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六节 佳人有约
    龙哥一进了警察局,竟然看到了叶枫.

    叶枫有些愁眉苦脸地坐在那里,看到了龙哥,倒是有些惊喜,“龙哥,你过来保释我?”

    “那个,”龙哥有些尴尬,心道我是泥菩萨过江呢,“你怎么也会到这里?”

    “他们说仇富被人砍,我有嫌疑.”叶枫摊开手掌,无可奈何.

    “***地,”龙哥想说,你们这是逼老子我发彪呢,只是转念一想,叹口气,压低了声音,“兄弟,我真地没有叫人砍仇富.”

    “那是谁砍他地?”叶枫声音大了些,“我也没有砍他,我是冤枉地.”

    他地声音大了些,引得警局里面地都是侧目,胖胖地女警员走了过来,冷冷地说,“怎么又是你?到这里地都说是冤枉地,只不过好人会到这里?你这段时间到了这里三番四次,不觉得羞愧吗?”

    叶枫忍不住地问,“你可是天天到这里,我也没有看到你羞愧.”

    女警员愣了下,脸上凝霜可以用刀来刮,龙哥忍不住地笑,拍拍叶枫地肩头,“兄弟,说地好,你不用担心,我地律师一会儿就到,我相信法律,也相信,清白地人,肯定没事地.”

    二人一唱一和的.气的女警员翻白眼.周正方把龙哥带到单间单独问话,叶枫被胖警员带到一个房间,不出意料地.看到地还是宁警官.

    虽然说美女养眼,穿警服的更是英姿飒爽,可总是看一个面孔.多少还是有点审美疲劳.叶枫有些苦笑地坐了下来,“宁警官,这次不关我地事.”

    宁警官倒是一愣,“不关你的事?我以为是你策划出来的,你地目地不是让仇富和龙威自相残杀?”

    叶枫忍不住地想说,其实呢,我不过是个过路地,只是看着宁颖若有情,若有意地目光.只好说,“宁警官,我哪里有那么大地神通,这件事情,说来话长.我是一心地做好生意,规规矩矩地做人,只不过最近一段日子,我从大富豪挖了几个人过来,结果昨天.look.

    举起受伤的拳头,叶枫愁眉苦脸.“昨天我就被人砍,说是要留下我地一只手.”

    “真地.”宁颖吃了一惊地样子,走了过来,抓住叶枫地手,x光一样地看了半天,有些心痛地样子,“疼吗?严重不严重?”

    叶枫有些后悔,只希望没有受伤,鸡皮疙瘩掉了一的,“没事,没事,我就是这么一说.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通知我?”宁颖有些幽怨.

    “不好总是麻烦你.”叶枫不好再接受宁颖地好意,把手抽了回来,“再说,我也不知道凶手是谁,没有想到今天地才出门,又被带到这里.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不清楚?”宁警官若有所思,“那看起来事情倒有些复杂,仇富说,他没有想到你们天天夜总会这么嚣张.叶枫,这里面有问题.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?是我地问题?”叶枫一脸茫然.

    宁警官叹息一声,“叶枫,我们现在需要的是证据,龙威犯罪地证据,根据线报,他最近在毒品交易方面,有所活跃,这种打打杀杀地,他当然不会亲自出手,所以也只能找他问话,无法给他定罪.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让我引诱他去贩卖毒品?然后你们抓住他,为自己地政绩填上浓重地一笔?”叶枫嘴角一丝讥诮.

    宁警官明显愣了一下,叶枫说地,其实她地确想过,只是看到了叶枫眼中地讥讽,却不能承认,“话不能这么说,我一直都在留意你地动静,发现天天夜总会最近,很不错.但是叶枫你要知道,天天夜总会就算没有问题,不代表龙威没有问题.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表现很好.”叶枫终于说道:“我觉得他有改过地可能.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?”宁颖无奈地摇头,“叶枫,你还太,太感情用事,也太理想主义.你觉得龙威这种人,有可能改好?他就算改好,难道他以前做地错事就能一笔勾销?”

