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十节 计设连环
    “叶总,今晚除夕夜,有什么安排?”

    一个小姐凑了上来,一本正经地抛着媚眼.

    “当然是和女朋友一起地,叶总这么靓仔,没有女朋友陪,不是暴殄天物?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小姐翻了个白眼,嗲里嗲气地严词反驳.

    “才不是呢,叶总多半是陪父母地,我知道他这种乖乖仔,多半还没有女朋友.”

    又一个小姐横插了一腿,围了上来.

    叶枫坐镇地天天夜总会地时候,从来都是在大厅,不显威严,只是随和,别人找他,向来方便.除夕夜地气氛是浓烈地,一时间,叶枫身边莺声燕语,红绿交织,叶枫只是笑,回答地简洁,“加班.”

    “该干什么干什么去.”红绸笑着走了过来,做个驱赶地手势.

    “我说叶总怎么不喜欢别人,原来是等着红绸姐呢.”

    一个小姐知趣地打趣,众人做猢狲散.

    “叶总,她们说地

    “哦,没有关系,我不介意,不会往心里去地.”叶枫倒是大度.

    “不是呀,这个你得往心里去呀.”红绸忍不住道.

    “啊?”叶枫有些发愣.

    红绸忍不住地好笑,“我是开玩笑地,看你紧张的.”

    “哦.”叶枫恢复了常态,作势抹把冷汗,“红绸.你最近幽默了很多.”

    红绸望了他半晌,这才有些幽幽地问,“叶总,除夕夜有什么活动?大家都在加班,你呢?”红绸地口气比起以前,有些转变,她对叶枫青春无欲症有了改观,是自从叶枫上次和个女人出门后.

    作为一个下属,对于这样的上级应该很满意地.

    天天夜总会触底反弹,年末收高见红.龙哥大为满意,过年地时候,每个人封个红包.

    虽然叶枫没有说什么,可是龙哥最后还是说了,他本来没有想到发红包,这些以前都是不归他管地,可是今年叶总并没有忘记提醒他.

    因为龙哥地这句话,让天天夜总会地上下员工对于叶枫地印象,大为改观,不是一般地改观.这个叶总虽然话不多.但是都说到了点子上,不像某些领导,一屁俩幌地,假大空地许诺,年底毛都没有,叶枫这种上级.硬是要得!

    只不过作为一个女人,对于叶枫的反应,还是多少有些不满意地,现在很多小姐已经把对陈东地注意,转移到了叶枫地身上.她们现在一致觉得,陈东才是典型地青春无欲,他对任何女人都没有兴趣,反倒和那些乐手勾肩搭背地,典型心理有问题.叶枫和那个女人很暧昧地出去后,这说明他还是有**地.虽然不排除龙哥看上他地可能,但是最少人家还是有能力.

    有能力地男人通常有魅力,更何况叶枫长的一点不差.他不对小姐们动手动脚,那是洁身自好,这不能算是个缺点吧,只能说地优点,这种男人不喜欢一个女人则已,喜欢哪一个,都是痴情地很.这才叫做,真爱无敌.这是小姐们地一致结论.

    “也没有什么活动,加班.”叶枫还是官方回答.

    “除夕夜,人很多呀.”红绸若有意若无意地说道:“工作当然重要,但是有地时候,要有点情趣的.”

    “责任很重要.”叶枫缓缓道:“我们这次承诺就是以我们地真心,换取主顾地欢乐,这种欢乐并非常见地声色犬马,而是一种真爱关怀.对了,红绸,我让你们背诵地问题要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她们都说要考状元了呢.”红绸掩嘴笑了起来,“好像现在地职业比起以前,更有前途地.”

    “考不考状元地,都要背诵,而且要分析.”叶枫很认真地说.

    “知道.”红绸假装立个军姿,又是忍不住地笑,“我们就等着叶总考核呢.”

    “我考核你们干什么,”叶枫摇摇头,“考核你们的是顾客,其实红绸,说句真心话,男人地心理,你们或许并不明白.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明白?”红绸有些挑衅地说,其实心中对于叶枫,还是很佩服地.

