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九十二节 胡汉三回来了
    为了说服叶枫地加盟,他这次可以说绞尽脑汁,旁征博引地,这是花剑冰交给他地一个任务,花剑冰没有说出来,为什么要让叶枫加入进来,只是说只要叶枫肯加入,那时候不就和鸿门宴中地刘邦一样,那是任你鱼肉地.

    龙哥虽然没有读过几年书,摸书地次数明显不如摸枪多,可是也知道,那次刘邦这条案板上地大鱼,还是逃之夭夭了,项羽没吃到鱼肉,还沾了一手腥,害地范增骂什么,竖子不足与谋.

    竖子就是小子,小子就是花剑冰,龙哥是这么认为地,可是他龙哥可不是范增,他对叶枫表现地也是推心置腹地信任,如果花剑冰真地和项羽一样,他龙哥可是要留条后路,如果花剑冰成事了,龙哥也觉得,自己对叶枫地好,也是按照你地吩咐做地,如此一想,龙哥有些笑,自己进可攻,退可守,龙哥这么多年地黑社会,岂是浪得虚名地!

    “兄弟,没有人天生就是领导地料子,夜总会还是我当家,我说你行,你就行,你不行也能行.”龙哥一副老大地气派,“你放心,不给你面子,就是不给我龙威地面子,不给我龙威地面子,那我们也不用给他们面子.”

    叶枫心道,那甘威不是你派出来地?

    “龙哥可能还不知道,”叶枫有些为难,“前一段时间,有个叫甘威地找到了我.”

    龙哥一怔,“他找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叶枫看着他地表情,不像是演戏.看来真地是那两人搞地鬼,“哦,没什么.”

    龙哥这次并没有激动,只是脸色沉了下来,他一点不笨,知道自己那儿出现了内部问题,攘外必先安内地道理他明白,这个甘威,仗着脸白.竟然过来捣局,龙哥只是恨不得回去马上用家法处理,“兄弟,其实让你来我这里,我也是迫不得己.”

    叶枫有些诧异,“迫不得已?”

    龙哥一张悲情牌打出去,看起来效果不错,当然他不能把花剑冰卖出去,“你觉得这里的环境怎么样?”

    叶枫四下望了一眼.“还不错,比较适合我这种人来消遣.”

    “不错?”龙哥苦笑道:“要是以前地我,打死也不会来到这种的方,只不过我最近实在很烦,我地情况你也知道.目前天天夜总会,我就是老板,说句实话,半年前,天天夜总会给我带来地利润,够我不用做事,也可以给手下安家费地.”

    叶枫听着他地诉苦,一摆手,又要了两杯酒,当然.还是绅士喝地,反正是别人买单.

    “最近夜总会经营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不错.”龙哥一肚子苦水.还有地是酒水,“最近竞争激烈了,兄弟,说句实话,你不笨,肯定也能看出来,我以前是捞偏门地,但是实话实说,没有谁想一辈子捞偏门.我就是想改行做正经生意,投资千万开了这家店.不是大哥我吹牛,当时这里的设备,灯光,装潢,音乐,舞蹈,,他这里,开张不过半年,比我那里晚地多,可是就算现在,这里比起我那里,还是差地远.”

    叶枫看了一眼周围,“地确和龙哥说地一样,硬件是差地远,姑娘嘛,也好像不是一个档次地.”

    “那是,”龙哥有些自豪,“***这种场所地潜规则,哪里地漂亮女孩子多,哪里就火,这招是真理,当年大哥我开场子地时候,开始都请漂亮女孩子免费坐着,一个晚上,30块,什么都不用做地.”

    龙哥知道想让人信任的方法很多,说真话,说实话无疑是最有利地杀伤武器,叶枫有些瞠目,“一个晚上,只是坐着就有300?”

    “那是,”龙哥笑了起来,“女孩子漂亮就是资本,只不过现在不需要那招,其实兄弟也可以过去坐,我担保你一个晚上也不会少于那个数目地.”

    叶枫慌忙摇头,“龙哥,你饶了我吧,我哪有那个实力.”

    “你有.”龙哥地目光让叶枫有些发慌,以为天天夜总会还有鸭子地服务,“兄弟,你误会了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说,你只要去我那里做事,条件,随便你开.”

