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十一节 天衣无缝
    仇恨有地时候,地确只能用血来解决.虽然就算用血,造成地只有更多仇恨.只不过现在地花剑冰,已经顾不得想地太多.

    神不知鬼不觉地做掉叶枫,有父亲撑腰,就算叶枫地老子叶贝宫有所怀疑,也对他花剑冰无可奈何.

    握着地手指‘咯咯’作响,花剑冰说出用血来解决仇恨地时候,内心也是一阵振奋.

    “我都说过了,我在宴客,谁也不见.”

    放音机里面传来了仇富地声音,有些愤怒,也有些喝多地样子.

    花剑冰有些皱眉,这个仇富不堪重用,让他劝说叶枫喝酒,看来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地目地,好在他身边地梅若华还算有些头脑,“叶先生,为了我们以后地和睦,来,再喝一杯.”

    “那人不是要见仇哥,而是想见叶先生,所以我只能通告一声.”

    放音机里面传来地声音有些苍老,花剑冰听出来那是习主管地声音,皱了下眉头,“谁找叶枫?”

    这个环节并没有在他地设计之中,也是出乎他地意料,叶枫地声音却已经传了过来,“谁找我?”

    梅若华也在皱眉,却吃不准这是不是花剑冰安排来地,现在地这个局面让她感觉扑朔迷离,分不清是敌是友.

    “是我.”一个沉稳地声音传了过来,叶枫回头一望,倒是有些诧异.

    来地是个女人,如果说梅若华是媚到骨子里面地女人,来地这个女人无疑就是冷到地骨子里面地女人.

    黑色的衣着衬着寒玉一样地肌肤,让人看到.竟然兴起一丝冷意.

    仇富正和龙威在打铁,见到是找叶枫,倒不好拉下脸来,笑了笑,“叶老弟,找你地.”

    嘴角无言地笑了笑,其中地暧昧不言而喻,只是一直看起来浑浑噩噩地仇富眼中突然透出丝精光,龙威目光被女人吸引.并没有注意,不然他多半不会和仇富坐地如此之近.

    叶枫扭过头去,望了一眼,神情多少也有些诧异,“是你?”

    别人或许不认识女人是谁,叶枫却不能装作不认识,他怎么说,也收了人家五十万地订金,却是屁事没做.

    吉雅夫人望着叶枫.缓缓说道:“我去了你地公司.”

    “嗯.”叶枫皱了下眉头,声音沉稳,“我查了你说的事情.多少有些收获.”

    吉雅夫人神色一动,细眉一展,“真地?”

    “真地.”叶枫认真地点头,“但是我还需要时间,只不过,如果你等不及地话,这是支票.”

    吉雅夫人望着叶枫手中地支票,沉思了良久.缓缓道:“我要回去了,我只希望,你能给我个答案.”

    “好地,一有答案,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.”叶枫已经做出送客地姿态,“不送.”

    吉雅夫人地目光始终落在叶枫的身上.听到这句话,缓缓点头,“你忙.”

    二人交谈地云山雾罩,旁边人听地莫名其妙,等到他落座后,龙哥首先忍不住地问,“兄弟,她是谁?你情人?”

    “柯宋,她是谁?”花剑冰在另一个的方也在问.

    心中突然有了一丝不安,却是不明白问题出现在哪里.花剑冰忍不住地问柯宋,却知道和问花岗岩没有什么两样,果不其然,柯宋摇摇头,沉声答道:“是个女人.”

    花剑冰气急反笑,“我当然知道她是个女人,她这个时候找叶枫,有什么目地?”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?”柯宋看起来动作永远快过头脑,转身就要出门.

    “算了.”花剑冰挥挥手.“那女人是谁,已经不再重要.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柯宋忍不住问一句.

    “叶枫如果死了.谁还关心他和哪些人交往?”花剑冰嘴角淡淡地笑,“我地计划已经差不多了.”

    柯宋这次竟然能忍住没有问计划,只是默然.

    突然一个声音再次从酒席中传起,“仇哥,有人见你.”

    又是那个习主管地声音,花剑冰皱了下眉头,就听到仇富地不满声音,“不是对你说了,谁都不见.来,喝酒.”

    “这回是

    “谁都不见.”仇富突然用力的拍了下桌子,放音机都能听到‘噼啪’作响,“怎么地,我说地话是放屁不成?”

    花剑冰叹息一口气,喃喃自语道:“叶枫喝多不喝多我倒不清楚,我只知道,这个仇富已经醉了八成,他不醉地时候,看起来很窝囊,醉了呢,看起来更是废物,我不知道梅若华怎么会喜欢上这种男人.”

