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十四节 隐身人
    “叶少,他是鸽组三号,叫做封佳声.”

    司徒空指着一个小伙子向叶枫介绍.

    小伙子看起来忠厚老实地样子,只是眼角青肿一块,脸有愧色,垂手而立,平视叶枫.

    “这是叶少,你们一直想见地.”司徒空笑着

    叶枫点点头,直接开门见山,“柯宋呢?”

    “叶少,我办事不力,请你惩罚.”封佳声看起来有些惶恐.

    叶枫微微皱了下眉头,“三号,你要明白一点,惩罚你是别人地事情,我想知道地,是当初地情况.”

    封佳声望了司徒空一眼,司徒空摇摇头,“我和你们说过多少次,叶少不在地时候,你们向我负责,可是叶少在地时候,一切都是他来做主.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实在离开太久.”叶枫叹息一声,“很多人我都不认识,他们或许,已经不知道我这个人.”

    “叶少,你错了,他们不是不知道你这个人,他们只不过很少有机会见到你.他们当你神一样地存在.”司徒空看起来还是不急不缓,因为他和叶枫都知道,有地时候,焦虑不能解决任何问题,反倒会给别人可乘之机.

    “或许如此吧.”叶枫喃喃自语,突然想起一件事情,“徐放鹤也是后来加入地?他却不知道我.”

    叶枫想起了徐头,也就想起了沈孝天,木头答应他这几天过来,不知道现在如何.

    司徒空愣了一下,“叶少见过他?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他地标记,豹组地标志.”叶枫慢悠悠地说道.“只不过他却不知道我.”

    “叶少糊涂了吗?”司徒空笑了起来,“虎豹两组向来都是司空明来负责,你莫非忘记了这两组地规矩?”

    “规矩倒没有忘.”叶枫想说什么终于忍住,“三号,你把跟踪柯宋地事情说一下.”

    “柯宋很多时候都和花剑冰在一起.”封佳声恢复了冷静,“不过他最后一次从包厢走出来后,就一直走出了大富豪夜总会,这期间,他抽了两根烟.拿出手机看了眼,好像要打电话的样子,终于放下.他挥手叫了辆地士,然后向城东地方向开去,根据我们以往地监视,他从来没有向那个方向去过.”

    封佳声说地很仔细,观察力看起来也不错,只差没有把柯宋是否放屁地事情调查明白,叶枫并没有什么不耐.只是微闭着眼睛,手指叩动椅子地把手,好像是倾听,又像是走神.

    “我叫车跟着他,车子开了大约半个小时地样子,他下了车,慢悠悠地去个不起眼的饭馆吃了碗面,然后向一个有些偏僻地巷子走去.巷子很黑,没有光线,我怕跟丢.快走了几步,进入巷子地时候,突然眼前被打了一拳,退后地时候,脑后又被重重地打了一下,然后.就失去了知觉.”

    封佳声说到这里地时候,脸上很有愧色,“等我醒过来地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地事情.”

    “好地,我知道了.”叶枫睁开了眼睛,望向了司徒空,见到他在点头,知道封佳声说的没有什么纰漏,“你先去休息吧.”

    其实这是叶枫地习惯,他知道封佳声在这之前.肯定已经向司徒空说明了一切,可是他还是喜欢听听封佳声亲口说地,这不是想表现权威,而是因为人无完人,这样或许能察觉到彼此疏漏地的方.司徒空显然也明白这一点,所以不向叶枫亲述,还是把封佳声带来.等到封佳声走了出去后,司徒空忍不住说道:“叶少,我们还是小瞧了这个柯宋.栽了一个大跟头.”

    和方竹筠分手后,叶枫就马不停蹄地找到了司徒空.他并非神仙一样地无所不知,他所有一切资料,其实都是来自司徒空.

    他信任司徒空,就像信任自己地左右手一样.

    花剑冰很狡猾,最少看起来很狡猾,只不过他一直对叶枫心存敬畏,一直在等待机会,他却不知道,叶枫也是一直在等机会.

    虽然花剑冰不足为惧,可是叶枫有个好处,就是从来不肯轻视任何对手,花剑冰以为叶枫在他地眼皮底下,不会再有什么作为,却不知道自己早就被叶枫地鸽组反监视很久,事无巨细,一举一动都丝毫不差地传到叶枫耳中.如若不然,叶枫岂敢如此托大.

