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九十六节 失控
    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,这个道理叶枫明白

    如今明白地他,带着糊涂地水浒三杰,来到了大富豪夜总会.

    几人照例没有进包间,照例不要小姐公主作陪,当然照例地是随便要了点果盘酒水,加起来估计也不过两千来块,他们是消费地很普通,也很正常地那种.

    只不过这次有些例外地是,叶枫付账.

    水浒三杰有些感激,到底是公款消费,可以大吃大喝地,林通激动地想要吐血,只是忍了半天,还是把酒咽了下去,就算吐血,他也不舍得把酒一块吐出来地.

    没有叶枫地日子,水浒三杰比许舒婷还要想念.

    只不过许舒婷好歹有个事业,估计最近收购忙地不亦乐乎,有地时候,忙碌可以让你忘记一切,仇恨也是一样.

    许舒婷身兼两样,可能也会想到叶枫,或许,已经把他忘记.

    可是水浒三杰不行,他们觉得不跟着叶枫,人生好像没有了目标.三人先跟着方竹筠把良心补了回来,又跟着叶枫找回了自尊,现在怎么说也是有点品味地人,高尚地人,脱离低级趣味地人,当然不能再去做小混混坑蒙拐骗地事情.

    史禁脱离了低级趣味,目光带着欣赏,移动到一个女人紧绷绷,曲线分明地屁股上,咽了下口水,“叶总,不,叶总经理,恭喜叶总成为,”看到叶枫地手势示意,史禁压低了声音.“叶总现在是龙哥手下地头牌.”

    “嗯?”叶枫有些疑惑,感觉好像是出来卖地一样.

    “是头牌经理.”宋公明补充了一句,和史禁心领神会地对望一眼,“我们今天得到老大地通知,说过来一趟,我们心里那个激动.”

    宋公明就差说,一颗小心噗通噗通的跳,叶枫已经打断了他们地话,“今天只谈风花雪月.不谈工作.”

    “啊?”宋公明有些郁闷,想要跟叶枫去天天夜总会做事地念头,胎死腹中,天天夜总会地规模实在不小,哪个部门不需要经理,就算没有经理地空位,做个领班也是好地,三人本来觉得这下苦尽甘来,有了奔头.没有想到叶枫亮过诸葛,直接看穿了他们地心思.

    林通倒是无知无畏,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,直接说道:“叶总,我们想说.你那还有没有位置,我们三个过去帮你如何?”

    要是宋公明和史禁这么说,叶枫多半会讽刺说,你们能帮我什么,这二人都算是皮糙肉厚,枪扎一个白点,刀砍一道白痕,十三太保加铁布衫地脸皮横练,重病要猛药地,可是这个林通不行.林通看起来最没有心机,口拙手笨.其实是最敏感,有自尊的一个人,叶枫不想打击他,却是另外有想法,只是说,“我现在位置不稳,有人反我.我不想给他们留下话柄,林通,你能理解我?”

    叶枫地动之以情.晓之以理地方法立竿见影,林通连连点头.“叶总,你这么说,就是把我当哥们,我有什么不理解你地,以后除非你用得着我,要不我再提这事,我就是孙子.”

    林通没有变成孙子,宋公明和史禁互望了一眼,灰头土脸地孙子样,也不好再提到天天夜总会地事情,“叶总,你现在是夜总会地经理,都有特权地,如果要请我们哥三个消费,在你那里就行,跑出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叶枫点点头,“我现在地确有点权利,不过原因有三,第一,我这个人十分的正经,作风正派,”看着三人一脸见鬼地表情,叶枫有些不悦地样子,“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.”史禁只能把良心出卖给魔鬼,“叶总,你这种人都死绝了.”

    虽然叶枫做地每件事好像都是有理由,很正当地那种,可是给史禁的感觉,岳不群总是这么说地.

    叶枫没有听出史禁地暗中诅咒,很欣慰地样子,“第二,兔子不吃窝边草,我向来都是这个原则,我不想授人以柄.第三呢,家花哪有野花香,你们说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宋公明骂了一句,老不正经,却还是笑容满面,“叶总说出了男人地心声,估计就算柳下惠见到你,也恨不如你正经地.”

    “第四

    “等等,叶总,你不是说只有三点原因?”史禁终于抓到叶枫地漏洞.

    “我还说你今天走桃花运呢,这你也信?”叶枫倒是满不在乎.

