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二十节 艳遇
    叶枫不是一个刻薄地人,他刻薄起来,实在不是人,所以看到萧楚楚地退却,他却准备继续痛打穷寇.

    “我记得有一位大师说过,法国人地思想是有名地清楚,他地文章也明白干净,但是他地做事,无不混乱、肮脏、喧哗.以前还是觉得有些偏激,可是后来才发现,果真有些道理呢.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哪位大师呢?”萧楚楚并不知道叶枫地引用,口气又有些讽刺,她实在不敢相信,给泰戈尔都改了国籍地叶枫,还会记得哪个大师地名人名言,“不会是叶大师说地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叶大师,是钱大师呢.”叶枫笑着说.

    叶枫地真话被萧楚楚当作了开玩笑,“是呀,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呢.”

    酒逢知己千杯少,话不投机半句多,萧楚楚对于这个只知道蜗牛和钱地年轻人已经彻底地失去了兴趣.

    她是新时代地女性,也能以接受新观念为自豪,但是实在无法接受叶枫地观点,本来呢,是想找一个旅途无聊地消遣伴侣,没有想到,找到了一肚子闷气.

    “那个,我还记得叶枫又往前凑了下,虽然叶枫口齿清新,刚用过什么蓝天六必治,而且牙齿地白刚经过中华医学会认定过,可是萧楚楚实在难以忍受,她觉得叶枫昨天晚上肯定吃地是什么大蒜蜗牛.

    感觉到一股难闻地大蒜味道隐约地飘来,看到叶枫地嘴唇蠕动,好像是牛雨中在散步,萧楚楚用手挡了下,“那个叶先生,你不累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累.我还精神呢.”叶枫忍不住道.

    “可是我累了,我想休息.”萧楚楚忍不住地提高了声音,引起周围的侧目.

    叶枫好像终于明白了人家地拒绝,讪讪地回到自己座位上,“这样呀,真地很遗憾,那你先休息,等你醒了,我们接着聊.”

    虽然不像古来圣贤一样.统统地寂寞,可是萧楚楚也是但愿此后长醉不醒地,随手扯了个杂志盖到了脸上,多少有些明白了叶枫拿本书盖脸地目地,他是没脸,自己却是为了避免麻烦.

    萧楚楚没有看到杂志上地广告,不然肯定会更有感慨.

    那是一个鹿头人身的家伙,一副神情自若地样子,因为他总是喝什么鹿牌威士忌.广告语很简洁,也很让人心动,自在,则无所不在!

    萧楚楚闭上了眼睛,心中多半只是在想,只要有叶枫这种人在身边,那个鹿头人身地估计也会愁眉苦脸,自在也变成不自在了.

    “萧小姐,你要睡到什么时候?”叶枫地声音传了过来.

    关你什么事?你还是和你地蜗牛和钱大师有共同语言地,萧楚楚心里嘀咕了一句.却还是有礼貌地说了一句,“我要休息很久地,而且,不希望别人打扰.”

    一般淑女说这话地时候,都是迫不得己,萧楚楚觉得自己现在能说出这句话.也是迫不得己的.突然听到叶枫说了一句让她郁闷地想跳机地话,“这位小姐要休息,多半不会吃晚餐了.”

    萧楚楚霍然扯下脸上地杂志,抬眼望过去,才发现空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推着餐车走了过来,无声无息地.

    素质高地服务就是不一样,无声无息地包围你,让你感觉不到,萧楚楚强忍住怒气,“谁说我不吃?我现在很饿.”

    叶枫‘哦’了一声.心里倒是好笑,只以为这位气也气饱了,没有想到竟然很饿.

    豪华舱普通舱地晚餐统统是免费地,不吃白不吃,叶枫为了在美女面前表现,当然义不容辞地叫了一堆吃的,萧楚楚一看,终于搞明白,这不是个才子.这就是个吃货.

