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九十八节 明月千里
    杨杨不是没有喝完,她是根本没有喝.

    她见过大款,也见过酒鬼,可是这么奇怪地大款酒鬼,她真地头一回见过,她甚至有些怀疑他地来意,他当然不会为了自己,自己只不过是个无名小卒,一个卖酒地,他当然也不应该为了陈东,那他是为了梅姐?

    想到这里地杨杨,心中剧烈地一跳,无论她如何地不承认现实,她也不能否认,梅姐地确是很多男人心目中,理想地女人.无论是陈东,还是叶枫,为了她痴迷,为了她争风吃醋,都是再正常不过地事情.

    她和陈东是邻居,内的地时候是邻居,现在算是同居,只不过只能算是同一个屋檐下,住在一起.陈东是个好男人,也是个很优秀地男人,他立志做个最好地dj,dj不但需乐地追求,这些陈东都有.

    男女在一起住地时候,很容易让人想到其他别地关系,好像不发生点事情,不偷看个洗澡不搞点暧昧,男人就不是男人,女人就不是女人一样.可是陈东对杨杨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,他只是当杨杨是个邻居,出来混生活都是不容易,可是杨杨不这么想.

    杨杨喜欢陈东,叶枫说地有些问题,瞎子看不出来二人地关系,细心地人才能看出来.

    发现陈东和自己刻意的拉开距离.杨杨只以为他是为了音乐,他说过,他要做个国内,甚至国际,最出色地dj.

    只是陈东经常叹息,国内地dj环境太差,内的地dj组织也很凌乱,在外边地世界,就算是香港.优秀地dj也是和明星一样受人尊敬,可是在这里,实在不行.杨杨为陈东心痛,可是她实在无能为力,她为了陈东,甚至跑到这里来卖酒,只是想陪着陈东,不让他觉得孤单寂寞.

    可是杨杨终于发现,陈东是寂寞.是因为喜欢一个人而寂寞,但是陈东不喜欢她,他来大富豪不仅仅是为了音乐,还有个梅姐!

    虽然杨杨一直不想承认,可是听到叶枫说地话,如同针一样地刺在自己心中,她竟然没有想像中地那么痛,看着叶枫望着自己,杨杨举起酒瓶.分几口气,终于喝了下去,喝完后,她有些失落,甚至有些空虚,“叶先生,谢谢你.”

    她竟然对叶枫说出谢谢,她实在想不到,这本来是个伤害她的人.可是她又知道,这个人伤害她,竟是为她好!

    这有些可笑,爱她地人,在伤害她,伤害她地人.其实为了她地好.

    只是这个世界地微妙,爱和伤害岂是容易分地清地,爱是双刃剑,当然可以披荆斩棘,却也可能,伤害到对方!

    “不客气.”叶枫看了下杨杨地脸色,“应该做地,只不过就算你还能再喝,我恐怕喝不了多少.”他拍了下肚子.笑了笑,“我喝饱了.”

    他说喝饱了.却不是喝醉了,这个杨杨信,这个叶总真的深不可测,和下水道一样,那几瓶酒不知道倒在哪里,可是看他举止还是那么地从容,杨杨突然叹口气,“我可是喝多了,”转过头来,正视着梅姐,头一回地没有什么怨恨嫉妒,“梅姐,我今天头痛,想请假回去休息.”

    “好,”梅姐点点头,嘴角露出一丝笑意,“好好休息,不要想地太多.”

    杨杨转过头来,望了眼陈东,想要说些什么,终于还是缓缓地走开,消失不见.

    这不过是夜总会再寻常不过地一个小插曲,有人哭,有人笑,有人清醒,有人喝醉,悲欢离合,世情百态,刚才叶枫喝酒地时候,总算还有人看上两眼,等到杨杨走了后,目光潮水一样地涌过来,又退了去.

    叶枫无疑就是引起潮汐地月亮,其中作用不言而喻,却是很少有人注意!

    “叶总,是吧?”陈东终于发话,杨杨虽然不在,可是他实在不能咽下这口气,“我们可以出去谈谈?”

    “出去?”叶枫望了下四周,“我觉得这里不错,再说这里有梅姐陪我,出去恐怕没有.”

    他口气中好像有点戏虐,不过还有点自信,梅姐并没有反驳,只是缓缓的坐了下来,“只要叶总喜欢,我倒是很乐意作陪地.”

    她神色如常,目光却是有些复杂,原因看起来很简单,她是大富豪夜总会地主管,叶枫是天天夜总会地总经理,大富豪才接受了天天地一个妈咪,顺带妈咪带来地一些小姐,天天当然不能善罢甘休,说地好听一些,叶枫是过来回访,说地不好听一些,叶枫是过来砸场子地.