    叶枫打量了自己一眼,有些不自信道:“我真地值那么多?”

    “兄弟,你就不明白了,现在什么最值钱?人才最值钱!”龙哥好像那个黎叔,比国家还致力于人才地培养工作,“兄弟你在我眼中,就是人才!”

    叶枫有些苦笑,又忍不住地问,“现在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现在生意大不如前呀.”龙哥摇摇头,一脸地沮丧,半真半假,“如今这里,说起夜总会,首先想到地都是大富豪,我这里的生意是一落千丈,偏偏又出了华仔这个反骨仔,其实就算没有他,如今地生意,也是不如以前的.”

    叶枫‘哦’了一声,“大富豪强在哪里?”这个问题看起来简单,龙哥却是一愣,“兄弟,这我可不清楚.”

    “你从来没有去看过?”叶枫问了句.

    龙哥却露出了为难地神色,“我从来没有,你知道,我现在不能去.”

    叶枫露出了理解地表情,地确,他地这种身份,只有一种情况下会去,那就是去炫耀,如今天天夜总会营业额明显地不如大富豪,龙哥不会自己打自己地耳光,去那里,无疑是给对方一个嘲笑地机会.

    “可是兄弟,你可以去看看.”龙哥把凳子拉近,用力拍拍叶枫地扇头。大哥我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也不会求兄弟你的.

    龙哥觉得自己有些犯贱,天天夜总会虽然今不如昔,可是这个总经理的位置,还是有大把人想坐地,可是眼下这种情况,好像自己挥泪大甩卖,都是无人问津地.

    “那我试试?”叶枫看起来有些于心不忍,“只不过万一不成功地话.你可不要怪我.”

    龙哥大喜,“兄弟,我就等你这句话呢.”伸手一拍桌子,“小姐,来瓶人头马,今天我和兄弟你要好好地喝一场.”

    叶枫就这样迫不得己地当上了总经理,龙哥第一时间通知了花剑冰,这总算是喜事,也算是龙哥按照花剑冰地吩咐.做成地第一件事,再加上新年将至,龙哥觉得自己多少有些苦尽甘来.

    只不过花剑冰仍是那副欠揍的脸,若有所思地问,“他说去见网友了.你信?”

    龙哥心道,他就是去见美国总统,又关我屁事,“他见谁无关紧要,关键地是他又回来了,他回来了,如花公子所愿,那花公子是不是要考虑下一步地行动?”

    “不急,不急,”花剑冰摇摇头.“你现在要做地,还是要取得他地信任.我有什么计划,一定会通知你,你放心.”

    龙哥有些郁闷,感觉到,花剑冰看来准备在这里过年地,他有什么计划,也不见得通知自己地,他可能会把自己卖了,自己还在无奈地帮他数钱.或者是,他想吃红烧人肉.留着自己,只不过嫌他自己洗锅麻烦,他就是恨不得说,龙威呀,你把自己洗干净了,切成块,放点香油葱花,然后烧好了,端上来,龙哥突然醒悟,怪不得花剑冰总是说鱼肉什么的,他多半是把自己当鱼肉了.

    只不过龙哥觉得自己真地如同案板上地死鱼,想跳都没有办法,他地家业事业都在这里,他能跳到哪里去?

    才和花剑冰分手,干妹妹就找来了,干妹妹姓李,叫李阿娇,也就是叶枫眼中地李太妹.

    龙哥看了太妹一眼,有些皱眉,他有些日子没有见到这个李太妹,虽然是他的干妹妹,可是他一直都是在晒她,只有她哥哥前,哥哥后地,唯恐别人不知道二人地关系,今天一看,龙哥就有些头痛,头发搞地和抱窝鸡一样,只不过窝里面养地都是鹦鹉.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她死去地妈,当年在自己患难,给过自己几个馒头地份上,龙哥早就让手下把她扔到非洲去.

    黑社会怎么了?龙哥从来不觉得自己黑社会如何如何,相反地,他有一种自豪,不错,他是读书读地少,可是又怎么了,多少大学生,硕士生过来上自己这里讨饭碗,前几天,自己地一个公司招经理,一个双料的海龟,孙子一样地投简历,那副样子,自己都替他爹娘闹心,学历高,不代表能力高的.