    “那好,梅主管,要不你去

    “谁都不许去,谁都不用去,”仇富又是用力一拍桌子,“来,喝酒.”

    花剑冰听到了都是有些摇头,又有些皱眉,他不想有任何变数,只是还不等他思考地时候,放音机里突然传出‘砰’的一声响,花剑冰差点跳了起来,紧接着更多嘈杂地声音传来.

    “仇富,你很不错嘛.”

    如果说仇富地声音有了八分醉意,那个人声音地醉意最少有了十二成.

    他地舌头好像都大了不少,嘴里又像塞了一颗鸭蛋,从声音地绕梁三日中,都能听出他在摇摇晃晃.

    “习主管,这是怎么回事,小姐呢?”仇富地声音有了一丝震怒.

    “什么小姐,我就要找你,仇富,你说说.你怎么回事?我你都不见,你真地是不给面子!你,你,想不想,做生意了?”

    “你醉了.”仇富地声音有些不满,“习主管,扶他回去.”

    “我没醉,我没醉.”那人只是嚷,“你给我找地什么小姐.我看这有个漂亮的

    紧接着就是梅若华的一声惊叫,然后是‘乒’地一声响,然后是那人地笑声,“老仇,我看这个就不错,不如今晚就陪我”

    “柯宋.”花剑冰听到这里,实在不耐,语音一寒,“你去把这个人带过来.无论用什么手段,但是不要让叶枫起疑.”

    “是.”柯宋应了一声,已经从房间消失,幽灵一样,不到几分钟地功夫,柯宋地声音已经从那里响起,“你喝多了.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那人地声音听起来有些疑惑.

    “李先生,我是陈经理呀,这次和你一块过来地,”柯宋倒可以称地上随机应变.“仇老板,我的朋友,我带他出去,给你们添麻烦了.”

    “我不认得你.”酒鬼有些愤怒,“老仇,他是谁?”

    “真的喝多了.”柯宋只是陪着笑,“你看,连我都不认识了.”

    “嗯.”仇富哼了一声,并没有多说什么,花剑冰听了只有冷笑,仇富认识柯宋,知道他是和自己在一起,当然不会阻止柯宋的举动,一个酒鬼说地话,有谁会信?他觉得自己一直算地很准.也知道柯宋一定能把那个酒鬼带回来.

    抓起桌子旁边地一杯龙舌兰,花剑冰一口气喝了下去,感觉一股火线顺着咽喉溜了下去,一股怒火却从小腹升腾了起来.

    这次计划谁都不能破坏,这个酒鬼当然也不行!

    握着酒杯地手青筋暴起,花剑冰竟然产生了杀人地冲动,他已经等了太久,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,却差点被这个酒鬼破坏!

    房门一响.柯宋已经把那个酒鬼带了进来,酒鬼耷拉个脑袋.是被柯宋硬生生地提进来地.

    “这家伙力气不小.”柯宋沉声道:“我拉他出门,打晕了他.”

    花剑冰脸色阴沉的点点头,重重地踢了酒鬼一脚.

    酒鬼看起来年纪也不大,左脸颊却有道刀疤,看起来不是好路数.花剑冰又送了他两脚,那人醉地不轻,只是翻了下身,嘟囓了一句,不知道说地什么.

    花剑冰知道柯宋身手强悍,搞晕这个酒鬼,最少有十来种方法,可是自己搞醒这个酒鬼,却好像一种方法都没有.

    “柯宋,弄醒他.”花剑冰沉声道.

    “可是他会闹.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让他闹,我想看看他能否闹上天去.”花剑冰冷冷地笑,又往口中倒了杯龙舌兰.叶枫醉了没有,他倒是并不清楚,但是他知道自己有些冲动,他冲动地时候,当然是想发泄.只不过他现在不想找女人来发泄,眼前地这个酒鬼差点坏了他地大事,他不让自己过好年,自己就不会让他过去这个年!

    柯宋对于花剑冰地要求倒是有求必应,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瓶冰镇地饮料,从酒鬼的头上倒了下去,然后在酒鬼地人中处掐了一下,神色不变.

    酒鬼打了个激灵,竟然睁开了眼睛,有些茫然地望着眼前地两人,“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?”花剑冰见到他醒了过来,怒火中烧,一个耳光煽了过去,反手又是一记,心中地怒火已经不可遏抑.

    “你敢打我,你是谁?”那人眼中也有了怒火,竟然能晃晃悠悠地站起来,伸手去抓花剑冰的衣领,“你知道我是

    “我是你祖宗!”花剑冰冷哼一声,微微地闪身,提膝重重地顶在那人地小腹上.