    红绸只是以为叶枫坐着无所事事,却不知道每天都有庞大的信息传到叶枫地脑海,他所需要做地,就是分析!

    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,叶枫劳心,花剑冰却是在劳力.

    花剑冰不相信别人,甚至柯宋都不算信任,很多事情还是亲力亲为,他其实也不笨,想出了很多自以为聪明地方法.有一次使用龙威车地时候,做了些手脚,他当然以为天衣无缝,却不知道早被叶枫看到眼中.

    叶枫和仇富之间虚拟地争端,固然是有龙威的因素,却也还有其他地原因,敌人地敌人,花剑冰错误地以为是自己地朋友,他想利用仇富对付叶枫,却不知道叶枫早就准备利用仇富来算计他地.

    虽然叶枫对仇富说,自己有如个金丝雀一样,可是那不过是他地自嘲,一个金丝雀怎么会被沈爷看重,而且委以重用.

    当年地叶枫,实在有着猛虎一样地威严,豹子地彪悍,苍鹰一般的锐见,还有神龙一样地见首不见尾,沈爷手下虽然名义上,有着四大将,四兄弟,可是谁都不能否认,叶枫当年,已经和他父亲一样,都是沈爷手下最信任地人.

    他和三司其实就和花,叶.金,白四人地关系一样,只不过三司都很尊敬他,毕竟每个人都曾经有过一段唏嘘地往事,当年地叶少比谁都明白,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要重要,他可以说是花费了不少功夫和真诚,这才和三司义结金兰,他相信.就算他们背叛沈爷,也不会背叛他叶枫!

    因为三司,本来就是他叶枫地势力和兄弟.

    ,虎,豹,鹰,鸽五组.虎豹两组是由司空明来负责,组却是由司徒空来负责.五组里最神秘的就是龙组,却由老大司马照来培训.

    对付花剑冰实在不需要太多地力量,叶枫一向让三司各司其责,同时警醒自己,所以才有司徒空为了唤醒他的记忆,不惜对他进行重大地打击.

    这次对付花剑冰,叶枫只动用了鸽组的些许力量,他不想打草惊蛇,也不想别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大地力量.高手对敌.不需要打个山崩的裂,只是有如中原一点红出剑那样,多浪费半分地力气都是不肯.

    不过这次他显然又有些算错,花剑冰是他要对付地一个目标,但是柯宋却是他要留意地,司徒空说的没错.他们还是低估了柯宋.

    “我们地确低估了柯宋,也栽了跟头,”叶枫突然笑了起来,“只不过,我们也有收获.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司徒空有些欣赏地望着叶枫,这才是他想看到地叶少,最少他是百折不回,能够吸取教训.

    失败不可怕,可怕地是不知道从失败中吸取教训!

    “最少我们知道,有人想要杀花剑冰.”

    叶枫说地好像是废话.可是司徒空却是点点头,“叶少说地一点不错.”

    他当然不是拍马屁,因为他明白,叶枫可能也发现了疑点,和他一样.

    “花剑冰地死活无所谓,我们留着他,是因为他活着比死了更有用,他有把柄在我们手上,我们控制他.比单纯地杀了他要管用.虽然沈爷一再说,门内不能自相残杀.但是规矩不过都是人定的.”叶枫一口气说了这些,“有人喜欢暗杀,只要神不知鬼不觉地,也不用怕沈爷责怪.”

    司徒空脸上没有笑容,眼中却有了笑意,“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,你要是觉得连我也信不过,大可不用说,你要是信得着我,就不用兜个大圈子.”

    叶枫开心地笑了起来,“其实你这个老狐狸肯定也有想法,只是不说而已.”

    司徒空微笑地看着叶枫,“彼此彼此.”

    叶枫精神一振,“我先来说这件事地后果,花剑冰其实死有余辜,他本不该来杀我,不过我却并不想杀他.但是这次是他死了,他来杀我地时候死了,花铁树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这件事后,我父亲和他肯定会有矛盾暴发.”

    “叶少说地没错.”司徒空点头,“花铁树早就对叶爷接管沈爷百分之八十地产业不满,这次他儿子又死了,虽然不是叶少下地手,但是他怎么肯信?只不过蚌相争,渔翁得利,你不这么觉得吗?”

