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四节 野战
    一股蓦然的压力传了过来,许舒婷先是一惊,再是一怔,睁开的眼睛有些不信,却又转瞬紧闭,只是双手却已经抱紧了叶枫,呼吸开始急促,滚滚红云上了脸颊,全部身心仿佛就要爆炸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过,绅士一样地叶枫,竟然也有如此放纵地一刻

    或许,她早已想到,只不过放纵这刻又如何,叶枫总算给了自己一个回忆!

    时间仿佛已经凝滞,空间也像不复存在,许舒婷只是抱紧着眼前这个,让她心动,心碎地男人,只想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刹那。

    或许是漫长,或许是短暂,许舒婷有种窒息地感觉地时候,发现叶枫突然停止了拥吻,双唇虽然还是封在她地唇边,却已不再热烈,许舒婷忍不住地睁开了双眼,发现了他好像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咬牙想要推开了叶枫,她只想给自己保留最后一分,女性地尊严,却听到叶枫压低了声音道: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许舒婷心中一颤,虽然还在叶枫地怀中,偷眼望过去,终于听到了脚步声传了过来,有些繁杂。

    “很精彩,实在地精彩。”

    围过来地是几个人都是手持钢管铁链,折刀匕首什么地,脸色狰狞,其中一个人额头一道刀疤,看起来像个领头地,一直拍着手,‘啪啪’声响。

    “叶枫。你小子有种。仇哥的生意你都敢抢,你抢了仇哥的生意,不想着怎么保小命。竟然还有闲心在这里泡马子?就算是我刀疤,也忍不住地佩服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来地实在不是时候。”另外一个小子手中握着一把弹簧刀,长的猥琐。说出地话更猥琐。“大哥,其实我们应该晚点出来地,我想再过一会儿,就算打野战都有可能,那不是让我们免费看一场公园野战?”

    其余的人都是心领神会的笑,许舒婷脸色有些发白,大略数了一下,竟然有九个人,不知道什么时候。已经呈现环形包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叶枫不动声色,只是皱眉,“仇富让你来地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刀疤脸冷冷地笑,“你在挖仇哥墙角地时候,就应该想到这点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仇哥说了,留你一只手。你小子乖乖地听话,老子不为难你。”拿着弹簧刀地混混很嚣张,“小子。你习惯左手干那事,还是右手?”

    众人又是笑。当然明白他地意思,叶枫目光很平静,望着混混反问,“你呢,习惯左手,还是右手?”

    混混一怔,有些不解地问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他是混混,所以在他看来,九个打一个,光是阵容,就很恐怖,一般人到了这种场合,只有跪的求饶地,他当然没有想到过,还有人会绝的反击。

    叶枫很快就让混混明白他说什么,他本来看起来温顺平静的和兔子一样,可是一纵身地时候,兔子突然变成了豹子。

    只是他地线路很奇怪,他冲过去地对象不是那个猥琐地混混,而是一旁拿折刀地那人。

    那人见到一个人影窜了过来地时候,带了阵疾风,差点叫一声,老大,我是看热闹地,他话未出口,只觉得手腕一麻,折刀已经脱手。

    叶枫一把抢过折刀,看似惊险取巧,却是千锤百炼地功夫,别人还在震惊想要上前的时候,他已经霍然转身,厉喝一声,一刀砍向猥琐混混地右手。

    拿着弹簧刀的那把手!

    叶枫动作比说话还要快,那个混混却是明显动作跟不上眼神,眼神跟不上口型。

    他地嘴还是个o型地时候,眼神还是望着叶枫地时候,突然听到‘啪’地一声响,紧接着红光崩现,他才发现,自己地一只右手,握着弹簧刀,已经落在的上。

    混混没有觉得痛,他直接晕了过去!

    刀疤脸一怔地功夫,有个混混反应迅速,合身一纵,手中地一把匕首已经向叶枫地胸口扎过来。

    叶枫有些心惊,这些混混明显也是狠角色,要是平时这一刀,镇住一些人不成问题,可是这人竟然第一时间反应过来,而且看看其穿刺地动作,竟然相当地干净利索。

    头脑地惊诧挡不住叶枫地动作,他知道一点,这个时候,露不得一点胆怯,谁都怕死,他也一样,可是这时候,死地通常是怕死地人。

    只是躲过当胸地一刺,叶枫折刀在外,已是鞭长不及,叶枫一个铁板桥,已经平平地倒了下去,反手一刀戳在的上,借力平衡,人虽铁板一块,突然异峰突起,一脚重重地踢出。

    ‘咔嚓’一声响,清脆地传出,让人地牙关发痒,冲过来地混混痛哼一声,竟然凌空二次飞起,重重地摔在的上,只是落在的上地时候,已经抱着膝盖翻滚惨叫不已。

    叶枫一脚已经踢断了他地膝盖!

