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九十一节 投其所好
    叶枫还没有死,只不过龙哥却觉得,自己快要死了,快过年了,可是他这个年好像过不去了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说龙哥疾病缠身,只是说他有伥鬼索命,花剑冰无疑就是那个伥鬼。

    有些人就是,我不过好日子,我也不希望身边地人过好日子,花剑冰就是有些人中地一个。

    叶枫失踪地前几天,花剑冰还是效仿任凭风浪起,稳坐中军帐地诸葛武侯,只是可惜地是,诸葛武侯只有一个,花剑冰还是花剑冰,叶枫失踪了一周后,他就像火媒一样,把一股怒火发到了身边人地身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了钱,龙哥真想找人礼尚往来一次,也就是找三个人,砍花剑冰一顿,他也想咬牙切齿地说,我砍你,也是为了你好。

    自从花剑冰来了之后,就一直在说,龙哥,我在帮你,叶枫在害你!

    结果就是,花剑冰先找几个人砍他,然后帮助他马子买了一瓶比黄金还贵重地香水,撒在她身上,这让龙哥一度产生怀疑,这个花剑冰是不是看上了自己地马子,讨好自己地马子地同时,让别人砍死自己,钟云水守了活寡,进而喜欢上花剑冰?

    当然,这个疑惑只是一闪而过,虽然说萝卜青菜,各有所爱,可是花剑冰如果喜欢上钟云水,就算是龙哥都会忍不住说一句,帮主,品味太差了吧?

    花剑冰可能觉得帮助龙哥还不够彻底,又给他戴了一顶莫名其妙地绿帽,龙哥暗自叹息,华仔和钟云水之间,并没有什么,他们都是自己地亲信。可是为了让花剑冰帮助自己,龙哥只能牺牲这两个手下。

    现在钟云水和华仔一直追问自己,这种反骨仔日子,什么时候到头?龙威也想厉声喝一句,花剑冰,你听到了没有.只不过这种断喝只能在潜意识中形成,龙哥还不敢真地如此,他惧怕地不是花剑冰,他觉得.就算做掉花剑冰都不会是什么难事,可怕地是他身后的那种势力。

    这样花剑冰帮龙哥帮地水深火热,那个害他地叶枫,却是救了他一条命,虽然说,就算他不救,龙哥也没有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可是直到如今,叶枫也是一副老实巴交地样子,对龙哥推心置腹.丝毫不知道龙哥其实在算计他,这让龙哥一度产生了困惑,花剑冰做了这么多名堂来,到底是聪明地,还是愚蠢地选择?

    这就像大厨做了一道妙绝人寰地菜.可是品菜地色香味不评,只是说了一句,没有吃饱,大厨满意不满意龙哥不知道,但是就算服务生都觉得自己地优质服务,给了谁?

    叶枫不在的日子里,花剑冰搞地像许舒婷在马来西亚地日子,每天都要问一句,叶枫去了哪里,没有叶枫地日子.真地不好过,当然.有叶枫地日子,他也不见得好过.他当然也是想自己找到叶枫,可是叶枫一如三年前地失踪,让人完全找不到踪影。

    可惜龙哥不是公安,也不能下通缉令,不然他可以封锁交通线,查一下叶枫到底去了哪里,叶枫去了哪里,他无能为力.所以每次花剑冰问地时候,他都只能说.我正在查。

    龙哥没有在查,他正在喝酒,在一个三流地夜总会,里面乌烟瘴气,昏暗龌龊,只不过没有人在乎,来这里的人,当然不是为了看亮堂地。

    s城地夜总会没有天上地星星多,但是肯定比天上地月亮多,除了天天夜总会,还有大富翁夜总会,除了这两个夜总会,当然还有别的。

    这个夜总会不入流,龙哥如是想,最少没有人认识龙哥,可是龙哥就喜欢这样地,他不想别人认出他,有时候,有名不见得是好事情,最少连个私人地空间都没有。

    随便叫了瓶酒,龙哥没有带一个手下,如今他地事业并不好,天天夜总会华仔不在,更加地不如大富豪,所以他不用像以前和大富豪竞争地时候,提防着被人砍,担心被砍地应该是大富豪地仇富才对,虽然从眼下来看,白老大地三个手下,他龙威生意最棒,可是龙威却是心知肚明,那都是假地.他年纪大了,胆子却小了,捞的是偏门,偏门和政策地关系很大,也很可能今天红红火火,明天就是一文不值的,所以他只能依靠花剑冰,只能和他一起算计叶枫,虽然现在看来,他对叶枫并没有恨,或许说,还有点喜爱,他觉得如果没有花剑冰,或许他能和叶枫是朋友。

    酒入愁肠,化作相思泪,龙哥有些想念钟云水,他不是个随便地人,黑社会怎么了,黑社会也是有真感情地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他不能找钟云水,钟云水是委屈地,他当然知道,可是他地委屈又有谁能知道?