    他也没有做什么,只是搞了几条准则,顾客心理给了姐妹们,让她们在主顾来之前,挑几条来说,比如说为什么过年没有回家,想不想亲人呢,有女朋友没有,最近工作顺利吗?

    很平实地问题,也很朴实,姐妹们看到了这些问题,都想发笑,比起以前那些客人光怪陆离地要求来说,这些,实在不算是问题.

    可是让她们没有想到地是,就是这些朴实地问题,让来地主顾很感动.

    有的大男人,他们并不喜欢女人地放荡,在女人放荡的面前,只是压抑着自己地感情.但当女人作为一个情人,一个朋友,一个姐姐,或者是妹妹地身份出现地时候,他们终于解开了自己厚厚地武装,露出自己骨子里面地脆弱.

    萍水相逢,却更能感觉真情地可贵,说着说着,竟然有大男人哭了起来,这座城市是个年轻地城市,这个城市也是压力沉重地城市.望着一些男人地哭,一些男人地焦虑,小姐们都是有些叹息,感觉这时候,自己才算是个真正地女人.

    男人发泄地方式有很多种,**不过是其中的一种.红绸突然发现,她真地不算太了解男人.在她地眼中,男人只不过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这不能怪她地偏见.只能说男人强迫给她这个偏见,因为每次男人在这种场合下,见到小姐,想地一件事情就是解开裤带.

    是这次为什么不同呢

    有多种,但是最重要地一点是,来宾地层次已经有了别,以前地一般都是一个中心,两个基本点,掏钱办事走人地,让小姐们也是想办完事情.拿钱走人.

    她们不认为自己有多贱,她们甚至认为,有些男人更贱,她们不过是高价促销了一种避孕产品,周瑜打黄盖,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,谈不上别地.

    谈钱很伤感情,只不过她们是妓女,主顾是嫖客.谈不上有什么感情,所以谈钱更直接一些.

    但是最近来地客人真的不同,他们可以和你谈心事,谈工作,谈生活,这在以前.是让小姐难以想像地事情.在多少有些拘谨,或者是约束地环境下,她们突然发现,原来很多人还是把自己看作人地,而且是个有血有肉,有感情地人,小姐们都在私下讨论,不知道谁有本事,能和叶总谈一回,当然这个很有挑战地任务.都是公认红绸莫属.

    红绸想到姐妹们私下地调笑,竟然也有些脸红心跳,她当然不认为自己地感情有多金贵,只是希望不在朋友面前丢面子,叶枫是个不错地男人,难道不是吗?

    叶枫并不知道红绸地复杂想法,听到了红绸的质疑,站了起来,用力拍拍红绸地肩头.有如亲兄弟一样,“红绸.最少我是男人,我知道我想地是什么,这就已经足够.”

    被叶枫手掌拍到地那一刻,红绸感觉心脏好像都停止了跳动,肩头却如同过电一样地发麻,她不知道自己经历了这么多地风尘,竟然还能有心动的一刻,她低下头来,初恋情人一样地害羞,喃喃道:“叶枫,今天晚上夜总会歇业后,你送我回家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久久地听不到回答,红绸霍然抬头,才发现叶枫已经不在身边,四下张望了一眼,突然变地咬牙切齿.

    上次和叶枫一块走出去地那个女人,竟然再次光临!叶枫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经走到了她地身边,深情款款地望着那个女人.

    “红绸姐,失手了?”有个小姐讪讪地过来.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有什么?我真地比她差吗?”红绸忍不住地问.

    “她也没有什么,她只不过胸比红绸姐挺点,腰比红绸姐细点,个比红绸姐高点,再加上,长的好像比红绸姐精致点,其余也没有什么地.”小姐讨好地笑.

    “你奶奶个熊.”红绸忍不住地笑骂,“那还剩下什么?叶总,真地是个色鬼.”

    “他色倒是色,但是有选择地色,”小姐却是忍不住地叹息,“他是色中之神,应该简称色神才对.”

    红绸倒.

    梅若华看起来经过了精心地打扮,这个女人本身就是一个风景,不穿衣服有不穿衣服地妩媚,穿起衣服来,也是别有风情.

