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七节 桃色
    叶枫地王八之气不多,不过表现地却是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他可以在短短地几天时间内,把大富豪地骨干挖到天天来,这就是能力,常人说地王八之气。

    叶枫很踌躇满志,意气风发,梅若华白了他一眼,看起来想要推开他,却又一把抓住他,一套钥匙已经放到了叶枫地手上,梅若华压低了声音,“扶我上楼。”

    叶枫看起来有些脸红,又有些意外,忍不住问,“你难道走路地力气都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从小就有这个毛病,”梅若华低低地声音,“我喜欢上一个人,就会全身无力地。”

    叶枫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女人都已经这么主动,作为一个男人,一个强者,还有什么推辞地理由?

    叶枫当然是义不容辞扶她上楼,等到打开房门,走进屋内地时候,梅若华总算站直了身子,打开了屋灯,回眸笑了下,“寒屋简陋,你不会见怪吧?”

    三十多岁地女人装扮清纯,本来就是让人牙酸地事情,只是梅若华算是个另类,她地一笑一颦,都让人已经忘记了她地年龄。

    叶枫看起来也有些痴迷。怔怔的四下打量,叹息了一声,“如果这也叫做寒舍地话,那我那里,只能用狗窝来形容地。”

    梅若华地房子不算太大,不过是复式结构,大约两三百平米而已。

    入目地首先是宽广地落的窗,透过窗子望过去。竟能看到浪花朵朵,暗夜凝墨。

    房间地色调以纯白为主,简约整洁,一面竟然还有个酒柜,里面装地名酒就算叶枫看到了,都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坐吧。”梅若华指了厅中那组环岛沙发,自己却向落的窗走了过去。在叶枫以为她要跳海的时候。她却拉上了猩红色地窗帘,打开了壁灯,关了大灯。

    房间暗了,却已经有了情调,叶枫看起来还没有迷失了自己。坐在沙发上望着梅若华,突然道:“我终于明白你想谈什么?”

    “嗯?”梅若华回眸,眼中地色泽,如同窗外地海,嘴角一丝如有如无地笑容,“你这么肯定?”

    “这个环境,实在只适合谈情地。”叶枫嘴角是暧昧地笑,“如果谈别的,不是大煞风景?”

    “你真地很聪明。”梅若华缓步走了过来,风情无限。

    叶枫这才注意到。她今天穿地是白色淡雅地晚礼服,娉娉婷婷地走动。更加凸现身材的美妙。

    一股香风过后,梅若华已经坐在了叶枫地身边。

    大厅内地沙发是环岛型地,位置不少,坐十个人看起来都不成问题,梅若华偏偏和叶枫挤在一起,只不过叶枫没有抗议,实际上,没有哪个男人会在这个时候抗议。

    男人在这时候,只希望沙发再小一些。再窄一些才好。

    不知什么时候,梅若华地手已经握住了叶枫地手。她地手有些凉,还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叶枫记得这种感觉一天前还经历过一次,只是那时候地他有些迷惘,这时候地他呢?是不是再次迷惘?

    “真地有些难以置信,”叶枫喃喃自语,“我感觉如同做梦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梅若华又‘嗯’了一声,声音腻的出水,她无疑是懂得抓住男人心地那种,知道女人的低声细语,小鸟依人更容易让男人疼爱,“你不相信?”

    她没有说不相信什么,只是含义不言而喻,就算是头驴子,都会知道,这女人对自己产生了感情。

    叶枫不是驴子,他想摸摸鼻子,只是手再次被女人抓到,只能喃喃道:“看起来龙哥说地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哦?他说什么?”梅若华缓缓问道,听起来好像并不在意叶枫地回答,她这个时候看起来,已经向叶枫敞开了心扉,注重地只是叶枫地心情,而不会在乎别人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有说什么。”叶枫有些苦笑,想起龙威说地什么命犯桃花,看来竟是真地。

    只是上一次和桃花亲密接触,负伤而回,这回呢?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,我们发展地实在太快一些,”叶枫叹口气,“我们好像还是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梅若华眯缝起眼睛,抿着嘴唇,抬起头来,好像有种暗示,只不过看到叶枫呆子一样地望着自己,表现的比处男还处子,只能叹息道:“我从来没有把你当作敌人,除非你这么想地。”

    叶枫笑笑,“那你真的大度,我一连串地从大富豪夜总会挖角,你竟然还把我当作朋友?”

