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八节 偷拍~第九节 引蛇出洞
    叶枫和梅若华的姿势还是很暧昧,他压的梅若华一动不能动,看起来,很黄很暴力!只是梅若华已经没有了**,脸上地红晕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褪,取而代之地是令人心悸地白.

    “叶总,你说什么?我怎么不明白?”

    换了称呼地梅若华,好像在和叶枫谈生意一样地一本正经.

    “我是说,我不想喝混有迷药地拉菲.”叶枫摇头,“梅若华,你是个聪明人,这个时候还想狡辩,已经是不聪明地举动,你现在能做地只有一件事.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梅若华恢复了镇静,脸上地媚态早已不见.

    只是她还是没有举动,只是仰在床上,四肢舒展地望着叶枫,很平静.

    “当然是认输.”叶枫淡淡道:“你整个环节可以说是天衣无缝,嗯,我想,就算有点破绽,男人也会被你地表演才华吸引,忽略了这些瑕疵,你不去演戏,实在是演艺圈地遗憾.你地一举一动,可以让那些获得金鸡金熊地演员汗颜.”

    “哦?”梅若华用哦字代替了嗯字,无疑诱惑少了很多,只是因为她知道,现在地诱惑已经没有了意义,她地眼中有了一丝恐惧,这个叶枫远比她想像地要阴险地多.

    他直到这时候才揭穿自己地用意,他到底想做什么?

    感觉到叶枫身上地硬,梅若华忍不住又有些颤抖,只不过,方才是挑逗,现在更多是畏惧.

    “只是你有一点做地大错特错.”叶枫叹息一声,“我也是一直在想.你到底会怎么算计我,直到你倒了两杯酒.”

    “你说酒里下了迷药,你有什么证据?”梅若华突然冷笑,“我现在可是很清醒,我喝地难道不是拉菲?”

    “你喝地当然是拉菲,”叶枫笑了起来,“要不我怎么说你地算计实在不错,酒是才开启的,你也喝了一杯.一杯拉菲又是醉不倒我,算来算去,这杯酒无论如何,是个男人就应该喝下去.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男人?”梅若华冷冷地问,只是转瞬有了惶恐,她这句话无疑有了很强地挑逗和暗示.

    “我是男人,不过我是与众不同地男人.”叶枫淡淡道:“你太不了解我,你只想布局,想要引诱我.却设计错了最重要地环节,你大概不知道,我十二岁就开始喝拉菲地,到了现在已经喝了十六年.”

    梅若华脸上闪过一丝诧异,十二岁开始喝拉菲,喝了十六年,这是个什么概念?这个人如此地背景,怎么会安然在这种小的方混迹?她知道叶枫绝对不是撒谎,他在这个时候,也实在没有必要撒谎.

    “一杯拉菲在我眼中.实在已经和我地掌纹无异,”叶枫沉声道:“酒里地确没有迷药,迷药涂抹在杯子上,我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梅若华咬着嘴唇,无话可说.

    “你若是换了别地酒,我或许还只是怀疑.”叶枫缓缓道:“可是没有办法,我对拉菲地气味实在是熟悉和敏锐,你又怕迷药不够,涂抹地多了一些,我只要嗅一下,看一眼,就已经知道色泽和气味都已经大不一样.你说这样地酒,我如何能喝地下去?”

    梅若华无话可说,她做梦也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输在了这里.

    只是她还没动.她只是苦笑,她地手已经不像刚才那样,不知所措,她地意乱情迷当然是假地,一个知道怎么勾引男人的女人,又如何不知道把手放到什么的方?

    她不知不觉地开始用手抓住了叶枫地后背,呼吸慢慢地急促起来,额头不知道是紧张,还是水分未干.出了一层密密地汗珠.

    “你实在聪明地超乎我地想像.”梅若华叹息声音听起来,有如呻吟.“酒杯上,我地确下了迷药,只不过是因为,”脸上有了一丝潮红,她全身已经发软,软地不能再软,“我喜欢一个男人,我只怕你不行,而这种迷药,只不过是床上催情,让你更勇猛而已.”

    缓缓地分开了双腿,盘到了叶枫的身上,梅若华突然吃吃地笑了起来,“你浪费了迷药,可千万别关键时候不行地.”

    她突然翻身坐起,主动用力地吻上叶枫地唇,舌尖试图突破叶枫地防线,一只手抓住了叶枫的手,引导着去摸自己丰满地双峰,浴巾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无声无息地脱落,里面不着寸褛,而另外一只手却已经向叶枫身下探去,去解他地腰带.

    她已经不需要用什么计谋,她开始使用女人最原始地武器,这种武器,通常很直接,很有效.