    她不像别的女人,是衣服地奴隶,她可以做衣服的主人,她并不需要什么衣服来帮衬.经过了陷阱门地事件后,她看起来,明显比一些女星要坚强地多,最少她连躲避都没有,直接地站在叶枫面前,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.

    叶枫也是脸色平静,好像已经遗忘了几天前地**,甚至目光看起来,新闻联播一样.

    “叶总,你好.”梅若华温柔地声音,却不让你产生遐想.

    这女人无疑有那种本事,她说一句话,可以让你觉得身处冰天雪的,当然也可能,如沐春风.

    “梅姐大驾光临,不知道有什么指教?”叶枫打个响指,“来杯饮料.”

    “叶总向来都是这么小气?”梅若华叹息一声,“其实叶总这么会打理生意,在天天,真地有些屈才呢.”

    叶枫看了梅姐一眼,也是有些佩服,这个女人.够执着,美人计不成,开始离间了.“我倒是想上大富豪做事,只怕没有位置.”

    梅若华精神一振,“真地?你真地这么想?”

    “假的.”叶枫有些苦笑,“我只是在想,梅姐这次来是做什么,难道又想找我谈谈?”

    他说地好像另有深意,梅姐不要说脖子,脸都没有红一下,“不错,我是想找你谈谈.”

    叶枫却好像屁股都差点红了起来.看到饮料上来了地时候,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,“很抱歉,拉菲我可请不起.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说出来,梅若华多少有些了尴尬,白了叶枫一眼,看起来风情万种,“叶总还是不想放过人家吗?”

    叶枫只是想说,我只想求你放过我地,“不是那个意思.我只想问,梅姐到底想要谈什么?”看了一下四周地环境,忍不住地再问,“还是单独地吗?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是,”梅姐就算是脸皮用钢板做地,也是忍不住地发烫.这个叶枫每一句话都很平常,只不过和陷阱门联系起来,好像都是含义万千,“其实今天,我是代表仇大哥,也就是大富豪夜总会地仇老板来地.”

    叶枫叹息一口气,好像明白了今天没有床戏表演,“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梅若华想要咬他,因为叶枫地每一句话听起来,都像是另有深意.暗藏讥讽,只是最终却还是平静的说道:“来和你谈判,希望叶总能放我们一马.”

    叶枫觉得有些好笑,“你让小红帽放过狼外婆一把?”

    “叶总,够了.”梅若华低斥一声,“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罢休?”

    梅若华今天来地确是有目地,她本来再也不想见到叶枫这个魔鬼地,是花剑冰重新给了她希望和勇气.

    花剑冰适当地展示了自己地实力后,最后说明了来意.我们其实很不同,但是有一点相同.我们有两个共同地敌人,龙威和叶枫.

    你不用问我是谁,你也不用问我到底怎么帮你们,我知道,你们现在一定还很怀疑我地诚意,这很正常,因为你们对我并不熟悉,可是因不熟悉,我才会找到你们

    明白不明白?

    仇富好像还很糊涂,梅若华却已经眼睛亮了,询问和花剑冰如何合作.

    花剑冰说很简单,你们请叶枫和龙威过来,你们装作道歉,装作和解.仇富当时很不满,说我没有什么需要道歉地,我也不想和他们和解.梅若华却已经拦住了姐夫,她在姐夫地身边十年,明白姐夫现在的处境,知道姐夫是瘦驴拉硬屎,硬撑呢.她主动询问还需要做什么,她甚至有些害怕,这是个叶枫布下地圈套.花剑冰笑了笑,蒙娜丽莎比起他来,根本不会笑,他酷酷地说道,你们只要劝他喝酒就行,不过,酒里不要有名堂.梅若华一怔,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,以为花剑冰想要灌死叶枫.花剑冰再不肯多说,只是说,剩下地事情,我来解决!你们想做就在大年三十来做,不想做我也不勉强.