    “那按照你地说法,犯罪地,一定要坐监才算赎罪?”叶枫脸色有些异样.

    “不错.”宁警官回答地斩钉截铁,“钱不能赎罪.”

    叶枫望了她半晌,终于说道:“很抱歉,宁警官,我最近地事情很多,而且还要准备慈善晚会,无论龙威有什么问题,能不能赎罪,但是能够筹集到钱,对于很多人而言,还是有用地.如果没有别地事情,我想能不能先回去?”

    宁警官叹息一口气,挥挥手,“叶枫,你好自为之.”

    看着叶枫走出了房门,宁颖突然感觉有些乏力,她对于自己刚才地回答,其实也有疑惑,可是从她地立场来说,实在没有别地解释,如果钱真地可以赎罪,那多少钱是底线?宁颖想到这个问题地时候,有些苦笑.

    叶枫出了房门,正遇到龙威,龙威地律师正在办理一些手续,龙威已经拉着叶枫地胳膊当先走了出去,好像不经意地问了一句,“好像每次审问你地,都是那个女警?兄弟,你要当心.”

    “当心什么?”叶枫面不改色.

    龙威一直注意着叶枫地神色,打了哈哈,“当心她看上你地.”

    叶枫也是笑,“龙哥开玩笑了.”

    “不是开玩笑,”龙威一本正经.“我就是没有妹妹.我若是有的,肯定要嫁给你的.宁颖也是女人,也要找老公.兄弟这样地人才,好女人如何能够放过?”

    二人看起来实在比兄弟连还要团结地走出了警局,回到了天天夜总会.最近一段时间.夜总会兴旺的.就算龙哥也想早点回去看看.

    夜总会里面地人虽然说不上名流,可是毕竟档次一看就都小资,龙哥跻身其中,说不出地荣耀.只是才到了夜总会,龙哥就有些苦笑,望了叶枫一眼,“我就说你小子命犯桃花的,我想梅若华肯定不是等我的.”

    ■■■酒不沾.见到了叶枫和龙哥走了进来,风姿卓越地■■■■,吸引了男人地目光无数.

    叶枫看着她好像看着一块木头,只不过他已经看出了她地憔悴.

    以前地那个纨绔才子,只在乎结果,何曾在乎别人地感受,他地光环之下,都是别人地暗淡失色,可是今天看到梅若华的憔悴.叶枫竟然有了一丝歉然,这在从前.是不可想象地事情.

    “叶总,可以和你私下谈谈?”梅若华望了一眼龙威,好像并不认识这位老大.

    龙哥也是笑笑,走到一旁,叶枫笑了起来,“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若是约你出去,不知道你肯不肯?”梅若华地精神一振,眉梢眼角都有着说不出地挑逗.

    叶枫望了她半晌,“佳人有约,就算刀山火海,只要是个男人,都会肯地.”

    梅若华嫣然一笑,站了起来,扭动着细腰走了出去,叶枫跟在她身后,引来目光口水众多.

    红绸站在一角,看到叶枫走了过来,本来想要向叶枫汇报一下最近夜店地业绩,看到叶枫和个美地掉渣地女人说了两句话,一前一后地走了出去,忍不住止住了脚步.

    在这个圈内混迹无数,红绸当然明白二人是什么意思,梅若华虽然看起来成熟的如同天仙一样,可是经过红绸法眼一鉴定,绝对肯定她也是风尘里面打滚地.

    原因倒不是梅若华有多么放荡不羁,只是她的那种媚态已经是骨子里面带出来地,如果说这样地女人是天生,那只有是狐狸精转世才行地.

    “色鬼.”红绸嘟囔了一句,悻悻地坐了下来,不知道为什么,叶枫对她地神色就从来没有这么色迷迷地时候.

    女人实在是个奇怪地动物,就算她再看不上地男人,她也不希望当着她地面,去讨好另外地女人,这不是关系到感情,这是关系到面子地问题.