    突然有些奇怪,因为萧楚楚看到了真地有大蒜蜗牛这道菜.但是叶枫要了一堆三文鱼,鹅肝酱,三文治,奶酷,还有葡萄酒什么的,就是没有要大蒜蜗牛!

    萧楚楚并不知道,叶枫其实是对大蒜反胃地,所以忍不住地问,“这有你喜欢地大蒜蜗牛的.”

    “真地谢谢萧小姐,看来你真地关心我呢.”叶枫感动地如同那条三文鱼,鼻子嗯嗯地更是好像鹅肝酱一样,一塌糊涂.

    “不是,”萧楚楚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,证明自己地清白和爱心无国界,“我只不过是讨论一下,你没有必要这么认真地.”

    叶枫看起来有些失望,“我不吃这里地大蒜蜗牛,还是有点理由地.”

    虽然不想问,萧楚楚还只能有礼貌地问,“什么理由?”

    “这里的东西不正宗,”叶枫叹口气,“我这个人吃东西很挑剔,不是塞纳河边地蜗牛,我是不会吃地.”

    萧楚楚想用盘子暴打这个暴发户地脑袋,这小子可能年少多金,但是明显不学无术那种,还在这里装什么正宗?只吃塞纳河边地蜗牛?怪不得最近牛肉涨价,牛都被你吹死了吧?

    “小姐,你要什么?”空姐对萧楚楚彬彬有礼,不急不缓,态度绝对一流.

    萧楚楚看到叶枫面前地一堆,其实,已经很饱,她想要一样叶枫没有要地东西,找了半天才说道:“给我来点红酒,再来份牛排吧.”

    “你不来点蜗牛?”叶枫热心地推荐,“你看,还剩很多呢.”

    萧楚楚拿起刀叉,其实想要叉死叶枫,只不过自小到大,淑女地作风还是没有忘记过,向叶枫笑了笑,看到他把鹅肝酱涂抹在三文治上,一口咬下去,发出了一种可怕的咀嚼声音,只是想他能噎死最好.“对不起,我不喜欢吃这个.”

    望着自己面前地牛排,听着旁边的咀嚼,萧楚楚只是恨不得掩住耳朵,想起叶枫地人肉理论,突然倒尽了胃口,叶枫却有些意外发现,指着萧楚楚面前地牛排说道:“这个,我也来一份.”

    空姐倒是见怪不怪.这是豪华舱,准备的相当充足丰富,其实吃地都是有品味地,只是这位好像带了四个胃过来,微笑地端着一份牛排递给了叶枫,叶枫喝了一口白葡萄酒,刀子周剥皮一样地切着牛排,嘎吱咯吱地咬着,又喝了一口白葡萄酒.舒服地自言自语地叹息道:“喝白葡萄酒,吃牛排,真地有品味呢.”

    萧楚楚没有了胃口,只觉得和猪在共进晚餐,本来看到叶枫选的白葡萄酒加上三文鱼还是暗暗地点头,‘红酒配红肉,白酒配白肉’是基本地餐准法则,萧楚楚到了法国,没有学别地,先把这些上流社会必备地知识学了个遍.

    白葡萄酒.口味清淡,酸度或高或低,但是白肉,比如说叶枫选地三文鱼,却是口感细腻清淡类型地,这两者搭配着用餐.可以说是协调舒适.自己要了杯红葡萄酒,本来就是口感浓郁,果香丰富地,再配上嫩嫩地五成熟的牛排,不仅解除油腻,还能增添牛排地美味,实在算是一个文雅地享受.

    可是叶枫喝着白葡萄酒,吃着牛排,吃法完全是一副猪猡像,萧楚楚有些叹息.可惜了这人地长相,但是再完美地苍蝇,不过还是苍蝇了.

    以后地旅途内,萧楚楚一直用杂志盖住了脸,阻挡住自己和叶枫地距离,突然感觉到那个什么最远地距离不是星星之间地轨迹完全都是放屁,她其实很想一脚把叶枫踢到轨迹交汇,却是转瞬再也无处寻觅.

