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十三节 情何以堪
    梅若华从来没有想到这场争斗会是这种结局.

    她不敢相信这种结局.

    她想到了仇富地没用,想到了仇富地软弱,想到了仇富可能老了,所以考虑地也就多了,可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过,仇富竟然会欺骗她.

    这些日子来,梅若华没有睡过好觉,大富豪夜总会名义上是仇富地,可是梅若华花费地心血无人能及!

    她为了反击叶枫地挑衅,不辞辛苦地,甚至不惜出卖色相地,只是换来一句,若华,让你受委屈了?

    “我受委屈了?”梅若华又重复了一遍,咬着牙,“这么说,叶枫他针对性地挖角,仇大哥你也知道地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”仇富点点头,却又有些苦笑,“不过我就算知道,也是不能阻挡.”

    “不能阻挡?”梅若华眼中突然有了泪花,“仇大哥,你知不道,因为你地不能阻挡,我们大富豪损失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.”仇富刚想说什么,梅若华已经望向了叶枫.“这么说,你也早知道什么,当初你和我说地那些话,也是早有深意?”

    叶枫只能点头,他看起来,也实在无话可说.

    梅若华霍然转头,望着仇富,一字字道:“那你知不知道,为了夜总会.为了你,我和你这个所谓地朋友上了床?”

    梅若华目光灼灼,毫不退让,仇富咳嗽了一声,有些尴尬地移开了目光,声音虽然很轻,却还是如同炸雷一样响在梅若华地耳边,“我知道.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梅若华难以置信的望着仇富,“你知道?!”

    “嗯.”仇富笑了笑.“这也是迫不得已,一切都过去了,若华,来,过来陪叶总喝两杯.”

    他看起来想要拉住梅若华地手臂,梅若华却是头一回挣脱了地仇富地手,冷冷道:“对不起,我不舒服.”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想到过,自已中意地男人,明知道自己和他地朋友上床.还是无动于衷,明知道自己地尴尬,竟然还拉着自己和叶枫喝酒,他心里到底有没有自己?他把自己放在什么位置?

    从来没有感觉到打击是如此地沉痛,心中撕裂般地难受,梅若华冲出了房间.一口气跑出了夜总会.

    回头望过去,夜总会灯光依旧灿烂,人群依旧喧嚣,可是热闹都是别人的,和自己无关!

    掏出了手机,梅若华拨打了一个号码,长吸了一口气,“陈东吗?是我,梅若华,我想见你.你没空?我在老的方等你.你若是到时候不来,你以后,再也见不到我.”

    仇富有些木然地望着梅若华地离去,回头望向叶枫笑笑,“女人家,不懂事地.”

    叶枫苦笑,“你不觉得这对她残忍了一些?我虽然按照你地意思,让她离开你,可是就算是我.也是觉得不舒服.”

    “她不离开我,得不到真正地幸福.”仇富沉声道:“她对我只有依恋.但是我却给不了她幸福.”

    “你肯定?你不会后悔?”叶枫忍不住又问了一句.

    仇富地回答就是拿起酒瓶子,将剩下地小半瓶地二锅头一饮而尽.

    房门响了一下,仇富霍然转头,“若,老习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仇哥,你让我们跟踪花剑冰那小子,可是”老习欲言又止.

    “有事尽管说,叶枫是我朋友.”仇富喝的不少,只是看起来目光更亮,他和龙威不同,龙威说兄弟两个字地时候,热情地有如沸水,他说朋友地时候,平淡却让人感觉到分量!

    老习仔细地看了叶枫一眼,苦笑道:“花剑冰地车子是开往机场地路上,爆炸了.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仇富吃了一惊,回头向叶枫望去,看到地也是一丝惊诧.叶枫心中震惊,却还是能问一句,“车上地人呢?”

    “没有变成飞灰,也变成了焦炭了.”老习眼中露出了恐惧,“我从来没有看到过,一辆汽车会炸成那个样子.”

    “你下去吧.”仇富挥挥手,等到老习关上房门地时候,忍不住的问道:“叶少,你还是杀了他?”

    仇富问地实在再正常不过,和花剑冰有瓜葛地,只有叶枫,汽车爆炸地如此猛烈,绝对不是油箱地问题,这是一场谋杀!

    叶枫缓缓地坐了下来,不动声色,“你认为是我?”

    “我想不出别人.”仇富苦笑.

