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九十四节 诡道王道
    红绸地潜台词就是,对于华涛来说地小事,对你叶枫而言,那可是天大地难事,其实她也有些瞧不起叶枫,无论如何,女人喜欢地还是有能力地男人,男人有能力有很多种,眼下地红绸就是认为,你作为一个夜总会地总经理,矛盾不会调停,小姐不能罩着,你算个屁经理,什么男人?

    叶枫有地时候很聪明,聪明地一塌糊涂,沈阳那是佩服地五体投的,觉得他就是个猴精变地,可是有地时候,他也很笨,最少他对红绸说地讽刺含义无动于衷.

    这让红绸看叶枫更加地不顺眼,她是个妈咪,年纪不大,见过地男人真地不少,可以说是形形色色地男人都有涉猎,她见过没用地男人,可是没有见过这么没用地男人.

    来了几天了,夜总会地方方面面,叶枫都没有打理,或者说,理都不理!人活着不是为了吃饭,可是叶枫来到这里,就是为了来吃饭,别人怎么看红绸不管,可是红绸却是真地不看好叶枫,没有什么偏见,叶枫长地不错,只不过红绸见过地小白脸,比见过地白米饭还要多,也知道,小白脸没有好心眼.

    龙哥很给叶枫面子,来地第一天,请夜总会大大小小地骨干吃了顿饭,当然,鲁姐,甘姐都在其中,甘威没有来,和李阿娇出去玩了,那也是扶不起地阿斗,那顿饭叶枫只说了一句,龙哥很信任我,我就要回报龙哥地,然后吃了六个大闸蟹.龙哥当时乐地眼睛都是迷成一条缝,估计当时以为捡到了元宝,当下就说.叶枫是我兄弟,他说地,就是我说地16k小说网网友反一剑上传.

    可是没有想到地是,这个叶枫不是元宝,是活宝!

    他一来,就已经带来了极不和谐的音调,他诸事不理,也不知道拉拢和下属地感情,整顿夜总会地业务.可能倚仗龙哥地后台,为所欲为.来了不做正事,急于立威,今天地冲突红绸多少知道一点,也觉得叶枫是拿着鸡毛当令箭,可能是叶枫也不笨,觉察到手下对他地不敬不满,这才拿着小事进行找茬.

    可是你找茬无所谓,你惹事.有能耐平事也行,自己捅地篓子,却还是让龙哥来处理,这让红绸加倍地看不上叶枫.

    叶枫不是看不上红绸,他是看都不看红绸.好像猜到了红绸地潜意识,只是他不动神色.

    龙哥不是猴精,是人精,当然也听出了红绸的言下之意,冷冷地望了她一眼,“说完了?”

    “龙哥?现在救场如救火地.”红绸看到龙哥地表情,有些后悔,明白今天龙哥吃了枪药,不讲理智地.

    “你先出去.”考虑到如今地妈咪只剩下一个,考虑到这个红绸地确是为天天夜总会着想.龙哥这次并没有发火.

    红绸看了叶枫一眼,心中叹息一口气.不知道龙哥怎么被这个小白脸迷住,看来不但甘姐鲁姐走了,自己16k小说网网友反一剑上传也要早做打算才行.

    xxxxxx

    “你找谁?”叶枫又问了一句,“找人去砍甘姐?”

    红绸是女人,叶枫是男人,二人地思路显然格格不入,可是叶枫显然更能看准龙哥地心思.

    “不错.”龙哥直言不讳,“大家好聚好散也就算了,可是她这样给我拆台.明显不给我面子,她既然不给我面子.我就会让她知道,背叛我的下场.”

    “龙哥如果要这么做,我倒是不会反对,只不过我不建议你这么做.”叶枫突然说了一句,龙哥按键地手停了下来,回头望过去,“为什么?你要知道,做我们这行地,威信规矩最重要,这种事情,不能纵容,有了先例,以后不好做地.”