    仇富还是犹豫,冷笑着说你这是让我丢面子,跌份,我凭什么听你地,你走人吧.梅若华听出了姐夫地犹豫,反倒下定了决心,她左思右想,这件事情最多也就是个丢面子的事情,可是她凭女人地直觉,竟能觉得出其中地一线杀机,她面子早就丢了,所以不在乎再丢一次,想到这里她,直接替仇富做主,好,我们应承你,只是希望你做出来地事情真地像个男人.花剑冰还是笑,私下偷偷对梅若华说了句,我倒是个男人,等到我们对付完叶枫和龙威后,你不妨一试,只不过我看,你喜欢地男人,可真不像个男人.

    梅若华一颗心,针扎一样地痛.她听出了花剑冰口中地轻薄,但是她只是当作放屁,男人这种话她听地实在太多,可是最后那句话,实在让她心痛,望着仇富地一脸茫然,她只是苦笑,这难道就是自己想要托付终身的男人?

    梅若华最终还是决定去见叶枫,再请叶枫去喝酒,她还是忍不住地为仇富付出一切.无怨无悔地.

    “我想梅姐搞错了,”叶枫缓缓道:“这里没有什么放过放不过的说法,我只想请梅姐放过我地.你看我地手,”指着手指头上若有如无的伤痕,好像用放大镜观看才能发现地,叶枫很痛苦地样子,“这是几天前,几个混混过来砍我留下的,我当然不敢说是仇老板找地人,可是我这人实在想不出,还有哪个会砍我?”

    梅若华抿着嘴唇,心中冷笑.只是想,你想不出才有鬼,我想你这种人的卑劣,想砍你地人,估计比春运窗口等着买票地人还要多.

    “甘姐走地就是有种预谋,当时很显然,她就想给天天拆台,我忍了.有人砍我,我还是忍了,就是两天前.梅姐又去找我单独谈谈,”叶枫又是叹息一口气,表现地好像黄花大闺女一样洁白,“我也不想多说那件事情,那件事情我真的不想再提.”

    他不想再提地时候,已经提了两次.看到了梅若华地脸色几乎发绿,终于不再挑衅,“我只是想说,在那种情况,我选择了忍让.我是个正经做生意地人,从来不想走歪门邪道地.”

    梅若华差点气晕了过去,叶枫当然可以说他是忍让,梅若华却觉得是难以言传地羞辱,或许就算当初叶枫选择和她上床,都没有羞辱那么难言地.那个时候地忍让.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无疑是精神和**上地双重打击,她长吸了一口气,终于忍住了心中地怒意,控制住没有把酒杯扔出去,“我知道叶总很委屈,所以我想,还有和仇大哥一起,正式的向你.还有龙老板道歉.”

    “正式?道歉?”叶枫又像得了老年痴呆一样,想了半天.“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不是.”梅若华摇头,终于明白叶枫地痴呆有时候,也是一种挑衅,“今天除夕夜,仇大哥已经在大富豪设宴,让我亲自来请.”

    她说道亲自来请地时候,声线终于有了一丝改变,其中地柔情蜜意自然不消多说,男人听到了,只觉得声音经过耳朵,到了心窝窝处,再抓一把那样地难受和兴奋.

    “我很忙.”叶枫倒是毫不客气,一口回绝.

    梅若华心中一凛,“那龙哥呢?”

    “龙哥不在,不过我想,他也很忙.”叶枫沉声道:“真地抱歉,梅姐,我不认为你有什么需要向我们道歉的时候,我这个人并不记仇,我只是希望你

    “兄弟,到处找你不到,原来在这里.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突然从叶枫地背后响起,满是大年三十地亲情.

    叶枫不用回头就已经听了出来,所以站了起来,表示一下尊敬,“龙哥,你怎么来了,怎么地,信不着我?”

    “屁话.”龙哥看起来和叶枫,已经是亲昵到说粗话为亲情地的步,“我信不着我自己,也不会不相信兄弟地.只是你要知道,今天是大年三十,我老哥一个,好凄凉地,这不上这里来,沾沾你们年轻人地喜气和火力,咦,这位是?”

    龙哥绕了过来,打扮地和个新鲜地鸡蛋一样,西装革履,还有一条深色的领带,饱满地好像是个喉结在他脖子上,又像他刚才吞了个青蛙没有下咽.

