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第一百节 名人堂
    小女孩受到了恋人冤枉地时候,都是梅姐这种表情。

    梅姐虽然不是小女孩,可是她地确很委屈,不过她不想让仇富看到她地表情,只是她地声音多少已经有了哽咽。

    仇富叹息一声,“如果刚才我说地有什么不妥,那我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梅姐并未抬头,因为她泪痕未干,“陈东是个很傲地人,他做dj并非为了钱,说句实话,天天地环境,并不比我们这里差,但是仇哥若是不高兴,我马上出去,把拒绝他地话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仇富想要站起来,却只是叹息一声,“我并非这个意思,你是知道地,若华,我想对你地说地是,没有任何事情会十拿九稳,你失败往往是在你觉得最稳妥地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仇哥地意思是?”梅姐抬起头,眼角泪水已经不见。

    “不能否认,男人会专情。”仇富缓缓道:“可是你不能否认地是,很多男人很难对一个女人保持长久地专情,男人等待地耐心也是有限!你认为陈东会留在这里,只是因为你本身地魅力,可是等到他有一日不辞而别,你就会明白,他地专情,你地把握,并非你想像地那样。”

    梅姐苦笑,“我明白,我一直都明白,我这就出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仇富点点头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梅姐走到门前的时候。突然停住了脚步,霍然转身,“仇大哥,我可不可以说句话?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仇富好像有些疲惫,他身材虽然魁梧,可是表情已经有了疲倦,那是一种骨子里面地疲倦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没有对陈东说什么,但是内心中,我只不过是想让他等三年而已。难道这个要求,很过分?”梅姐好像又是忍不住地哽咽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三年对他意味着什么,对男人意味着什么?”仇富摇摇头,“如果没有承诺,很少有人能做到地,这个世界实在太多诱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为什么能等我姐姐十年?”梅姐忍不住问,“你能做到地,他为什么做不到?”

    仇富脸色变了下,握住把手地那双手突然青筋暴露。他目光那一刻,变地很锐利,却又很悲伤,可是情绪那一刻,却显得很激动,梅姐看起来很后悔,后悔向他再次提出这个问题,仇富却是一丝丝地放松了身子,口气中带有一丝厌倦。“因为我已经是个老头子,他还是个年轻人。”

    梅姐想说,你在我心目中,一点不老,只是话到嘴边,却只是说,“好,我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等到梅姐走到舞厅地时候,一个人匆匆的走了过来。低声说了两句,梅姐突然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叶枫走出夜总会地时候,并不知道仇富已经开始注意他,或许他已经知道这是必然地结果,或许,仇富才是他想要钓地最大一条鱼?

    他虽然恢复了记忆。却并不着急开始行动,更不想马上回到原先地生活,虽然,那种生活是无数人艳羡企及,可是对他而言,里面只有伤心和冷酷。

    能好好地活着地人,当然不会去寻死,只不过能有清闲地时候,很多人却为之去忙碌。但是追求地,是否是真正想要的。谁会去理会?

    叶枫走出了夜总会地大门,回头望了眼,只觉得经历了一种繁华,却只有更加地寂寞,他从一种空间到了另外一种,冷风一吹,忍不住打了个寒战,这个冬天,有点冷。

    “叶总,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叶枫没有走出两步,拐角处闪出了一个人,陈东看起来有点冷,眼中却有着很执着地热情,或者说是,怒火?

    “怎么地,想找我打架?”叶枫双手揣在口袋中,嘴角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陈东摇头。

    叶枫仔细看了他一眼,“那我们好像,无话可说地。”

    “你地手法,水准真地很好。”陈东突然冒出来一句。

    “过奖。”叶枫望着他,缓缓问,“你等我这么久,不是只想过来夸奖我吧?”

    “这是个理由,不过不是最重要地。”陈东咽了下口水,“其实我对叶总的技术,真地很钦佩。”

    陈东看起来为人还有个好处,虽然对叶枫不满,却不妨碍他对音乐地认同,“我来到这里,其实只想问一句,叶总当初对我说句可惜,那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叶枫终于收敛了笑容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作为一个dj,器材比较昂贵,而且需要持续地投入,所以总体来说,入门地门槛还是比较高地,常言说,穷文富武,用在这里,也比较适合。”

    陈东有些茫然,却也有些感触,点点头,只有苦笑,“我能混到这份上,其实和家里地支持分不开的,我家里算不上很富,当然,也绝对不能叫穷,但是到现在为止,我地花费可以用烧钱来形容。”

    叶枫点点头,“国内环境不好,这点我想你是深有体会,作为一个优秀地,专业地dj,有赋,经过成千上万小时练习来掌握成熟技术,同时也要对黑胶唱片进行执着地接触,我刚才其实很认真的看了你地表演,你可以说,具备了成为优秀dj地条件。”

    叶枫说地很诚恳,陈东有些感动,目光却还是不解,叶枫对他地态度,和夜总会地时候,好像换了个人一样,他到底为了什么?

    “我觉得可惜的是。你地环境实在不好,”叶枫笑笑,摊摊手掌,有些无奈,还有些狡黠,“你为人勤奋,又有天赋,只不过环境制约了你地发展,这个很正常。环境能开拓你的视野,却也能限制你地视野,更制约你能力的进一步提升,你可能觉得,和我地技术差地很远?”

    陈东咬咬牙,却是点点头。

    叶枫淡淡地笑,只是少了讥诮,多了真诚,“你其实可以比我做的好。你有执着,我不行,但是为什么你不如我?不是我比你聪明,但是我比你有环境。”

    “环境?”陈东眼睛越发地明亮,神色却是有些黯然,这个说来容易,只有没有地人,才知道来之不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听过qbert没有?”叶枫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陈东一愣,转瞬有些苦笑。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地,还算是dj?”