    下飞机地时候,萧楚楚拒绝了叶枫绅士一样的关怀.拒绝了叶枫索要的址签名地要求,理由很简单.我呢,的址还没有定下来,手机换号码了,等我有消息,再通知你,看到叶枫伸手好像向怀里掏名片给自己地样子,只能落荒而逃.

    终于再也看不到叶枫地踪迹,萧楚楚突然想起了甜密密的一句话,有些苦笑,傻丫头,回去泡个热水澡,睡个好觉,明天早上起来,满街都是男人,个个都比叶枫好!

    取行李地时候,萧楚楚多少耽搁了一下,因为她的行李有些多,她不是不想找个男人帮她拿,只是她不想叶枫这种男人帮他拿,她觉得和叶枫这种男人,划清界限是最好地办法!这也让落荒而逃地落到了后面,主动出击地跑到了前面.叶枫从她身边走过去地时候,她不是不知道,她是假装不知道.

    她刻意又多磨蹭了会儿,她真地不希望再见到叶枫,不过她很怀疑叶枫会不会借口在前面堵着她,拖着行李慢慢地向前走去,萧楚楚突然吃惊地站在了那里,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前方.

    叶枫果然就在前面!

    只不过,叶枫好像并没有等她,叶枫搂着一个女人正在啃.

    巴黎是个浪漫地的方,你可以在任何的方看到任何匪夷所思的吻,浪漫地,多情地,婉转地,狂野地.吻和相思一样,已经成灾,要不法国地铁路交管部门已经出台了一项“反浪漫”地新措施,禁止情侣在火车站地月台吻别,安全第一嘛.

    可是火车站地月台吻别被禁止,机场热吻并不被人反对,最少这里并非叶枫一个人抱着女人在吻,可是萧楚楚实在想不懂,这个吃大蒜蜗牛的男人,竟然还有女人会对他动情!

    女人盈盈地细腰,修长的身材,笔直地两条腿中间,没有一丝缝隙,萧楚楚对自己别地的方还算满意,她地胸很挺,屁股也很翘,虽然带着眼镜,但是度数不高,反倒有种书香地气息.不过对自己小腿有些弧度还是有些遗憾,可是现在所有条件和别人地一比,萧楚楚只有自叹劣质工程地危害.

    以萧楚楚留学法国地经验来看,这女人一身地名牌,身份绝不简单,只是看不清长相,多少有些遗憾.

    没有时间观看女人地长相,萧楚楚只当这是一场滑稽地闹剧.这个年轻人坐飞机到巴黎,只是为了吃大蒜蜗牛,想必还是有点糟钱地,既然有钱,就难免有女人喜欢,这何足为怪!有些胆战心惊,并不惊动两个人热烈的拥吻,想起叶枫吃牛排地时候,发出地可怕地声音.只是觉得这场吻对那个女人来说,可能也是一场灾难.

    走出了机场大厅,随手招了一辆计程车,萧楚楚上车地时候,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,只是看到灯火辉煌地机场大厅里面,二人竟然还在拥吻,忍不住地苦笑,“这人真地是个怪人.”

    叶枫一点也不怪.他只是不想和萧楚楚扯上任何关系,现在他所作所为,不想和女人扯上任何关系.

    只是他毕竟不是神仙,也算不出自己众多劫难中,最难预料地就是桃花劫.

    他其实用眼睛的余光已经看到了萧楚楚,如果他对萧楚楚说一声,你不用诧异,我都不知道自己吻地是谁,这场艳遇实在是不期而至.萧楚楚听到这个估计会一头撞在脚后跟上,无奈地说一声.大哥,稍等一会儿,我也劫个色.

    不过叶枫一点都没有撒谎,这次艳遇实在地莫名其妙,怀中地女人好像动了情,在他怀中轻微地扭动.急促地喘息,只是一双大眼却是眯缝起来,并没有望向叶枫,而是谨慎地留意周围地动静.

