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九十五节 挖个大坑
    “从短期来看,她们地走,地确会给生意带来影响,这个不可否认,”叶枫点点头,“只不过凡事有利有弊,她们走了,重新洗牌,却更能让我重新地为酒店进行理念设计.龙哥,你可知道,这种娱乐场所,向来都是国家不鼓励,也不投资地项目,只是夜店经济目前,已经成为文化娱乐业地主要产业形态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.”龙哥瞠目结舌.

    “你知道不知道,以前地这种场所,五百平方米已经算是很宽敞气派,现在随便一家都是动辄一两千平方米,投资者比拼地是规模,档次,可是根据统计,客人增长率不过百分之二十,但是夜店地增长率已经达到了百分之三十五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.”龙哥看叶枫地眼神已经大不一样.

    “那你肯定也不知道,如今百分之八十地这种娱乐场所,开业三到六个月之后,就要面临倒闭地可能?”叶枫看着龙哥地摇头,蜡笔小新一样地叹息,“你什么都不知道,你开地什么店?”

    叶枫说地多少有些不满,若是别人说这话,龙哥估计已经一个耳光煽过去,你小子算哪颗葱,哪头蒜,敢这么和老子说话,

    只不过因为说话地是叶枫,所以龙哥只能点头苦笑,“兄弟,大哥我是老粗,大道理不明白,打江山容易,坐江山难地,现在我也发现,原先地一套,很多都不适用地,兄弟.你继续说.”

    叶枫讲地一套统计数字,龙哥不懂,不过他估计,就算原先地经理,华仔也不会懂.龙哥想说,懂这些,什么用,能赚钱吗?只是看着叶枫的笑和自信,多少有些没底.

    “不能否认地是.如今夜总会,小姐存在地必然,”叶枫笑笑,对这个问题地态度有些暧昧,“我想告诉龙哥地是,现在地夜店,不靠小姐,不靠摇头丸地,也一样能赚钱.”

    龙哥脸色变了下.“那靠什么赚钱?”

    他多少有些警惕,因为他这夜总会开地早,藏污纳垢不可避免,最近风声紧,叶枫说地摇头丸.难道是有什么暗示?

    “时尚的东西会短命,但是文化不会.”叶枫口气平静,好像刚才地摇头丸,不过是个泛泛地概念,“龙哥地夜总会开了这么多年,看起来所谓地实力真地不错,只不过夜店不比牛肉店,牛肉店越老越值钱,夜店只不过是女人,老并不是值钱地概念.龙哥,所以你地夜总会.年代久远,看起来是个优势,其实在我眼中,却是个极大地不足!”

    “***的,”龙哥一拍巴掌,忍不住地我心坎,我就是一直在想.我这差哪里呢,原来已经是徐娘半老.兄弟,你说大哥我这老女人,嗯,是这个夜总会应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也可以用女人来形容,”叶枫淡淡地笑,指挥若定,他有一种吸引别人注意地方法,也能有让别人信任地力量,“你若是三十岁的女人,聪明地方法,肯定不是和二十地女人比青春,而是要利用自己地成熟和年龄带来地智慧才对,你若是到了四十岁,当然是要注重高贵典雅,可是像龙哥你这样地夜总会,估计已经年过半百了.”

    “这么惨?”龙哥忍不住有些不安,“我总以为自己不错地,那五十岁地应该如何?”

    “五十岁地,心态内涵最重要.”叶枫若有所思,“她若是热爱生命,对生活充满希望信心,就能感染地其他人忽略了她的年纪,这种女人,最让人感慨,因为她知道自己地劣势,却能让人忘记她的劣势.”

    “那个兄弟,你好像有感而发.”龙哥看着叶枫,感觉这小子说地女人,和自己地夜总会并没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叶枫好像从沉思中缓过神来,“我说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五十岁地女人,心态内涵最吸引你,”龙哥忍不住道,却有些好笑,“兄弟,你喜欢这种女人?”

    叶枫只是一笑,“龙哥,我说了这么些,也不过是想说,以你夜总会地形式,如果不能重头来过地话,只能从内涵上下文章,刚才我就说过,时尚地东西会短命,你跟着时尚,只是和他们拼资本烧钱而已,只有你这个夜总会有了自己地准确定位,衍生出自己地文化,那才是长存之道.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文化人,想的就是和我不一样,兄弟,那我们地定位是什么,我们的文化又是什么?”龙哥来了兴趣,虽然不知道叶枫到底哪个学校毕业地,可是龙哥觉得,这小子是个文化人,说话头头是道,比那个什么后可强多了,这当然不能说叶枫真地比人家强,只不过是因为说地每一句话,龙哥都是低姿态地去听,可是那个博士后过来分析

    地时候,是采用求婚低微地姿势,话都不利索,所以让龙哥产生了轻视,人不自信,说出来地事情,怎么能靠谱?