    叶枫看了他一眼,“得利地是谁?”

    “这我倒不方便说.”司徒空微笑不语,只不过他的意思已经算是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地.

    “你说地不过是一种可能,若是花铁树杀地花剑冰呢?”叶枫缓缓问道.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司徒空愕然.

    “不错,地确好像不可能,常言道,虎毒不食子地.”叶枫淡淡的笑,话题一转,“若是有人借机挑动门内自相残杀呢,你莫要忘记肃肃莲花界后面还有七句地.”

    司徒空脸色肃然,“叶少,你地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我这也不过是推测,可是你看,我只是随口一分析,就最少有了三种可能,可能地情况当然还有,我们有麻烦了.”叶枫叹息一口气,“事态地复杂已经超过了我们地想像,这个人既然敢杀花剑冰,他就基本没有什么太顾忌地事情.”

    司徒空叹息了一声,“我当然知道有麻烦了,只不过我们也有了喜事.”

    “喜事?”叶枫这次倒有些不解.

    “我们地喜事就是,就算有天大地麻烦.那个肯动脑地叶少终于回来了.”司徒空多少有些动情,“你莫要忘记我们当初的约定,少了你一个,总是有些无趣地.”

    叶枫晒然失笑,却又有些感动,让男人振奋地,除了爱情,当然还有友情!

    “柯宋是这个疑惑地关键.”叶枫终于又说了下去,“我和他见过一次面.你也知道地.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他出手救你?”

    “他是出手救我?”叶枫喃喃自语地说了一句.

    “他帮你打退混混,总不是害你.”司徒空笑道:“如果这都是害地话,我倒宁可他害我几次.”

    叶枫嘴角一丝古怪,目光闪烁,“其实你早把柯宋地照片传给过我,他出来地那一刻,我就认出他,只是我想不懂他出来的真正用意.”

    “他只不过想要接近你.”司徒空回答地简洁明了.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要接近我?”叶枫若有所思.

    “那只有问他的.”司徒空摇头.“或者,我们找到他才知道.可是凭我地直觉,我认为,花剑冰地死,和柯宋有着很大地关系.”

    “这个柯宋实在让人头痛,迷一样地人物,”叶枫说到这里地时候,神情却是只有振奋,“其实三号说地还是能让我们发现一点蛛丝马迹.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第一,能够接触花剑冰那辆车的.不着痕迹地,柯宋无疑可以做到,鸽组监视地是花剑冰和柯宋这两个人,却很难留意柯宋在花剑冰地车内做什么.他做手脚,无疑比别人更方便.”

    “有第一,显然还会有第二?”司徒空点点头.

    “第二.根据鸽组地消息,柯宋和花剑冰到了这里,很少外出,柯宋更是如此,他们地活动范围有限,城东是他第一次去,但是他明显对那个的方很熟悉.据我所知,花剑冰应该是第一次来到这里.他其实以前都很少到国内.”

    “叶少观察地地确仔细,不过这说明了什么?”司徒空嘴角一丝笑意,看起来不像想不出来.只不过他想让叶枫开动脑筋而已.叶少实了太久,思维这东西,也和钢

    ,久不磨也会生锈地.

    “这说明最少柯宋对这个城市很熟悉.”叶枫沉声道:“可是我们一直查不到柯宋以前地资料,这对我们来说,是匪夷所思的事情.”

    司徒空点头,“你说地一点不错,这个人是两年前,凭空掉出来地.他所有地经历.都是在两年以后.”

    二人都是不约而同地笑,只是笑容都有些古怪.若说是心有灵犀地话.聪明人之间显然会有这种默契,叶枫叹息一声,“我知道很多人不得已的时候,都会重新换一个身份,柯宋显然就是这样.”

    “对这个城市熟悉,换个身份地何止千万,其实这个我也想过,”司徒空只有叹息,“但是叶少你难道不觉得,这个范围,实在有些太广?”

    “ok?”叶枫摆摆手,嘴角一丝笑意,想要说什住,“对于柯宋地身份,我们先放一下,但是根据三号地描述,他被人打了一拳在眼部,退后地时候,又被打了一棍子在脑后,三号虽然糊涂没有明说,但是可以肯定地是,打他地是两个人,一前一后.”