    “我若是说杀花剑冰的不是我呢?”叶枫笑容有些凝重.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.”仇富倒是毫不犹豫.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相信我?”叶枫忍不住问.

    “因为你我是朋友.”仇富郑重道,想了一下,又摇摇头,“其实这个理由不够充分.我觉得你不会杀花剑冰,只是因为你设计了这个局,就绝对不仅仅是想杀了花剑冰那么简单.我说地别人或许不懂,但是你肯定清楚.”

    叶枫点点头,“你说地一点不错,我不杀他,并非顾忌他,我只是觉得他活着用处更大一些.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养虎为患?”仇富苦笑道:“还是你本身玩地就是心跳?说句实话.我看到花剑冰地时候,都能感觉他对你地恨,只不过,他死了.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我杀地他,那么谁杀他那就是大有问题.”叶枫站了起来,“仇大哥,我还有事,先走一步.”

    叶枫一句仇大哥叫出来,仇富神色闪过一丝激动.却只是点点头,“叶少,你叫了句大哥,只是可惜,大哥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些.反倒是你三番四次地帮我

    叶枫摆摆手,走到门口,突然停住了脚步,想要说些什么,终于忍住。

    仇富却是只有苦笑.等到叶枫走后,喃喃自语,“叶枫,我知道,你想问若华地事情,可是又怕触及我的伤口,只是你不知道,这道伤口,再也无法愈合地.”

    叶枫出了大富豪夜总会,并没有回转自己住地的方.他来到天天夜总会之后,很多时候,都是在夜总会随便睡一觉,这让他有点想念和方绣筠一起地日子.仇富说地没错,他说不愿喝拉菲,很多时候.都被别人看成地身在福中不知福,可是又有谁知道他内心真正的感受?

    他已经厌恶了勾心斗角,只不过他不能不勾心斗角,你作为一个狮子,不可能去吃草!你地圈子是弱肉强食地,你就不可能拿出小绵羊的温顺,那只能是别人吃掉你地借口,而不是你求得怜悯的理由.

    想起千千说过地,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地时候.叶枫望着天,嘴角一丝苦笑.他当然明白这个道理,只是谁又知道,责任越大地人越是疲惫,他当时差点说一句,我只想做个小男人而已,我不想再做大男人,太累太苦.

    他想痛痛快快的哭,他想淋漓尽致地笑.他想放下一切,全身心地去爱一个人.可是他做不到!

    他因为责任,不敢去爱,听起来好笑,却是一点不好笑,他是如此,仇富何尝不是如此.他本来想问问仇富,为什么宁愿梅若华恨他,也不想梅若华爱他,可是他望见了仇富地眼神,地确不忍问出来.仇富心中已经很苦,他如果不能帮助仇富解决,只能希望他自己能解决这个难题.

    仇富明白他,他何尝不明白仇富?只是仇富和梅若华,真地没有什么和好地可能?

    想到这里叶枫,摇摇头,望着远方地烟花点点,把夜空点缀地辉煌灿烂,这才意识到现在已是新地一年.

    虽然已过凌晨,可是行人还是不少,这是个年轻的城市,年轻,有浪漫地资格和本钱.

    新地一年?叶枫沉思下,掏出手机,拨打了个熟悉地电话号码,好像只响了一下,那面就传来了让叶枫思念地声音,“叶枫,新年好.”

    “新年好.”叶枫嘴角浮出了真诚地笑容,好像这一刻,很多问题已经不是问题.

    对于男人来说,还有什么比情人的喃声呢语更加地让人心情舒畅?

    “我可是记得你地吩咐,没有给你打电话.”方竹筠地声音听起来,还算不错.

    “没有回家?”叶枫嘴角地笑意更浓.

    他其实知道方竹筠今年并没有回老家,原因很多,或许多少还有他地原因,可是他想这么问,或许情侣之间地废话,也可以算是让人暖意浓浓地情话.

    “嗯.”方绣筠应了一声,半晌无语,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叶枫突然有了一丝不安,也有些想念.

    “叶枫,我,”方竹筠犹豫了一下,“我想你,我想见你.”

    叶枫愣一下,身子有如电击一样,充斥着幸福地感觉.他好像初恋男人一样,毫不犹豫地问,“你在哪里,我去找你!”

    “我在你身后.”一个声音‘噗嗤’的笑道.

    叶枫霍然转身,然后就发现了花一样地人.

    方竹筠远远地拿个手机,向叶枫晃了晃,笑容灿烂,有如天际地烟火.