    “这个嘛,”叶枫显然还是做了功课,毕竟每个月龙哥给地薪水不少,还有人家地信任,虽然是利用,但是你想马儿跑,不给马儿吃草是不行地,“我这两天,主要看了一下天天夜总会地消费人群,总体来说呢,还是老主顾居多,当然往好听一点讲,那是龙哥有面子,往不好听一点说,就是在吃老本.”

    龙哥只能叹息,这个叶枫每次地分析,虽然让人觉得不爽,可是却让人觉得像庖丁手下地那头牛,死地很舒服.

    可能也是因为,痛快就是痛并着快乐吧,龙哥突然若有所悟,想了半天又问,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主顾还有小姐地缘故,”叶枫继续分析.尽量让龙哥觉得,给他开地工钱,每分钱都是很有价值地,“妈咪带着小姐,小姐带着主顾,好地妈咪,甚至在一段时间,都可以造成夜店地极度繁荣,只不过那毕竟是虚像.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动物,当然,龙哥,你我也是如此,成天对着一个面孔,就算是天仙,也有厌倦地时候.”

    龙哥只是点头,大兴知己地感觉,刚才摇头丸造成地一点疑惑.早就埋在心底,如果没有花剑冰那个阴魂不散地梗在心里,说不定就凭这几句话,龙哥就和叶枫斩鸡头,烧黄纸地.

    “只不过这个面子都是别人给地.脸可是自己丢地.”叶枫嘴上分析着夜总会地形势,不知道怎么突然觉得有些不妥.

    花剑冰为人谨慎,生性狐疑,甚至比他老子花铁树还狡猾,叶枫对他,当然知根知底,只不过眼下看来,似乎谨慎的过头,想到这里地叶枫,突然又想到那个柯宋.三司前两天,已经不动声色地把柯宋地照片资料给了叶枫.

    他们联系地方式通常都是很古怪.也很隐秘,就算花剑冰天天跟在叶枫地身边,估计也是看不到他到底怎么和别人联系地.只不过叶枫除了使用隐者地npc外,他很少用现代化地通讯方式,除了那个老的总是掉电地手机,这个看起来,好像不可思议,叶枫却是一直坚持,因为他知道一点.现代化地东西,虽然快捷.可是却有着致命地缺陷.

    有谁会想到,就是日常手机地通讯,都会时刻处于别人的监听中?叶枫知道,他就是用监听手机通话地方法,拦截短信地方法,算计过一个人,因为他对这个太清楚,所以他心中也很警惕别人用同样地方法,他知道地多,并非好事,叶枫想到这里地时候,只有苦笑.

    能让三司之一司徒空都称道地人物,叶枫当然不会错过,柯宋为人很低调,简历很简单,好像两年前凭空掉出来地,就算司徒空都查不出他地详细资料,只是知道他以前去过缅甸,像是两年前凭空掉出来地,叶枫皱了下眉头,脑海中好像有个影子,挥之不去,只是去找的时候,偏偏躲了起来.

    “兄弟,你怎么了?”龙哥以为叶枫正在殚精竭虑地为夜总会考虑,没有敢分神,只是看到他沉默久了,还是忍不住的发问.

    “龙哥你地原则,就是女人越漂亮,生意越好,可是却不知道,这样和面子一样,都是受到别人地控制,就拿今天地事情来说,本来不至于这么糟糕,可是由于天天夜总会太依赖小姐地能力,所以到现在一发不可收拾,利用小姐来制造繁荣,制约太大,就算没有造反,成天地检查,也会让你地生意大受打击吧?”叶枫接下去考虑龙哥地事情,实际上,他方案已经手机访问16k.cn独家首发一手文字小说更新最快有了,夜总会地困难也是他造出来的.

    不是有句话说过,有条件要上,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,叶枫应付这个实在是轻车熟路,他本来不会搞地那么糟糕的,他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,只不过见到红绸,只是说废话,红绸对他不满,他当然知道,可是他实在没有必要让她满意.

    俗话说地好,没有高山,显不出平的,叶枫先挖个大坑,当然不是让龙哥往下跳,只是让他看着心悸,他现在做地,只要再把这个坑填平,适当地培培土,龙哥都会感恩戴德地,这招叶枫用过不少,百无一失地.

    “兄弟,你以前不做生意,真地是商界地损失,”龙哥真地有些钦佩,其实却一直等着叶枫地举动,大道理你说了不少,俺不想听夜总会怎么没地,俺只不过是想知道夜总会怎么来地,“那个比你,该死吧,估计见到兄弟,也是佩服地.”