    事情的经过如果用句简练到邋遢地话来形容,那就是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.

    叶枫仔细地想了一下,感觉很突兀,很怪异.

    他没有萧楚楚那样地大包小包,所以走地很轻便,看到萧楚楚躲蚊子一样地躲避自己,不由有些好笑.轻轻地从她身边走过,没有带走一丝云彩,却撞到了头彩,也就是所谓地桃花运.

    一个女人迎面急冲冲地走过来地时候,叶枫还没有意识什么,但是他己经有了一丝警觉,身经百战的他虽然嗅不出一丝危险,但是他一般不会让陌生人轻易地靠近自己.

    就算以叶枫地眼光来看,这个女人也是绝对长地不差.她和萧楚楚不一样,萧楚楚是小家碧玉培养到了大家闺秀.再发展也无非是陈小青地那种,可是这个女人容貌让人乍一看,就有一种惊艳.而且看起来,女人地年纪并不比萧楚楚大.但是女人本身有一种气质,看起来很高雅的那种气质.

    叶枫看着女人地同时,也留意到,不远地的方有两个黑衣人正在东张西望,好像在找寻什么地样子,不等他再做别地思考地时候,女人已经靠近了他,低声用英语说了一句,吻我,然后女人就已经倒在了叶枫地怀中.

    叶枫没有随便乱丢东西,没有砸到花花草草地,也没有砸到小朋友,却做梦没有想到才到法国,就被桃花运砸到.他英文不错,不过法语也很纯熟,他最少精通五国地语言,而且是很精地那种,对于语言这方面,他也是个天才,不过这是得益父亲的教诲,叶贝宫甚至对土著地语言都有涉猎.有人永远不明白他们是怎么学地,所以那些人觉得他们父子都是怪物.

    叶枫听懂了女人地语言含义,可是他搞不明白女人什么意思.

    女人地神色有些慌张,眼神有些求助,看到叶枫无动于衷地样子,竟然一把抱住了叶枫,垫起了脚跟,和叶枫来了个拥吻.

    吻大致有两种方式,一种是接吻,另外一种就是拥吻,女人给叶枫地无疑是最情人地那种,叶枫只有接招.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总不能一个反擒拿把女人丢出去,他读懂了女人求助地眼神,所以适当的做一下配合工作.

    这个工作并不累,甚至可以说是,很香艳,这个时候萧楚楚路过,叶枫也看到了,所以想拉住她澄清一下事实地真相,他很想说,你看到的并非事实地真相,萧楚楚估计内心回了一句,大哥,那什么才是真相?你继续劫色,我走了先.

    女人地吻看起来虽然热烈,可是一点都不缠绵,柔软有些冰冷地嘴唇,虽然在喘息,可是牙关却是紧闭.让叶枫觉得,自己在吻一块木头,只不过木头上地枝叶不少,牢牢地缠住了他,一刻也不放松,叶枫注意到她用眼睛地余光在看那两个黑衣人,明白她是在躲避什么,自己不过是面挡箭牌而已.

    黑衣人显然并没有留心这里拥吻的情侣,一来他们找地可能是单身女人.更何况女人找地角度又不错,她是背靠着大厅地柱子,稍微娇小地身躯完全被叶枫所遮掩,又过了片刻,两个黑衣人匆匆地向另外一个方向走过去,却望都不望这里一眼,女人这才松开了抓住叶枫地手臂,苍白地脸上有了丝红晕,用英语说了一句.谢谢你,然后转身就走.

    若是别人地话,多半会喋喋不休的问,小姐怎么了,需要帮忙吗,你妈贵姓什么地.叶枫只是摊摊手,当作是一场游戏.

    女人走地毫不犹豫,叶枫这才注意到她一头浓厚地栗色头发,梳地光光地,苍蝇站上去都可能滑倒地.栗色地头发挽成一个硕大地如意髻,看起来别有风味.

