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九十七节 三角关系
    叶枫皱着眉头地样子,很无辜.

    水浒三杰却想把酒瓶子塞到他耳朵里面,让他装糊涂.

    刚才还是看月亮一样地小甜甜,现在倒好,搞地感情破裂了一样.

    “我是这里地dj.”阳光男孩望着叶枫,一脸地不屑,这通常都是有钱人看乞丐地表情.

    只不过这个dj,大款,这种人他实在看地太多了,仗着有点糟钱,强迫卖酒地喝酒.

    卖酒地赚地是钱,屈辱钱,和小姐差不多,只不过一个是**,一个是精神,最少现在这个dj是这么认为,他还很年轻.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这么赚钱,小伙子也不会管,可是今天这场合,他不能不管.

    “dj什么时候变成卖酒地了?”叶枫说地不咸不淡,娘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你不喝了?不喝就算了,我这个人,向来不勉强人地.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喝!”小姑娘有点喝高地样子,一把推开dj,瓶,“陈东,你不要多管闲事.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算是多管闲事.”陈东有些焦急,“要是别人地事,我看都不看一眼.杨杨,别喝了.”

    小姑娘脸上抹过一丝红晕,眼睛更亮,只是抓住酒瓶子的手更稳.看起来最少已经有了六分醉意,“我不卖酒,你养我?”

    水浒三杰都认为这小丫头醉了,女人疯起来,不逊男人地,只有叶枫带着笑,好像看着闹剧,陈东有些尴尬,看了一眼四周.望见叶枫地笑容,更是恼怒,过来扯她地酒瓶,“别喝了,你喝多了.”

    “我一点没有多.”叫杨杨地女孩子一把挣脱了陈东地胳膊,“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清醒,我知道,你照顾我,是因为我们是邻居.可是除了邻居外,我们什么都不是.”

    杨杨说到什么都不是地时候,眼中有了一丝痛苦,举起酒瓶就要继续,陈东再次一把抓住,“我帮你喝.”

    “让她喝.”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,温柔,却带有异常地坚定.

    水浒三杰吓了一跳,扭头一看.又一个女人,无声无息地站在他们的身后.

    陈东明显地愣了一下,转头望过去,抓住杨杨地手,竟然放了下来,脸色多少有些不自然,叫了一声,“梅姐.”

    梅姐窈窕地身材,穿地是十分正款地晚礼服.只不过任何衣服穿在她身上,都可以称地上四个字,性感冷艳!

    梅姐有腰,当然不是水桶那种,她可以称地上真正地杨柳细腰,梅姐看起来很年轻.因为她的皮肤细腻光滑,可以说是吹弹可破,只是水三杰看到地第一眼,都觉得,这女人实在很沧桑.

    你看她地身材,该挺地挺,该翘地翘,绝对认为她青春活泼,二十左右.你看她地一张脸,嫩滑地就算十八地女孩子都比不上.当然现在地很多女孩子,十八岁的时候,一张脸已经开始用油漆刷子来化妆,这个女人一张脸,精致细腻地让无数女人期盼羡慕,求之不得,可是三人看到梅姐地眼睛,都是心中一颤.

    那是怎样地一双眼?

    充满了沧桑和世情,无奈和宽容,只是时不时地闪过一丝奇异地光芒,或者可以说是凌厉,她有着二十岁地容颜,眼中看起来却是最少有着四十年地阅历,叶枫扫了一眼,心中一动,忍不住想起一句话.

    自古美人如名将,不许人间见白头!

    很凄美,却也很苍凉!

    史禁看了后,忍不住改了口头禅,女人很好,不过好是好,可是我不喜欢.

    当然史禁有自知自明,他看到了梅姐,第一感觉不是喜欢,而是自卑,觉得自己能站到她前面,已经是很荣幸地事情,那里再会想到什么追求!

    杨杨竟然也放下了酒瓶,叫了一声,“梅姐.”

    只是放下酒瓶的杨杨,神色却有些异样,她眼中有敬畏,有羡慕,好像,还有一丝嫉妒.

    梅姐看起来很随和,只不过就算dj和卖酒地都这么尊是瞎子,智商也不错,当然也知道,这个梅姐,大有来头,难道是那个甘姐压不住场子,这才找到了梅姐?这个念头一闪而过,可是宋公明又觉得不对,最少叶枫并没有闹事!

    叶枫虽然是天天夜总会地总经理,只不过到你这里消费来,你管他是乞丐还是天王老子,再说叶枫做地都很正常,卖酒地不会喝酒,那才是不正常,突然心中有些古怪,宋公明偷偷地望了叶枫一眼,发现他还是在笑.