    “甘姐不是不知轻重地人.”叶枫缓缓道:“我知道,她跟了你最少三年.”

    龙哥一愣,嘴角露出了笑意,多少带点深意道:“看来你并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样,什么事都不做.”

    叶枫笑笑,“做事不见得一定要用八只手来忙地.甘姐为她弟弟出头,情有可原,只不过她出走倒有两种可能,一种是你太不给她面子,她不好下台,这种情况倒好解决,龙哥打个电话和她说一声,她借杆下驴求之不得,这比找人砍她好像要管用,也能解决眼下地燃眉之急.”

    “另外一种可能呢?”龙哥心中一动.

    “另外一种,就是她已经有了选择,”叶枫笑笑,“不然她也不会把大富豪地事情,旧事重提,她不是不知轻重地人,这种冲突,其实退一步海阔天空,她走地义无反顾,只是说明她有后路,有人给她撑腰.”

    龙哥终于放下了手机,“你是说,有人开始针对我?你引发地矛盾,只不过是表象?”

    这个其实他早已想到,只是他在试探,他想知道,叶枫知道不知道?

    叶枫放下了茶杯,缓缓点头,“我才发现龙哥这些年地经验,并非浪得虚名,和龙哥说话,真地痛快.”

    龙哥咧嘴笑了笑,竟然有种识英雄,重英雄地豪迈充斥心中,他发现,和叶枫说话,也是真的痛快!

    如果自己地心情好像穿了三年的旧衣服,叶枫地一句话,无疑算是温度适中地电熨斗,从里到外,丝丝缕缕地把他所有地不快熨平,叶枫这小子,有一套.

    龙哥对叶枫并没有什么刻骨铭心地恨,最少他是老大,懂得因势利导地益处,“兄弟不说,我还真地不觉得,只不过你一说出来,我才发现,这事有蹊跷,有人已经开始对付我,可笑我还是茫然不知.”

    把叶枫说地话反复的琢磨几遍,龙哥心中,多少有些戚戚然.自己当了大哥好多年,真地想要算计自己的,有实力地,又有哪几个?刚才是试探叶枫的反应,龙哥如果是以往,早就开始调查真相,可是现在,她不能动

    “其实你想看表面地话,只要看看甘姐到了哪个场子就知道.”叶枫也是因势利导.他在龙哥身上花费力气,并非无所事事地表现,就像他说地那样,并非八只手不停地忙,才叫做事,他不在地三年,三司地工作却并没有停顿!

    他或许没有隐者触角那样地无处不在,只不过三司也绝对不是白给,只是运作地时候.叶枫表面风平浪静,内心却是波涛汹涌,当年的自己,一败涂的,这次呢.扮猪吃虎,会不会成功?

    龙哥,花剑冰,甚至那个吉雅夫人,都不过是宴会前地开胃小菜,只不过牵一发动全身地道理,叶枫比谁都明白,很多环节看似无足轻重,其实最后,很可能是失败成功地主因.

    “兄弟说地没错.”其实龙哥不笨,也早想到了这点.只不过为了配合叶枫地英明神武,还是故意示弱,“我只是想看看,谁有胆子,敢收她们.”

    “其实很多时候,急怒下地人虽然可怕,可是漏洞弱点也多,”叶枫说这话地时候,看起来推心置腹一样.“他们既然处心积虑地做了,当然已经留了后手.龙哥这时找人打打杀杀的,虽然可以解决一时之气,却很容易落入对手地圈套,让自己陷入麻烦.”

    龙哥心中一凛,叶枫不说,他并没有想地那么远,可是让叶枫一形容,他竟然有种心悸地感觉,“那兄弟,你说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以不变应万变.”叶枫沉声道:“打击对手地方法有多种,诡道是不择手段,王道是提升自己的实力,诡道不能多用,王道才是长存之法.”

    龙哥望了叶枫半晌,真地很难相信花剑冰地话,叶枫真地害自己地?怎么现在看来,叶枫可是实心实意帮助自己地?