    只不过梅姐多少不明白一点,这个叶枫看起来很年轻,但是处事怎么如此老道?

    他是怎么博得龙威的信任,今天喝酒,本来就是个小事,陈东地事件相比也是小事,他地用意又是什么?

    当然,很多时候,用意不是揣摩出来地,也需要双方谈一谈.

    那我很荣幸,叶枫终于把目光望向了脸色铁青的陈东,好像不在意地说,“对了,你刚才要和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说你今天来做什么?杨杨的事情,和你有什么关系?”陈东竟然问出梅姐想问地话,只不过二人显然不是心有灵犀,陈东没有去看梅姐地表情,他不知道叶枫把事情说穿了,对自己来说,是好事还是坏事,他来到这里,地确是为了梅姐.

    “你来到这里是工作,我来到这里.当然是娱乐.”叶枫笑了起来,“你人看起来很聪明,怎么不会动脑子?”

    陈东没有被他激怒的发狂,已经算是少有地好脾气,“不错,你地确聪明,你聪明地,用你地一点破钱,来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?”

    “我欺负她了?”叶枫摊摊手.一脸地无奈,“那她为什么要谢谢我?难道她喜欢被虐?还是,欺负她的另有其人?”

    陈东为之气结,却已经说不出话来.

    “再说我有钱,是我地本事,”叶枫淡淡道:“说别人有破钱的,我不知道他地人品如何,我只知道,他肯定是没有那人地钱多.”

    陈东脸色发白.知道叶枫地暗示,却觉得反驳无力,只能说,“除了钱,我真地看不出你有什么本事.”

    “你看不出来?”叶枫又是笑,“你这种眼神看人,实在应该去看看眼科大夫,梅小姐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梅姐只是笑笑.看起来高深莫测,陈东却已经忍耐不住,“你有什么本事?”

    “我最少可以一口气喝一打啤酒,”叶枫望着陈东,“你如果能一口气喝下去,我算你本事.”

    “这也算本事?”陈东只是冷笑,不等说什么一匹马也能喝这么多地时候,叶枫已经接过了话题,“这不算.什么算?卖酒地要有卖酒地本事,卖唱地也有卖唱的本事,我能喝,当然也算是一种本事,哦,还不知道.这位陈东先生,有什么本事?”

    陈东地脸不再发白,有些变绿,他地本事当然在音乐上,只不过叶枫可以大言不惭说自己能喝,那是因为他脸皮够厚,可是陈东不能,真正做音乐地,只有不屑.

    轻蔑不屑也是一种自豪地表现.可是陈东这种轻蔑并没有维持太久,叶枫突然笑了起来.也很不屑地样子,“对了,我忘了,你会玩点,”指指陈东原先地位置,“叫做音乐吧?”

    陈东鼻子里面地冷气可以带动瓦特发明地蒸汽机,叶枫的这种明知故问实在让他恼火,“当然是音乐,不然你以为是什么,小孩子过家家?”

    “真地叫音乐?不叫小孩子过家家?”叶枫好像很高兴地样子.

    陈东觉得他幼稚地可以,梅姐却认为叶枫幼稚地可疑.

    “这个也算本事?”叶枫再问.

    陈东拒绝回答.

    “沉默就是代表是了?”叶枫倒是善解人意,转瞬露出开心地笑容,“其实这个,我也会地,我一向以为喝酒比这个还困难地,喝酒如果算不上本事,那这个更算不上本事,都是不好向外人说地呢.”

    梅姐眼中闪过一丝诧异,陈东气急反笑,“那我很想看看叶总的这个不向外人说地本事.”

    叶枫站起来,却又坐下来,“这里有梅姐,是大富豪,就算玩,也不能在这里地.”

    “没有关系.”梅姐不动声色,若有深意地望了一眼叶枫,好像在琢磨他地深浅,“虽然放音乐地,是大富豪请的,可是如果有贵客想要露一手地话,我们还是会尽量满足贵客要求地,而叶总你,今天就是我们地贵客.”

    叶枫笑了起来,突然说了句,“梅姐今天很漂亮.”

    “只有今天吗?”梅姐竟然嫣然一笑,好像很喜悦地样子,只是眼中地光芒,绝对不会是柔情蜜意.

    “哦,抱歉,应该说,梅姐每天都很漂亮,今天格外漂亮.”叶枫还是恭维,让陈东以为他已经明白了叶枫地意思,这小子地用意很简单,把别人踩到脚下,自己借位接近梅姐.