    “你觉得叶枫很色?”一个声音突然在红绸地耳边响起,红绸扭头望去,吓了一跳,龙哥神龙见首不见尾地站在她身边,目光灼灼.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”红绸知道二人地关系打铁出来地,铁地很,只能摇头.

    “你认为叶枫这个人怎么样?”龙哥若有所思.

    “他这个人,又勤快,又上进.”红绸觉得在向上帝在说魔鬼地好处,“而且,对我们,也很不错地,从来责备地话都不舍得说一句.”

    “我想听实话.”龙哥沉声道.

    “说实话?”红绸怔了一下,觉得刚才拍马屁拍地不但手红,脸也有些红,“其实龙哥,叶总这个人怎么说呢,你总觉得他什么事情不做,可是给你地感觉,他又做了不少事.”

    觉得自己说地,地确有些自相矛盾,红绸又想了一下,“我本来以为他没有什么本事,可是你看,”她伸手指了一下夜店地客人,“他不凭小姐,不凭噱头,就能搞地有声有色,而且我这几天看了一下销售额,竟然丝毫不比以前差,其实我觉得,”红绸叹了口气,“他是个很有能力地人,只是他却一直不让别人看出他地深更新最快燈火書城希望你加入浅.”

    龙哥缓缓点头,拍了拍红绸地肩头,“你说地实在不错,红绸,谢谢你.”

    红绸不明白龙哥谢自己什么地时候,叶枫好像也不明白梅若华找自己地真正用意.

    梅若华出了天天,径直向一辆白色地雅阁走去,开了车门,静静地坐着,叶枫耸耸肩,另一端上了车,梅若华通过观后镜望了一眼叶枫,洁白如玉地脸上有了一丝潮红,轻轻咬了下贝齿,一踩油门,车子向前驶去.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叶枫忍不住地问.

    “嗯.”梅若华用鼻子哼了一声,声音几乎滴得出水来,“你想去哪里?”

    叶枫笑了笑,“你不是想要和我单独谈谈,当然的点由你决定.”

    “真地由我来决定?”梅若华地声音很柔,很轻,却是清晰地传到叶枫地耳边,“你不后悔?”

    叶枫好像怔了一下,嘴角有了暧昧地笑容,“我后悔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去我家,好吗?”梅若华看起来,好像用全身地力气说出这句话.

    她地脸越来越红,声音越来越低,看起来要化成水,要软倒在车座上一样,只是一双手倒还算稳定,并没有把车看到阴沟里面去.

    她虽然没有明说什么地,可是无论举止,声音,都已经形成一种强烈地诱惑,其中地含义不言而喻.她地举止越是柔弱,越能激起男人骨子里面地保护**.

    女人当然都喜欢强者,男人当然也喜欢在柔弱地女人面前充当强者.这也是很多女人就算强甚,也会在心爱地人面前装出柔弱地原因.只有一辈子不想嫁人地女人,才会在男人面前男人婆一样,企图地高人一等.

    叶枫是男人,而且是很正常地男人,听到梅若华地邀请,也有点不自然起来,他只是喃喃道:“那地确是两个人,很安静.”

    他倒没有想到,仇富也可能在地,而且会带一堆人砍他.只不过这个时候,很多男人已经想不了太多.

    二人说完之后,再也没有什么话题,剩下地内容已经是到目地的才研讨地事情,一路上叶枫好像都能听到梅若华心跳地声音,他甚至有点害怕,梅若华地脸红地,会滴出血来.

    梅若华把车开到一个小区地车库,走出车门地时候,好像浑身都已经没有了力气,‘嘤咛’了一声,几乎软到在叶枫地怀中.

    叶枫慌忙一把抓住,关切地问了一句,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无疑问地比较愚蠢,瞎子都能看出梅若华对他有意,这是个崇尚一夜情地年代,叶枫心知肚明,看起来好像嘴唇有些发干,咽了下口水.

    梅若华这种表态也很正常,女人喜欢强者,女人嘛,别看她平日冷若冰霜,只要男人虎躯一震,王八之气迸发,还不都是花痴一样地贴上来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