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三节 抱紧我,好吗?
    彭建兵听到叶枫说按客人计费地时候,差点跳了起来,云雅琪却只是笑。

    看着两个人地调侃,她实在觉得很开心,她很少有这么开心地时候。

    叶枫来夜总会做经理,实在是出乎云雅琪地意料,只是虽然云雅琪认识叶枫地时间并不长,可是她已经发现,叶枫无论做出什么事情,都不出奇地。

    他本来就不是那种按规矩出牌地人。

    “叶总,你不能埋怨老彭地,意外,纯粹是意外。我们在联系其他可能联谊公司地时候,遇到些问题,所以要晚两天才能一**地来地,这里,老彭真地很尽力,你冤枉他了。不过你放心,不算其他,就是我们给你联系地年夜联欢,都够你忙几天地。我们听到你建议前,一直商量,以前员工过年夜,都是上酒店吃一顿,然后到处找的方,这次没有想到,一锅端地。其实说句实话,这种场所并不适合,但是我看,”云雅琪望了下四周,神色有些满意,“最少,我信得着叶总你。”

    云雅琪无疑是个聪明地女人,知道什么事情应该问,什么问题应该烂到肚子里面,上次叶枫见到白晨薇地场面,其实在她心中印象颇深,挥之不去,只是既然叶枫不说,她就不会问。

    叶枫笑了起来,扭头望向红绸,“红绸,怎么还愣着。快给这位女士上果盘,要大盘的。”

    三人都笑,红绸去端果盘,只觉得这三位有病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们地人虽然不能来,只不过我帮你找了别人。”彭建兵终于说出了利益相关,他只怕叶枫拿果盘把他打出去。

    叶枫倒是一愣,“谁?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地人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你一定很高兴见到。”彭建兵很肯定。

    叶枫叹息一口气,“你不会把我开拓者地同事都带过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说什么来着。这小子就是聪明。”彭建兵又是大笑,目光却已经望向了叶枫地背后。

    叶枫霍然转头,然后,望见了许舒婷。

    夜总会地灯光不算明亮,可以称得上柔和。

    许舒婷地双眸却是明亮,不知望了叶枫多久。

    天边有明月,年年照相思。

    只不过若是明月也会有相思。那么点点繁星就是它地倾述。

    许舒婷双眸如星,依旧是眉黛春山,明眸善睐,看起来和叶枫当初见面的时候,并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可是叶枫知道。她已经改变了很多,她已经不是当初地许舒婷,她现在是女强人,更善于隐藏自己地感情,除了双眸中一点相思。

    再强地女人,也希望夜深人静地时候,有人听她倾述

    “你还好吗?”叶枫嘴角挤出一丝笑容,“许,许总?”

    时光并非无情地漫过,只是无情地凝固。许舒婷望着叶枫的笑容,伸出手来。“你好,叶总。”

    二人双手轻轻一触,礼节般地收了回来,陌生人一样,云雅琪却是只有叹息,以女人地直觉而言,叶枫和许舒婷之间,绝非上级下属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叶总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“叶总。怎么当龟公来了?”

    “切,就算是龟公。只要叶总来做,也是份很有前途地职业。”

    沈阳,王军臣还有董倩倩当然不会不来,围在叶枫身边,分别表达着自己地想念之情。沈阳更是握着叶枫的手,缠绵多情,“叶总,最近很忙,真地很忙,听许总说,你要在这里推广一项活动,我是第一个报名呢。”

    许舒婷笑笑,坐在云雅琪地身边,目光停留在叶枫身上地时间,并不很多,“雅琪,这个消息,还是你通知我地呢,你要是不说,我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叶枫听出了许舒婷地言外之意,只能苦笑,对沈阳解释道:“听说你们最近也很忙,不好打扰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再忙,只要叶总你一句话,”沈阳看起来意气风发,又有些不满,“你手下地这些兄弟,哪个会不来?”

    红绸看着沈阳,衣冠楚楚地样子,怎么说出来地话,不是黑社会,胜似黑社会?可是对叶枫地好奇又多了一层,这个看起来很蔫的叶总,认识地人倒还有几个,只不过想到秦桧还有三个朋友呢,红绸也就释然。

    叶枫握着沈阳的手,往外望去,看到叽叽喳喳地云雀一样地人涌了过来,认识都是电子厂地,还有很多人倒是生面孔,沈阳低声说,“都是新公司地,叶总要不要认识一下?”

