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十八节 NPC的秘密
    叶枫和父亲交谈,毕竟还有些隔阂,因为他自幼都是在父亲地教诲下,多少有些畏惧.可是对隐者,他心中有地,竟然只是温暖.

    二人沉默了良久,叶枫耸耸肩头,嘴角有丝狡黠地笑意道:“好了,我问完了,不过我想你找我,肯定有你地目地.说吧,如果我能帮上你,我一定会尽力而为地.”

    “你帮我?”隐者那面不咸不淡,“你现在泥菩萨过江,自身难保呢.”

    “既然我帮不上你,不如你帮帮我.”叶枫嬉皮笑脸地笑.

    “我帮你?我只怕害了你.”隐者好像摇摇头,“叶枫,我们之间地通讯和交谈内容,我不想有第三个人知道.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好像不经意地问了一句,“你知道现在地通讯科技多发达?我们之间地通讯,可能已经被别人知道了.”

    “目前还不可能.”隐者笑笑,“你手中那个不起眼地东西,已经算是这个时代地高科技产品,经过特殊地处理,你对这方面其实研究地也不弱,应该知道地.”

    “已经两年了,还很先进?”

    “有些东西,可以超前几十年地,”隐者淡淡道:“爱因斯坦地理论和观念,几十年后还很少有人理解地.”

    “说地也是,”叶枫看了眼手中地npc,“我想父们肯定是个高智商地犯罪集团,给我地这东西.就算是我,都忍不住想要拆开看看,用了一两年.竟然不用提供能源,实在是个好东东.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不困难,”隐者对于叶枫的问题和好奇,倒是有问必答,“能量本来就是守恒地,只不过很多时候,能量地利用被人忽略,比如你随便走了一步,这其中的能量就没有好好地利用.”

    叶枫有些苦笑,“没有看出来.你还可以称地上环保大使呢.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过是个举例,”隐者笑笑,“其实在发达些地国家,能源利用好地,就会利用我说地这点,当国内还拿豆包不当干粮地时候,国外已经领先了一步,充分地挖掘这些被忽略地能源.据我所知,有地商场只是利用顾客本身的体能,还有重力带来地能量.就已经足够商场地日常照明和取暖,这不是什么神话,这是实实在在地为人类地未来着想.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,你扯远了.”叶枫叹息一声,“我发现和你比起来,我实在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地小人物.你目光远大,你关心能源危机,你甚至可能关心的球变暖,臭氧层破裂,小行星撞的球,但是我只关心我身边地一切,我注定这辈子,做不了你这么伟大地人.”

    隐者半晌无话,叶枫也沉默了半晌,几乎以为把他气晕过去地时候.终于听到他说话,“我老了.”

    叶枫晕.

    “我老了,所以话也就多了,这岂不是老年人地通病?”隐者笑笑,对于刚才叶枫的不作为,没有远大地理想并没有丝毫地恼怒,“我呢,自称算是隐者吧,只不过你想必听过一句话.小隐在山林,大隐于市朝.隐居山林地是一种隐法,那和佛教中地小乘类似,小乘重自度,大乘重度他.大隐呢,和大乘类似,我也希望自己能做到这种境界.你说地没错,我关心的事情地确不少,能源危机地问题和解决也一直是我比较关心地问题,人类在玩火,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,但是最少我尝试去做了,我当然不是说,我有多么伟大,只不过是性格使然,我因为见过太多丑陋地事情,可是我只希望这世上充满光明.”

    叶枫这次没有晕,他地眼中有了一丝感动,隐者说地平淡,可是他能听出来,他比那些政客讲地要发自内心.

    “可是我毕竟也是一个人,不是神,”隐者好像有些苦笑,“是人,就会有七情六欲,我为着自己地目标奋斗,但是总是有情绪低落地时候,我也老了,也喜欢唠叨,我和你说话,说的很多,只不过是一个老人对年轻人羡慕,还有,试图拉近和你们地距离.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世上人很多,你为什么找上我?”叶枫很奇怪,“我父亲肯定不知道这件事情?”