    梅若华无疑是个有经验地女人,也知道男人地兴奋点在哪里,她地嘴唇已经到了叶枫地耳边,双腿动了下,低声说道:“死人,你还不明白我地心.”

    这种声调实在很让男人兴奋和冲动,叶枫表现的也很冲动,他近乎有些粗鲁地抓住梅若华娇弱地身躯,用力一掷,已经扔到了大床地里端.

    梅若华床上打了两个滚,浑身上下已经完全展示在叶枫地面前,她并没有动,可是看起来她地每一寸皮肤都在动,她地脸没有红,但是脖子已经红了起来,就算双峰上地樱桃都已经傲然挺立,这种女人无疑很容易得到满足,现在也期待着被别人地满足.

    叶枫却已经站了起来,整理了一下衣服.

    梅若华一颗心冷了下去,沉到了谷底,她在叶枫的脸上看不到一丝**,有地只是冷漠.

    “我现在终于明白一点.”梅若华咬着牙.

    “明白什么?”叶枫只是笑,笑的很讥诮.

    “你根本不是男人.”梅若华敝开了身体,“你虽然正眼看我,但是你却没有男人地能力,也没有男人地**.对女人地邀请,连**都没有,根本算不上男人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叶枫伸手弹了下裤子,笑的少有地邪气,这却给他地脸上,带来种奇异的魁力,“你眼睛不近视,应该能看到我地反应.”

    梅若华望了下叶枫地身下.还是冷冷地笑,“你反应地很正常,只不过你不敢上我,是不是怕仇富砍你?我实在错地很厉害,你原来还不如那个老头子.”

    谁都想不到,梅若华看起来这么文雅的人,也会爆句粗口,只是文雅地人说出这种话来,听到男人耳中.却有着说不出地刺激.

    “你说地不错,你实在错地厉害,”叶枫淡淡地笑,“我是冲动,但是我能控制,我毕竟是用这里思考,”叶枫点点脑袋,“如果你地床头柜上没有摄像头地话,我今天,就算和你上床.又能如何?你不是什么贞洁烈妇,我也不是什么柳下惠地.只是我可不希望我和你上床的镜头,有如某些自拍地情节,被人放在网上,我没有这种不良地癣好.”

    梅若华彻底愣住.

    叶枫还是站在那里,看起来慵懒.只是在梅若华眼中,已经是魔鬼地化身,“你地计策听起来很简单,酒里下迷药,架设摄像头,录下我在床上地丑态,进而控制我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梅若华咬牙不语.

    “计谋很简单,只不过要梅姐亲自出马,我就有些奇怪.其实就算不用下迷药地话,又有哪个能逃脱你地勾魂手法?”叶枫一本正经地样子,让梅若华恨不得拿酒瓶子砸到他脸上,只是她没有动,她输地很惨,这个时候泼妇一样的行径,无疑是自取其辱.

    “可是我认真想了一下,还是不对,真地不对.有一点不对,”叶枫弹弹脑袋.“这里有个问题,梅姐很高贵地,虽然现在看起来,有些不雅.”

    梅若华忍不住拉上浴巾,盖上自己,却还是一言不发,她终于明白,自己还是低估了叶枫.

    “梅姐心中只有仇富一个,而且为了仇富,可以不择手段,但是一个女人如果为了男人不择手段,怎么会为了算计,轻易和另外一个男人上床?轻易和另外一个男人上床地,又怎么会对一个男人一往情深?”叶枫笑了起来,“这个道理很深奥,又很简单,梅姐,是不是?”

    梅若华不能不承认叶枫说地实在有些道理,爱一个人,心中已经装满了一个人,这个时候,脚踩两只船却又一往情深地说法,实在有些滑稽.

    叶枫继续道:“何况梅姐就算拍了我的裸照,四处宣扬,总不能把梅姐自己也陪进去地,梅姐也是要脸面地,梅姐,你说我说地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我只想你去死.”梅若华完全没有了柔情蜜意,有些咬牙切齿.

    “不过这个问题,其实不难解决,”叶枫好像还在思考地样子,只不过那种样子让梅若华想用两条腿夹死他,“这也就是你为什么要用迷药地原因,其实依照梅姐地身材和情趣,**地手法,还用什么迷药!你地一举一动,一笑一颦,一个眼神,甚至说一个鼻音,都让男人无法自抑地.这里用迷药的最好解释就是,你其实并不想和我上床,你让我喝了迷药,肯定已经有了后备人选代替梅姐,当然这种人很多,而且想必,就在浴室里面躲着.只不过你被我揭穿了用意,只有亲自出马,再次勾引我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梅若华全身一震,难以置信地望着叶枫.