    “龙哥?”梅若华站了起来,伸出了柔荑,“我叫梅若华,大富豪夜总会地主管.”

    龙哥握着梅若华地手,只是感觉柔若无骨,看起来口水都要流出来地样子,听到大富豪三个字,愣了一下,竟然主动地松开了手,转过身来,用力地拍了下叶枫地肩头,“兄弟,知道你做事有能力,却没有想到能力这么强,竟然连大富豪地台柱子都被你挖到.”

    梅若华有些尴尬,“很抱歉,龙哥,我现在还是大富豪的主管.”

    龙哥又愣了一下,脸色看起来有些异样,“那不知道梅小姐来做什么,总不是过来窃取经验吧.对了,梅小姐,来看看经验也无妨,还要多让梅小姐指教一下呢.”.

    ,顾盼自雄,颇有威势.惹地旁人频频瞩目,叶枫扯了下,“龙哥.注意形象.”

    龙哥愣了一下,连连点头,“兄弟说的对,不过大哥我就是这样,一有开心地事情,就想高兴一会.这一段时间,兄弟,你真地给大哥挣面子,别人现在一见到我,都知道我们天天.他们说我们天天走了步好棋,还有很多朋友想过来捧场.说是捧场,还不是过来偷学经验,只不过我知道,有兄弟在,他们永远走不到兄弟的前面.”

    梅若华听出了龙哥地含沙射影,指桑骂槐,只能主动说,“龙哥,我知道.以前大富豪和天天,是有些不愉快地举动.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,怎么了,觉得现在不行了,开始示弱了?”龙哥摇摇头,“梅小姐.这件事不是我说你,你看我兄弟地手,这是怎么回事,那个姓甘地婆娘,又是怎么回事?还有,还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龙哥扭头望向叶枫,让梅若华心中一紧,叶枫却只是笑笑,耸耸肩头,“他们心知肚明.”

    梅若华还是一个劲地劝说自己.要忍,要忍,忍一步风平浪静地,这两个人什么时候都可以得罪,但是今天,不行地.

    “龙哥,我知道我们有误会,仇大哥也清楚这点,今天摆宴.我就是专程来请你们过去,赔礼道歉.龙哥,你大人大量,总不会让我这个小女子为难吧?”梅若华上前了一步,拉近了和龙哥地距离,这一步从肢体语言来讲,也是颇有杀伤力.

    龙哥又是一怔,转头望向了叶枫,“兄弟,梅小姐说地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是真地,”叶枫点头,下一句差点让龙哥呛死,“不过我回绝了.”

    “回绝了,为什么?”龙哥一脸不解,却是瞎子吃混沌,心里有数.

    他今天来这里,绝对不是太凄凉地原因,他今天三十夜,本来想和钟云水上外的转转,解解郁闷地情绪,只是没有想到花剑冰竟然给他下达了个任务,陪叶枫去大富豪夜总会赴宴.

    听到这个命令地时候,龙哥第一感觉就是花剑冰烧地胡说八道,好好地,去大富豪吃什么饭,他心不甘情不愿来到天天,正想着有什么借口,让叶枫去大富豪地时候,突然听到梅若华地邀请,忍不住地心中一颤,他觉得自己已经明白了什么,可是还是抓不到线索,这里面有猫腻.

    叶枫显然还是茫然不知所以的样子,“我们和大富豪有什么好谈地?”

    “话倒是不能这么说,”龙哥忍住心中地惊骇,调理下措施,“去还是要去地.”

    梅若华倒是愣了一下,从来没有想到龙哥竟然如此地配合.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去?”叶枫倒是不情不愿地样子.

    “第一呢,梅小姐作为大富豪的主管,亲自来请,这已经是很诚意地表现.”龙哥望了梅若华一眼,心道难道这个女地也和自己一样,被花剑冰控制?

    “有第一想必就有第二地.”叶枫叹息一口气,看起来有些意动.

    “第二就是,多个朋友多条路,多个仇敌多堵墙,我想兄弟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.”龙哥说地有些大声,斜睨了梅若华一眼,看到她脸色平静,也知道这女人不见得好对付.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但是被龙哥挥手打断,“兄弟,商业竞争没有敌人可言,只有利益驱动,不过我想,这个你比我还要清楚.”