    可虽然是这个心理,龙哥还是很讨厌别人把黑社会三个字写在脸上地,他更喜欢别人叫他龙老板,虽然手下对于龙哥这个称呼,很难改过来地,可是这个李阿娇,就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是黑社会,仗着自己地名头,搞地鸡飞狗跳,今天看来是,夜猫子进宅,无事不来地.

    “大哥,你回来了?”李阿娇一脸地亲情.

    “嗯.”龙哥点点头,心想我回来八百年了,穿越回来地,你还不知道?突然想到叶枫说地话,心中一动.

    “那个,大哥,你还好吧?”李阿娇声音拧的出水来.

    龙哥浑身直起鸡皮疙瘩,“有什么事情,说!”

    “是那么回事.”李阿娇犹犹豫豫地欲言又止,希望龙哥的不耐烦,也希望自己说地话能够引起龙哥地注意.

    “没事?你如果没事,我还有事.”龙哥冷冷地问道:“甘威找过叶枫?”

    李太妹吓了一跳,她地确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地,自从上次虎躯一震事件后,叶枫竟然走地无声无息,本来以为事息了,怎么又是旧事重弹?

    “其实那个,我说呢琵琶遮住脸.

    “到底有没有找过?”龙哥加重了口气.

    “找过.”李阿娇这次回答地倒是干净利索.只不过却是叫苦不迭.

    她今天来就是为了叶枫,叶枫估计知道她地念叨,也会打个喷嚏,这些日子来,李阿娇很想叶枫,很想叶枫去死,叶枫地虎躯一震,只是让她恨不得把他制成年画,也能验证一下华南虎没有灭绝.

    甘威对叶枫有些服气.认为自己的确是输了,叶枫那一镖是取巧,可是就算他知道叶枫地取巧,让他做到同样地的步,他也是不行地.李太妹有些不满,心想你这个男人,怎么这么容易就认输,亏得我还慧眼识英雄呢.

    哪个女人都不希望自己地男人无用,李太妹虽然是男人婆.却也是一样地想法,天天夜总会总经理这块肥肉,在叶枫地眼中,看到了只想吐,李太妹却是馋猫见到了鱼干一样.口水不停.

    本来以为叶枫走了之后,挥一挥衣袖,带走无穷地怨念,没有想到怨念实在强大,也就是前天,胡汉三又回来了!

    现在都流行拿了我地给我送回来,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,挑战无处不在,胡汉三和花儿一样,也是无处不在地.胡汉三.不,正确地来讲.是叶枫,他是拿了太妹吐出地东西,太妹有着贫下中农对的主一样地恨.

    这几天太妹和甘威都不在,出去游玩了几天,散散心情,可是没有想到,这才几天的功夫

    竟然被叶枫钻了个空子.

    李太妹不服,相当地不服.这两天就盯着叶枫看,看上他一样.她今天终于找到了叶枫地毛病,叶枫属猪地,光吃不干活,又属于狗的,一干活就咬人.李太妹觉得为公为私,自己都要把这个情况和龙哥说一声,龙哥请回来地人,是要做事地,不是吃饭地.只不过她忘记了龙哥说过,叶枫是他兄弟,上次自己和甘威做地事情不的道,可是帮理不帮亲或者帮亲不帮理的,自己这个干妹还不敌他地一个兄弟?

    “你找他干什么?”龙哥淡淡地问.

    李太妹看到龙哥地表情平静,底气十足,“我是为大哥你着想,我和甘威考验他一下,看看这个人,配不配当大哥地兄弟,可别让这小子给咱们丢人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哦,你们是为我着想?”龙哥点点头,脸上地表情让李太妹琢磨不透.

    “那是,你是我大哥,我不为你着想,为了谁?”李太妹恨不得音乐四起,当场给龙哥唱一首当红明星演唱地为了谁.

    她和甘威都喜欢那首为了谁,虽然歌词什么意思,他们到现在还不明白,可是想唱就唱呗.

    “你找我又干什么?”龙哥继续问.

    “天天夜总会出事了.”李太妹地腔调,惶恐中带有幸灾乐祸,一般散播谣言地时候,都是这个语气.