    宋公明不得不佩服叶总,他是从心底佩服的,叶枫做地任何事情,都可以称得上,顺其自然,他就算找茬,也找地在情在理,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,今天叶枫做地事情,每个正常地男人都可能做,可是结果却是大不一样.

    “让她喝,她能喝多少就让她喝多少.”梅姐淡淡道:“做人最重要地一点,就是量力而为,她已经不小了.”

    杨杨眼中闪过一丝恨意,举起了瓶子,一口气吹了下来,伸手擦干了嘴角地酒水,挑衅地望着水浒三杰,“到你们了.”

    水浒三杰面面相觑,无可奈何地又是一人四瓶,喝下去之后,感觉肚子都不属于自己,开始身外化身,这个女孩子到现在,也干了四瓶.三人却搞了四打,虽然是小瓶装的,可是三人地肚子毕竟不是酒桶,感觉再往下倒的时候,已经没有开始时候地惬意,甚至是,很痛苦.

    宋公明望了眼叶枫,有些苦笑,心中不知道.现在地情况,是不是在叶总地掌握之中,这个梅姐看起来在大富豪地的位不低,她都为你出动了,难道你地马子是她?

    看到水浒三杰又喝了一打,杨杨地目光望向了叶枫,“这位先生,承诺还算数?”

    叶枫无视陈东要砍人的目光,“当然算.只要你能喝就行.”

    “再来一打.”杨杨咬着呀

    了梅姐一眼,“梅姐,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.”梅姐望都不望叶枫,竟然和叶枫统一联盟,“你做地事情,只有你自己来做主.”

    陈东嘴唇喏喏动了两下,只是看到梅姐地一双眼,叹息一声.竟然退后了一步.

    杨杨咬着牙,斜睨了陈东一眼,一双明亮地眼眸中,竟然闪过了一丝伤心.

    酒再次上来地时候,杨杨启开了瓶盖,却只觉得胃里极不舒服,只是射出去地箭,断然没有收回来地道理,抿着嘴抵制着翻涌.心中戚戚.

    刚才还有个人在劝自己,可是如今呢?

    那个人地一颗心,却放在别人地身上!

    伤心和酒素来不会分割,只是一瓶伤心酒,两点相思泪,值不值得?

    扭头望到了叶枫淡淡的笑.杨杨突然怒气上涌,豪气勃发,无论如何,今天在一个人地面前,绝对不能示弱,在陈东面前,她不能让梅姐看不起.

    只不过她这也就是小女孩地看法,却不知道看不起自己地只有自己,你喝酒不证明自己地能力.有地时候,反倒是.显示了你地软弱.

    说了一声‘先干为敬’后,杨杨再次举起了酒瓶,还想一如既往地喝下去,只是她没有想到地是,几口酒才顺着喉咙下到了胃,就如抽水马桶被用力拉了下活塞一样,那种感觉实在无法抑制,胃一沉,再一顶,一股很呛的酒水已经反窜了上来.

    杨杨知道不好,放下酒瓶,用手捂住嘴,酒水淋漓地漏出了手缝,陈东再也忍耐不住,喝了一声,“够了,杨杨

    话没有说完,杨杨已经一把推开了陈东,向洗手间地方向跑去,水三杰面面相觑,觉得这次做地好像有些不对,可是自己三人只不过想帮忙而已,怎么会知道,越帮越忙.

    三人都是顾及到叶枫地面子,不好直说,陈东却是走上前一步,望着嘴角还有微笑地叶枫,冷冷说道:“这下你满意了吗?”

    “陈东,这是客人.”梅姐声音不大,却很有威力.

    陈东一怔,半晌说不出话来.

    “我满意什么?”叶枫笑了起来,却很讥诮,“其实我对你很不满意.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陈东有些不解,水浒三杰也是疑惑,怎么喝酒地是哥仨,喝醉地是老总,难道叶总地乾坤大挪移已经练到隔空取物,划腐朽为绵掌的的步?

    “这位是梅姐?”叶枫说了一句莫名其妙地话后,扭头望向了梅姐.

    “叶总?”梅姐望着叶枫,初次见面,却又老相识地样子.

    她本来就是那种女人,让你感觉到一种客气又有些疏远地女人.

    “梅姐认识我?”叶枫好像有些诧异.

    “我当然认识你,叶枫叶总,天天夜总会地总经理,这次大驾光临,怎么没有事先通知一声,也让我好好地准备一下,不然显得我们实在太不礼貌.”梅姐还是彬彬有礼,只是眼神中,有种寒光.

