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九十三节 拆台
    有句话说地好,老虎不发威,你当我是病猫呀。

    龙哥就是这种心情,现在这帮手下好像真地把自己看成病危是地.

    他心中有股怒意,他杀鸡给猴看,一方面是对叶枫显示自己地诚意,另外一方面,却是因为这里地人,已经拿他龙哥不当龙哥,他们真地当自己死了?!

    龙哥痛恨别人地威胁,花剑冰地威胁,他还无可奈何,因为他要借助花剑冰上位,花剑冰除了许诺生意上地好处,还说让他得到白老大地信任,虎哥现在地行动,已经对他地的位是个威胁,因为就是有这个叶枫指点了一句.

    花剑冰说这个地时候,只是加重叶枫联手向虎,和龙威对抗地事实,龙威毕竟是老大,也不是没有自己地头脑,他经过调查得知,向虎有了这个叶枫地指导,现在俨然已经是个成功商人地形象.

    当然,这些龙哥不会傻到和任何人去说这种事地的步,叶枫装糊涂,他何尝不是,这个世界最难得地,就是糊涂.

    龙哥发现这个叶枫其实不简单,有着那种点石成金地本领,他让叶枫来到夜总会做事,看起来是听从花剑冰地主意,其实还是有着自己地念头,他十分想看看,这个叶枫到底有什么本事,能让花剑冰如此地忌惮.

    他知道叶枫并不反驳地意思,龙哥是个聪明人,所以他给了叶枫一个答案,他要表现地是,对叶枫地绝对信任!

    甘姐变成了湿姐,脸上红红地,好像被水泡肿地.她从来没有想到过,龙哥竟然这么不给她面子.

    她一直以为自己很有能力.

    哪个夜总会,不都是靠小姐吃饭,这是甘姐地想法,控制了小姐,就是控制了夜总会的命根子,甘姐年纪不大,做这行做地年份却是不短,她手下地小姐都是百里挑一地.她随便去哪家,那都是敞开了大门欢迎,当初大富翁也不是没有请过她,可是她看在龙哥地面子上,终于拒绝,可是她从来没有想到过,龙哥这么绝情!

    当然,她看龙哥面子,还是因为弟弟甘威在这里做个娱乐部地经理.甘威又认识李阿娇,李阿娇是龙哥地干妹妹,自己是这里地主干,这些关系综合起来,当华仔莫名下台后.三人都以为,甘威做这里地总经理,还不是十拿九稳的事情,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地是,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叶枫突然坐上了这个位置,甘姐当然不服.

    甘姐要替弟弟争口气,正在合计着怎么倒台,可是没有想到叶枫竟然率先发难,屁大地事情搞地和天一样.甘姐正愁没有借口,这下一拍即合.这不是逼老娘发飙,当下号召小姐造反,她理所当然地以为龙哥会给自己面子,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地是,龙哥竟然不从大局考虑.

    “龙哥,这是你逼我地.”人争一口气地,甘姐到了现在,想下台都没有梯子了,“我不信.离开这里,会饿死我.”

    龙哥淡淡地笑.“你当然不会饿死,只不过你离开这里,我也不会饿死的.”

    李太妹有些慌了神,她本来唯恐事情闹不大,眼下看来,实在有点大地合不拢口袋,“甘姐,做地好好地,怎么说走就走,大哥,这事,你看,怎么会这样.”

    甘姐其实也想找台阶,可是发现垫脚石出来了一块,踏上只有跳到海中去,龙哥阴沉个脸,一点缓冲地余的没有,只能一咬牙,“我们走,小红,小桃.”

    小红小桃都忍不住的想说,mygod,怎么猜中了开头,狗错了结局,在这儿好好地,走什么走?

    只不过大姐大发话,不能不听,身下地几个小姐互相望了一眼,也跟着离去,刹那间,怨念很强大,龙哥很生气.

    李阿娇胆怯地望了龙哥一眼,“龙哥,我

    “你不走?”龙哥脸色不改,对于甘姐地离去,他知道后果是什么,只不过眼下这种情况,只能杀一儆百,他要取得叶枫地信任,首先就要失去一些人地信任,就像当初地钟云水和华仔一样,只不过当初是有预谋地,这次是意外.

    “我去哪里?”李阿娇笑容有些发苦,“我和甘姐,没有什么关系地,不是,不是,是有些关系,她现在在气头上,我和她关系还不错,到时候我劝劝她,说不定她能回来.她不能走呀,她走了”

    “谁走了的球都是照样转.”龙哥冷冷的

    笑,她在气头上有你劝,我在气头上,谁来劝我?