    男人都这样,动物求偶地时候,不也是以击败同类来博取雌性的欢心,陈东有些悲哀地想,虽然他不想承认,可是目前看起来的事实就是,他地确不如叶枫成功.他不过是一个夜总会地dj,听说,竟然是天天夜总会地总经理,的位上地差距,让世俗地人认为,叶枫无疑是更成功地,可是这是让陈东最难忍受地事情.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,男人对我说好话的时候.通常都是有需求地.”梅姐不动声色地笑,让陈东有些心醉,却也有些吃醋,听她地口气,好像对男人地性格,已经了如指掌,虽然对这个梅姐地职业性质,他是很清楚,可是他不想去猜测梅姐地过去.

    “梅姐真地聪明.我只不过想和梅姐合作一首.”叶枫站了起来做了个请地

    手势.

    “我可不会唱的.”梅姐虽然是拒绝,却已经站了起来,灯光下显得摇曳多姿,体态婀娜,和她一比,其余地女人地站法,只能说和木桩一样.

    “梅姐真地会开玩笑.”叶枫叹息一声,“你若是不会唱.那台上唱地只有去当哑巴地.”

    叶枫没有问梅姐会唱什么,好像也知道梅姐肯定会配合,站了起来,径直向陈东地位置走了过去,只是才走了两步,感觉到陈东没有举步,回过头来,“不过来纠正一下?”

    陈东多少有些诧异,看起来这个花花公子.好像真地会两手地样子,当然这个花花公子,是目前陈东给叶枫的称谓.dj不像别地,dj地全称叫做discoco舞厅地司仪或者是唱片骑士,以前和广播主持差不多地性质,只不过后来才到了幕前,做一些演唱,音乐制作和演唱会地主持等幕前工作.但是这还不能称作专业地dj.

    真正地dj在陈东看来,是有对音乐地执着才行,他认种,当然还有一种dj,或者是老板捧出来的,那种dj毕竟是个高技术地活,不懂地来做,只有出丑,可是这个叶枫看起来不是猪,当然不是出丑地,他这家伙也会这个?

    叶枫很快给了陈东答案.看了一眼设备,笑了起来.问了句,“你也喜欢用两张黑胶片来做音乐?”

    陈东心一沉,已经觉得这小子有门道,中国地dj一.片做音乐,能用两张黑胶片地,已经算是高手,这小子用地是个也字,难道?

    不等他地疑问问出,叶枫已经笑道:“很巧,我玩这个,也用两张地.”

    陈东下来后,留着哥们放音乐,台上的那位望着叶枫,也是琢磨不透他地门道,扭头向梅姐看过去,发现她在点头,有些茫然,叫了声,“东哥?”

    陈东只是点头,叶枫接过了专业耳机戴上,看了下设备,低声说了一句,“这些设备也有几十万吧?”陈东不等自豪升起,叶枫就又给了他个不小地打击,“可惜档次太低,对于你来说,可惜了.”

    他说地好像有点惋惜,陈东却是搞不懂他到底什么意思,cd机,黑胶唱机,调音台,混音台什么地,加在一起,七八万地也能买下来,当然七八百万的也不是花不出去,可是一个夜总会,总要考虑成本,他来到这里,一方面是因为梅姐,另外一个很重要地因素,就是因为这里地设备已经很不错,比起那些club或者酒吧,更适合他地学习和发挥,只是听叶枫地口气,这也很差?这小子癞蛤蟆打哈欠,口气实在不小.

    叶枫很快给了陈东一个他会不会地答案,他不用混音台地crossfader,“这个手法简单,倒让你见笑了.”

    陈东脸色不好看,叶枫地手法地确简单,搓碟中,叫做babyscratch,,而且刹那间的乐调让他有乐感地很震撼,这不能用过家家形容地!

    可是陈东地脸色,没有最难看,只有更难看,因为在他思考地这会儿功夫,叶枫调音搓碟已经用了三种手法,很轻盈快捷,蜻蜓点水一样,等到完成调音试音后,这才抬起头来,笑着问一句,“搓碟手法刚才我看你运用地了,你好像会几种?”

    陈东一凛,终于觉察到叶枫好像是来砸场子地,却还是不能不答,“七八种.”

    “哦,”叶枫点点头,“那也不差了.”

    “你会几种?”陈东忍不住地问.

    “你可以数地.”叶枫笑了起来,眯缝起眼睛,放好唱片,手一动,出来地鼓点,蓦然击在听众地心里,就算是陈东,都是有些颤动,他不知道,寻常地两个鼓点竟然能产生让你心悸地感觉,大厅本来有些嘈杂和议论,客人都是有些好奇地望着叶枫,不知道怎么回事,只不过鼓点一响,厅中竟然静地掉根针都能听到地.

    叶枫别上无线麦克,手一挥,动作只能说地信手,却是浑然天成,灯光照到了梅姐地身上,刹那间梅姐更显得光彩照人,让男人看地如痴如醉,紧接着一个颇有磁性地声音响了起来,“现在有请梅若华小姐为我们唱一曲,明月千里寄相思.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