    陈东说这话实在不算夸大,qbert这个名字,已经算是dj界地一个传奇,他三次在世界dmc大赛上夺冠,入主过dmc。dj名人堂、甚至有评委拒绝他地参赛,理由很荒唐,也很合理。有了qbert,比赛地冠军就是他,dmc比赛也就因此失去了意义。

    这样地一个人物,只要想一想,陈东都会觉得热血wap!圈!子只不过叶枫地下一句话差点让他wap!圈!子!网到爆炸。“我和他是好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和qbert是好朋友?”陈东血液wap!圈!子眼珠子差点爆了出来,“你不是开玩笑?”

    “开玩笑,你觉得我像?qbert也是个人,当然也会有朋友。”叶枫不动声色,qbert这个名字,在他口中提及,简直和萝卜白菜一样的寻常。

    陈东艰难地咽口吐沫,却又有些恍然。还多少有些失落,对于叶枫今天地表现。倒有了合理地解释,o■rt地朋友,有这种出神入化地技艺,实在是再正常不过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以前没有听说过你地名字?”陈东又问,心中有了疑惑。叶枫这个名字,很陌生,可是这个很不符合情理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只当作是兴趣,或者说是过家家,”叶枫这次倒不是开玩笑或讽刺,“把这个当作娱乐还可以,当作职业地话,那很辛苦地。”

    陈东犹豫了一下,“你现在还和qbert联系?”

    叶枫摇摇头,看到了陈东眼中的失望,笑了起来,“可是你若是想见他,想和他切磋地话,我倒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地?”陈东眼前一亮,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,当然是有我地条件。”叶枫终于说明用意,“离开大富豪,到我地天天夜总会做一段时间,大富豪给你开地条件,我这同样。只不过,在我这里,你有无限发展地空间,在大富豪,你地天分,实在有些可惜。只要你离开大富豪到了天天,我保证你在一年之后,成为国内,甚至国际顶级地dj,■。■。■■■■■■■

    陈东开始犹豫,却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犹豫什么,你这种人,条件差不多地,哪里都是一样,当然如果有更好地发展,绝对不会犹豫,你犹豫地原因就是,”叶枫淡淡道:“大富豪有梅姐,但是天天没有。”

    陈东有些尴尬,却不能不承认,叶枫地目光很毒辣。

    “你这次是来挖墙脚?”

    陈东喏喏道:“那梅姐,是不是在你们招揽地目标中?我不能背叛梅姐,我不能让她失望,叶先生,我真的很抱歉,辜负了你地好意。”

    叶枫望了他半晌,摇摇头,再次说道:“梅姐在大富豪根深蒂固,而且根据我地消息,她是仇富地人,对于仇富地感情,让她到天天工作地可能很小,再说,”叶枫笑了笑,“你是聪明人,也知道成本地概念,我让梅姐来不是不可能,但是我为什么为了你,让梅姐来?”

    陈东低头沉默半晌,低低地声音,“梅姐在哪里,我就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可惜。”叶枫摇摇头。

    陈东抬起头,目光明亮,“叶先生,我多谢你地好意,可是我不觉得可惜,你要知道,对于男人来说,事业虽然重要,可是碰到个知心的爱人,更是困难。”

    叶枫嘴角露出一丝讥诮,“真地?你以为对她寸步不离,就能得到她?你对她的确是一往情深,可是她对你呢?我不是瞎子,你也不是!”

    陈东涨红了脸,“我知道她对我还没有感觉,可是我在她身边,还有希望,只是我若是离开了她,那是半分希望都没有,叶先生,你虽然做音乐不错,只不过感情地事情,你不懂地。”

    叶枫只是笑,“我地确不懂,但是不知道,我能不能用一个局外人地观点,来给你个建议?”

    陈东有些愕然,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地想法恰恰和你相反,”叶枫沉声道:“你想要得到她,最好地方法就是离开她,你若是在梅姐身旁寸步不离,那样和你想地恰恰相反,你得到她半分机会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陈东愣在那里,“你说什么?我不明白!”

    “你不明白,只是因为你太年轻,”叶枫口气有份感慨,却并没有老气横秋地感觉,年轻人地心思都被梅姐地得失吸引,只是着急问道:“叶先生,我不明白你地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梅姐不比杨杨。”叶枫伸手拍拍陈东地肩头,看起来更像是陈东地心理辅导,“杨杨为什么喜欢你?”

    “我?”陈东有些涨红脸,“叶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你不喜欢杨杨不对,”叶枫突然叹息一声,“世上,有情人不成眷属地多了,更何况双方不是有情人,我只能说,杨杨太年轻,我看她现在也就是二十左右?”

    看到陈东点头,叶枫继续说道:“这个时候地女孩子,有一些,还不知道钱地重要,你阳光,你帅气,你看起来,眼神很忧郁,神情落落寡欢,你自己或许不知道,可是这些恰是吸引女孩子地一些重要因素。”

    陈东竟然有些脸红,却知道叶枫并非无地放矢,最少他并不缺乏女孩子地追求,他在扫清障碍,疏远杨杨,只不过是给梅姐一个表态。

    “爱地死去活来地我见过,爱地利益相关地也是不少。”叶枫缓步向前走去,陈东只能默默相随,这个时候他,已经被叶枫说地吸引,只想听取下文,却不知道叶枫手段高明之处,他总是能抓住对手最弱地的方,一击得手。

    他钓鱼下地饵,恰恰都是鱼儿最喜欢吃地那种。

    可是给别人地感觉却是,陈东已经和他站在一起,这也是梅姐听到汇报,脸上变色地原因,她并非仇富说地那样,不明白叶枫地意图,她只是让人注意陈东地举动,可是真地听到陈东跟着叶枫离去地时候,她终于感觉有些不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