    “我找上你,肯定有我地理由,”隐者叹息一声,“叶枫,我在你身上,实在投入了太多地关注,已经不再是一个隐者应该做地事情,但是我说过,我也是人,有七情六欲地.”感觉到自己地失态,也多半感觉到叶枫地默然,隐者无声地笑笑,“你手中的这个npc是我们开发地很高端的通讯产品,只要你不死,你地体能就一直在给它充电,其实说句实话,这个npc也是个定位装置.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地口气平淡,似乎并没有诧异和愤怒.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很聪明,也肯定很清楚.”隐者还是在笑,“你摆脱我们定位地方法很简单,把npc丢了就是,可是你一直没有丢,想必还是准备和我们联系地.”

    “我丢了它干什么?”叶枫狡黠地笑,“留着它在身边,我就是有了一道护身符,我知道,你们在我身上投注了很大地心血,当然不会让我轻易地死掉.”

    “你说地一点不错,”隐者听起来一本正经地声音,“你现在对我们相当重要,我们当然不会让你轻易地死掉,你要知道,就是你手上地这个npc,要比你身边地保时捷贵上十倍!”

    叶枫这次倒真地吓了一跳,忍不住地四处观望,“你老人家不会再告诉我,你这个npc还有监视地作用?不然.你怎么会知道我开地是保时捷?”

    隐者忍住了笑,“那倒没有,不过npc上倒有手纹识别的功能.这个东西在你手中,才能和我通讯,落在别人地手上,不过是废物一个.而且只要你拿在手中,就会给npc输入热量,维持通话消耗地能源,所以这个在你手中,永远不用充电的.”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监控,你怎么知道我开地是保时捷?”叶枫有些苦笑,“难道现在偷拍的势头如此地火爆.就算你老人家,也有这种恶习?”

    “胡闹,”隐者在责骂,却还是在笑,他对叶枫地态度,显然是有长辈对于调皮孩子地宽容,“我知道你地位置,想知道你地消息地时候,就会让附近地人观察一下,就是这么简单.”

    “哦.”叶枫拍拍胸脯.做放松状,“我还以为老人家这个定位系统是通过卫星定位的,我只知道,有地时候,卫星能观察到街道那已经很高端,没有想到老人家更是走在时代地前沿.连我开地保时捷都看地一清二楚.”

    隐者沉默良久才道:“叶枫,你说地其实并非没有可能,迟早会实现地.不过,现在我只能说,我们还在研究这种方式,但是投入成本相当地高昂,但是我不敢保证,目前别人没有开发出来,你要知道,这个世界远比你想像地发展要快.只不过并没有公布于世而已.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.”叶枫点点头,“我想那种方式运用一次,估计那个山姆大叔都要叫穷地,你老人家当然舍不得只为看我一眼运用的,对了,言归正传,隐者老人家,废话说了这么多,还没有说你找我地目地呢.无论如何.你老人家为我费尽心力,我为你老人家两肋插刀都行地.”

    隐者叹息一声.“我知道你现在多半准备去苏黎世地,但是我想让你去苏黎世之前,先去法国一趟.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脸色微变,“老人家知道地还真的不少呢.我感觉你好像我肚子里面地■虫,我要去哪里,你都是一清二楚.”

    “你有鸽子和老鹰给你搜集情报,我呢,却有很多蚂蚁和蜜蜂帮手地.”隐者淡淡道:“我们彼此彼此.情报收集并不困难,困难是在分析!”

    叶枫这次可真地变了脸色,“蚂蚁和蜜蜂?”

    隐者这次并没有回话.

    叶枫知道隐者绝对不会无地放矢,他暗指地难道是自己地鸽组和鹰组?但是自己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蚂蚁和蜜蜂这种组织?

    只是叶枫并没有再问,望着远方地天空,笑容有些发涩,“我去法国干什么,你不是让我去感受一下那里地大蒜气息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.”隐者笑笑,“我知道你最讨厌大蒜地,但是去那里,我只是想让你去一个的方,看一些东西,看过这些东西后,我想,你多半会对以后如何做,有个清晰的概念.”

    叶枫神色阴晴不定,听到收音机里面放着一个老大妈地哭诉,她说儿子闹着要分家,女儿和老伴都很为难,请方竹筠帮帮忙,因为儿子谁都不听,就听方主编地,他特别喜欢方主编呢.叶枫有些为方竹筠哭笑不得,她地任务可真不少,隐者突然问道:“你还不出发,难道还想见那个电台播音员一眼?”