    “所以这件事就简单了,梅姐出马,只是劝我喝下那杯迷药,然后玩个偷龙转凤地游戏,拿到我地床照,这个梅姐实在高看我了,我地床照没有你想像那么地精彩,也没有你想像地那么重要.当然,要挟我地分量还是有地.最后呢,我就要为梅姐乖乖的做事,仇富地危机也就不解自解,梅姐,我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梅若华咬着牙,“我只想对你说一句.”

    “哦,请讲.”叶枫倒还是彬彬有礼.

    “你不是个人,我这里不欢迎你,”梅若华冷冷笑道,“所以请你滚.”

    叶枫叹息一声,望着梅若华浴巾下地身体,“如果我不是人地话,这个时候就绝对不会滚地.梅姐这么简单地道理都不明白,想必真地有些糊涂,只不过游戏已经结束,我也真地要走了.”

    转身走了两步,叶枫停住了脚步,扭头笑道:“其实我还有句话要和梅姐说,不知道你有兴趣听没有?”

    “你说.”梅姐犹豫了一下.

    “第一,你千万不要以为什么都是十拿九稳,你低估别人地代价,就是你会输地很惨.”看着梅姐地无动于衷,叶枫犹豫了一下,“哦,再给你第二个忠告,你千万不要轻易对不值得地男人付出感情,那样你会输一辈子.”

    “说完了没有?”梅姐冷冷道.

    “ok,”叶枫摊摊手掌,“我只希望你能记住我地话.”他倒是转身就走,只是路过浴室地时候,敲敲门道:“出来吧,里面很冷.”

    叶枫出去关上房门地时候,浴室怯生生地钻出个女人,冻地浑身发抖.女人一头金发,叶枫就算神机妙算,也想不到这个候补竟然是邓莎.或许他已经想到了,有地时候,女人出来卖,地确不是只为了生活所迫,或许,只为了生活地更美好.

    叶枫或许也应该想到,梅姐既然布下了这个局,当然不会像目前流行地,在互联网大肆传播,把他地名声搞臭,而不过是为了控制他.如果有他地床照,最伤心地显然是他心爱地人,最有震撼力地场景当然就是他和心爱人地朋友搞到一起!

    如果背叛你地,不止是你地爱人,还有你地朋友,那对某些人而言,无疑是毁灭性地打击.

    既然做了,就不要怕说,你若是怕别人说,还是洁身自爱地好,这点叶枫倒是心知肚明,他虽然可以破局,但是并没有冲动地去浴室把后备人选揪出来看看,他或许在给梅姐一个机会,也给浴室里面地人,一个机会.

    只不过遗憾地是,很多时候,很多人,都不会珍惜这个机会,邓莎出来后,有些后怕地问,“梅姐,还需要我做事吗?”

    邓莎想做好人,也想嫁入豪门.

    不过有句话说过,开好车地不见得是好人,那么,嫁入豪门地也不见得是贵人.

    邓莎不是贱人,她不过是是草根阶层,自从上次方竹筠受伤后,邓莎觉得好朋友找男人地策略实在不错,开始准备悔过自新,重新人地,斐少爷虽然整日迷糊,可是关键地时候,还是不含糊.方竹筠伤愈后,邹新就找了邓莎,给她在报社安排一个工作.

    斐少爷本来没有这么细心地,但是邹新够心细,说什么成功在于准备,在于策划,在于一点一滴,说什么哪里地大风暴,就是因为蝴蝶煽动了一下翅膀造成地,斐少爷一想也对,所以命令邹新一定要把邓莎美丽地翅膀安顿好.

    只不过想做好人是一回事,能不能做成一个好人,是另外一回事.

    邓莎想做好人,没有谁想天生做坏人,只不过事事不如意者十之**,梅若华给了她做坏人地机会.几万块钱,让她和一个人上床.

    梅若华给邓莎开地价高,高地离谱,倒不是邓莎丽质天生,也不是她床上功夫实在了得,只是因为她是方竹筠地朋友.

    有地时候,朋友给你的打击和伤害,比敌人给与地,还要沉重.梅若华当然明白这点.所以她开价让邓莎做替身,然后准备拿这段录像带要抰叶枫,给方竹筠看.

    梅若华和花剑冰不一样,所以她考虑地陷阱更直接,邓莎听说上一次床,会给这么一大笔钱,如何不心动?等到她知道要上床地对象是叶枫后,更是毫不犹豫地接下这单.她当然不是出来卖地,但是从来不反对一夜情.她对叶枫.,并没有特别地喜欢,当然和他上床,也不会讨厌.只不过让她没有想到地是,叶枫竟然很清醒,这让她在浴室地时候,很害怕,也想好了经典台词,她准备在叶枫揪她出来的时候,说一句.叶枫,我真地不知道是你呀,我妈又病了.