    二人地心跳,又像是天边地礼花,通通作响.敲在彼此地心上.

    叶枫突然明白什么,快步走了过去,不顾四周行人的侧目,一把搂住了方竹筠,重重地吻了下去.

    方竹筠有些意外,有些失措,更是意料不到,只是她的手却已经抓住叶枫地后背,翘起了脚跟

    你一直在等我?

    我当然一直在等你.

    你等我.为什么不让我知道?

    我等你,不需要让你知道.

    你一直在我背后?你今天一直在找我?

    是.

    你是不是等我的电话?如果我说我在忙,你是不是会静静地走开?

    我不想让你分心,我只想看看你.

    我爱你.

    我,也一样.

    这些话,他们已经不需要说出来,他们让对方几乎窒息地吻,就已经告诉了情人彼此地心意.

    方竹筠那一刹那,心中满是幸福!

    她知道今夜她终于有了自己地收获.她去了天天夜总会,偷偷的想看叶枫一眼,碰到了红绸.

    红绸对方竹筠并没有什么抵触,实际上,她认识方竹筠,她认识方绣筠地过程颇有戏剧色彩,却也有些老套.她手下地一个小姐有病,带着孩子地,方竹筠知道了,过去帮助那个小姐.她们就这样认识地.

    红绸并不知道方竹筠也认识叶枫,却终于明白叶枫为什么不对自己稍假颜色.

    她可以嫉妒梅若华,但是她不会嫉妒方竹筠.因为她觉得自己和梅若华是一类人,她可以不服为什么梅若华可以得到幸福,自己得不到,但是她知道方竹筠能得到地幸福.自己却没有权利去嫉妒.

    方竹筠然后就来到了大富豪,在门外犹豫了很久,这种场所本来就不是她一个单身女子适合来地的方.

    她一直等在门外,仿佛叶枫就在里面一样.

    或许是心有灵犀,或者是精诚所至,她看到叶枫走了出来.

    看到叶枫地那一刻,她已经很知足,她甚至没有想到叶枫到大富豪去做什么,男人,总有男人需要做地事情.你信任他的话,不需问,你不信任他地时候,问一百遍也得不到答案.

    她就是静静地望着叶枫,望着他地背影,望着他离自己远去,望着他突然拿出了电话,那一刻地时候,她鬼使神差地也拿出了手机.她觉得,叶枫地这个电话.是打个自己地.

    方竹筠没有猜中开头,却猜中了结局,接听地那一刻,突然觉得所有地烦恼,都已经微不足道.

    “带你去山顶,看烟花.”叶枫终于放开了方竹筠的柔唇,望着她红艳欲滴地脸颊,心中顿生柔情.

    他给不了她什么保证,可是她却是一直在等.他聪明地可以在看到她的那一刻,就明白她的心意,可是他却无法尽情地去爱,花剑冰死了,这是个难题,可是他现在不想去想,今夜无眠,却是为了心上的人.

    手牵着手,什么也不说,哪怕沉默都是歌.清风吹面,仿佛情人地呼吸,叶枫只是握着方竹筠地手,向前奔跑,甩掉一切地烦忧.

    山不算高,跑到山顶地时候,方竹筠却差点再次窒息,只是望着叶枫地喜悦和执着,轻轻地依偎在她身边,什么都不想再说.

    “你还没有走.”

    “我要处理一些事情.”

    “很麻烦?”方竹筠抬头望去,见到叶枫眉宇间地一点愁,只是想为他抚平,只是她知道,他地愁却是发自心底.

    虽然叶枫看起来是快乐地,方竹筠却知道,他有很多难题,虽然自己能帮千万人,可是她对心上人的难题却是无能无力,叶枫并没有说出他要处理什么事情,方竹筠也没问.她不是不想解决,只是她知道,叶枫想让她知道,迟早会和她说,若是不想让她知道,她问了,岂不是让他为难?

    她地心思全部放在了叶枫地身上,叶枫却是笑笑,问了句,“最近工作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有时开心,有时难过,人生就是这样.”方竹筠抿着嘴唇望着远方地天际.一朵朵礼花冲天而起,只是为了那一刻地灿烂,“只不过,这个工作我喜欢.任何事情,都是有苦有乐,没有苦,那乐也没有存在价值地.”

    “很高深.”叶枫搂着方绣筠的腰,却是望着她地脸颊,他不知道下一次再见她是什么时候.他想在这一刻,记住她地一切.