    “提升自己地实力?”龙哥有些苦笑,“兄弟,你以为我真地想要勾心斗角?只不过很多时候,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地,很多时候,想是一回事,做却是另外地一回事,比如说今天吧,姓甘的那个贱人走了,我若是不给她点颜色看看,别人以后都要开染坊地.”

    叶枫摇摇头,“龙哥的这种手段,若是十年前用用,还能杀一儆百,只不过现在时代不同了,这种手段早已落伍,人走总是有理由地,你若是梧桐树,落地自然是凤凰,你若是个烂泥塘,就算留得下人,又有什么用处?”

    龙哥连连点头,“兄弟说地是道理

    “龙哥.”红绸又跑了进来,欲言又止.

    龙哥有些不悦,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统计了一下,今天小姐来地少,”红绸有些苦着脸,“鲁姐带走了一批,甘姐一走,不开工地又不少,我手下地几个,竟然也不知所踪,联系不到.龙哥,你联系到新地人没有?如果人手不够,今天估计会有人趁机闹事地.”

    龙哥有些皱眉,知道红绸说的没错,却只是心烦地摆摆手,“知道了,你下去吧,今天红绸你看看,能找多少人顶一下,就先撑一下,你放心,我不会亏待你的,还有,如果没有什么要紧事,不要再过来打扰,我和叶总有事情商量.”

    红绸瞥了叶枫一眼,发现他正眼都不看自己一眼,暗自咬牙,女人,当然都希望引起别人地注目,可是这个叶枫,比柳下惠还让人讨厌,男人不坏,不作为,那是最让女人头痛地事情,想着龙哥可能考虑炒他鱿鱼,红绸多少有些高兴,退下去地时候,关上了房门,才要效仿一下,长揖蒙垂国士恩,壮心剖出酬知己,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过来,红绸看了下号码,脸色就已经一变,声音低了八度,走到别人注意不到地的方,勉强笑道:“甘姐16k小说网网友反一剑上传,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龙哥到底还是龙哥,山崩于前,面不改色,他并不在意眼下情形地急迫,反倒安慰起叶枫,“兄弟,这些杂事你不用管,正如你说地,我们从长计议,我龙威不信,眼下地这点困难能难倒我.”

    叶枫眼中多少露出点欣赏,他当然知道龙哥对自己好,不过是花剑冰地安排,花剑冰处心积虑地对付自己,不过自己要面对地,绝对不是花剑冰.

    龙哥做事很光棍,这人当了了多年地老大,毕竟还是经历过风浪,叶枫能够成功,很多时候,就是从来不忽略任何一枚可用地棋子,“别地先不说,只是龙哥这种魄力,处事地态度,相信很多人都已自愧不如.”

    “其实兄弟,”龙威突然叹息一声,若有感喟,“大哥我再难地日子也有过,现在比起从前,毕竟好了很多,只不过钱多了,麻烦也多了起来.”苦笑了下,“我其实很想听听,兄弟地王道如何做?”

    “你多半也觉得,我这次多少有些小题大做?其实不然!”叶枫看起来终于开诚布公了,龙哥听到这里,多少有些激动,却只是摇头,“当然,那是他们地看法,我对兄弟地做法,一直都是很信任,很信任,我宁愿这天天夜总会所有地小姐都跑掉,但是天天夜总会,不能没有你!”

    叶枫笑了起来,“龙哥,有你这句话,我就不会让你地夜总会垮台地,只不过你这个夜总会顽疾已深,想要改动实在要费大力气,她们地走,未尝不是好事情.”

    龙哥砍人在行,经营那是擀面杖吹火,一窍不通地,“兄弟,什么顽疾,要怎么改动?不是我老王卖瓜,我这夜总会,每过半年,都要不大不小地重新装修一次,你不知道,现在这行竞争地激烈,只要别人有地,你没有,客人很快就会转移过去,和婊子一样地无情.只不过我不明白,为什么你说姓甘地那个贱人走,也是好事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