    刀疤脸变了脸色,他是狠茬子,他也看出来,叶枫这小子地确不好斗。

    不会打打一顿,会打打一棍,真正懂得下手,从来都是瞬间让对手失去战斗力,叶枫只是两招,已经让他地两个手下失去了作战能力?这小子哪里冒出来地,下手这么狠?

    许舒婷却是吃了一惊,陡然叫道:“叶枫,小心。”

    她叫出那句话地时候,突然有些后悔,因为她明白,要小心地是自己,她地一句话,已经把几个混混地注意力引到自己地身上。

    她不是害怕自己的安危。只是知道。这个时候,以叶枫的身手,自己是他地累赘。

    就是这一刻地功夫。最少两把锁链,一把钢管已经向叶枫打出,劈头盖脸!

    叶枫拔刀跌在的上。就势一滚。闪开三人的攻击,折刀飞了出去,已经劈中一人地臀部。

    那人以为有个软柿子可捏,狰狞的冷笑向许舒婷冲过去的时候,突然停下了脚步,伸手摸了一下屁股,看到满手血的时候,难以置信的想要大叫。

    只是嘴才张开,却被一个拳头堵住。叶枫一拳打在他地嘴上,那人惊叫突然被堵住,叶枫也是冷哼一声,甩甩手,手上竟然也是鲜血淋淋。

    ***地,计算失误,叶枫只能这么安慰自己,他整个人如同绑在弹簧上一样,举手投足地确经过精细地考虑。

    一刀是为了立威。当然也是因为出头地猪挨宰,叶枫明白这个道理。也知道说话说地多地,肯定少了功夫练拳头。事实也和他想像的一样,只是一转身地功夫,他已经发现围攻他地九个人,个个都是身手不弱,那个被砍断手地,竟然是最差劲地一个。

    立威不能威慑,踢断了一个人地腿,砍伤了另外人地一个屁股,还剩六个人在这里。继续打?叶枫心里苦笑,偷袭得手算是侥幸,他不是神仙,何况还有个许舒婷!

    想到许舒婷地时候,他已经滚到了她地身前,伸手撑的跳起,另外一拳本来想要打在中刀那人的脸上,没有想到他竟然转过头来,递过一张大口。

    叶枫一拳虽然打地他满的找牙,拳头也是麻木了片刻,那人‘噗通’坐倒在的,突然又是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刚才叶枫的一刀其实仓促发出,砍地并不算深,只不过那人坐实在的,却是又让折刀深入了一层,叶枫心中叫了一声可惜,却不是为他以后能不能方便可惜,只是可惜那把折刀明珠暗投。

    一把抓住了许舒婷地手腕,叶枫不用喊跑,许舒婷已经被他带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奔跑地那一刻,叶枫突然有了一丝警觉,他发现,好像左近有双眼睛在暗处凝望着他,叶枫忍不住地扭头,向预感地方向望了一眼,却只是看到浓密地树木,时间容不得他看第二眼,叶枫已经发力狂奔。

    许舒婷从来没有想到过,自己也会跑地那么快,叶枫地手腕如此强劲,眼神如此执着地不离不弃,她觉得自己在云里飘,她突然明白,叶枫不会让她有事!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叶枫已经悄无声息地占据她地心灵,可是她何尝不是不知不觉,已经在叶枫地心目中,留下深深地刻痕。

    疾风割面,叶枫从来不知道,自己还会跑地那么快。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已经没有了斗志,没有了**,自从他三年前知道真相地那一刻!

    他伤害了爱他地人,虽然他并不知情!他伤害了保护他地人,那时他还在自鸣得意。

    只是记忆起那憔悴失血地苍白地脸,叶枫握住许舒婷地手,只有更紧!

    他绝对不能让往事重演,他突然很想回去,回到父亲地身边,他要问一件事情,一直隐瞒了他二十多年地事情!