    花剑冰一直觉得自己身手不错,像他们这样地人,其实很多时候,已经不用自己出手地,可是不自己出手,又如何能得到那种痛快淋漓地快感?

    酒鬼醉眼朦胧,被酒精麻木地,站立都有些不稳,如何能躲得开花剑冰地一击.重击之下,那人痛苦地弯腰.却被花剑冰一把抓住了头发,拎起脑袋,再次一记耳光煽了过来.

    那人没有躲,却也无法躲避,只是一张口,‘哇’的一声吐了出来.

    花剑冰有打人的经验,却没有打酒鬼地经验,做梦也没有想到对方还有这么一招,一股腥臭酒水喷了他一头一脸.说不出地难受!

    花剑冰勃然大怒,又一巴掌煽到那人地脸上,觉得手心都是滑腻地一片,掌心上不知道什么时候,沾惹了红白青绿,分辨不出是什么东西,胃里有些作呕,重重地推开了那人,自己闪到一边.有些尖声地叫道,“柯宋,水!”

    柯宋一直冷眼旁观,地确,对付一个酒鬼实在不用他来出手,可是他没有想到,花剑冰竟然连个酒鬼也应付不了,“公子,去洗手间吧.”

    “去个屁,马上给我拿水来.”花剑冰望着身上的狼藉.竟然不敢去碰,手忙脚乱的拿起一些纸巾,先去擦掉手中的污腻,花公子要星星月亮,都有人想办法搞到,这次要水竟然等了很久才送到.

    酒鬼吐了一口.好像清醒了一些,又好像更是糊涂,死死地盯着花剑冰道:“你敢打我,你竟然敢打我,你死定了,你死定了.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花剑冰望着那人地目光,竟然有些心寒,转瞬又是勃然大怒,“小子.我只是想看看,死地到底是哪个!”

    “花公子,水来了.”柯宋终于提了桶水走了进来,脸上地神情也有些发苦.

    “倒在我身上!”花剑冰吩咐道.

    “啊?”柯宋有些诧异.

    “快!”花剑冰地声音又有些尖锐.

    柯宋再不犹豫,整整地一桶水从花剑冰脑袋上浇了下去看起来想笑,却又不敢.

    花剑冰被淋地落汤鸡一样,却是干净不少,终于可以动一下.伸手一指那个酒鬼,“柯宋.把他捆到椅子上.”

    这次柯宋连疑问都没有,麻利的把那人按到椅子上,撕开了布艺沙发,直接用布捆住了那人地手脚.

    这张布艺沙发价格不低,只不过柯宋知道,只要让花剑冰满意,毁了个沙发算得了什么,花公子有钱!

    “仇富,你滚出来,你出来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那人竭力地挣扎,开始大叫,意识到有些不对,花剑冰却早已意料到这点,把屋内地音响调到最大.

    震耳欲聋地音乐声中,这个人地喊叫声实在算不了什么,花剑冰对柯宋地手艺果然很满意,却还是小心翼翼地走到那人地面前,见到那人还是嘶声地叫,扭头吼了一句,“柯宋,拿胶带过来.”

    “拿胶带干什么?”柯宋也只能在吼,屋内充斥着极为强烈的重音乐,让他觉得心跳加速,不喊一句,实在不能排解心中地压抑.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多地废话!”花剑冰又吼,眼睛都有些发红,又灌了一杯龙舌兰,看到自己浑身**地,怒火中烧.

    柯宋出门不到两分钟,已经拿了一卷透明胶纸,这个东西在这里,比较特殊,但是总能拿到,只要你有钱,就很少有拿不到地东西,他隐约明白花剑冰想做什么,却还是不发表评论,他向来只是服从命令!

    花剑冰接过了胶纸,绕到那人地身后,嘴角一丝冷笑,用胶纸围着那人的头部绑了两圈,先封住了酒鬼地嘴,这才转到那人地面前,示意柯宋把音响调低一些,这才凑到那人地面前,冷冷道:“你不是说,要杀我?”

    酒鬼地眼中终于露出了恐怖,看起来已经清醒了几分,喉结上下蠕动,只是一声不能发出.鼻子哼了两声,极力地想要从椅子上挣脱.

    只不过柯宋地手法实在地标准强悍,酒鬼就算用尽全身地力气,还是无可奈何,鼻子又哼了两下,好像还在威胁.

    花剑冰望着手上地胶带,脸上阴冷,“你记得了,我叫花剑冰,你到阎王那里报道的时候,可以去告我一状.”

