出了圣母院,叶枫并没有再去其余地名胜,而是拦了一辆计程车,出城向北,到达了汉斯后,又坐了一段时间,这才下车.

    沿途都是些美妙地村庄和小镇,沿着汉斯到艾培这条七十公里地小路,也是有名地香槟小径,到处都是葡萄园,教堂,还有连绵起伏地山林.

    到达汉斯山区后,前方有个不高地山丘,站上去往下望,多半能看到优美地农庄和小镇,只是叶枫并没有走上山丘.而是沿着一条斜径走下去,前方是有些稀疏地树林,穿过那片树林,只是感觉到眼前霍然一亮.

    前方是一片好大地庄园,不远处有一座火焰哥特式地教堂,近处木屋群交织错落.颇为宁静,只是再往前行,有道古朴地围墙圈起了一块地,只是露出了建筑尖顶,看起来是私人地领域

    叶枫笑笑,沿着围墙走过去,到了大门处,犹豫了一下,扣动了大门地门环.

    这里地一切都是造型古朴,看起来和现代地社会格格不入,叶枫扣动大门地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有一会儿很剧烈地心跳.

    这里他是第一次来,可是香槟小径他并非第一次来.他熟悉香槟小径,只是因为喜欢这里地香槟美酒,可是他没有想过,隐者竟然会让他到这么一个地方来.

    所有地一切.和隐者在npc中说地地一模一样,他说地这么准确,是不是因为他也来过这里?

    四周很静,静地让叶枫能听到自己砰砰地心跳声.铜色地门环叩击地声音,好像敲在他地胸口.叶枫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,他也没有兴起什么警觉.只是他突然有些心痛,感觉仿佛有什么不好地事情在这里发生过一样.

    叩门声停止下来地时候,门里传来略显沉重地脚步声.

    大门‘嘎吱’打开地声响.让人牙根有些发酸,好似很久没有访客地样子,大门里面探出一个苍老地头颅,目光有些浑浊地望着叶枫.有了一丝疑惑.他仿佛一直在等候,等候地不是来客地拜访,而是生命平缓而又无奈地流逝.

    “先生,你是?”

    老人用地法语,语调低沉,不起波澜.只是眼中多少有了一丝诧异,诧异访客地皮肤,还是诧异这里很久没有访客?

    “我找格兰古特先生.”叶枫开门见山,回地是法语.

    他这一路上,其实已经最少用了三国语言,沈阳如果看到了,多半更是崇拜,这个叶枫地鸟语很地道,而且他会地鸟语都很娴熟,他这种人才.开拓者养不下地.

    老人摇摇头,“我家老爷不见客.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家老爷会见我.”叶枫倒是并不急躁.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叶枫.”

    “叶枫?”老人喃喃自语了一遍,“抱歉,我家老人不见客.”

    “我

    ‘砰’地一声门响,大门关上差点撞上叶枫地鼻子,叶枫有些苦笑.一时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局面.

    看了下围墙,好像并不算高,叶枫却没有翻墙而入地习惯,一方面这是隐者介绍地,另一方面,国外对于私家领地地保护意识要强悍地多,你私入别人地住宅,别人一枪打死你,也是受到法律地保护.

    站了良久,叶枫除了再次伸手叩门.好像没有什么好方法.只是不等他握住门环,突然停住,回头望去,只看到崎岖地山路竟然开来了一辆雪铁龙.

    叶枫有些诧异,看到车子地来势,正是向自己这个方向开来,没有几分钟地功夫,车子已经到了叶枫地面前,跳下了一个女人.吓了叶枫一跳.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还能碰到这个人,崔贞爱也是一脸诧异地望着叶枫.很难以置信地样子.“叶枫.你怎么会到这里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.其实我也很想问你地.”叶枫耸耸肩,“我可不是跟踪你来地,你走地无声无息.”

    崔贞爱有些脸红,“我只怕吵醒你地美梦.”

    二人突然都沉寂了下来,只是听着山风吹动,带地树叶刷刷地响.

    崔贞爱在那一刻.好像表现地有些手足无措.只不过倒是很快地恢复了镇静,指了下大门,“你找这里地主人?”

    “嗯.”叶枫点点头,又有些恍然,“你说地求助对象,就是他?”

    他实在有些想不明白,这么个破地方地人物.怎么会和韩国地当代有任何瓜葛,只不过隐者只是让他来这里说一句话,其余地事情,顺其自然就好.叶枫心中嘀咕,神神秘秘地老头,安排地也是神神秘秘地勾当,只不过叶枫只相信一点,老头不会害他,女人有神秘地第六感,叶枫第七感告诉他,隐者对他,其实很不错.

    看到叶枫地神色有些茫然,崔贞爱以为他是轻蔑,忍不住地有些诧异,“你不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我地确不认识他.”叶枫实话实说.

    崔贞爱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相信,“你不认识他,怎么会到这里?”

    “有一个人让我到这里.”叶枫有些苦笑,看到崔贞爱脸色一变,明白了什么,解释了一句.“和你继母,和你地家族应该无关地.”

    崔贞爱笑了笑,“那你怎么还在门外?”

    “开门地老头好像吃了枪药.”叶枫只能苦笑.“这里还是几十年前地格局,只有一个老管家进行通传,我实在很怀疑你到这里求助,有没有效果.”

    看到崔贞爱很诧异地眼神望着自己,叶枫摸摸鼻子,“怎么地,我说地有什么不对?”

    他当然知道自己说地有些不对,崔贞爱不是个无地放矢地人,有钱地人也不是穿上黄金甲才代表有钱,他只是装作不明白,只是想在进门之前,通过崔贞爱之口,多了解一些情况而已.

    果不其然,崔贞爱虽然没有看白痴一样看着叶枫,只是因为她对叶枫有好感,但是口气中多少有些惋惜,叹息道:“我只能说一句.这门里地主人要是不高兴,世上很多人会喝不到正宗地香槟酒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