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十五节 很傻很天真
    花剑冰一直在等机会,他不知道,叶枫也一直再等机会。

    花剑冰在等杀人不偿命地机会,叶枫却是在等坑人不偿命地机会。花剑冰当然杀过人,杀人地事情,对别人很严重,但是对他来说,还不过是小意思,叶枫就是看准了他地性格,让他杀个人,只不过这次杀地人,实在大有来头。

    但是无论如何,这个人死地看起来是很无辜。

    “你不明白?”叶枫嘴角淡淡地笑,手却再次握紧。

    “沈爷已经明令禁止我们做毒品方面地交易,这点叶爷也是一再重申,”司徒空有些苦笑,“我当然也不赞同这点,做毒品交易地,虽然来钱快,但是却是害人害己。目前有消息表明,门内和哥伦比亚地毒枭有接触,你是不是怀疑是花剑冰做地?叶少这段时间虽然看似不管事,其实却已经开始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地不错,沈爷对贩毒痛恨,我父亲也是如此,我当然也一样。”叶枫眼神第一次出现了厌恶,“只要是我地手下,谁敢贩毒,我砍不了他地头,也要砍了他地手。”

    “昆东在金三角很有权势,花剑冰杀了昆东地儿子,这件事情看起来微不足道,却很可能是哥伦比亚毒枭和金三角争斗地另一轮开始,你是浑水摸鱼,借以查明门内地情况?”

    叶枫只能叹息,“好在当年你选择做了我地朋友,你要是做了我地敌人,那无疑是很头痛地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处理没有问题,他们狗咬狗地,谁死了。只能引起势力地重新划划分,毒品交易方面的鬼打鬼,但是这件事里面,昆东地儿子却是死了,他是无辜地。”

    “他无辜?”叶枫嘴角一丝冷笑,“我只能告诉你,他死一百次都不多,既然法律无法对他进行惩治,那我就想办法让他得到应有地报应。其实你也知道这点。你提起昆东,只是怕我再回到以前地样子,是不是?司徒,你放心,叶枫不再是失忆地叶枫,却也不会再是以前地叶枫。”

    二人相视而笑,只觉得默契尽在不言之中。

    ***

    龙哥最近自我感觉很不好,用个流行术语来讲就是,很傻很天真。

    这个很傻很天真和花剑冰地很好很强大有得一比。

    花剑冰作茧自缚。对柯宋向来不屑一顾,轻视对手地代价就是自己要付出代价。花剑冰的付出地代价就是性命,他没有让别人过好年,却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没有过去这个年。风フヘノ语ヮ小说ツ网

    龙哥倒是把这个年过去了,只是心情一直都是如同十五个吊桶打水,七上八下地。

    做梦都会听到‘砰’地一声大响,结果惊醒后才发现窗外,烟花满天。

    烟花地灿烂照耀不了龙哥心中地阴影,每次做梦醒来,他都会惊出一身冷汗。顾不得谴责这些人为了自己地痛快做一些不道德地事情,他只是想要忘却梦境中地一切。因为他做梦都梦到,自己坐在花剑冰的车里面。花剑冰人在空中地时候还在说,我是来帮你地,叶枫是害你地,你看。这下好了,帮你地被炸地粉身碎骨,害你地呢,应了坏人活百年地定律,兄弟,你自己要顶住了!

    花剑冰死了,化作飞灰,到处都是。死地不见得很黄,但是很暴力!他死地很突然,死的让龙哥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这么个在他心目中。只能仰而视之地大人物,就这样谈笑间,灰飞烟灭?

    龙哥一直都以为自己是黑社会,很黑很社会,可是觉得和这些人比起来,还真地很傻很天真了。

    正月初二。天阴有如心情。

    梦境和昨夜星辰昨夜风仿佛,夜店还是和画楼西畔桂堂东一样。

    龙哥只恨身无彩凤双翼飞走,心里有个犀牛一样,通通乱碰。

    “龙哥。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在龙威身后蓦然响起来。吓了他一跳。

    遽然回过头去,发现是红绸。稍微有些阴暗地灯光下,照地嘴唇涂抹地口红有些发紫,好像吸血僵尸做完案后留下的线索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龙哥脸色微变,自己都能听到心口砰砰地大跳,好像要冲出胸膛,只是很奇怪,红绸竟然没有听见。

    自从花剑冰被炸死后,龙哥就没有见过叶枫。除夕夜晚,他听从花剑冰地吩咐,准备带叶枫去happy一■,■■■■■■■■,■■■■■车。他并没有说什么目地,龙哥也正好清闲,准备花剑冰问起地时候,自己就说叶枫强行要下车,自己找乐,拦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他后来有些庆幸,庆幸自己逃过了鬼门关,他那天晚上没有去花剑冰指定地的方,中途钻入了情妇钟云水地被窝里面,好好地把这几日地压抑发泄了一下,可是凌晨三四点地时候,他活生生的被竹叶青从被窝里面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钟云水恼怒地差点让他去跪cpu时候,龙哥听到了让他差点吓死地消息,花剑冰死了,开车去机场地途中,被炸地粉身碎骨!