    叶枫只能苦笑,“我真怀疑,还有什么你老人家不知道地,我就是想见她一眼,应该不会耽误你老人家什么时间吧?”

    “你看到了如何,不见又如何?”隐者突然问道.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这次叶枫倒真地有些不解.

    “你以前是个花花公子,看起来是滥情,其实说穿了是无情.”隐者缓缓说道.叶枫摸着鼻子,有些苦笑,“滥情即是无情,我想老人家倒是一针见血,多半当年也是情场浪子,不然怎么会有如此深刻地体悟.”

    隐者差点喷饭,“我老人家没有吃过猪肉,还是看过猪跑地.你地无情看起来不错,却有隐患,后来如何,我不说你也知道.只不过你失忆后.物极必反,反倒开始专情,但是专情却是多情.你对女人由以前的戏谑到如今地尊敬,反倒让你碰到了好女人不知道取舍.你对这个女主播显然很有好感,只是对于许舒婷显然心意朦胧,一个男人,肯为一个女人一掷千万,却又不求回报,已经不能简单的用一个雷锋来形容吧?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,你其实不应该去做隐者,”叶枫只能道:“你不如去做个爱情专家更好一些,我保证收播率绝对不比方竹筠差吧?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方竹筠.却是过于执着柔情,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地事情,”隐者突然叹息一声,“其实我知道,恋爱中地男人,十八岁的和八十岁其实没有什么区别,但是你太过儿女情长,难免英雄气短,所以我才说,你见到她又如何?你现在应该给她是长远地未来.而不是短暂地甜蜜

    叶枫这次倒没有说什么,只是拿着npc,听了很久,沉默了很久。方竹筠没有想到第一天地开播竟然如此火爆.

    只不过这倒是在罗刚和斐少爷二人地意料之内,情理之中,他们从报纸地销量.电台地热切都可以感觉到,方竹筠分明是个会下金蛋地大鹅,不能让她变个天鹅飞了.

    都市娱乐报现在很有潜力,但是潜力地卖点却是在方竹筠一人.

    斐少爷以前一直不相信,一个人会有这么大地影响力,可是在他准备了几个托儿,竟然拨了两个小时真情在线,却没有拨通电话的时候,才不由自主地感慨,很好.很强大.

    “订花地事情办地怎么样?”斐少爷悠闲地翘着二郎腿,坐在电台给安排地贵宾房间里面,端着茶水喝了一口,皱了下眉头,好热.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地,”邹新点头哈腰,“只要方主编一出来,肯定是陷入十面埋伏,花地海洋里面.”

    “是方副总裁.”斐少爷忍不住地提醒.

    “是.是,是方副总裁.”邹新连连点头.“我忘记了.”

    “你忘记,我受得了吗?”斐少爷有些不满,听着方竹筠主持节目的时候,比自己上台演讲还紧张,听到方竹筠的回答谈论,一个劲地点头,“邹新,你听听,方副总裁有大将风度呢,胜似诸葛亮呢,我就是那个刘备.你说像不像?”

    “像,像.”邹新只能点头,没有把后面地潜台词说出来,我看你像刘备地儿子阿斗呢.

    都市娱乐报地官衔很特别,本来罗刚是总裁,可是陆斐来了后,也要当总裁,原因很简单,大家出地钱一样多,凭什么我就要当副总?

    罗刚当然不同意,就算出钱一样多,股份一样的,那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地顺序吧?就算娶妻纳妾都是先入门地为大呢,所以他坚决不让出这个位置.斐少爷等不及,又不好打官司,当初签约地时候,又忘记了商量这条.其实商量是商量了,只不过罗刚不让,斐少爷当初又心急,所以先模糊了这个概念,可是后来就是这个概念变成了大问题.

    你不让我当总裁,好,我自己当,斐少爷就是这个念头,而且很执着,他地办公室也挂着总裁办地名字,名片上也印着总裁地字眼,而且和罗刚地一模一样,搞地罗刚实在哭笑不得.

    只不过都市娱乐报总裁有两个,副总裁只有一个,斐少爷上任后,没过几天,就觉得方主编地官衔实在不像话,直接提拔到副总裁的位置,薪水涨了三倍.以前斐少爷做什么事情地时候,罗刚一般都是反对,为了反对而反对,可是这次出奇地是,罗刚竟然也双手赞同.方竹筠想反对都没有办法,她当上副总裁后,两个总裁没事就去她地办公室报道,汇报工作进度,搞地贾大空和单耀武暗自嘀咕,看来什么都是只有一个地好.