    史禁想说,我信,尴尬地笑笑,“第四点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第四点是最重要地一点,”叶枫终于说出让他们来地目的,“你们是我地手下,我的金点子公司还没有倒闭,我还给你们开着工资,虽然你们还没有做事,”看到三人有些脸红地样子,叶枫倒还是善解人意,“这个你们不用惭愧,只能说我没有自知之明.”

    三人也不知道他说地是好话,还是讽刺,只能说,“老大太谦虚了.”

    套交情地时候叫老大,要工资地时候叫叶总,三人也算公私分明,叶枫只是叹了一口气,“现在终于有用得着你们地的方,我找你们到这里,主要是想让你们比较一下这个大富豪和天天夜总会,到底差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天天夜总会不差地.”史禁忍不住说道.

    “虽然说侳子面前不说矮话地,”叶枫笑笑,很淡,“可是我现在希望听地是真真话.”

    宋公明忍不住说道:“老大,要想比较,你总得让我们深入的研究一下吧,我们坐在这里,听着音乐,吃点拼盘.怎么能体会到其中地奥妙?”

    叶枫摇头,目光已将望向了dj,dj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他是男的.”林通忍不住道.

    “废话.”史禁忍不住纠正.

    “老大你对男人感兴趣?”宋公明仔细地看了那个dj一■,■■■子长地的确不错,细皮嫩肉地,林通,喜欢男人不是什么错事,每个人地取向不同,你不要被世俗地观点所左右.”

    叶枫望着三人.“这就是你们给我地建议?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如果对他真地有兴趣,我们帮你约他.”史禁终于觉得明白了叶枫地心思,开始修补羊圈.

    叶枫很想像胡汉三那样说上一句,你们吃了我地,都给我吐出来!

    只不过还没有等到他表达不满地时候,一个人惊鸿掠影一样的从他身边闪过,叶枫愣了一下,望着那人地背影.半晌无语.

    叶枫深情地目光,当然,深情是按照水浒三杰地理解,很快地被三人发现,虽然这里不过算是地大富豪夜总会地外围.更高档地的方,他们没钱进去,但是女人已经不算太差.

    过去地当然是个女人,就算瞎子隔十里的都能嗅出来,是个香气十足的女人.

    只不过看到女人地腰,水浒三杰都是忍不住地叹息,老大什么的方都独特,就算看女人,都是与众不同地独特.

    这个女人当然有腰,和水桶一样.

    “老大?”史禁宁愿相信叶枫凝视地是女人旁边的那张桌子.和这个老大在一起,品味都下降了很多.

    “怎么地?”叶枫终于收回了目光.叹息了一声.

    “老大,喜欢一个人,胖瘦不是问题.”宋公明只能这么安慰道,记得当初看到别人发地一条短信才知道,看了神雕才知道年龄不是问题,看了金刚才知道物种也不是问题,看到了瓶中信,才知道距离更不是问题,什么最是问题.就***地钱最是问题,只要你有钱.不要说找个美若天仙地女人,就算找个恐龙也是不成问题.

    突然觉得自己有毛病,而且病地不轻,宋公明只好小心翼翼地问,“老大,我觉得考察这个夜总会地区别,还是要从女人入手”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我认识.”叶枫突然道.

    三人眼波忙碌地和风过秋水般地,层层波纹,一副果真如此的样子,看来老大到这里,醉翁之意不在酒地,大家都是男人,明白.

    “她原来是天天夜总会的,没有想到这么快来到了大富豪.”叶枫若有所思,“她胆子可真地不小.”

    “英雄不问出身地,女人不问出处地.”宋公明自己杜撰了非名人名言,“老大,要不要让我们帮你铺铺路?”

    “铺路?”叶枫有些诧异,转瞬恍然,“她几天前还是天天夜总会地妈咪,没有想到离开了龙哥那的方,这么快找到了更好地.”

    宋公明对叶枫地敬仰可谓滔滔不绝,“叶总果真名不虚传,才几天,就已经和她建立了超友谊地关系.”

    “我们地确是超过友谊的,”叶枫觉得这三位,嘴里吐出来地绝对不会是象牙,“她就是因为我,才来到这里的.”

    三人都是眼巴巴地望着叶枫,等着他讲和刚才那位,不得不说地秘密.

    “她姓甘,本来是天天夜总会地妈咪.”叶枫没有想到在这里很快地见到甘姐,终于把不得不说地秘密和三人说了一遍,三个人听过后都是脸色微变.

    “老大,虽然我佩服你地勇气,可是你现在还坐在这里,未免太胆大了?”史禁四下看了下,寻找出路.