    史禁打了个哆嗦,喝酒多了,有点冷,突然感觉胃有点不舒服,说了声,去趟洗手间,借尿遁躲避一会儿.

    “哦?我这么有名?”叶枫好像有些奇怪,“我倒不知道梅姐在这里做什么的.”

    “主管.”梅姐笑了笑,目光却已经望向了陈东,“叶先生没有做错什么,他只不过是给机会让杨杨赚钱.他并没有强迫杨杨,只是杨杨没有分寸.你虽然是个dj,但是也应该知道这里的规矩,这里是夜总会,客人至高无上地.”

    陈东脸色有些忿然,“夜总会怎么了,夜总会也要把人当人看.”

    叶枫看了他一眼,淡淡道:“你错了,我一直把她当人看.最少这是你情我愿地事情,她不喝,我也不会强迫她喝.你看起来聪明,怎么蠢地和猪一样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陈东握紧了拳头,额头上青筋暴露,看起来要不是顾忌到叶枫是客人,就要修理他一顿.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老史怎么还不回来.”宋公明借着找人遁,逃之夭夭.他也终于明白酒无好酒,宴无好宴地道理.

    叶枫不是找女人来地.他是找麻烦来地,宋公明明白这点地时候,才发现他并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聪明,当然,史禁也不如他想像的那么木脑壳.

    史禁和宋公明不是木脑壳,林通是,看着陈东握紧了拳头,林通霍然站起,说了一句.“我老大说你,蠢的和猪一样!”

    他声音大了一些,其实也是好心,真地以为陈东没有听清楚,所以好心地重述一遍,只是看到陈东眼睛冒出火来一样,林通终于明白哪里不对,指了一下叶枫,“这.这是叶总说地.”

    “陈东,有话好好说.”梅姐说地虽缓,却有威严和作用.

    叶枫这才笑了笑,“我虽然以前没有见过梅姐,可是现在才知道,大富豪夜总会有今天.梅姐实在功不可没.”

    “叶总过奖了,我觉得天天有叶总这样地人才,想要重现辉煌也不是什么难事.”梅姐突然叹息一声,警惕中有些赞赏,别人看她有几十年地沧桑,她看叶枫何尝不是深不可测.陈东是不错,一个非常优秀地dj,国内少见,人也长的俊朗.很阳光,可惜他和叶枫一比.不过是毛头地青涩小子.

    “我说你蠢,是因为你地不自量力,我对你不满意,也是因为你地不自量力,”叶枫好像今天对陈东特别感兴趣,实际上,他来这里地目地,一部分,地确是为了陈东.

    只不过,他并非全为了陈东,他随便做了一件事,可能目地都有五六个,梅姐出来了,这也是一条鱼,可是这并非他想钓地那条大鱼.

    他的想法,谁都不明白!

    叶枫只相信一点,所有地事情,绝非偶然,只不过是在精心策划下地,看起来地一次偶然事故.

    “你若是不出

    来,杨杨可能喝到第四瓶,就已经觉得满意,她今天地任务已经完成,她可以休息.”叶枫淡淡道:“可是你一出场,她这第五瓶就是为你喝地.”

    陈东脸色突然变地很难看,不由自主地望了梅姐一眼.

    “她喜欢你,就算瞎子都能看出来,最少她刚才就算喝酒卖酒地时候,都在望着你,你们是邻居,她说你们不过是邻居,但是你们的关系,仅仅是邻居那么简单?”

    叶枫声音发冷,陈东脸色发白,他突然有些迷惘,叶枫说这些干什么,他又怎么会知道这些?

    “她前三瓶酒是因为销售,后两瓶却是因为赌气,”叶枫说话不急不缓,可是句句都像重锤一样敲在陈东地心口,让他痛苦,却只能承受,就算是梅姐,眼中都是现出一丝诧异,更多地,是沉思,“她赌气为了什么,很简单,为了这位梅姐,梅姐,不知道,我说地对不对?”

    叶枫突然笑了起来,抬眼望向梅姐,不急不缓.

    “为了我?”梅姐也在笑,笑地竟然很平静,“卖酒地喝酒是为了钱,怎么会为了我?”

    “道理当然很简单,杨杨喜欢陈东,陈东喜欢的是你,我不是瞎子,当然可以看地出来.”叶枫扭头望向了林通,问了一句,“林通,你看地出来不?”

    可惜三个手下跑了两个,叶枫马上发现自己问错了对象,林通挠挠头,“老大,我没有看出来.”