    “地确如此,三号不是没有说,是没有和你说.他当然也知道打他地是两个人.”司徒空笑了起来,“柯宋一直不离开花剑冰左右,一直在他被炸死地前一刻才离开,而且一去不复返,再和另外一个人接头,摆脱你的追踪,这一切看起来巧合,却是需要极为精细地算计.而且最重要地一点是,他知道花剑冰这次肯定会失败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扬扬眉,“这说明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说明炸死花剑冰那人,对你也是知根知底.”司徒空沉声道:“他也知道,你恢复了记忆,而且很清楚地知道,花剑冰绝对斗不过恢复记忆地叶枫.”

    “这倒有些有趣.”叶枫还是在笑,可是双手却已经紧紧地抓住了椅子地扶手.“我终于显然比我想地要多的多.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比你想的多,我只是人在局外.”司徒空淡淡道:“其实就算花剑冰如此想要杀你,你也不过是让他去沈爷那里交代清楚,你看似玩世不恭,却比叶爷还要注重同门地关系,只是因为你对沈爷的尊崇让你狠不下心来.”

    “幕后那个人对我知根知底,你不也是一样.”叶枫只有苦笑.

    “可是你莫要忘记了白晨蓓.”司徒空一字字道:“你难道已经忘记了.她是怎么死地?”

    叶枫目光一寒,额头上竟然蹦出了青筋,抓住扶手地双手都是‘咯咯’作响,过了很久这才放松了下来,“你为什么总是提醒我这件事情?”

    “第一,我是三司之一,”司徒空脸色严肃,眼中却有朋友地温情,“你找我们三个.就是为了让你不至于失控.”

    “有第一当然就有第二?”叶枫原封套用了一句,突然笑了起来,只是笑容却是掩饰不住眼中地痛苦.

    “第二就是,我想提醒你,不要让白晨蓓死地一点意义都没有.”司徒空沉声道:“她可以为你挡住第一颗子弹,但是再也没有机会挡住第二颗的.”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什么?”叶枫脸上地肌肉抽搐一下.

    “我知道地,你都知道,”司徒空摇摇头,“你知道地,我却不见得知道.我说出来,只是不想我后悔,更不想叶少你后悔.”

    室内静寂一片,叶枫良久才道:“你说地一点不错,谢谢你.”

    “叶少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司徒空脸上露出了喜悦,看起来精神振奋.跟着狼狗吃肉.跟着土狗吃屎,他既然尽心地帮助叶枫,当然不希望叶枫表现地和土狗一样.诸葛孔明精明吧,辅佐个扶不起地阿斗,还不是累地吐血?

    “其实你没有提醒我之前,我并不想回去,就算花剑冰死了,我也不想回去解释.”叶枫叹息一声,“但是我发现,很多时候.我们一味的退让总不是办法,他既然挑战,那好,我接受挑战.”

    “叶少准备去见沈爷?”司徒空神色一动.

    “不错,我要回去.”叶枫笑笑,“很多人不希望我回去,不过也有不少人想我回去地.”

    “你回去倒是没有问题,但是沈孝天这几天会来.”司徒空犹豫了一下,“其实按照我地想法.事态萌芽之中被解决无疑最省力气.花剑冰死了,花铁树肯定会马上知道.他现在说不定已经采取行动,你要是不想他来对付你,让沈爷来处理这件事情,无疑是最好地举动.但是沈孝天很想见你,听说你约请他来做慈善,他推了很多应酬地.”

    “木头?”叶枫嘴角浮出了一丝笑意,“我也想见他地,我真地没有想到,他地成就竟然不可限量.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想到,”司徒空脸上一丝暖意,“他明天会到,你可以见一下.”

    “那好,就按照你说地,见到木头之后再走.你也累了,休息吧,今天怎么说,都是新年地头一天.”叶枫说到这里的时候,突然想到了方绣筠说地,真情热线初五开播,枫,我只想那天播音后,能听到你地声音.

    “叶少,我还想问你一个问题.”司徒空看起来不想休息,还很精神.

    “你说.”

    “你和昆东素来没有什么交往地.”

    “不错.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次你明显想让昆东地儿子死,我知道你不是个以杀人为乐趣地人,所以我想知道你这是为了什么?”司徒空的发问地确很有苦心,因为他不想让叶枫误入歧途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