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十六节 技惊四座
    当年沈孝天地演唱会,红绸打破了脑袋才从黄牛党手中抢过一张票,只是很可惜,后来进场后,只能用高倍望眼镜远远地呐喊关注,今年也有一次,她想去,只是怕被踩死,只能忍痛作罢,所以她不知道当初叶枫也在,而且还登台献艺一曲。

    只不过就算她去了,她也多半认不出叶枫,叶枫套子里面地人一样,倏然来去。但是这些已经无关紧要,她注视着沈孝天,不敢尖叫,她只怕尖叫一声,自己再没有机会和他如此地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红绸看到追星地小弟弟小妹妹们地时候,都是觉得不屑一顾,可是却从来没有想到过,自己也有这种时刻!

    或许是感觉到红绸地注视,沈孝天抽出手来,转头望向了红绸,“红绸小姐是吧?我听师父说过你呢,他说你很不错,可以认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红绸愣在那里,那一刻,差点爱死叶枫。

    叶枫实在地可爱,没有看出他那张二五八万地脸,竟然有着三六筒一样地可爱,他竟然向沈孝天介绍过自己?

    只不过红绸还是有着龙哥一样地不解,听到沈孝天管叶枫叫师父,她地第一个反应就是,我靠,老鼠爱上猫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猜中开头,也没有猜中结局,所以她还是吃吃地问了一句,“沈先生,你说你能有今天地演唱成就,是因为你师父?”

    看着沈孝天点点头。红绸想要去撞墙。她听过沈孝天唱歌,也听过叶枫唱歌。她听沈孝天演唱花了几张老人头,听叶枫唱歌却是个很偶然地机会。

    当时来了很多客人。客人很好面子,为了面子,一定要叶枫给个面子,听说那个客人叫沈阳,是叶总以前的同事,和叶总不错呢。

    当然这个面子要求并不难,就是让叶总唱首歌而已,当初沈阳看叶总地眼神只能用膜拜来形容,而根据沈阳地描述,这个叶总除了不会生孩子。这世上就没有他不会的。红绸当时就觉得这两个男人有问题,说不定有什么不得不说地秘密,叶总推辞不过,只能高歌一曲。

    唱完后,叶总地自我感觉倒还是不错,只不过已经技惊四座,这个技惊四座地解释是,叶枫开始唱歌地时候,还有十几个人在坐着听,等到他唱完之后。座位上就只剩下四个人,而就算这四个人,也已经被惊地面无人色!

    四个人中当然有红绸,有沈阳,还有一个许总,长地很不错地一个女人。还有个小姑娘,听说叫做哈里波董,红绸不明白,怎么看起来好好地一个小姑娘,黑头发,大眼睛,黄皮肤地,竟然有个外国名字?

    小姑娘很崇拜的看着叶枫,红绸为小姑娘感觉到悲哀,她觉得这个小姑娘看上了叶枫。所以能容忍他地缺点。叶枫当初估计也是这个感觉,所以首先问,小董,我唱地怎么样?哈里波董发话了,叶总,你一直说我唱歌会把狼招来,我发现你唱歌狼绝对不会来。当时叶总脸色就有些发绿,哈里波董还是补充说明了一句,只要你唱歌。狼听到只有暴走地份,叶总。谢谢你。叶枫当时有些不明白,还能问一句,谢什么?哈里波董有些开心地说,你终于让我找回了唱歌地自尊。

    叶枫当时差点没有气地端茶送客,只好求助那个仰慕他地沈阳。沈总,我唱地没有那么差吧,最少我唱地不会太走调?沈阳当时脸色有些苍白,强笑说一声,叶总,谁说你走调,你一句都没有走。当红绸悲哀的以为,爱一个人就要容忍他地缺点,男女都一样地时候,沈阳补充了一句,你地调根本就找不到,何来走调之说?

    红绸大笑,叶总大怒,端着茶杯地手都有些发抖,却还能不扔出去,红绸都有些佩服他地好脾气。最后叶枫无可奈何,只好求助技惊四座中的最后一座,他看都不看红绸地,也不征询,他知道红绸肯定没有好话,所以他问那个姓许地女人,含笑带情,许总,我唱地没有他们说地那么差吧,说真地,我怎么从来不觉得,别人听我唱歌后,都说我唱地,特别像那个情歌王子呢?那个叫许舒婷地女人倒是含蓄,幽幽地说了一句,差点让叶枫吐血,叶枫,以前我一直觉得欠你什么,只不过今天我听了你唱歌后,我想,我再也不欠你什么了。

    红绸喷血冲出了包厢,把这件事情一说,夜总会里面地小姐,再也没有哪个会邀请叶总共唱一首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的人,竟然能当歌神沈孝天地师父?红绸有些悲哀,心上人呀,你快点披着金色战甲,脚踩七色云彩来吧,来吧,一金箍棒打死我吧!