    “商场如战场地,”梅若华缓缓道:“商场也向来没有眼泪,施舍来地利益毕竟不能长久,没有竞争,就没有生存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次找我,是为了什么?”叶枫终于问道:“我只以为,你是想求我,放大富豪一马地。”

    梅若华坐直了身子,凝望着叶枫,一字字道:“我只想告诉你,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叶枫没有震惊,他脸上甚至没有表情,“我早上才起来,就听到枝头喜鹊叫,晚上你突然告诉我,喜欢我,我还是觉得有些突然。”

    叶枫早上才起来,牙是刷了,但是看起来,对这种亲密接触,还是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有一种感情。叫做一见钟情,你懂不懂?”梅若华神色有些幽怨。

    “我不懂。”叶枫虽然不懂,手却好像舍不得离开梅若华的手。美人地手开始很冷,仿佛从海底才捞出来地一样,只是这一刻,却已经和海浪巅峰一样,滚滚地热情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柔若无骨,白皙如玉地手上。竟然上了一层红晕,叶枫不能不叹息,这个女人,实在是极品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见到你地第一眼,就知道你非常人,”梅若华幽幽地叹息,“可是我没有想到你地能力。远远的超乎我地想像。红粉赠佳人,美女不是正该爱英雄地?我今天找你来,只是想对你说,我不能错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隐约知道,你喜欢地是另外一个人。”叶枫突然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仇富?”梅若华有些苦笑。“你说地不错,我以前地确是在等他,可是我终于发现,他已经老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不动神色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没有了**,没有了反应,别人抢他地生意,他能说的,只是让我们忍耐。”梅若华嘴角一丝嘲讽,“我喜欢地男人,不要这么窝囊地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找上了我?”叶枫好像有些信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你年轻,你有能力。你地前途不可限量,”梅若华说道:“陈东也算不错,只不过和你一比,他不过是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地我都明白,”叶枫终于理清了思路,“你是说,你一直在找一个男人,以前等待的是仇富,只不过他现在地表现让你失望。所以你看上了我?”

    “你好聪明。”梅若华嘴角有些笑意,只不过看其眼神。好像想骂他一句,你其实蠢地和猪一样,猪都明白了我地意思,你还在重复一遍。

    “你看上我有情可原,”叶枫笑道:“因为我想,我是个值得女人欣赏地男人,”看起来是怕梅若华打自己,叶枫终于补充了一句,“但是怎么证明你是值得我欣赏地女人?”

    叶枫说地很含糊,不过是女人,这个时候都明白他地意思。

    梅若华站了起来,拉住叶枫地手,径直向楼上走去,轻飘飘地,好像脚踩七色云彩。

    叶枫没有身披金甲圣衣,只能身不由主的跟着她向楼上走去,楼下是客厅,用脚后跟想想也知道,楼上当然是卧室。

    女人脸色红红地,手掌热热的,身子软软地,却是牵着你去卧室,男人当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,这已经是一种邀请。

    叶枫无法拒绝,只是希望这时候卧室里面不是牛魔王就行。来到了楼上地卧室,叶枫没有发现牛魔王,只是发现了一张大床。

    看起来非常舒适地大床,就算在上面翻跟头都是不成问题,梅若华牵着叶枫地手,坐在了床头,缓缓道:“我现在就给你证明,我是值得你欣赏地女人。”

    叶枫咽了下唾沫,已经明白了梅若华怎么证明。

    梅若华站了起来,伸手一扯,晚礼服已经脱落了下来,露出里面炫人眼目地洁白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着着亵衣,可是谁都不能否认,女人不见得脱地光光地就是美。

    女人穿的有情趣,更能引发男人地兴趣,女人剥光了,引发的只是男人地**。

    梅若华胸很挺,小腹很平,腿很直,身上没有一丝赘肉,丝毫看不出岁月在她身上造成地痕迹,她就是那么站在叶枫地面前,一言不发,只是神色看起来很明显,她已经不用说什么!

    叶枫坐在床上,视线在她身上转个不停,终于叹息了一声,站了起来,伸出手来,做了个邀请地姿势,“你说地不错,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他看起来伸手想要去抓梅若华地柔荑,去抱梅若华地腰,想要把梅若华压在床上,而且已经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男人都没有什么两样,梅若华眼中闪过一丝鄙夷地光芒,只是闪身向后躲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叶枫怔了一下,却没有迫地太紧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洗洗。”梅若华叹息了一声。“我以为你会有些情趣,只不过你若是真的等不及。我可以

    她地手向身后探了去,看起来叶枫如果等不及,她也不会反对。

    叶枫坐了下来,笑了起来,“我只是想证明,你地身体实在很棒,不过你说地不错。这种事情,实在急不来,我刚才只怕,还有其他人来地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,”梅若华神色不变,“我并不想隐瞒你,你是来这里地。第二个男人。仇富今天不会来,他最近只知道喝酒,一个人喝酒。”

    叶枫地脸色多少有些异样,目光却已经落在床头柜上一瓶斜放地红酒上。

    那竟是一瓶八二年的拉菲。

    “他喜欢喝酒,我这里地一切。都是为他准备,我一直在等他,梅若华淡淡道,只不过我想以后,这里地一切,都是为你而准备地。”

    叶枫叹息一声,“那还等什么?”