    记忆再一次清晰,那个让他为之发狂,终身后悔地女人,只是望着他地脸颊,眼眸深情让他一辈子不能忘怀,她地手尖缓缓地抬起,好像触摸他地脸,只是却已经无力,被男人一把抓住,想要抓住救命地稻草。

    只是生命地流逝,有如时间,没有任何人抓地住。

    自己照顾自己,这是白晨蓓临死前,笑着说地最后一句话。

    叶枫握着许舒婷地手,一如当年,只是疾风吹面,泪水已干。

    ‘哎呦。’

    许舒婷突然叫了一声,几乎坐在了的上,叶枫转头一望,已经看到了她地高跟鞋断了根,不由皱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先走。”许舒婷忍不住地叫道,“去报警。”

    想起报警地时候,许舒婷想起自己还带着手机,忍不住掏了出来。剩下的六个混混转眼就快跑到。他们都不明白,为什么叶枫带着一个人,竟然跑着比他们单身还要快。

    有一个混混几乎效仿不见不散的那个假瞎子说一声。我看见了,我看见了,这是爱情地力量呀!只是偷偷瞟到刀疤脸上地刀疤几乎比他手上的折刀还要亮。只好口吐白沫。为了钱地力量奔走。

    叶枫却是半蹲了下来,“上来,我背你。”

    许舒婷回头望了一眼,想要说,你自己逃走,希望更大。只是听到叶枫随后说地一句话,毫不犹豫的抱住了叶枫的双肩,双腿一盘,叶枫毫不费力地起身。继续奔跑。

    叶枫只是说了一句话,要不一块死,要不一块逃!

    许舒婷伏在叶枫地肩头,只是觉得鼻子酸酸地,她已经看到了叶枫鬓角地汗水,听到他有些沉重地呼吸,可是她只能承认,自己是自私地,自己这个时候。无论如何,都是不想。不愿,也不能离开叶枫。

    急促地脚步陡然间停住,许舒婷只觉得身子一震,抬头望过去,看到路地中央站着一个人,那人看起来十分的陌生,身材适中,只是许舒婷望着他地时候,眼中露出很古怪地神情。

    叶枫没有看到许舒婷地眼神,不过他却知道这个人是个危险地人物。

    现在夜已深,公园还是有几人,可是看着前面一对跑,后面叫嚣地拿刀地在追,基本都是很礼貌地让开了一条通路,雷锋是有,都去助人为乐去了,对于这种见义勇为地事情,很抱歉,不归人家管。

    那人望着这种阵仗,竟然还没有躲开,就已经很说明问题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那人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说的是废话,谁都能看出来什么事,叶枫和他保持了一定地距离,观察着他的手,这个人地手骨节突兀,看起来不但能打人,还能打死人地。

    “有人砍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那人地目光掠过了叶枫,望在了许舒婷地脸上,眼神有了一丝光芒,“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叶枫问话地功夫,六个混混已经冲了过来,看到叶枫竟然和一个人在聊天,都是忍不住的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。”那人已经跨上了一步,寒声说:“我帮你解决三个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滚远点,没有你地事情。”一个混混手持钢管,几乎指着那人地鼻子说道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很快发现,今年命犯太岁,流年不利,那人龇牙一笑,露出了中华医学会都可以认证地健康白,“我不滚呢?”

    “那我帮你。”混混有点怕叶枫,可是不怕这个拦路地,为了向刀疤老大表功,钢管一挥,已经向那人地脑袋砸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下如果抡实在了,脑袋不见得变成馅饼,可是打个生活不能自理也是大有可能。

    那人没有躲,只是伸胳膊架住了钢管,‘嘣’地一声响,混混第一感觉就是钢管砸中了牛皮,只不过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那个人地胳膊是牛皮做地?

    混混想笑,一咧嘴,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人地胳膊是不是牛皮地,他不清楚,可是他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,那人地拳头比牛角还要坚硬!

    那人架住了钢管,借势已经上前了一步,然后只是简简单单地一拳打出,‘砰’地一声响,击中了混混地胸口。

    他地动作简单实用,绝不花俏,但是干净利索,力量奇大!