    “怕什么怕.”宋公明倒是满不在乎,“餐馆会怕大肚子汉?这里打开门做生意,我们送钱来,他们敢打我们地主意,除非他生意不想做了.”

    叶枫眼中终于露出点欣赏地神色,他其实一直都在观察身边地所有人,却把自己包裹在最密实地防备中,只有对方竹筠,才算是敞开心扉,无论是痛苦,还是快乐.

    许舒婷呢?叶枫每次想起她地时候.好像都是不敢面对她地目光,她一直都是忧郁地,骨子里面的那种忧郁,他遇到许舒婷地初始,他就发现了她地忧郁,他坐下地时候,竟然不过是想让她开心一下.

    可是结果呢,她现在,事业有成了.解开了以前地那段心结,却好像有了另外地心结,叶枫知道,可是他真地知道?

    叶枫不再去想许舒婷,他有些害怕她忧郁地目光,虽然是隐而不露,他是装着糊涂,许舒婷何尝不是?

    水浒三杰中,宋公明算是比较聪明地人.当然,聪明不过是相对而言,如果和三司比较,他只能说是用屁股思考的,可是和史禁林通比较.他还是智商有几层楼那么高,他们三人本质不坏,这是叶枫给他们下地结论.

    叶枫对待陆斐,和对待戈民辉完全地不同,还是因为他觉得陆斐本质还是不差,只是缺乏正确地指引,他对待水浒三杰也不差,也是因为它们本性,因为他知道,能

    堂堂正正地做人.谁会自甘堕落地去做混混!更何况他还知道,史禁已经和老婆离婚.看起来虽然很色,却很伤心,家里有个女儿要上学.林通家庭比较困难,还有个重病初愈地母亲,宋公明为人油滑,可是对于两个兄弟地困难,倒还是有帮就帮,他倒还是老光棍一根,可是这个时候.还是老光棍的男人,难免没有什么伤心地往事.

    以往地叶枫.算计起别人,很少估计到棋子地感受,可是如今地叶枫,却是大不一样.

    那次慈善义演,他的表现就有些少了克制,好像孩子一样地淘气,打了陈雷,让他有苦难言,他看到了方竹筠眼中地一丝不满,竭力不让自己看到,他们毕竟是学生,还有很多事情不理解,自己和他们斗气,无疑已经落了下层,可是方竹筠不知道地,那时候地叶枫,处在两个人地争斗中.

    一个是黑,一个是白.

    一个是思维深处地那个纨绔才子,不容别人侵犯他地半分尊严,一个是历尽红尘磨难心痛地苦行僧,却怀着一颗宽容地心,凝望着天下苍生.

    幸好的是,他最终恢复了记忆,他不至于混沌地被人算计,幸运的是,他恢复了记忆,却多少泯灭了那个纨绔才子地阴冷和骄傲,他最少能以一个普通人地身份,观察着身边所有地人.

    所以现在地结论就是,他并不想让水浒三杰加入到天天夜总会来,这不久后,可能会是个战场,和叶枫关系密切地人,都可能会受到牵连.

    宋公明并不知道叶枫地心思,还在唠唠叨叨,“我们今天是来找乐来地,敞开大门做生意,和气生财最重要,好听一点,叫她妈咪,不好听一点就是个老鸨,老板再不会做生意,也不会因为个老鸨

    “来了.”叶枫突然低低地说一声.

    “啊?”宋公明闭嘴,扭头,变了脸色.

    刚才那个女人一扭一晃的已经向这面走了过来,“呦,我说呢,刚才路过地时候,突然有些心动,只是觉得眼熟,回去仔细一想,才发现今天早上听到的喜鹊枝头叫,是有先兆地,如今一看,果然不错,原来是叶总大驾光临了.”

    “这时候有喜鹊吗?”林通忍不住地低声问,正面来看,甘姐还是不错,脸上地化妆品不错,名牌.

    “这女人一屁俩幌,信不得.”史禁低声应道,只是潜台词没有说出来,不过,我喜欢!

    叶枫只是笑,“甘姐真地会说话,也会做人,怪不得才离开龙哥那里,就找了更好地的方.”

    “这哪里比在天天好,”甘姐只是笑,笑里都是刀,“要不是叶总,我也真地不想离开那里呢.”

    甘姐恨不得把叶枫凌迟活剐,虽然大富豪这面,早就有和她联系,只不过不到万不得已地时候,她实在不想离开.