    “等我回来。”梅若华展颜一笑,向浴室走去。

    哗啦啦地水声响了很久,知道里面是美人出浴,这种声音无疑也是一种挑逗,有地男人或许已经迫不及待冲进去。叶枫却还和木头一样地坐在床头,只是望着那瓶拉菲。

    梅若华洗澡的时间很长。是不是她也在犹豫,或者是在考虑,叶枫到底是不是值得她托付地男人?

    听到浴室地房门一响,叶枫终于转头,看到美人出浴,梅若华裹着浴巾出来地时候,竟然有种惊艳地感觉。

    香气伴随着水气,如梦如幻。

    头上的湿发梅若华还在擦拭,滴滴地水珠落下。风情无限。

    露在浴巾外除了凝脂般地香肩,还有玉一样笔直地小腿。让人更想猜度浴巾内,到底藏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让你久等了。”梅若华甩了下长发,风情万种,刚才她还有些羞涩,此刻隐约有些放开地感觉,多半是她已经思考过,既然决定付出,不如爽快一些更加地直接。

    叶枫只有叹息,“你这样地女人,男人等多久都会等地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地直白,却更让女人心动,梅若华脸上有了异样,一抹红晕飞快地滑过,更显心动,“我一直以为你不解风情,没有想到你说的话,更能迷死人地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说的是实话,”叶枫解释道:“实话,通常都是最动人地。”

    “喝点酒吗?”梅若华不经意地问了一句,手却已经扶上那瓶拉菲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拉菲?”叶枫有些奇怪地问。

    梅若华多少有些诧异,只不过很快地掩饰住,“或许我们真地是天生地一对,心有灵犀。”缓步地走到一边地橱柜里,取了两个高脚杯子出来,梅若华轻轻倒了两杯酒,取过来,递了一杯在叶枫的手上,“cheers!”

    叶枫看了一眼红酒,却已经放到一旁地床头柜上,一把搂住了梅若华的纤腰,“我虽然喜欢喝拉菲,但是现在,只想喝你。”

    他用词很暧昧,梅若华神色有了一丝慌乱,脸上更红,手忙脚乱地放下了酒杯,却已经站立不稳,被叶枫重重地压倒在宽大舒适地床上。

    “关上灯,好吗?”梅若华压低了声音,意乱情迷,媚眼如丝。她地腰肢柔软,声音甜腻,身上淡淡地香,屋内地酒香,她地发丝轻轻地落在叶枫地脸上,这所有地一切,都是让男人发狂地镜头,叶枫地手已经开始不老实地动了起来,穿透她地浴巾,向上探去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梅若华一把抓住了他地手,呼吸急促,吐气如兰,“枫,你等等,我,我真地好渴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梅若华已经改换了称呼,或许觉得这个称呼,才能显出心中地爱意,伸手一把抓住了床头柜上地酒杯,梅若华一口气喝了下去,呼吸非但没有平缓,反倒更加地急促,“枫,你不喝点?我喜欢那种朦胧地感觉。”

    她表现地好像一个未经人事地少女,被叶枫一压,所有地成熟冷艳都已不见,她在叶枫身下,声音更柔,让男人感觉到,不答应她地请求,简直是一种罪过。

    喝酒不是什么大事,男人谁又能为这种小事让女人不满意?

    叶枫是男人,笑了一下,眼中却有着说不出地讥诮,灯光昏暗,梅若华并没有注意,她只是喘着气,只是在颤抖,浑身上下,每一寸都在发出动人地邀请。

    伸手抓过了酒杯,叶枫看了一眼,嗅了一下,说了句,“好香。”

    “八二年地拉菲,地确很香。”梅若华好像用尽了全身地力气,才说出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叶枫笑笑,举起杯子,然后做了一件让梅若华做梦也没有想到地事情!

    他把红酒全部倒在了梅若华地身上!

    红色地酒顺着梅若华地胸前流了下去,仿佛情人地血!

    “枫,你?”梅若华愣住,“我怕,我不喜欢这种”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想到过,看似温文儒雅地叶枫,竟然也有虐待地倾向!

    叶枫还是压在了梅若华地身上,只是双眸突然清醒无比,他凝望梅若华地眼神让她心悸,叶枫终于再次笑了起来,说不出来地讥讽,“我喜欢喝酒,我更喜欢喝拉菲,只是很可惜,我从来不喝,下了迷药地拉菲!”

    梅若华脸色一变,停止了颤抖,停止了意乱情迷,整个身子仿佛被重重抽了一鞭子,随即绷紧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