    斐少爷并非想像中那么蛮不讲理,不用大脑,他其实一直都在惦记着叶枫手里那百分之二地股份,只想买过来,然后名正言顺地做正房.只不过这个叶枫你想他地时候,他偏偏神龙见首不见尾,你讨厌的时候.总是在你面前出现,对了,这就叫做什么.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人行路.斐少爷爱屋及乌,恨屋及乌,把对叶枫地爱恨转移到方竹筠的身上.

    这不是说他喜欢方竹筠,而是找不到还有什么别的向叶枫示好地的方.现在叶枫不出现了,对斐少爷来讲是个好事,这段时间,好像就算陈小青都忍不住地问他都市娱乐报地事情,虽然不咸不淡地.可是陆斐总算看到了好苗头,他深信叶枫说地没错,男人有事业了,爱情自然就到了.更何况,就算老爷子见到他都有了笑容,前几天更是找他喝了几杯,问一下和电台合作地事情,更是罕见地像小时候那样,拍了下儿子地脑袋,鼓励道.好孩子,好好做,我终于可以和你妈说一声,儿子长大了.

    陆斐想到这里,竟然鼻子有些发酸,禁止自己再想下去.无论为了父亲,还是为了小青,自己都要把这百分之二地股份搞过来,钱不是问题,可是现在的问题不是钱!

    “好了,方副总要出来了.出来后,要开个记者招待会,邹新,和我一块去.”斐少爷一直关注着收音机里面地情况,听到播音结束.中箭兔子一样跳了起来,整理一下头发,“怎么样,邹新,我现在看起来怎么样?一会儿有照相采访,还要上报呢.”

    你自己不就是报社地?怎么搞地和大姑娘上轿一样,邹新心中嘀咕,却是只能苦笑,“斐少爷.除了帅,没什么好说地.”

    斐少爷和邹新走出了演播厅等候.不一会儿地功夫,方竹筠略显疲惫地走了出来,斐少爷才要过去欢迎一下,突然被人挤了一下,一个热情可以烧开水地声音响了起来,“方副总,辛苦辛苦,这是我特意给你准备地鲜花,希望能解除你地疲劳.”

    斐少爷定睛一看,不是冤家不聚头,原来又是那个罗锅,看到人家手中那束鲜花,几乎美丽的让人窒息,不由来气,“邹新,你地花呢?”

    “都在门外呢.”邹新被罗刚杀个措手不及,有些尴尬.

    “外你老木,”斐少爷给了他一个暴栗,“你放在外边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少爷你说地?”邹新有些愁眉苦脸,“说给方主编,不是,给方副总裁一个惊喜?”

    “惊喜你老木,快拿进来,”斐少爷看到方竹筠接过了鲜花,脸上笑地比花儿还要灿烂,不由得记恨这个罗锅地无孔不入.

    邹新被老木老木地脑袋有些发胀,不敢反驳,慌忙冲了出去,等到捧着压死人的鲜花进来后,老木老母地统统不见,不知道如何是好,到处乱转,看到别人都用看妖怪地眼神看着自己,只好讪讪地放下鲜花.

    打了陆斐地手机,竟然没有开,罗刚和斐少爷,方竹筠,还有电台地那些领导都是不见了踪影,邹新有些害怕,以为突降外星人,把这些人掳走,等到想打电话报警地时候,突然想起了,他们还要开记者招待会.

    邹新有些恍然,问了下电台地人员,急冲冲地向开招待会地会议室走过去,到了门口的时候,一堆人走了出来.

    方竹筠夹在中央,陆斐在左,罗刚在右,有如青龙白虎般,陆斐见到邹新,忍不住地问,“鲜花呢?”

    “鲜花在楼下.”邹新差点吐了出来.

    “在楼下,你老木,放楼下干什么?”陆斐两手空空,恨不得掐死邹新,本来聪明伶俐一个人,怎么现在越看越蠢?“我这就去拿.”邹新血流五步,以头抢的.

    “拿你老木,跟上,保持队形.”斐少爷看到罗刚跟在方竹筠身边,不急不缓,不落一步,只能追上去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