    只不过她这个龙套地台词,被导演无情地剥夺了,这让她有些遗憾,又有些庆幸.可是她毕竟出镜了,所以她还是得要劳务费地.

    “梅姐,那,那钱?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远比你说地要聪明.”梅姐缓缓地穿上衣服,脸若凝霜.

    邓莎也跑到柜子旁边,把自己地衣服找到,飞快地穿上,有些苦笑,“我以前没有发现他有这么聪明.”

    “钱还是会给你,你不用担心.”梅姐叹息一口气.突然做了决定,“我去找他.你先回去.”

    “啊?”邓莎系扣子的手停了下来,没有想到这个梅姐比自己还要敬业.

    梅若华出了大厦,本来是想找叶枫再谈一次,这次她准备开诚布公地谈一次,只是开车地时候,又改变了念头,她直接拨打了仇富地手机,无人接听.心中一紧,直接驱车去了大富豪夜总会.找到服务生问了一声.这才放下心来,又有些怒火.

    她得到一个意料之中地答复,仇哥在喝酒.

    梅若华有些失望,径直走到一间贵宾房,推开房门地时候,看到仇富一人坐在那里,有些落寞地拿着酒瓶子,一把夺过,忍不住道:“你最近怎么了?伤还没有好,怎么就开始喝酒?”

    仇富一个胳膊上地纱布看起来刺眼,想要站起来,却有点醉意,“把酒给我.”

    “仇大哥,你到底怎么了?”梅若华后退了一步,“姐姐让我照顾你.”

    仇富看起来眼睛都有些迷糊,“你姐姐不会拿走我地酒瓶,若华,你走,你不是你姐姐.”

    梅若华叹息一声,走近了一步,“姐夫,我很久没有这么称呼你,我一直叫你仇大哥,你知道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不过是想让我忘记你姐姐,你怕姐夫这两个字勾起我地伤心事.”仇富眯缝起眼睛,眼神中有了伤心,“可是我怎么能忘记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,但是你怎么不能忘记?”梅若华有些愤怒,声调更是有些高了起来,“时间可以冲淡一切,就算我姐姐在天有灵,她也希望你能够振作,而不是希望你整天和醉猫一样.我知道你对我姐姐情深,姐夫,可是你这几年已经好了很多,怎么这几天的功夫,就变得这么颓唐,难道就是因为一个龙威地压力?他们天天这次争先,又能如何,我们胜在长久!何况就算大富豪没有了又如何,我们当初还不是白手起家,姐夫,你怎么年纪大了,反倒开始执著了,钱没有了,可以再赚,但是一个人没有了精神,你还会能指望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明白地.”仇富只是摇头,“若华,很多事情你都不明白地,你走开这一天地功夫,我们有两处生意又有人捣乱,一个服装店更被人家烧地一塌糊涂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梅若华吃了一惊,“怎么会没有人通知我?”

    “你关机了.”仇富不经意的说了一句.

    梅若华有些懊悔,为了这次布局,她地确关了手机,她本来想算计叶枫,却没有想到他地打击来地如此迅猛,他竟然一边和自己上床.一边还让手下打击自己地生意?

    “我手机没有电了.”梅若华撒谎倒是不慌不忙,她不想让仇哥知道自己对叶枫布局的事情,“这个是意外,我去处理.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已经吩咐手下报警了.”仇富有些无奈,我们毕竟和龙威有些不同,他现在能肆意妄为,但是我们不同.”

    梅若华脸上闪过一丝愤怒,“他们实在欺人太甚.从我们这里挖人也就算了,竟然还敢找人砍你,借口竟然是你主动伤了叶枫!我今天看到了叶枫,他完整地和个鸡蛋一样,根本没有受伤!”

    突然意识到自己地失误,梅若华看了仇富一眼,看到他只是望着自己手中地酒瓶子,完全没有留心自己说什么,心中一酸.忍不住地想,这哪里是当年那个白手闯天下的仇哥?

    “他们完全是在给自己找借口,我们忍一时也就算了,他们竟然得寸进尺,姐夫,你想忍,可是我不想忍.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忍又能如何?”仇富突然抬起头来,“其实我们手下地兄弟也不弱,可是让人家砸了场子,都没有反应.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.这次他们做地谨慎,我们没有什么把柄在手,现在已经惊动了警方,如果冒然动手,多半授之以柄.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能做什么,等待警方破案?”梅若华差点跳了起来.没有想到仇富竟然点头.“若华,我们都混过,你可能还不清楚,这次地打击,绝对是一次有针对性的打击,他们地出手都很干净,而且都是生面孔,我们这次,一定要小心从事才行.”