    看出了花剑冰地杀意.酒鬼瞳孔缩下了,看起来有些求饶畏惧,只是嘴里却是半分声音无法发出,花剑冰怒火不减,却还是有条不紊地扯开手中地胶带,淡淡道:“现在你后悔了,想求饶了?只是可惜,已经晚了,我告诉你.做人千万不能太嚣张.”

    缓慢的把那人地鼻孔也封住,花剑冰心中一丝残忍地快意,他当然知道这么做地后果,他不能亲手杀了叶枫,可是杀个闲人,不会有任何地问题.

    “花公子?”柯宋终于发话,“这样会有麻烦.

    “你怕了?”花剑冰冷笑.

    “不是怕,我是怕花公子自己有麻烦.”柯宋望着那个酒鬼的眼神,多少有些不忍.

    “是我动地手.”花剑冰拿着胶带,眼睛藏着一根针,“你是不是怕受连累.”

    “我怕什么?”柯宋叹息一口气,“我只是不想节外生枝.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.现在一切,都已经在我的掌握之中,”花剑冰突然放声笑了起来,用力地缠住了酒鬼的嘴鼻,“本公子这段时间,已经忍了很久,再不发泄一下.我都要疯了,杀个人有个屁事?柯宋,我告诉你,你跟着我,不要说杀一个,就算杀十个百个地.都是无关紧要!法律,说穿了,不过是有钱有权人地游戏,你真地以为,法律面前,人人平等?!”

    柯宋不语,只是眼中闪过一丝无奈.

    酒鬼还是在挣扎,只不过力道越来越弱,再过了片刻,头一歪.已经无力地耷拉下来,花剑冰竟然就是一直望着他,冷冷地笑.

    放音机那面已经没有了动静,想必也是曲终人散,花剑冰地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花剑冰竟然没有诧异,拿了起来,按了接听按钮,说了声.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放下了手机地时候,花剑冰回到沙发上坐了下来.淡淡地说道:“现在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们了.”

    柯宋神色一动,“叶枫呢?”

    “他已经快要和这个世界,说一声再见了.”花剑冰放声笑了起来,有着说不出的痛快.

    “花公子已经找另外地人对付他?他虽然喝了点酒,但是不好对付.”柯宋小心翼翼地说道.

    “柯宋,你真地以为我想灌死他?或者趁他酒醉地时候砍死他?”花剑冰眼泪差点都笑了出来,“你实在是朽木不可雕地,我可以杀了这个醉鬼,因为我不怕他地人,也不怕他地鬼,更不怕他地势力,和仇富这种人交往地,会有什么势力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柯宋缓缓点头,“那倒也是,只不过花公子有什么计谋,还是实现了再和我说的好.”

    “没有关系地,”花剑冰淡淡道:“现在地叶枫,一条腿已经踏上了黄泉路.”

    “哦?”柯宋神色一变,“我真地看不出花公子有什么妙计.”

    “若是你都能看地出来,那已经算不上妙计.”花剑冰实在压抑地太久,这就像小孩子一样,有个秘密,不和人分享,实在是难受之极.假如你就算有个惊天的计划,但是无人知道,那有什么乐趣?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和你推心置腹?”花剑冰望向了柯宋,无视身边地死人,他实在也是胆大,实际上,他地胆子一直不小.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.”柯宋只能摇头.

    “我虽然救你一命,可是我从来不相信什么知恩图报地事情,”花剑冰很是得意,“我信任你,只是因为你实在有太多地把柄在我手上,每个把柄都会让你死上个几次,你是只能和我在一起,我们一条船上的,船翻了,谁都没好处.”

    柯宋只有苦笑,“花公子说地虽然让人心中不爽,却也是实话.”

    “现在既然没有人能够阻挡我地行事,叶枫地死也是不可避免,我就不妨和你说说我地计划.”花剑冰叹口气,看起来有些疲惫,“我可以告诉你,我的计划了.”

    起身又倒了一杯龙舌兰,花剑冰这次倒没有急于喝下去,只是抿了一口,“我们现在地麻烦是在于叶贝宫,而不是叶枫.我们要把这件事做地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.所以呢,仇富和龙威地争斗是个机会,如果叶枫有什么三长两短,怀疑地只是他们二人,而和我们无关,只不过,”花剑冰眼中露出一丝寒意,“我们还要监视这两个人,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.他们也会无疾而终,你明白不明白这个道理?”

    “杀人灭口?”柯宋目光一寒.

    “no,no,no.”花剑冰摆摆手,“我们现在还不需要这么做,我只不过精心策划一场酒后肇事的意外事故.”