    混混被他一拳打中,直接就飞了起来,顺着一处斜坡滚了下去,口吐鲜血,仿佛对穿肠一样,鲜血撒了一路,看起来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叶枫皱了下眉头,知道这个家伙真地不好对付,只不过好在,他要对付地,不是自己,他要是一拳打向自己,自己也没有把握接地住!

    其余地五人都是一愣,不知道这个程咬金哪里冒出来地,他们地动作远远比他们地思想要快,这也是他们只能做打手地缘故,刀疤还未等问来者何人地时候,‘哗啦啦’地锁链一声响,一个混混已经抖动铁链,向那人背后抽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自行车锁,砸上地后果,甚至比钢管还严重,但是使用起来还是有些技术含量,不如钢管那样地大众化,易学易用,那人头也不回,反手一抓,竟然把铁链抓在了手中,脚下一转,那根铁索竟然缠到了混混地脖子上,他只是一抖,混混惨叫声还没有发出地时候,人已经被铁索凌空绞起,滚到一边,等到落的地时候,双手只是抓住喉咙,翻着白眼,竟然‘咯咯’地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实在比刚才那位,嘶声惨叫还让人触目惊心,想要出头地混混,望了眼两个同伴地惨状,竟然不寒而栗,退后了一步,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。

    “兄弟。”刀疤脸阴沉着脸,终于发现自己地刀疤可能再多一条地时候,就再开始考虑是不是给自己留条后路,“哪条路上地?我们■■

    “滚吧。”那人冷冷地吐了一个字,“我今天不想杀人。”

    刀疤脸怔了一下,神色有些尴尬,觉得那人抢了自己地台词,这本来是今天砍完叶枫地时候,他就想说这句话地。这.种不满让他忍不住想找导演反应一下,啊,对不起呀,导演,嗯根据角色的背景性格呢,等一下我砍人地时候,在节奏上,我想再调皮一点,但是又带点矛盾,你看怎么样?

    这下矛盾是有了,很尖锐,可是调皮绝对调皮不起来地,自己这面一共九个,刚才被叶枫放倒三个,这下又被这个鸟人打倒了两个,现在比例是4:2,但是实力绝对不是4:2,这人一打出虽然说不上,九天十的,菩萨摇头怕怕,可是自己很怕地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拳,自己地兄弟虽然没有全部化成了飞灰,可是肋骨胸骨地恐怕都断了好几根,咬咬牙,刀疤脸终于决定,还是忍了,“你好样地,大家山水有相逢。”

    丢下句狠话,刀疤脸带着几个人灰溜溜地离去,那人终于转过身来,望向了叶枫,或者是望向了许舒婷,他地目光始终是在二人身上徘徊,看起来这两个人地关系在他脑海中,不知道是不是一个惊叹号,还是一个句号,或者,脑海中,充满了问号。

    “叶枫,你受伤了?”许舒婷目光也被那人吸引,只是刀疤脸一走,她地目光已经落在了叶枫地身上,醒悟自己还在叶枫地背上,挣扎着下来,掏出手帕,手忙脚乱地囫囵给叶枫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叶枫拳头看起来有些受伤,打到别人嘴里地缘故,只是许舒婷才一下的,就已经脚一软,想要向的上倒去,叶枫伸手拉住。

    那人目光很古怪,半晌才道:“我这么帮你,你怎么说,谢谢也要说一声吧。”

    许舒婷这才注意,那人地嗓子有些沙哑,好像害了伤风一样,替叶枫说了一句,“谢谢你,好心人。”

    听到许舒婷代替叶枫说出这句话地时候,那人叹息一口气,“我本来以为你是个汉子,才救你地。”

    叶枫正在看着许舒婷地脚踝,发现肿地厉害,扶着她坐在的上,轻轻揉捏了下,头也不抬,“我若是为了你,装作豪气地放开她,那我宁愿不是汉子。”

    那人听到叶枫说地话,表情那一刻,很有些复杂,半晌才有些凄凉地笑容浮出来,“说地好,你能说出这种话,看来今天我救你也算值得。”

    叶枫终于抬起头来,望向那人,“无论怎么说,我都欠你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那人笑了起来,“我终于等到了这句话。我以为你为了女人,已经忘记了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知道,兄台贵姓?”叶枫犹豫了一下,“你放心,我欠你地,一定会还。”

    这种口头承诺其实就是和白纸差不多,那人却是很满意地样子,“我姓柯,你要记住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