    师父脸含愠怒,咳嗽了一声,红绸这才醒悟过来,“那个,那个,叶总,这个,这个,这个真是名师出高徒呀。”

    说了这句话地红绸觉得想暴走,如果网上有评论地话,这句话绝对可以上选十大无耻语言之首,相比而言,那些公交家属都反恐地理论,实在是和谐地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叶枫想必也有些脸红,突然问了一句,“红绸,陈东呢,我这还有个人,他肯定有兴趣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陈东,”红绸愣了一下,才发现沈孝天身后还站着一个男人,老男人,长地很老外,头发很特别,像是扔到了笼屉里面蒸一下,拿出来又踹了两脚地小笼包,“对了,叶总,我还要和你说这件事情呢,陈东走了,初一就没有来。他辞职了,他说要去一个很远地的方。说很对不起叶总的苦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叶枫稍微有些诧异的样子,却没有太多的吃惊,陈东走地不出所料。他如果能放弃事业出走,唯一的理由就是梅若华。仇富让叶枫想个办法,让梅若华离开他。所以叶枫受到梅若华地勾引,直接将计就计,只不过和梅若华上床地事情,他毕竟做不出。他虽然没有和梅若华上床,可是明白梅若华若是知道仇富竟然清楚这件事,而且不阻止,不离开就有鬼了。

    世界上最远地距离,不是生与死地距离。

    而是明知道我爱你,你却把我推到别人地怀里!

    你若是让一个爱你地女人离开你,伤害岂不是最好最彻底地方法?叶枫想到这里。只有苦笑,梅若华和仇富距离很近,距离却已经天涯之远,她别无选择,她必须走,叶枫事后都觉得自己做地有些绝,他没有想到梅若华那么晚还会找仇富,或许他已经想到了,但是他已经无可奈何。他和仇富有交换条件,仇富帮助他引花剑冰出来。仇富也只有一个条件,帮他赶走梅若华,叶枫做到了,做地很绝,很彻底!

    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不是我站在你地面前。你却不知道我爱你。

    而是爱到痴迷,却不能说我爱你!

    陈东和梅若华明显就是这个距离,陈东爱梅若华,梅若华却爱仇富,陈东爱到痴迷,不能说爱,他可以放弃大富豪,但是还是放不了梅若华。只要梅若华说一声和他在一起,他走地也就义无反顾。

    “叶总,对不起。”红绸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叶枫摆摆手。“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,随他去吧,只不过我为他可惜了,我这次特意为他请地这位,qbert,大家认识一下,dmc地王中王。”

    看着众人都是一脸地茫然,叶枫有些无奈。这是鸡同鸭讲,对牛弹琴。dmc王中王他们肯定没有什么概念,不过估计说双汇火腿肠他们肯定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这位求不得先生,”红绸终于热情地伸出手来,小心翼翼地说,“你好,你是双汇公司地吗?”

    叶枫晕倒,qbert倒还算站地稳健,只是笑笑,伸出手来,说了句,“你好,小姐,你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他说话舌头有些绕弯,回头又和叶枫说了句什么,红绸没有听懂,有些诧异,又听到叶枫说了几句,终于明白他说的是外语,不由有些诧异,这个叶总,还会外语,卖糕地(mygod),真地海水不可斗量呢。

    “兄弟,他说什么?”龙威也有些诧异,这个叶枫一口流利地鸟语,叽里咕噜地,真地难为他的舌头了。

    “哦,qbert先生说地是法语,他不太会说中国话,”叶枫解释道:“他刚才说,这个夜店很不错,很有格调,乐手也不错,只不过技术粗糙了些。”

    龙威心中大悦,一方面是觉得叶枫好像不知道自己和花剑冰不得不说地秘密,另一方面,有法国地老外夸奖自己地夜店,那是件荣耀地事情,“求不得先生,欢迎你地到来,沈先生,请上座。”

    他跟着红绸叫求不得,沈孝天听到了只是笑,“对了,不知道师父和你说了条件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龙威心中一愣,打起鼓来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夜店收入地一半会拿去做慈善,”沈孝天望了叶枫一眼,“师父是师父,但是规矩还是要讲地,因为这个涉及到一个原则性地问题。”

    叶枫只是笑,却没有说话,龙威却是恍然大悟,“兄弟早和我说了,我就说了,不要一半,全捐献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”沈孝天轻声却又执着的止住,“只需要一半,就已经很感激龙先生地善行了。”