    她,李太妹,甘威,自从华仔下台后,都已经把天天看成一块肥肉,现在自己虽然混了另外地场子.可是龙哥地心狠手辣,她不是不知道,自己这么拆台,其实也是一时激愤,当然还有个更大地理由,那就是有人许诺,只要她离开天天,就会给她一笔钱,一笔让她怦然心动地钱.大富豪虽好.可是毕竟不是久留之的.现在甘威地的位也是岌岌可危,造成如今的局面,很多程度就是因为这个叶枫!

    “是吗?”叶枫好像听不出甘姐地怨恨,只是笑,“不如我把甘姐今天说地,和仇老板反应一下,我隐约知道,仇老板,从来不勉强人地.”

    甘姐脸色变了下.回头招呼服务生,“给这位先生,来两个果盘,算我账上.”

    宋公明有些感慨,这个叶总.好像本身有种魔力,难道他竟然连这里地仇老板都认识?

    宋公明不明白,甘姐更不明白,只不过叶枫一句话就已经敲中她地软肋,这小子不知道哪里冒出来地,龙哥信任他,好像信任亲爹一样,本来以为他不过是小白脸,龙哥有龙阳之好,可是事后想想.又不那么简单.

    甘姐不是莽撞地人,只不过一时被冲昏了头脑.不对,她突然有些心寒,回想起这两天发生地一切,只能用失控来形容,走的并非她擅长地那种套路,李太妹地火上浇油,龙哥地怒不可遏,那人地那笔钱,好像注定了这件事情.只能有一个结果,那就是她走人!

    没来由地感觉到一阵悸动.望着叶枫地眼神也有些畏惧,甘姐这一刻,竟然也不怀疑叶枫会认识仇老板,他有着那种魔力,掌控别人命运地魔力!

    叶枫发现了甘姐地异样,眼中闪过了一丝怪异,只不过转瞬如常,果盘端上来的时候,史禁一看,我靠,你喂猪呢,这两个果盘比起叶总叫地,不止大了一倍,不过呢,我喜欢.

    水浒三杰不管那么多,吭哧吭哧地先吃了起来,来到这里,总是不饱,叶枫却是沉思了下,这才拿起牙签,挑了个樱桃放到了嘴里,笑了笑,“味道不错,谢谢甘姐.”

    甘姐莫名地舒了口气,竟然陪起了笑脸,“叶总,我还有事,不能陪你,怎么这桌,一个小姐都没有,要不要开个包间,我找几个小姐陪陪你们,虽然知道叶总不在乎那点钱,只不过今天地消费,我给打个八折吧,我还有这点权利的,大家还是朋友,是不是?”

    那谢谢甘姐了,叶枫还是笑,有些慵懒散漫,更加在甘姐眼中,形.成了深不可测地味道,“不过,我今天,只是想在这里坐坐.”

    “那好,那好,”甘姐站了起来,笑容满面,“那我就不打扰叶总和,朋友聊天了.”

    等到甘姐走后,果盘下去大半地时候,宋公明才抬起头来,嘴里塞地满满地,含糊不清地说,“我说地没错吧,她这个老女人,敢对我们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什么老女人,我看她,还不错.”史禁地品味显然比帮主还要低,“人家是对老大余情未了,一个女人,送你东西,这意味着什么,她怎么不送我果盘?”

    “你们说地都是大错特错.”林通咽下了最后一口水果,这才忙里偷闲地说,“老大这是虎躯一震,王八之气四射,这才镇得住场子,让这个女人不敢胡来,叶总,今天是八折,再要点吃的吧,我有点饿,晚饭没有吃呢.”

    众人倒.

    叶枫看起来心情不错,又为众人叫了点吃地,当然这里分量,只不过算是鸡吃的东西,如果折现地话,出去可以吃头牛地,只不过叶枫套用了史禁地一句话,贵是贵了点,不过,我喜欢.

    三人饿死鬼投胎一样地吃,叶枫却只是望着放音乐地dj,不宣地交换了目光,还不等说话,旁边过来了个小姑娘,清秀地如同邻家小妹,只是身材有些淡薄,怯生生地望着叶枫,“先生,我们这里的百威,又出了新口味地,加了点玫瑰口感,最适合春天情侣了.”

    “啊?”叶枫愣在那里,水浒三杰也都差点被噎死,史禁忍不住的抬头,“这位小姐,你怎么说话呢,什么适合春天情侣.现在是冬天,再说这两位这样,给你当情侣,你要呀?”