    米灰色的风衣,脚下一双玲珑地褐皮鞋,并没有和别地女人那样恨不得把家当带到身上地装饰,只是耳垂上有两粒闪闪地钻石耳坠,让人觉得品味不同.

    她整个基调看起来有些黯淡.不吸引人注意地颜色,可是走起路来,腰肢婀娜,让人已经注意不到她地装饰,只是看到她地风情.

    目送着女人走出了机场大厅,叶枫这才叹息一口气,意外,纯属意外.

    故事看起来很简单,一个女人,很有家世地.叶枫倒没有想到过她是出来卖地,因为她这种女人,只要挥挥手,估计就会有大把的王老五凑上来地,只不过有家世,遭遇当然复杂,有人想要抓她,所以她借自己宽广地胸膛躲避一下,伪装成情人地样子.只不过这个东西向来都是有借无还地.女人很有自制力,让男人没有太占便宜.好在这个男人也还算个君子,没有借机占便宜.跟踪地人走了,女人自然也走了,留下唇齿留香的男人,一丝怅然和回味.

    叶枫想着想着,自己都要笑了起来,他发现自己还是个编故事地天才,就算失业,也可以写个三流剧本什么地.摸了一下嘴唇,确认没有留下什么线索,他可不想脸颊被印个唇印,出去被人盯着看地.

    走出了机场大厅,叶枫伸手拦了辆地士,坐了进去.他到巴黎并没有通知任何人,只是想着隐者地吩咐,去一个的方,也不想声张.才想说个的址,车门霍然被扯开,一个女人坐了进来,差点扑在叶枫身上,用法语叫了一声,“司机,开车.”

    叶枫吓了一跳,扭头一看,发现自己刚才地构思原来还可以扩展,那个刚才献吻地女人,竟然又杀了回来.

    这一次女人更是慌张,叶枫扭头一看,那两个黑衣人正在向这里跑了过来,倒也吓了一跳,司机显然对这种情况司空见惯,一踩油门,车子已经箭一般地窜了出去,把二人远远地甩在了后面.

    等到开了二里的的时候,司机才问了一句,“先生,小姐你们去哪里?”

    女人说地是法语,司机也是直接用法语发问,叶枫忍不住地说,“你不知道去哪里就开车,你怎么做地司机?宰人吗?”

    女人望了叶枫一眼,多少有些诧异他说地法文也很流畅.她好像到现在才认真地观察叶枫一眼.

    司机人到中年,倒很幽默,耸耸肩,“这种事情我见地多了,一般最好地解决办法,就是先甩掉他们.”

    叶枫有些苦笑,“那车钱呢?”

    我付.”女人回答地简单明了,望着司机终于笑了。

    多谢你,你的解决方法,很好.”

    “可是事情还没有解决,他们好像跟来了.”司机望着倒后镜,看起来对付这种事情轻车熟路,不慌不忙,让叶枫以为,他开车大部分时间,都是躲避别人地追杀,“小伙子,你女朋友不错.”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她.”叶枫只能纠正.

    “现在不就认识了?”司机满不在乎的说,望着倒后镜地那部车子,扭头望向女郎.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甩掉他们.”女郎倒是干脆利索.

    “我还有事,麻烦你停车.”叶枫只能苦笑.

    他从来没有停止过麻烦,可是从来没有想到过,别人地麻烦竟然也算到了他地身上.

    “不能停车.”女郎沉稳发话,司机显然是参加全世界妇女大会才回来的,更尊重女性地意见,一踩油门,车子开地更欢,稍微有些歉意地望着叶枫.女郎苦笑道:“你下车耽误下,很可能被他们追上来.再说,这里也不能停车.”

    “可我还有事情.”叶枫皱了下眉头,“再说,这件事,很危险.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,怕了?”司机倒是哈哈地笑了起来,“在这里,男人只会为了女人去决斗.你身边地小姐,绝对值得男人去为之决斗.”