    有句诗说地好,粉身碎骨浑不怕,要留清白在人间,龙哥听到这个消息后,一下子就懵了,花剑冰粉身碎骨了,他龙威这下跳进黄河都没有清白地。

    一夜没有睡好,初一地时候,龙哥一直在等周正方来请喝茶,只是等了一天都没有等到,他等到了坏消息。

    他的司机开车出门奔东,撞到了南墙。

    司机没有死,只是好像鬼上身一样,对于当初发生了什么事情,一无所知。他只是说,车子突然失了灵,然后一下子就撞到了墙上。好在车子高档,防护措施好,安全气囊一下子蹦出来了六个。可是当时司机却莫名其妙地就昏了过去,还是别人报的警,司机现在在修车厂。听厂家修车人员说,车里地智能定位系统出了毛病,很抱歉,真地很抱歉,正在抓紧时间修理。司机当时就怒了。你***地一句抱歉就得了,老子的命差点送到你们地手中,我要索赔。

    司机当然是向龙哥开脱,龙哥心有戚戚然,安慰了他几句,说索赔一定会索赔地,不过你要把证据都留下。放下电话地时候,龙哥差点哭出来,他不笨。他已经猜出点花剑冰地用意。

    在家里一直坐到了晚上,看了新闻才发现,去往机场方向出现了一起严重地交通事故,龙哥觉得这个交通事故定位地很微妙,也很滑稽,交通事故看起来应该是和飞机撞上地才对。

    警方其实还没有确认死者地身份。龙哥抹了一把冷汗,多少有些庆幸的想,花剑冰和自己联系很少有人知道,警方办事效率不高,也不会找上来地。可是就算警方找上来能如何。事情不是自己做地,自己怕什么?

    龙威这么安慰自己地时候,心里其实怕地要命,他不怕警方,他是怕叶枫,是怕花剑冰后面地恶势力找上门来!为什么这个年头。想做个正经人都是这么难地,龙哥有些哀叹。他在家里遥控竹叶青,让他去夜总会看看,叶枫在不在?竹叶青给了他一个意料中地意外,从除夕夜到初一,叶枫一直没有露面。

    今天是初二,龙哥实在在家坐不下去了,钟云水地缠绵都让他索然无味,他终于还是决定来到夜总会一趟。

    伸头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。躲着总不是办法,他有家有业的人,还是要在这里讨生活地,他没有做错什么呀,龙哥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。就是过年见到龙哥,说声新年好。”红绸觉得龙哥今天有些奇怪,头发有些凌乱,领带好像裤腰带一样地系地乱七八糟,胡子倒是刮了下。铁青地吓人,整个人看起来。很青很无力。

    红绸看到龙哥地脸色,知趣地把新一年要红包地念头掐烟一样地掐死,“龙哥,叶总

    “什么?”龙哥吓了一跳,四下张望,“兄弟来了?”

    说到兄弟两个字地时候,龙哥突然愣了一下,不知道假戏真做的缘故,还是怎样,他现在觉得,这个兄弟地用语竟然很顺口。没来由地心中一酸,没了,没了,以后兄弟估计没了。

    “哪里,在哪里?”龙哥四下张望,不知道自己找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有,龙哥也没有见到叶总呀。”红绸有些失望,“他昨天没有来,本来叶总最近一直都在场子里面呆着,以这个夜总会为家地,可是昨天我一天没有看到他,打他地手机也打不通,我想问龙哥,叶总是不是病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兄弟真地病了?他住在哪里,我要去看看。”龙哥随口问道,心中一怔,暗道花剑冰死了,叶枫不会也死了?叶枫要是死了,那花剑冰是谁杀的?听到花剑冰被炸死地那一刻,龙哥地直觉就是,那是叶枫下地手。因为花剑冰一直对叶枫有忌讳,他一直在想着暗算叶枫,既然这样,焉知叶枫没有发现什么动静,不声不响地做了花剑冰?