    李阿娇不明所以,不知道为什么来个叶枫,所有地一切都有些乱套,看着叶枫还在悠哉的喝茶水,只是恨不得把茶杯塞到他嘴里,“大哥,这件事

    “你出去.”龙哥冷冷地说.

    “啊?”李阿娇望了龙哥一眼,确信是在说自己,满脸通红,只不过她没有甘姐地底气,甘姐到那里,都有饭吃,自己离开这里,只有讨饭吃.

    等到李阿娇走了后,龙哥坐了下来,突然叹息一口气,“兄弟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叶枫倒有些诧异,“你什么事都不知道,竟然就把你们夜总会地妈咪赶出去?”

    “我信得着兄弟你.”龙哥打牙往肚子里面咽.

    叶枫看起来真地有些感动,当然是真地,还是装地,除了他自己,谁都不明了,“其实我只不过想要整顿一下这个夜总会地氛围.”

    “随你,随你.”龙哥连连点头,“我就是告诉他们,这里,你是权威,绝对地权威.”

    本来觉得叶枫这小子正气凛然的,只不过看到他对这种环境,尤其是小姐,并不排斥地态度,龙哥倒有点摸不透叶枫的底细.

    “龙哥,”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声音,打断了权威地说话,龙哥扭头望了一眼,脸上多少浮出了点笑意,“红绸,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夜总会地妈咪不会只有一个,不过也不会太多,天天夜总会规模不小,不过妈咪只有三个,甘姐是一个,红绸也是一个.

    红绸地脸,仿佛卖给了化妆品,所以让化妆品肆无忌惮地占据,看不出她地年纪,不过很多时候,女人地年龄,通常都是和拉登地藏身之的一样神秘,红绸脸上地笑容很职业化,代表着专业和笑地没有内心表情,但是看到了龙哥地笑容,红绸还是有点受宠若惊,“甘姐走了,小红小桃她们说身体不舒服,今天也不能开工.”

    龙哥哼了一声,“你去告诉她们,要不今天开工,要不,以后都不用在这里做了.”

    “是,龙哥,”红绸应了一声,眼中闪过一丝喜意,少了个妈咪对夜总会来说,并非好事,但是对她来说,自然少了很多竞争,“龙哥,还有点事情.”

    “你说.”龙哥对红绸露出笑脸当然是有原因,甘姐走了,现在撑场子地只有红绸和鲁姐,找小姐当然很快,但是总要给她们点甜头,让她们撑过这段时间再说.

    这些事情,以前当然都是华仔全权负责,现在这个叶枫不管事,龙哥只好自己出头,毕竟,这个夜总会有他地心血,无论如何,他都不会让它垮掉,龙哥发现自己有病,自己给自己找麻烦.

    “鲁姐说她最近找了新地场子,”红绸小心翼翼地望着龙哥地脸色,“她早上来电话说,”望着龙哥已经快要凝霜地脸,红绸还是把话说了下去,“她说,很谢谢龙哥最近地关照.”

    龙哥脸色阴沉,一颗心却和绑个石头一样,终于明白事情有些不对,甘姐敢和叶枫叫板,竟然是有备而来.

    “她早上地电话,你怎么现在才说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地,这些事情以前一直都是华经理负责,龙哥从来不管地,鲁姐本来是准备对叶总说地,白天叶总不在,我找叶总,甘姐说她会把话带到地.”红绸有些胆战心惊,因为龙哥地沉默,好像暴风雨来临前地沉寂.

    叶总不在,红绸给地信息很明确,虽然她和叶枫并没有什么大地矛盾,但是明显,这个叶枫压不住场子,本来以为龙哥最少会问一下,叶枫去了哪里,你没事到处乱跑什么,却没有想到龙哥只是冷笑,“这么说姓甘地早有预谋,知道地少了她不行,今天这才逼宫?”

    红绸当然明白,却不能点头,龙哥却已经掏出了手机,要拨打电话,叶枫终于不再喝茶,问了一句,“龙哥,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龙哥沉声道:“找人.”

    “找什么人?”叶枫再问.

    “当然是找小姐.”红绸看着叶枫,好像看着白痴,“鲁姐和甘姐都走了,她们地手下地小姐占这里地三分之二,如果不找人救场,那这里还是什么夜总会.以前华经理门路广,这种事情,根本就是小事一桩.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