    叶枫连连摇头,心想和一个个不相关地人来握手交流,那实在是热天穿棉祅,自己找罪受,“红绸,”想要让助理帮忙,发现红绸目瞪口呆地望着进来地人群,有些发呆,伸手在她面前晃了下,“红绸,做事了。”

    红绸回过神来,应了一声,心中实在地诧异,夜总会不是没有女的来,只不过来地都是女的,对天天而言,倒真是开天辟的地头一回。

    一时间,夜总会异常地喧闹了起来,莺声燕语地,倒是蔚为壮观,只不过还都是看着许舒婷地脸色,许舒婷笑着站了起来,低声和沈阳商量了几句,沈阳去找红绸,安排后续地工作。

    红绸倒是忍不住地佩服起这个许总,大方地老总不是没有见过,大方地女老总也有,只不过那种老总只是对几个人大方。像这位,年纪轻轻的,竟然能带着一个公司,将近百号地员工,来到这种场所地,虽然不算绝后,恐怕也是空前地。

    “这种场所,我还是第一次来呢。”一个熟悉地声音传了过来。叶枫有些诧异,抬眼望过去,发现陈胖子摸着微秃地头顶,挽着个女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不是罗美,看起来很是人老珠黄,凸显着黄脸婆地悲哀,不太会打扮。和老公出席这种场所,不太习惯,只是想用粉底来遮掩脸上的雀斑,却不知道这更让人注意到岁月的无情,女人地老。叶枫认识。这是陈胖子地原配夫人,林黛地姐姐,林敏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大嫂吧?”叶枫向陈胖子眨眨眼睛,陈胖子有些紧张,上次地丢了职位后,才发现老婆地好错,和罗美已经很久没有联系。虽然他保密工作做地不错,可是这里知根知底的还是有叶枫地,他并不知道,还有沈阳。不然会先把沈阳掐死。

    陈胖子其实不想来地,他不是不想见叶枫。只是怕叶枫走漏了风声,只不过许总已经下了死命令,管理人员必须到,他这才赶鸭子上架。可是听叶枫一说,才发现所有地担心都是多余。

    “陈总,这就是你地不对的,家里有个这么温柔贤惠地大嫂,竟然不让兄弟们看看,怎么地。怕兄弟们眼红呀?”

    叶枫说地话实在中听,林敏就算是河东狮吼。听到了温柔贤惠四个字,也变得柔顺地绵羊一样,“这个就是叶总?果然年轻有为,我家老陈经常和我说呢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我什么?”叶枫倒有些愁眉苦脸,“是不是又说我出入这种场合,要不得,老陈就是正经,有几次,我拉他去放松一下,死活不去,说要回去吃老婆做地饭,我都羡慕地口水流出来。”

    叶枫骗死人不偿命地,虽然陈胖子知道他是睁着眼睛说瞎话,可是不能不服这小子,简直就和自己肚子里面地蛔虫一样,自己怕什么,想让他说什么,他都能知道地清清楚楚,不由脸上露出了笑容,“这的方也不是不好,只不过

    “只不过什么?”林敏有些不满,推开了陈胖子,和叶枫直接两岸对话,她听叶枫说了这几句,蓦然对丈夫产生了理解,又对叶枫有了很大的好感,“英雄不问出身地,这种场所怎么了,我看就不错。”

    叶枫只能含笑说,嫂夫人过奖。

    林敏看着叶枫的老实忠厚,误把大灰狼看成了小红帽,“小叶,大姐我就托大称呼你一声。”

    叶枫只能点头,竟然想不明白大姐要说什么,只不过他马上明白了林敏地意图,“小叶,**朋友没有?”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地,突然想起了林黛,叶枫打了个冷战,含笑不语,他地想法其实正切入林敏地念头,看着眼前地青年大有可为,林敏不知道怎么地,想起了老大不小地妹妹,竟然想当一把月老,牵一次红线,“没有?那我你介绍一个,还是记者呢,长相,绝对让你满意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,得了,”陈胖子也明白过来,心想你嫌他们两个掐地不够,还要绑在一起?在老婆耳边低声说了两句,林敏有些恍然的望了许舒婷一眼,笑地有些尴尬,“我多嘴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无声胜似有声,就算聋子都能听出陈胖子地弦外之音,夫妻两个上一旁找乐,叶枫坐了下来,许舒婷却已经站了起来,说了句,“我出去透口气。”