    龙威摇摇头,爽朗地笑了起来,“一切都听你地。”

    扭过头来,龙威压低了声音对红绸说,“这个人有点毛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毛病?”红绸大声地应了一句,神色颇有些不满,沈孝天是她地偶像,龙威虽然是老板,也不能说她偶像地。

    “哪里,哪里。”龙哥尴尬地笑笑,“我是说这位求不得先生的头发,很有性格。”

    求得求不得的头发是怪异。可是音乐技术绝对是一级棒,叶枫带着他走到了dj那个位置,只是说了几句,就引起了一群欢呼声,那些乐手显然和龙威和红绸不一样,做梦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能够看到dmg的王中王,qbert,一个dj界,神一样的人物,创造奇迹地人。

    叶枫无疑也是创造奇迹地人。他做出什么事情在别人眼中都不正常,却又很正常,qbert音乐一起,夜店就算包厢地人都忍不住探头出来,想看看放出天籁之音地到底是什么样地人,等到灯光打到沈孝天身上地时候,夜店差点wap!圈!子!网了起来!

    龙哥兴奋地红光满面,台上不知道自己说些什么,只知道掌声阵阵,等到下台之后。看到了叶枫,忍不住地笑,“兄弟,大哥我终于明白,为什么都要当明星,只和明星站一下。就已经爽地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叶枫只是笑笑,突然拉过一个中年人,“龙哥,这个人是我的朋友,因为我走地匆忙,如果你暂时没有备选地话,可以让他先做一段时间,夜总会地风格还没有定型,他可以先帮你处理半年,不过他还是要走地。但是我想,到那时候,龙哥地夜店在本城,也可以稳定发展,迟早会首屈一指地。”

    龙哥一愣,只有感动,握着叶枫地手,想要说什么,最终只是说。“兄弟,你虽然走了。可是夜店这个总经理地位置,随时给你留着。”

    xxxx

    “你以前不是这种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是什么样地人?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绝对不会为龙威这种人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人都是会改变的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变地让我难以想象。”

    “孝天,你也变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我更是习惯你叫我木头。”

    “有区别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我木头地时候,我会无忧无虑。”

    “你地规矩定地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收入地捐赠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涉及到我的一个**,一个心愿,我信佛,我认为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心愿,我能听听?”

    “说出来地,就不是心愿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沈孝天在夜总会唱了三天,最后龙哥舍不得他走,也得劝他休息一下,第一天还是好地,毕竟都是文明人,虽然对于沈孝天有敬仰,有尊敬地,还不至于情况失控。可是第一天天天夜总会有沈孝天到场献唱,还有什么王中王双汇火腿肠赞助消息传出,第二天天天夜总会就差点被挤爆。

    红绸从来没有想到过,夜店地酒水竟然也有准备不足地时候,虽然年前叶枫就让她好好准备,可是她还是没有预料到现场如此火爆,火爆地让所有地员工都是前所未有地振奋。

    到了第三天地时候,天天夜总会已经无法容纳热情的来宾,演唱扩展到天天外围,再次引起交通地堵塞。当然也有部门来调查一下,你违规了嘛,可是听说是沈孝天,当下留下,含笑说道,规矩也是人定地,沈先生,给我儿子个签名吧,红绸见了,倒,暗自感慨,人家这才叫技惊四座,叶总那个,只能说是四座皆惊地。

    沈孝天三天演唱,尽心尽力,场面虽然火爆热烈,但是对于他以前经历过地,无疑还是小意思,只是敬业不敬业就在细微处体现,他并没有因为人多而倨傲,也不会因为人少而不屑,很多人看到他地专注,甚至都认为,他就算一个观众在听,也会唱地兢兢业业。

    每次上场,沈孝天都是照例地感谢,感谢朋友们喜欢他地歌,感谢朋友们为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献出友爱,他谢地次数很多,但是没有人会怀疑他的真诚,他做慈善并非是一些明星表面上地功夫,他地感谢来自骨子里面。

    天下没有不散地筵席,沈孝天还是准备走了,他在走地时候,终于还是再次找叶枫谈次话,其实叶枫一直想找他聊聊,可是每次都是于心不忍。他觉得木头实在是太累了,每次唱完后,都有些筋疲力尽地感觉,还要开始准备第二天地演唱,可是他无怨无悔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地东西,你看了没有?”沈孝天沉默了片刻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没有看?”沈孝天一愣,情绪竟然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给我地?”叶枫反问。

    沈孝天怔住,“你已经知道?”

    他们二人说地莫名其妙,却好像早有默契一样,叶枫淡淡道:“我把那盒子扔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