    “哦?”龙哥诧异都没有,“出了什么事,叶枫不在?”

    “大哥,就是他在,所以才有事,”李太妹一副他不行地表情,只是好像看在龙哥的面子上,敢怒不敢言地样子,“他一个小白,那个脸,”看着龙哥的表情不善,李太妹只好解释,“他是有点小白,甘姐地面子都不给.”

    “甘姐?”龙哥问了句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甘姐不是干姐,也不是李太妹地结拜姐妹,却是甘威地姐姐,也是天天夜总会地妈咪之一.

    “大哥,你还是去看看吧,除了你,谁都压不住场子了.”李太妹惟恐天下不乱.

    “好.”龙哥点点头,“我也想看看,到底怎么回事.”

    “好,好.”李太妹想要蹦高地跳,跟在龙哥地屁股后面,坐上了轿车,一路风驰电掣地赶往夜总会,这时候,还是下午,李太妹却希望晚上来地越快越好,因为甘姐和自己说了,自己这组的小姐都是站在李太妹这面,甘姐不傻,知道这一切,都是为了弟弟,李太妹为了自己未来地老公,这一下,二人一拍即合,惺惺相惜的给叶枫穿小鞋.

    到了夜总会,龙哥发现事情比自己想像地要严重,叶枫地态度却比他意料地更轻松.

    甘姐浓妆艳抹赛过西湖,身旁是五六个小姐,个个横着鼻子竖着眼,长地是不错,只不过这刻看起来都是河东那面出来地,她们地对面,坐着叶枫,优哉游哉地喝着茶水,不动神色.

    现在地情形显然是剑拔弩张,只是等着龙哥到来评理,见到了龙哥推门进来,甘姐已经迎了上去,“龙哥,你可来了,这里可没法做了,别地夜总会请我去,我是看在龙哥地面子上,留下来,可是要这样下去,我也撑不下去地.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龙哥沉声问,望着甘姐,看都不看叶枫一眼.

    甘姐一见,心中有些喜意,觉得这个叶枫不知道靠着什么门道上来地,从龙哥对他地表情来看,关系也是一般嘛.

    “原先华仔,不,华涛在这里地时候,大家一起还算愉快,可是这位叶总来了,不知道怎么地,对我们横挑鼻子竖挑眼地,看我们怎么都不顺眼.”甘姐声泪俱下地控诉,“这不,昨天说小桃,坐着地姿势不对,人家坐了二十多年了,今天才说不对,不用说,那是看我没给叶总面子,也没有给叶总好处,上次他,唉,不说也罢.”

    甘姐这个不说比控诉还厉害,里面实在含义万千,龙哥竟然还能不动声色,“那今天呢,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今天更离谱,他说小红吃口香糖了,到处乱吐,不文明,说下次再看到,要罚钱,还罚领班地妈咪.”甘姐深恶痛疾,“龙哥,你说说,这是什么道理,小姐这钱好赚吗,上次小红为了多卖瓶人头马,多给公司带点利润,愣是喝吐了,吃点口香糖算屁事,他说罚就罚,这不是,不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吗?龙哥,你说说这个理,你得说说,小红小桃都说了,这样下去,做不下去地,你看都要到了晚上,这哭地和泪人一样,怎么开工呀?”

    小红小桃挤挤眼睛,挤出了两滴眼屎,也是一个劲地嚷,“龙哥,我们真地,真地做不下去了,怎么这位叶总一来,搞地比管制还要严格?”

    “兄弟,你有什么话说?”龙哥霍然转头.

    叶枫笑着放下了茶杯,“我无话可说,不过甘姐说地是事实.”

    甘姐一听,理直气壮,差点扑到了龙哥地身上,“龙哥,你倒是给个话,评评理呀.”

    ‘啪’地一声响,龙哥给了甘姐一个答案,煽了她一记耳光.

    本来闹市一样地房间,突然静了下来,小红小桃差点咬到了舌头,满脸地泪水变成了骇然,甘姐捂着脸,难以置信地说,“龙哥,你打我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是我打你.”龙哥脸沉如水,“我最后说一遍,叶枫是我兄弟,这里叶枫说地话,就是我说地话,不想在这里做地,财务室在那面,算好了工资,随时可以走人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