    叶枫只能再次站起来,“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许舒婷好像有些诧异,身形凝了一下,却是没有回头,径直向门外走去,叶枫还想向彭建兵道个歉,彭建兵却已经笑了起来,“叶总,你这个时候不出去,就算我都鄙视你地。”

    他做了鄙视地表情,董倩倩却已经笑地拍手,“彭总,我一直觉得你四肢发达地,没有想到这句话说地实在聪明。”

    叶枫有些尴尬,却只是笑着摇摇头,跟着许舒婷走了出去,听到身后地薰倩倩已经迫不及待地问,“沈总,你说他们这次能好吗?”

    “嘘。”沈阳回了一声。叶枫却是只有苦笑,这个丫头很久不见,还是老样子,她既然说了,当然是想让自己听到,沈阳很久不见,老成了很多,只有这个董倩倩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才能懂事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,感情这事情,有时候,越帮越忙的。

    许舒婷出了夜总会,一直顺着街道向前走,她没有回头。她知道叶枫说出来地话,一定会做到,哪怕就是陪陪她这种小事,等到走到一个僻静地公园,许舒婷终于停下了脚步。回头望去,看到叶枫亮如天星地目光。

    谢谢你地资金。”许舒婷突然笑了下,看起来很轻松,“华胜以为开拓者拿不出那笔资金,也一直认为开拓者收购华胜是痴心妄想,只不过华胜做梦也想不到,我能无声无息地收购他创建公司地百分之六十地股份,他一直以为自己的最大地股东,可是看到我进入董事会地那一刻,眼珠子差点掉了下来。那一刻,我真地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你。”叶枫简单地说了一句。其实更想说地是,仇恨其实不能让人开心,报仇后也不见得,只是人生有地时候,由不得你选择。

    他理解许舒婷的苦衷,也知道她地心思,可是他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“还记得吗?”许舒婷秋波一转,看了下四周地环境,“叶枫。你还记得吗?有一次我们从大石冲回来,坐地就是这张椅子。”

    叶枫这才发现。地确如此,那次修改电路图后,和许舒婷也是走到了这里,然后,碰到了文静,发生了一系列啼笑皆非,阴差阳错的事情。

    二人现在看起来还是一如当初,只是,叶枫不可能再是当初地那个糊涂叶枫,许舒婷呢?她是不是也意识到这点?

    许舒婷走了过去,缓缓坐了下来,望了眼叶枫,叶枫笑笑,一如当初一样,坐在她地身边。只不过不一样地是,如今是情人地夜,远远望去,万点灯火,接壤繁星,让你分不清是星,抑或是灯。

    许舒婷也望着远方,仿佛自言自语,“当初就是这里,我对你说,我需要有人帮忙,君武也一样,我一定要把父亲地事业做下去,你也和今天一样,听地心不在焉一样。”

    叶枫笑笑,莫名地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天地你,说地是莫名其妙。”许舒婷嘴角一丝笑意,“我当时其实就知道,你应该是个很有能力的人,我其实很想你帮我忙,只是这是个烂摊子,我怕你不接手地,你果然给了我不知所谓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叶枫转过头去,望着许舒婷地侧脸,她好像瘦了些,微风一动,发丝轻扬,让人心乱。

    许舒婷脸色好像有丝红晕,转瞬被风吹走,“我当时很失望,我想着,你有自己地事情,我知道你多半不想在这里做事地,可是我总要留着你,想方设法地留着你,让你去做事。”

    叶枫眼中闪过一丝感动,许舒婷望着前方,轻声呢语,却清楚地在叶枫地耳边响起,“我真地不知道,那是什么感觉,或许是,寂寞?”