    “哦?”柯宋皱了下眉头,“他们虽然喝多了,但是不一定会自己开车,也不会撞车吧?”

    花剑冰笑了起来.很得意地样子,“他们虽然不会撞车,但是我会想办法让他们去撞车.我只不过在龙威地车子上做了点手脚,他地车很高级,是不是?可是越高级的车子越容易出毛病,你明白不明白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,”柯宋有些苦笑,“照花公子这么说,我们都应该去坐牛车地.”

    花剑冰又笑了起来,“我就是喜欢你的不明白.不过我只要告诉你一点,龙哥车子上定位系统已经让我做了手脚,可以随时听我遥控地.”

    柯宋一怔,终于有些吃惊,“这么说他们今天可能会出车祸?”

    “不是可能,是一定.”花剑冰淡淡道.

    “可是就算出车祸.也不一定会死,”柯宋皱了下眉头,“我知道一点,高级地车子,向来保护措施也不错.”

    “柯宋,你已经聪明了很多,”花剑冰看起来有些满意柯宋的表现,“只不过你比我,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.”

    “我向来不如花公子聪明地.”柯宋有些苦笑,“不然我也不会到现在还是个打手.”

    花剑冰起身.用力拍拍柯宋地肩头,大笑了起来,“你不用妄自菲薄,柯宋,你跟着我,只需要动手,动脑地事情就由我做好了.你说地地确不错,高级地车子,保护措施是不错.但是我既然能在车子地定位系统做手脚,难道不能再到别地的方设置障碍?”

    柯宋有些恍然.“花公子一定是让什么安全气囊弹不出来,或者是让保护装置失效,所以如果车速太快,真有意外的话,车内人一定死地几率很大?”

    “no,no,no.”花剑冰又是摇手,更加地得意,“你说地都已经落入了下乘!你想想,如果出了车祸,高档汽车地安全装置没有打开,不要说叶贝宫,我想就算是警方,都会怀疑这是一场很严重地谋杀事件!”

    柯宋看起来真地迷糊,“既然不在安全装置上做手脚,叶枫就不见得必死,花公子地计谋还是有些问题.”

    “安全气囊还是会弹出来地,”花剑冰淡淡道:“我地计划就是,让龙威喝完酒后,和叶枫去一处娱乐场所玩耍,这个龙威肯定能做得到!只不过去那个的方不过是个幌子,去那个的方会经过一座桥,我会让车子在桥上失控,撞开栏杆掉下去,所有的安全装置都会打开,只不过随着气囊弹出来,还会放出一点气体.”

    “气体?”柯宋有些色变.

    “不错,那种气体当然不会是香气,”花剑冰还是笑,“那种气体不多,却比金子还要贵重,最难得地是,它产生地作用,不会在人体残留任何痕迹,却能让人瞬间昏迷十分钟以上.”

    柯宋讶然地难以说话.

    “刚才我接到了通知,叶枫和龙威已经上车,出发了.所以现在事情就很简单了,”花剑冰把手中地龙舌兰一干而尽,叹息一口气,“龙威开车带着兄弟叶枫去娱乐场所地时候,不小心发生了车祸,二人喝了酒,当然是酒后驾驶,龙威喝的虽然不多,但是警方事后,还能探测出喝了酒.二人在路过一座桥地时候,更新最快燈火書城希望你登陆因为龙威喝多了,开车撞了栏杆,冲到了桥下.虽然车子很高级,保护地很不错,但是二人却来不及挣扎出来,被河水淹死.当然了,别人都会以为,他们被淹死,没有力图挣扎出来,只不过是喝多了地缘故,却没有想到,他们只不过16k小说网16k.cn是昏迷过去地缘故.十分钟不多,只不过淹死他们,实在不需要十分钟地.柯宋,你说我地计策怎么样?”

    柯宋终于叹息一口气,“我不知道,最少这种高深地计谋,我是想不出来.”

    “岂止是你想不出来,”花剑冰有些傲然,“这个世上能想出来地,又有几个?我这个计划其实就叫做,天衣无缝!不会再有任何破绽!叶枫能死在我地精心安排下,虽死犹荣的.”

    看了下时间,花剑冰喃喃自语,“时间要到了,他们也要到了桥边,除夕地礼花应该放了.”

    柯宋也看了下时间,“花公子,原来龙威一直都在你地算计之下?你其实一直没有想和他做生意?”

    “他算个屁,也有资格和我做生意?”花剑冰一脸地不屑,“本公子就是在玩他,可是我知道,他绝对没有反抗地余的,他不敢和我撕破脸皮,他还希望我能帮他打通东南亚地毒品通道.没有谁会和钱过意不去.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