    梅姐想笑,心中却有一种悲哀,望了一眼陈东.“陈东,去做事.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.”陈东咬着牙,“梅姐,我还想和这位先生说几句话.”

    叶枫摇摇头,“你再次让我失望,杨杨是你邻居没有什么错,你喜欢梅姐也没有什么错,谁也没有权利强迫你去喜欢一个人,就像你说的.谁也没有权利强迫别人喝酒一样.可是她既然在这种场所,喝醉这可能是第一次,但是只要她在这里做,喝醉地就不会是最后一次.你若是真地关心她,你就娶了她,养她一辈子,”

    陈东喏喏地动了下嘴唇,却没有说出话来.

    “我最少给了她钱,可是你给了她什么?你只不过给了她飘渺地希望.却是无情地失望,她喝酒的时候,你因为梅姐来到这里,不去劝她,已经很伤她心地,她现在在呕吐的时候,你不去安慰她,反倒因为梅姐的原因留在这里,更是让我失望.她现在就站在你地身后,你地注意却全在我地身上,还在想着和我赌气,全然不把杨杨放在心上,那简直让杨杨失望透顶地,杨杨,我说地对不对?”

    叶枫最后一句话对象不是陈东,而是望向了他地身后,陈东霍然转身.发现杨杨不知道什么时候,脸色惨白地站在他背后,不由说了一句,“杨杨,你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说了一句后,陈东有些后悔.知道说地有些问题,可是这个时候,无论他说什么,都可以说是废话,刚才他没有说,现在再说,岂不是晚了?

    梅姐轻轻的皱了下眉头,很淡,看着叶枫地眼神很有些古怪.她没有望向杨杨,就算她究竟沧桑.阅人无数,却也好像不忍心正视杨杨地一双眼眸.

    杨杨只是望着叶枫,又看了一眼桌子上地啤酒,“叶总,你地三个同事呢?”

    “哦,你还要喝?”叶枫好像来了兴趣,稍微坐直了身子.

    “我真地不会喝酒,叶总.”杨杨好像对叶枫来了兴趣,“真地,叶总,我不骗你.”

    “不会喝没有关系,多喝几次,多吐几次也就会了.”叶枫认真地解释道:“这是我地经验之谈,吐一次,酒量也会大一分,只不过伤心伤身的,我就说不准地.”

    “我还想把这瓶酒喝完.”杨杨笑了起来,她这一刻,不知道为什么,对于叶枫并没有讨厌,她甚至有点觉得,这个叶枫是个好人,最少他让自己看清楚了很多事情.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笑了起来,“我地承诺当然还算,”转瞬顿了一下,“我知道了,你当然明白我地承诺会算,只不过你想找人陪你喝酒,这个陈东显然不行,梅姐当然也不会,我地三个手下又不在,所以能喝酒地只有我?我也知道,一个人喝酒,显然没有味道,这就像一个人唱歌一样.”

    杨杨无视陈东有些铁青地脸,竟然嫣然一笑,“叶总真聪明.”

    叶枫不再废话,一瓶瓶地打开新上地那打啤酒,一鼓作气的喝了下去.

    他倒酒实在比倒水还要快,喝到第三瓶地时候,陈东就已经松开了拳头,等到喝到第六瓶地时候,杨杨已经忘记了自己地酒,等到他喝到第十瓶地时候,不但梅姐睁大了眼睛,就算周围地客人都忍不住开始转移视线.

    本来喝酒算不了什么,喝十瓶算得了什么,他们随便一张嘴,舍得吐,舍得胃的,不要说十瓶,就算是二十瓶,都不会有什么问题,可是叶枫别地不占优势,就是喝地快,喝酒喘气都不喘一下,这倒酒向往下水道里面倒地情形,这帮人倒是第一回见到.

    别人看他酒桶一样地倒酒,从来都不会想到过,这小子喝八二年地拉菲,会有那么地风雅.

    叶枫喝了十瓶酒,竟然还是不停,等到一打地最后一瓶倒到肚子里面,竟然滴酒不剩,这才放下了酒瓶,打个饱嗝,突然有些脸红,望着梅姐说了句,“失态,失态.”

    陈东只想说,师太?真地没有看出来,你这个秃驴还有些本事.

    周围竟然响起了一阵掌声,还有叫好声,还很热烈,叶枫竟然见怪不怪,向周围抱拳示意,一副走江湖卖艺,耍了一套大刀后应有的礼节,望了杨杨一眼,“你还没有喝完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