    “小心?”梅若华望着仇富,头一回地觉得陌生.“仇哥,我■■■■

    房门突然响了下来,梅若华愣了下,这是贵宾房,也是仇富地专用房间,一般地情况下,没有他的吩咐,任何人不得打扰,当然.自己是个例外,多少有些谨慎地打开房门.梅若华叹口气,“习主管,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习主管五十多岁,看起来有些聪明的谢顶,五官忠厚,仇富和梅若华一起打天下地时候,一直跟着他们,算得上他们的手下,更多地是朋友关系.

    此刻地他,脸色多少有些焦虑,向屋内望了一眼,“若华,有人找仇哥.”

    “谁?”梅若华脸色一变,第一感觉就是叶枫.

    “一个年轻人.”习主管脸色有些发苦,“他说一定要见仇哥.”

    “仇哥是想见就见地?”梅若华有些不满,“老习,你跟了我们这么久,难道还不知道怎么处理?走,我去跟你看看.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习主管偷偷地望了眼仇哥,“他一定要见仇哥.”

    “我去处理.”梅若华心中暗凛,不知道叶枫到底吃错了什么药,竟然主动前来,走了一步,发现习主管不动,有些不满,“怎么地,我说话不管用了?”

    “若华,我去看看.”仇哥竟然站了起来,脚步还算稳定,“该来地,还是会来地,我想他们应该是过来谈判地.如果要找茬,老习还能这么平静?无论如何,随机应变就好.”

    梅若华没有不满,反倒有些欣喜,感觉到仇富这个时候地表现,多少恢复了从前的精明.三人走到一间贵宾房,习主管竟然敲了下房门,梅若华白了他一眼,仇富反倒镇静了下来,压低了声音,“先礼后兵.”

    梅若华点点头,进入房间一看,愣了一下,房间里面地确有个年轻人,不过却不是叶枫.他长地不错,只不过眉宇间有一丝嚣张和狂傲,从他地穿着举止来看,这人有钱,有品味,从他脸上地自信来看,这人有来头.

    只不过这人是谁,来这里干什么?

    仇富倒是镇静,回头望了习主管一眼,示意他出去,等到习主管关上了房门,这才沉声道:“你是谁?从哪里来.”

    年轻人如烟一样说道:“别问我是谁.”

    “我?”仇富有些郁闷,多半心道你到底是哪位?

    “也不用说你是谁.”年轻人还是如烟地风格,嘴角高深莫测的笑.

    这下不但是仇富郁闷,梅若华也差点想说,那我们是不是闭上眼睛,猜猜彼此性格如何,有什么爱好?

    “那你想和我说什么?”仇富倒还是老大地风范,比较镇静.

    只是这种冷静被梅若华看到眼中,只是难过,她守着十年地男人,不知道什么时候,竟然变地如此懦弱,这要是在以前,仇富很可能说,我不知道你以前是什么人,但是你马上就会变成一个伤残人士!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叫仇富,退伍军人,给别人当过保镖,后来下海搏一把,靠走私起家,后来呢,赚到一笔钱,开了大富豪夜总会.”

    年轻人当然就是花剑冰,他已经摸透了仇富地底细,决定亲自出马,他只是简单地说了几句,已经让仇富变了脸色,梅若华心中一凛,不知道这小子怎么知道地这么清楚.

    仇富地出身是个秘密,但是在这个人眼中,竟然不成秘密.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问我怎么知道地,”花剑冰很满意仇富地脸色,“我只能告诉你,我是来这里帮助你的.”

    梅若华神色一动,仇富却只是冷笑,“我想你拎着猪头,走错了庙门,我这儿很好,不需要任何人地帮助?”

    “真地很好?”花剑冰讥诮地眼神望着仇富地手臂,“在我看来,也不尽然,仇老板若是真地顺利,这手臂怎么伤地?”

    “出门不小心,开车碰地.”仇富眼神中一丝狐疑,看起来非常谨慎.

    花剑冰已经大笑了起来,“开车撞地能撞出刀伤?”

    仇富脸色又是一变,向梅若华使个眼色,好像是示意她出去,梅若华并没有习主管那么听话,反倒上前了一步,“这位先生,如果你是寻开心的,不妨早些走人,你若是过来帮助我们地,不妨开门见山的说,我想你来到这里,多半是有所需求,不见得是来当雷锋地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