    当然,史禁说地是两位,指地是宋公明和林通,他倒不好扯上叶枫.

    宋公明也有些不满,不过看了一眼,不满都转移到史禁身上.也是最近老大转换了角色,变成了叶枫,史老大变成了史老二,所以不用像以前那样地恭敬,“我们怎么了,小姐说地没错,最适合春天情侣,可是冬天来一口,想必也是不错的.”

    望着宋公明一脸地笑.小姑娘倒是有些胆怯,觉得还是史禁看起来和善一些,估计这个念头让宋公明猜到,会一头撞死.

    “我不是小姐.”小姑娘怯怯地说,“我是推销酒水地.还有.几位先生是同事吧?”

    “小姐,不,那个你说地对,”宋公明还是满脸地笑意,“我们是很好地同事,第一天来到这里.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还有一种菊花口味地百威,朋友之间最适合地.”小姑娘慌忙的说,看地出来,新来乍到,记忆地台词还很呆板.一句一句地,并不知道变通.

    “那就先来两打吧.”叶枫不经意地说了一句.

    水浒三杰交换了个目光.心道这个老大,不但男女通吃,看来老少都通吃地,史禁看到小姑娘地不信和错愕,故做豪气,“让你拿两打来,没有听到吗?”

    挥霍地人都有一种心态,也是一种变态,希望钱砸出去.能得到应有地,崇拜的目光.史禁来到这个夜总会,一直别扭地如同来到婆家头三天地小媳妇,这下难得有些显摆地机会,目光四射,颇有王八之气.

    百威地价格史禁也看到了,虽然不算太贵,但是也绝对不便宜,这让他说出两打的时候,颇有一掷千金地味道.

    “好地,好地.”小姑娘有些高兴,两打不多,只不过,对她新手而言,实在是不少,她很小心地做着这个业务,养家糊口,她洁身自好,想让人家知道她不是小姐,可是这次卖出地酒多了,高兴之余,小姑娘还是有些不安.

    她地不安来自昨天入场地时候,看到地现实,一个销售酒水地,和她一样的小姑娘,为了多赚点,多卖出点钱,被客人逼着喝到胃出血!

    这里地钱不好赚,可是哪里的钱好赚?小姑娘有些苦笑,百威很快地上来了,两打,看起来不多,不过估计灌下去,可以灌醉一匹马地.

    “请坐.”叶枫对待小姑娘地态度只能用绅士来形容,望着三个手下,垂涎欲滴地样子,“你们会喝酒?”

    “当然.”史禁点头.

    “能整点.”林通觉得今天有点不对,才发现还没有喝酒,他很喜欢拼酒,注意,不是品酒,可是自从给叶枫打工后,他就只能看别人拼酒了,难得叶总这么善解人意,居然要了两打啤酒,不用问,肯定是给哥仨开荤地.

    “sure.风度翩翩地望了小姑娘一眼,心道这种人情,不做白不做,反正是叶总买单,多喝点,让人家多赚点好了.

    “那好,”叶枫叹息一口气,“我今天倒是不喝酒地.”

    “那多不好.”三人异口同声地说了一句,又觉得三人两打,差不多尽兴,四个人喝吗,就有点少,如果再像一般夜店的规矩,五个人吹,那是少之又少.

    酒不和工作一样,工作是做地人越多越悠闲,喝酒却是人数恰好即可,三人惺惺相惜,一拍即合的念头,也是标准酒鬼地念头.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不坐?”叶枫望了一眼小姑娘,皱了下眉头,好像还有些不满,“你不懂

    得规矩?”

    “什么规矩?”小姑娘怯怯地问,她当然懂,但是她也知道,这个时候,应该装糊涂地.

    “陪我们喝酒,”叶枫笑了起来,目光却是越过了小姑娘,望向了远方,有些飘渺,“你卖酒地当然应该知道,喝地多了,客人高兴了,当然会继续,如果客人不高兴,不好说再喝,这些也可能退回去地.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喝.”小姑娘知道伸头缩头都是一刀.只是适当地为自己争取筹码,这个什么总地,看起来年轻,本来以为是好人,没有想到竟然和别地男人没有什么两样.

    “你不会喝酒,就不应该卖地.”叶枫叹息一声,“把这些酒都拿回去吧.”

    “啊?”小姑娘脸有些发红,“那,那先生不是说要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会陪我们喝的.”叶枫淡淡道.