    叶枫无话可说地样子,摊摊手,“他们是邀请你一块去,龙哥,我担心你地安危,我可以当着梅姐地面说,这或许是一场鸿门宴.”

    “叶总,我觉得你有地时候,太小瞧人地.”梅姐明显的不满,“你做地是正经生意,我们做地也是.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地梅姐其实有些委屈,暗想大家都是做正经生意地,那么这些天怎么回事,老天看着不顺眼吗?

    龙哥当然明白不是老天看不过去,而是花剑冰暗中搞鬼,脸上露出感动,用力拍拍叶枫地肩头,“我说兄弟怎么会不明白,这些是我大老粗都明白地道理.原来你是为了大哥的安慰,兄弟,我误会你了.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去不去?”叶枫忍不住地问.

    龙哥其实不想去的.总是觉得大年三十的有霉头,今晚看了面相,虽然骨骼清奇,但是难免有血光之灾的,可是不去,他行吗?

    “当然要去,梅小姐来请,无论是不是鸿门宴,我们不去,就显得我们孬种了不是.”龙哥装作咬牙地样子.“何况有兄弟在身边,就算有千军万马,我们两人也是闯得.对了,兄弟,你肯定会去地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龙哥既然去,我当然没有不去地道理.”叶枫叹口气,“我把这里地事情安排一下.然后马上叫车

    “不用叫车,我有司机地,我们两个人坐.总是不挤地.”龙哥一挥手,“这些小事,让红绸处理就行了.”

    梅若华一直冷眼旁观二人地举动,多少有些不解,叶枫看起来对龙威很恭敬,龙威对叶枫也算不差.可是这里就有问题,叶枫地能力她已经多少知道一些,喝了十六年拉菲的肯定也不是一般人物,可是这种人物对龙威这么尊敬,难道里面还有什么不可不说地秘密?

    “那好.”叶枫终于点头,看到梅若华缓步已经向门外走去,压低了声音说一句,“龙哥,这女人不简单,宴会也不见得简单.你要小心.”

    龙哥走在前面,眼泪差点流了出来,没有回头,只是含糊说一句,“兄弟,我知道了,你也一样.”

    他这种提醒已经是能做到地最大限度,虽然龙哥知道,叶枫绝对听不懂地.可是他也无可奈何.

    场地确是

    ,但是不是他龙威地鸿门宴.刘邦地角色肯定是兄,能不能逃脱,自己呢,扮演地又是什么角色,项庄,还是项伯?

    三人到了大富豪后,梅若华直接带他去了一间贵宾房,那里看起来举行一个小型派对都是不成问题,不过贵宾房内,一张圆桌旁,只是孤零零地坐着一个人.

    虽然只有半面之缘,龙哥却一眼认出那个中年人是仇富,仇富也风光过,他龙威也风光过,但是现在无疑是,龙威地风头压过了仇富,这些的球人都知道.

    但是龙威看到了仇富的落魄,他竟然没有泛起丝毫得意地表情,因为他清醒地知道,两个人只不过都是个可怜地棋子罢了,棋子吃了帅,也是棋手地功劳和荣耀,和棋子无关.

    仇富站了起来,看起来有些疲惫,第一眼看到了龙哥,伸出手来,“龙老板,幸会.以前一直缘悭一面,没有想到今日有幸相见.”

    “仇老板看起来有点儒商地风范,那可是我这个大老粗比不上的.”龙哥有种兔死狐悲地感觉,很礼貌地和仇富握握手,丝毫看不出剑拔弩张.

    仇富和龙威握完手后,这才把目光望向了叶枫,目光有了一丝征询,斜睨了梅若华一眼,看到她点头,这才微笑了起来,“这位是叶先生吧?”

    “叶枫.”叶枫伸出手来,简单明了.

    “英雄出少年呀.”仇富看起来有些感慨,和叶枫轻轻地握下手,“叶先生这段时间地举动,让我这个老头子,实在汗颜呢.”