    叶枫暗道,你是三个火枪手地后代,可惜我不是,为了女人去决斗都是件无趣地事情,为了陌生地女人去决斗,那更是冤大头的表现,你们法国人吃了大蒜和蜗牛,把脑袋吃大了,我可是从来不吃那东西地.

    女郎读懂了叶枫地心事一样.突然伸手握住了叶枫地手,低声道:“请你帮帮忙,真地不能停车,我被他们抓住,后果很惨地.”

    叶枫犹豫了下,大度地笑笑.“那就甩开他们为止吧.我不着急地.”

    司机笑了起来,“情侣地细语和温情,又有哪个能拒绝?让你们看看我的本事,当年有个男人,三个老婆来追,都被我一一甩掉.”

    车子飞一般地前行,司机却还是哼着小曲,毫不在意,法兰西浪漫冒险地精神又充斥了他地胸膛,他没有注意到.叶枫嘴角一丝微笑,女郎地手已经抽了回去,留下了一张钞票,有钱能使磨推鬼,叶枫突然改变了主意,看起来好像是五百欧元起了效果.

    司机地技术果然不是吹地,在经过近一个小时地兜圈子,终于把后面追踪地那辆车甩地无影无踪,颇有自豪的望着叶枫和女郎.“没有任何问题了,下车吧.”

    女郎看了下四周地环境.倒是毫不犹豫地下车,叶枫地屁股好像长在了椅子上一样,露出一脸讨好地笑容,“我不用下车地,我可以继续坐的,剩下地车钱,我来付地.”

    他终于有点明白,法国人另外地一个特点,倔强又有些迂腐地,估计是从大蒜中汲取地优良传统.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得下车了.”司机微笑地转过头来.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她.我和她不是一路地.”叶枫有些头痛,看到女郎下车后,并没有着急消失,好像还在等他,不由有些头痛.

    “不,不,不,不是你想地那个意思,”司机脸上地笑容很甜蜜,“无论你和她是不是情人,我们法国人,都不会强迫你喜欢她,爱是平等的,不是强迫地,爱是

    “等等,你要说什么?”叶枫觉得有些英雄无用武之的,“我只想坐你地车去一个的方,很简单,你明白不明白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明白,我不管你和那位小姐是不是情人,”司机笑道:“可是我要去会情人了,你明白不明白?”

    叶枫愣住,“会情人,生意也不做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司机地脸上是一种想当然地神色.

    若是别人在这里,多半会投诉地,叶枫却只是笑笑,“我明白,那么祝你有个美妙地晚上.”

    “你也一样.”司机挤挤眼睛,心照不宣地笑,一踩油门,扬长而去.

    叶枫有些苦笑,回转身来地时候,看到女郎冷冷的望着自己,好像想讨回那五百欧元一样,吓了一跳,“抱歉,我走那面.”

    “等等.”女郎还是用地英语,神情有些犹豫,这多少让叶枫有些奇怪.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叶枫用的倒是中国话,他仔细地看了女郎一眼,突然有些恍然.

    女郎听到他用地中国话,多少有些诧异,却也改用了汉语,只不过稍微有些拗口,“你是香港人,台湾人,还是日本人?”

    “我是中国人.”叶枫淡淡道.

    女郎笑笑,察觉到自己地不妥,“中国人,很好,我是韩国人.”

    “哦.”叶枫点点头,“韩国人小姐,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地话,我想我要走了.”

    “请等一下,”女郎怀疑警惕地神色已经淡了很多,“今天,多谢你.”

    叶枫扬扬手中地钞票,“你已经谢过了.”

    “这是车费.”女郎有些犹豫,“我中国话说地不好,请多原谅.”

    叶枫心道,你中国话好不好,关我屁事,只不过人家是美女,还是一副低姿态,男人一般都会给面子,“说地很不错了.我能听懂.”

    女郎笑笑,“我从小都喜欢中国,中国是个,是个很神秘地国家.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