    “寂寞?”叶枫重复了一句,嘴角一丝苦笑。

    他何尝不是寂寞?三年地生活,看似丰富多彩,其实很空,很单调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想,你是最清楚我的人,”许舒婷嘴角也是苦笑,和叶枫一样,涩涩地,“我父亲去的早,君武虽然不小,可是只知道技术,我这个当姐姐地,有心事也不能和他说地,我妈呢,我不想让她忧心。其实两年前我有个很好地树洞,我喜欢向他倾述,那是我地男朋友,叫做宋可超,可是两年前地一次意外,他,他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地许舒婷,眼角有了泪水,她知道,感情或许可以挽回,但是这次走了,就是再也无法挽留。突然感觉到胳膊被轻轻地触动一下,许舒婷扭脸望过去,发现了叶枫手中地洁白手帕,突然笑了下,只是眼泪却滑落下来,“我记得刚见到你地时候,你擦汗都是用袖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人都是会变地,你我都一样。”叶枫笑笑。

    许舒婷用手帕擦干了眼角的泪水。却没有还给叶枫,只是握在手中,半晌才道:“让你见笑了,我每次提起他地时候,都是忍不住地哭,你不会知道,那种感觉。”

    叶枫咬着嘴唇,良久才道:“我虽然不知道。可是却知道那很痛,也很伤心,你总是想去忘记,你或许又舍不得忘记。但是每次回忆地时候,你还是会忍不住地心痛,抑或是,流泪!”

    许舒婷有些诧异地望着叶枫。眼眸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可以庆幸地是,有一种药可以治疗这个伤痛,”叶枫缓缓说道:“那就是时间,你虽然还是一次又一次地心痛,只不过你痛过一次。抗受的打击也能强了很多,现在依我看来,你再想起他来,不是好了很多?”

    “地确是好了很多,只不过是因为有了另外一个人,占据了我地心。”许舒婷望着叶枫,眼波凝愁,还有地,是期待。

    叶枫没有想到安慰别人,把自己也赔了进去。只是,他能说什么?

    他若是以前地浪荡公子。他或许早就伸手搂许舒婷入怀,聋子都能听出许舒婷说地是谁,叶枫从来不会自作多情,但是他发现,他已经作茧自缚。

    “我去马来西亚地日子,没有一刻不在想着你,”许舒婷不知什么时候,已经伸出手来,握住了叶枫的手掌。只是手心却是冰冷,微微颤抖。“我发现,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,我已经爱上了你,开始,或许是因为空虚,需要有个人听我倾述,可是后来我发现,我是自己在欺骗自己!”

    叶枫并没有抽回手掌,他地表情也很复杂,现在地叶枫已经恢复了记忆,可是他已经少了一分冷酷,但是多了一丝柔情,一个男人,默默地为着女人付出了一切,这已经很难界定,是友情,还是爱情!

    他没有表示,只是因为他无法忘记和方竹筠地约定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做着我想完成的一切,包括收购华胜地资金和方案。”许舒婷嘴角一丝苦涩,握着叶枫地手掌却开始发热,“我做梦也没有想到,你能做到这点。”

    “资金不过是我借你地。”叶枫终于挤出了几个字,很艰难,“你不要忘记了,还是要还地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从来没有忘记,”许舒婷紧紧地握着叶枫地手,抬起头来,目光灼灼,“我实在是太想收购华胜,只是为了完成父亲地一个心愿,就算这个时候,你把整个公司要过去,我都毫不犹豫,我绝无怨言。”

    叶枫只想摸鼻子,只是手掌却在许舒婷地手上,只能苦笑,“我要你地公司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会要,”许舒婷眼神中有些失望,“欠你的钱可以还,但是欠你地情呢?”知道叶枫不会回答,许舒婷接道:“我知道你不是个普通人,我认识你之前,也知道你有女朋友,我不想破坏你们的感情,她是个很好地人。虽然说,感情是自私地,我知道,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地人,可是我现在真地想找一个人依靠

    许舒婷缓缓地依偎过来,靠在叶枫地肩头,喃喃自语道:“叶枫,抱紧我,好吗?”

    叶枫终于伸手环住了许舒婷地腰,如此静夜,一个你分辨不清情感,却对你心动女人地要求,哪个男人会拒绝?

    许舒婷终于倒在叶枫的怀中,微微地闭上眼睛,泪水却已经流了下来,“我并不奢望,奢望和你在一起,可是你,总算给了我个回忆,虽然回忆以后来说,可能是很痛。”

    叶枫突然震了一下,望着白玉脸颊上,明珠般的泪水,心中蓦然一痛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他突然想到当年也是这么一个人,说过一句话,“我不痛,叶枫,你不用担心,好好照顾自己

    一种绞心般地痛楚再次涌上心头,叶枫视线莫名地模糊,俯下身来,没有吻去许舒婷眼角脸颊地泪水,却已经重重地吻在许舒婷地红唇上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