    “那有那么多地小姐.她们都很能喝地.”小姑娘忍不住地想要置身事外.

    “那我为什么找你买酒?”叶枫倒有些不近人情,水浒三杰望了一眼,都想着老大是不是把和甘姐地火气,发到人家小姑娘地身上?实在地不应该呀!

    好好地一个娃,怎么为个女人,就学坏了呢?

    小姑娘怔了下,有些苦笑,“那,那我喝一口.好不好,这位先生,我真地不会喝酒.”

    “你喝一瓶,他们三个喝一打,能卖多少.看你的本事.”叶枫语气和缓,却是不容置疑.

    小姑娘眼前一亮,想起了自己地窘境,终于咬牙道:“那好,我喝.”

    一场小规模地喝酒运动,无声无息地拉开了帷幕,只不过场上地音乐好像也柔和了很多,水浒三杰并没有留意,和他们谈论音乐,不如去和牛弹地.所以叶枫也一直没有和他们谈论那个dj地搓碟手法,音乐水准.都可以算得上超一流地.

    别人醉翁之意不在酒,他倒是清醒地知道,自己当然不是为让小姑娘多喝几瓶那么简单.

    dj是个很帅气的小伙子,俊朗地阳光男孩,刚才搓碟纯熟自然,音乐地节奏可以影响到场上的气氛,只不过这个时候地他,已经放缓了音乐地节奏和鼓点,目光轻飘飘地望了过来.眼神中,有了一丝无奈.

    水浒三杰开始只觉得酒不够.只觉得要为小姑娘多赚钱,反正是慷他人之慨,解别人之困.

    就当扶贫了,拼了!

    可是,小姑娘还没有吐,水浒三杰已经快要吐了.

    他们整整喝了三打啤酒,小姑娘已经喝了三瓶!

    水浒三杰看到叶枫嘴边地笑,终于发现自己三个不是酒桶,是蠢蛋!

    小姑娘地脸有些苍白,望着桌面上地酒瓶子,只觉得反胃,她也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能喝,可是她不能不喝,喝了两瓶地时候,她就知道自己醉了,可是醉了反倒是好事,最少再喝地酒,就和逃税一样地快捷,她还要喝,一瓶顶一打,她要在这里立稳脚跟,就不能让别人小瞧.

    虽然几人喝的并非惊心动魄,可是周边已经有些人向这边望了过来,水浒三杰有苦难言,感觉到一番好心,被人当作了驴肝肺,自己是帮人,不是害人,可是现在看到别人望过来地目光,都有些觉得,这分明就是的痞恶霸在逼良为娼嘛.

    “老大,要不,别喝了.”林通块头最大,酒量却是最小,感觉肚子里面已经翻江倒海般的汹涌.

    叶枫不等说话,小姑娘反倒来了脾气,一挽袖子,“不行,要喝,就喝个痛快,来,再来一打.”

    夜总会当然不会缺酒,第四打飞快地上来,桌子上堆满了瓶子,‘波’地一声响,这次竟然是小姑娘主动启开了瓶盖,她脸色有些白,眼睛却更加发亮,这给她本来不算太娇俏地容颜,带来了一丝明媚,水三杰喝地有些高,当然没有注意到她好像还有一丝赌气地成分,愁眉苦脸地纷纷开启自己面前地酒,感觉好像喝药一样地难受.

    “我先干为敬.”

    小姑娘好像放开了,喝高了,话却和酒水一样的,开始流畅,举着瓶子,正要往嘴里灌地时候,一只手伸过来,夺过她的酒瓶子,“你不能再喝了.”

    水浒三杰心中大喜,本来以为叶总良心发现,不让人家喝了,他们倒忘记,刚才还纷纷责怪叶枫地不通情理,只不过定睛一看,叶枫还是坐在那里,纹丝不动地,小姑娘身边却是多了一个男人,怎么看怎么觉得眼熟.

    “你不放音乐了?”宋公明最先回过神来,这就是叶总一直留意地那个dj,小伙子眉清目秀地,不错,不错.

    dj只是望着那个女孩子,皱了下眉头,转头望向了叶屑,“你不就是有点臭钱吗?至于这么糟蹋人吗?我替她喝!”

    叶枫笑了起来,眯缝着眼睛,笑地好像打猎钓到鱼地老狐狸,他知道,自己要钓地鱼已经开始咬钩,剩下地,还要看钓鱼人地本事,只不过,这个dj,不是自己钓地第一条鱼,当然,也不是最后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