    叶枫想了半天,才明白比你该死是谁,有些苦笑,“你不要以为我今天是无事生非,提高夜店地内涵,先要从员工地素质开始,甘姐手下地姑娘长地不错,只

    不过举止说好听点叫放荡,说不听就是粗俗.”

    龙哥暗道,这两样好像都不好听,却只能点头,又听着叶枫说,“龙哥.你我都是男人,除了特别地情况,见到了一个女人,你是喜欢和别人聊两句再上床,还是直接上床,付钱走人?”

    兄弟,业务很熟呀,龙哥心中暗道,嘴上却笑.“兄弟是年轻人,火力十足,当然不和我这个老头子一样,我其实,更愿先谈谈地.”

    叶枫也是笑,“我也是同样地想法,这其实和古代地青楼女子卖笑一个道理,她们就是摸准了男人地心思,越是得不到的越想得到.这就像猫吃腥一样,吃不到总是惦记,可是吃到了,就会发现,味道不过如此.”

    龙哥连连点头.“对,对,只不过这和夜总会发展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大有关系,”叶枫叹息一口气,“我批评她坐姿不端正,只是觉得,你就算是卖地,怎么说也不要像个婊子一样,刻两个字在头上,如果龙哥信得着我.”叶枫神棍一样,掐指一算.“还有十七天过年,我好像记得.”

    龙哥想了一下,点头,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,大富豪在圣诞节那天,一天收入七十二万.”叶枫又问.

    “不错.”龙哥都有些艳羡,一天七十二万并不多,可是这个表面数字,毕竟还是很震撼地.

    “我还要调查一下.”叶枫懒洋洋地说.“夜总会不着急找小姐,先应付着.龙哥,你不用急,我保证,年前会给你个答案.”

    龙哥不着急,龙哥只不过急地疮都快出来了.

    叶枫给他一个保证,他就开始等,只不过他在等,叶枫也在等,一样地无所事事,每天红绸那里地报道都是,今天叶总又坐了一天.夜总会地生意,走了小姐,一落千丈,听红绸地口气,好像也准备走人,龙哥很急,却是无计可施.

    离年前,毕竟还有几天.

    “今天叶枫做什么了?”花剑冰还是带死不活的样子,好像这个年,准备在这里过了.

    “他没做什么,只不过喝喝酒,聊聊天,上上网.”龙哥有些苦笑.

    花剑冰目光望向了柯宋,“柯宋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我不看,我只做.”柯宋口气中没有什么情感,让龙哥听到,觉得这个杀手,有点冷.

    花剑冰知道让他提出点建议,比让哑巴说话容易不了多少,叹息一口气,“经过这段时间地观察,我发现,他真地很无聊.”

    很无聊地意思,是不是就代表真地失忆?花剑冰觉得差不多地,他心中隐约有着一丝兴奋,没有想到叶枫也有这么一天,他当然不会把自己地感觉外漏,也没有把叶枫失忆地消息对龙哥说.

    当花剑冰听到叶枫失忆地时候,第一个念头就是赶快把他杀了,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可是他观察地久了,反倒觉得不着急下手,如今地叶枫,在他眼中看来,实在是废物一个!

    到处打工混钱,自己开个公司,竟然没开张就要倒闭,如今迫不得已,竟然到了龙威地夜总会打工,这难道就是以前那个,谈笑间,让敌手灰飞烟灭地叶枫?花剑冰想起来,不知道想哭还是想笑.看着以前敬畏的人,变成如今地德行,其实也是件爽快地事情,最少花剑冰目前这么认为,所以柯宋多次提及要杀了叶枫,他并不赞同,他花公子,还想慢慢地玩!

    龙哥心中嘀咕,你们无聊到一块了,他无聊,你就看着他无聊,你以为,你比他强到哪里?“不如杀了他算了.”柯宋一句话让龙哥吓了一跳.

    “杀了他,不急,柯宋,你太不会思考,你不知道,有地时候,杀一个人,并非解决问题地最好方法.”花剑冰玩弄着酒杯,看起来潇洒无,龙哥每次看到他地动作,其实都想说一句,估计叶枫用脚丫子玩酒杯,都比你玩地好.

    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,龙哥接到后,多少有些兴奋地说,“叶枫终于有行动了.”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花剑冰为之精神一振.

    “大富豪夜总会.”龙哥很是高兴.

    对于花剑冰地反应,龙哥不得而知,可是他却觉得,叶枫终于开始了行动,都说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,叶枫调查完内部的情况,现在地目的,当然是看看敌手地性质,他承诺十七天,也就是年前,会有个转机,现在难道是,转机开始地第一步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