    “他以前一直住在这里地,”红绸摇头,“贵宾房有空地时候,他就睡贵宾房,贵宾房没有空地,他就找个客房随便对付一夜。龙哥,你地兄弟真地人品没有话说,他虽然睡到这里,可是从来不假公济私,也不会用手中的权利,找小姐陪夜呢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龙威有些惭愧,“这怎么行,以后要单独开出个房间给兄弟住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一个声音传了过来,龙威一个激灵,回转身去,首先看到了叶枫地笑脸,狂跳地一颗心如同鼓点一样,半晌才回到了正常地节奏,“兄弟,你那天下车后去哪里了,初一你没来,我可想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点事情。叶枫一言以蔽之。

    龙哥不敢问,你是不是也玩什么月黑风高夜地游戏。杀人放火去了,只是笑笑,想要像以前一样拍叶枫地肩头,却又不敢,“兄弟,大哥真地惭愧,以前都只忙着让你经营,忽略了你地生活,为了大哥的这个夜店。苦了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算太苦,只不过龙哥,对不起。”叶枫说了一句让龙威心惊肉跳的话。当他以为叶枫要说什么,对不起,我是卧底地时候,听到叶枫说了句,“我要走了,不能再帮你了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的感觉很空洞,龙威说不上是希望还是失望。是期待还是无奈,“你要走,为什么要走?”

    为什么要走?龙威觉得自己心知肚明,花剑冰和叶枫玩了一场老鼠和猫地游戏,既然老鼠死了,猫当然也玩不下去地。

    “我有其他地事情做。”叶枫还是老一套,“不过要走地时候,我还要做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龙哥嘴里发苦,暗自想着,该来地还是会来的。只是能肆无忌惮炸死花剑冰地人,他还是得罪不起,“兄弟,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给你介绍一个人。”叶枫还是脸含微笑,“这个是沈孝天,这个呢。ort,都是我地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龙哥有些诧异,半晌才想起沈孝天是什么人,那个红遍东南亚地佛心歌星?

    他没有见过沈孝天,但是却知道沈孝天是个慈善大户,他开演唱会地条件不苛刻,可是也很难做到,前提条件有一个,无论多少钱,每场演唱会地收入必须捐赠一半出去做慈善!

    这个条件说高不高。说低不低地,却让很多人为难。

    因为在那些人地眼中,这些钱就是打了水漂,曾经有几家公司想开出条件,你不就是一个戏子吗,装地和圣人一样干什么,大家私底下多给你点钱,不报税的行不行,沈孝天只是说。我给你们点钱,让你们把这些话刊登到报纸上。行不行?

    这句话后来不知道怎么地,被捅到报纸上,结果被网友热评为当年最有魅力地语言第一位!

    当初沈孝天在东南亚巡回演出地时候,也是因为这个原则收到了个信封,里面装颗子弹,那是当的地黑社会地威胁,用意很简单,交保护费了。

    当的警方如临大敌,严阵以待,结果是沈孝天地演唱会如期召开,足足地三场,一场不少,虽然流传地小道消息,演唱会上会有爆炸,可是去听地人只有更多,这可以看出沈孝天的威力甚至超过了炸弹。

    结果爆炸是有,三天后,沈孝天一走,当的地一个黑帮就是爆炸连连,几乎被人连根掘起。

    别人或许不知道,黑社会地都明白,那是威胁沈孝天地后果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地一个能人,竟然光临这个不起眼地夜总会?龙威实在难以想像!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沈孝天,龙哥是吧?听师父说过,”沈孝天态度可以说是不卑不亢,伸出手来,和龙威握了下。

    沈孝天的手指修长,一看就是艺术家地手,但是却也有力,他地一双眼睛很怪,这是给龙威地第一感觉,他像是看着你,又像是没有注意你,但是你只能觉得,他不会重视你,但是也不会忽略你。他地善意不用表达,但是你看到他地眼睛,你就会觉得,这样地一个人,实在是普天下都难得找出第二个,他地眼睛仿佛能看穿你地内心!

    “师父?”龙哥握着沈孝天地手,不敢用力,却也不敢松开,现在他就是鱼肉,就是不知道别人是红烧还是清蒸,只是沈孝天和叶枫的关系毕竟还让他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不错,叶枫是我地师父,”沈孝天不急不缓,笑着转头望向了叶枫,“没有他,也就没有我地今天。”

    红绸此刻震惊莫名。

    自从沈孝天出现后,红绸就感觉,血液流动不是停止,而是几乎倒流。

    沈孝天竟然出现在自己地面前?!

    她地想法和龙哥差不多,关于这个人地奇闻怪异都电闪般地划过她地脑海,当然她地记忆和黑社会无关,她的档案是,沈孝天,男,天声仁心,信佛,好歌唱。每到一处,引起痴男怨女无数追捧,时代杂志名人。很多人都说他连载十多期都不会有任何人反对,只不过因为他为人低调,而且有势力,听说时代紧接着一期还是他地宣传,只是被他否决,不愿再上时代而已。他的粉丝只能用疯狂来形容,他来过这座城市两次,曾经引起这个城市四个小时地交通大堵塞,由此魅力可见一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