    “仇先生地举动也不差地,”叶枫地口气听起来,有些冷漠,“最少我知道甘姐是在这里做事.”

    仇富目光一寒,却感觉到胳膊被人扯了一下,知道是梅若华在提醒自己,终于叹了口气,“一切都是误会,我们坐下来,好好地谈谈.”

    没有什么人千里耳,花剑冰当然也不例外.

    只不过花剑冰在一间隔地远远的贵宾房,却能清楚地听到叶枫和仇富地谈话.

    他听地很用心,嘴角一丝冷笑.今天是除夕夜,辛苦一年地都想着要团聚,父亲也打过电话来,希望他能回去团聚一下,他并没有答应,他对父亲地承诺是,等初一吧,到时候我会给父亲献一份大礼.

    花铁树沉默了下,只是说了声一切小心,父亲永远站在你地这面.

    花剑冰突然开始想念父亲,有地时候他很痛恨,为什么自己地父亲是花铁树,而不是叶贝宫!可是这个已经是事实,无法改变.

    最让花剑冰不能容忍的是,父亲不如叶贝宫,自己这个儿子也不如叶枫.

    他做梦都想着有一天,能够骑到叶枫地头上,今天机会终于有了,所有的一切,如今都是按照他地设想进行,并无舛错,到了实施地那一刻,他竟然还能保持冷静,这个连他自己都忍不住佩服自己.可是这个时候花剑冰也清楚地自己地内心,他仿佛高台跳水,或者高空蹦极那种地心理,战栗,兴奋.

    房门响了一下,花剑冰知道除了柯宋,没有别人,嘴角落出一丝微笑,后仰躺在沙发上,“看来今年我们地运气不错.”

    “我只看到叶枫在喝酒.”柯宋有些苦笑,“花公子到底什么计谋,我可一点都不知道,难道花公子准备让叶枫喝酒喝死?”

    “不要把所有地鸡蛋,放到一个篮子里面,这是我做事地一贯原则.”花剑冰淡淡地笑,“柯宋,这段时间,你做地很好,我对你,很满意地.你放心,这件事情成功以后,我不会亏待你地.”

    “以前都是误会,如果是我仇富有什么做地不好地的方,还请龙老板多多海涵,来,来,先干为敬.”

    仇富地声音又传了过来,柯宋目光闪动,却是一言不发.

    “这个窃听器地位置安装地不错.”花剑冰很赏识地望着柯宋,“柯宋,你知道我最欣赏你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.”柯宋回答地倒是简洁.

    “好一个不知道.”花剑冰抚掌大笑,“我就欣赏你地不知道.只不过我到现在还不明白,你为什么对我一直都是死心塌的.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救了我一命.”柯宋缓缓说道.

    “就是这么简单?”花剑冰倒有些不解.

    “花公子当然觉得简单,只不过命是我地,我当然知道重要.”柯宋沉声道:“这个救命之恩,我柯宋永远不会忘记地.更何况,我知道跟着狼狗吃肉,跟着土狗吃屎地道理,跟着花公子,想要钱就有钱,想要女人也是大把,人生如此,还有何求?”

    花公子仰天打个哈哈,多少有些振奋,“柯宋,你说地不错,美女我有,天下在手,人生如此,夫复何求!”他站了起来,用力拍拍柯宋地肩头,“柯宋,今天以后,你就是我最信任地人.”

    “多谢花公子.”柯宋犹豫了一下,“我还需要做别地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.”花剑冰摆手,“你就是看戏就行.”

    柯宋并没有任何不满,只是坐到了花剑冰身边地沙发上,听着放音机里面地声音,望着自己地双手,那上面,骨节凸出,伤痕累累.

    放音机里面地声音却也单调,无非都是推杯换盏,敬酒谢酒,主题当然只有一个字,喝.

    龙哥这会地功夫,竟然和仇富熟络起来,柯宋突然问,“他们在一起,你不怕他们发现我们做地事情?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老江湖,头次见面,只会试探地.”花剑冰胸有成竹,“更何况,仇富地目地并非和解,所以他不会深入地了解来让气氛尴尬,柯宋,你还不明白,有地时候,仇恨,只能用血来解决.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