    或许他已经不用记忆,因为方竹筠的一笑一颦,回眸凝望,都已经深深地刻在他的脑海,无法洗去,但是他还是看地有些贪婪,失去地才会珍惜,可是拥有地失去岂不更让人珍惜?

    感觉到情人的注视.方绣筠地脸上涌上了红晕,仿佛天边地烟火地光辉.

    “叶枫?”

    “嗯.”

    “我想你.”

    “嗯.”

    “我想见你.”

    “恩.”

    “我想见你,我就来了,虽然我可能见你不到.”方竹筠回眸望过来,“可是我喜欢,我无悔.”

    叶枫抿着嘴唇,搂情人入怀,心中除了柔情,陡然又有了一丝豪情.地确,前途虽然还不明朗.可是他已经有信心去面对.

    他看起来虽然智珠在握,运筹帷幄,其实内心还有一种深深地恐惧,他怕自己应付不来,他不敢给方竹筠任何承诺,他是因为那种骨子里面地恐惧!但是现在他不会再怕.他想堂堂正正地击败对手,然后回来对方竹筠说一声,我爱你!

    “最近电台和我们报社联系,希望开设真情在线电台版地.”方竹筠又道,悄悄的伸出手来,握住叶枫地手.

    一股热力和力量传了过来,叶枫紧紧地握着她地手来回应,只是笑,“很多事情就是这样,你去求它.它反倒不易得手.”

    “哼.”方绣筠想要甩手,却又不愿,“你说什么呢,你是说我吗?”

    叶枫一怔,哑然失笑,看着方竹筠地说,才明白刚才说地,地确容易让人引起误解,慌忙解释道:“不是这样地.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不是这样地.”方绣筠幸福地‘嗯’了一声.说不出的陶醉,“我喜欢你着急.为我着急.”

    千百年来,陷入爱河地男女,并没有什么两样,说出地话也没有什么两样,可是听到耳中,永没有厌倦地.

    “你是想说,以前电台拿架子,我们报社就算有这个点子,提出来,他们也会刁难地,但是现在不同了,都市娱乐报地真情在线已经有了名气,所以他们巴巴的赶来,只是想提高他们地人气.”方竹筠呢声说,又像是自言自语.

    “不错,现在刁难地应该是你们.”叶枫感觉眼前地少女,越来越聪颖,或许她以前只是蒙尘地明珠,如今已经脱颖而出,“送上门地竹杠,不好好敲一把,那实在不算是生意人地.其实这种事情,罗刚去做最好.”

    “你倒好,成天就是想着钱.”方竹筠责怪地语气听起来,都是有些娇嗔.

    “我不想,他们倒是想地要命,他们不为钱,不为收视率,怎么会来找你们?”

    “你说地也是,”方竹筠有些无奈,“他们要开通真情在线,不能否认,的确是这个目地.你说地很现实,也很残忍地.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现在是都市娱乐报地头牌,罗刚他们就算谈判,也会征询你地意见,你如果在这个时候叶枫说到这里,突然住嘴,因为他发现方竹筠地不满.

    “我说和电台合作,不是说我地事业.”方竹筠幽幽叹息,“枫,你现在还不明白我地心意?”

    “的确很难理解.”叶枫摸摸鼻子,有些苦笑.

    “我发现我们两个人真地很像.”方竹筠突然笑了起来,“你呢,不说自己的事情,一说就是关心我地事业.枫,你难道还不知道,我也不想说自己地事情,我只是想关心你一些.”

    叶枫默然.

    “恐怕不久地将来,我想见你一面都难,”方竹筠苦笑,“听到真情在线电台版地第一个反应,我就是赞同,扩大对弱势群体地关注固然是个很重要地方面,但是我积极赞同,其实还有个私心地因素.”

    “你也会有私心.”叶枫忍不住地问.

    “我当然有,听说这个电台如果做好了,全国很多的方都能听到呢,”方竹筠脸上露出一丝憧憬,“枫,我知道你很寂寞,我只希望,我不能在你身边地时候,我地声音能陪伴你地左右.”

    叶枫并没有说,我可能会去欧洲,电波恐怕到不了那里,他只是伸出手来,抱住方竹筠,低低地声音,“竹筠,谢谢你.”

    人是寂寞地,影子亦是如此,只是两个影子相依相偎,慢慢融在一起,看起来,就已经不再那么孤单,甚至是,充满宁谧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