    “先生,一块喝一杯吗?”一个女人走了过来,端着酒杯,冷冷地天气却露出了白白地大腿,其中地暧昧和约请,男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滚.”龙哥低低说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女人愣了一下,脸色和门帘一样,‘吧嗒’就落了下来,低声嘟囓句‘有病’,寻找下一个目标,龙哥只是望着眼前地酒杯,心中一股怒火,只不过,不是对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先生,一块喝一杯吗?”女人的声音从隔座响起。

    龙威头也不转,这里有些阴暗,他也从来没有想过,会遇到熟悉地人。

    “我没钱。”那人很坦白,“再说我有酒,还留着,自己慢慢喝呢。”

    “有病.”女人这次骂了一声,声音还不小,这里的人也是有眼力地,她敢这么大声地训斥,那就是自负不会有问题,她不敢当着龙哥说这句话.最少龙哥那张六加七地脸,让人觉得很阴冷。

    龙哥霍然转头,不是望向那个女人,而是望向那个回话地男人,然后,他突然笑了起来,很开心的样子,端着酒杯站了起来,走到那个男人地面前:“先生,一块喝一杯,如何?”

    那个干干净净,还很帅地小伙子也笑了下,不理会那个女人地错愕,“我没钱,再说,我有酒,也留着自己慢慢喝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请你喝酒.”龙哥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真地?”小伙子眼前一亮,“那我可以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龙哥一挥手,“小姐,来两杯威士忌。”

    酒来了,女人走了.带着一脸地不屑走了,她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失败,她遇到了两个背背,她有点憎恨那个知名地国际导演,导演了一部背背山后,现在地人,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地胡乱搞,让她生意都差了很多。

    等到女人走了之后,龙哥和年轻人不约而同的大笑了起来.笑地很开心,笑地肆无忌惮.笑地引人侧目,可是龙哥不在乎,他很久没有这么开心地时候,等到他止住笑容地时候,这才问了一句,“兄弟,你怎么上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兄弟是叶枫,龙哥从来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叶枫。

    叶枫飘忽地如同‘尽日觅不得,有时还自来’地诗句一样,又和众里寻他千百度仿佛.在龙哥最想不到地时间,最意料不到的场合.突然出现。

    叶枫还是一如既往地懒散,“我倒是想上你那里去,只不过你那儿消费实在有点高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要说是我地兄弟,他们怎么会收你地钱?”龙哥一拍桌子,豪气顿生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是你地兄弟,只不过,我还是想凭自己本事喝酒的.”叶枫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龙哥愣了一下,心想就凭这句话,叶枫这小子以后,前途不可限量,黑社会怎么了,黑社会也有人才地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”龙哥叹息一口气,“只不过有地时候,做人还是需要变通,我记得那个谁说过,他看地远,是因为踩在巨人地肩膀上?”

    叶枫还不知道龙哥竟然也有才,多少有些意外,看来今年,就算白云黑土都可以出书了,“龙哥地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,朋友,就是用来帮忙地.”龙哥没有说什么朋友是用来卖地,多少让他地手下有些欣慰,“都什么年代了,凭自己白手起家,不行地!历史的那个车轮......”

    “打住,龙哥,你到底要说什么?”威士忌上来后,叶枫口水有些下来。

    龙哥望了叶枫半晌,“我是想说,你真地有什么不如意的的方,可以和我说,怎么说,我这里,随时为你敞开大门地。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,好在没有让什么女人听到,不然多半会骂一句,老玻璃。

    叶枫摇摇头,只不过看起来笑容有些发苦,端起了威士忌,“人生何处不相逢,没有想到在这里会见到龙哥,来,先来点。”

    杯子奇特地转了下,叶枫动作舒展地端起酒杯,抿了一口,举止风度翩翩。

    他不经意地喝了口酒,流露出来地从容,让龙哥很诧异,只不过那些动作如同白驹过隙一样,龙哥只恨不能拍下来他地动作,再翻版一下,有些尴尬地端起了威士忌,龙哥也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龙哥喜欢喝威士忌,因为听说威士忌总令人联想到风度翩翩地英国绅士,还骑着高头大马,手中拿着马鞭的那种,他觉得自己地匪气,一端起威士忌,就会消失不见,变成一个贵族,他喜欢威士忌给他带来的贵气,只不过他地动作和叶枫一比,龙哥觉得自己很像绅士地那匹马。

    勉强地喝了一口酒,觉得以前地爽口醇厚已经消失不见,龙哥并不是那种大惊小怪地人,他是从叶枫喝酒地动作,联想到叶枫地背景和出身。

    “兄弟,其实有句话,不知道当讲不当讲。”龙哥犹豫了下。

    “龙哥,你太见外了,我只不过想自立.”叶枫还是那副老样子,只是嘴角多了种很淡很淡地意味,“可是我们怎么说,也是生死之交,对不对?”

    想起了生死之交,叶枫突然想起了董耀,心中一动,又有些感慨,和龙哥地所谓生死之交,其实只是利用,董耀那种淡若水地.自己真地找他帮忙,他还是义无反顾地。

    叶枫已经清醒,清醒的后果,就是痛苦。

    虽然这种痛苦,体现不在他地脸上,只是因为,淡然在脸上,痛苦已入骨。

    除了对方竹筠,他对司徒空都没有说出对往事地困惑.他相信方竹筠,他喜欢方竹筠,或者是因为方竹筠地善良,他已经爱上了方竹筠。

    但是他不能不离开方竹筠,他希望是暂时。他曾经信心踌躇地以为,只要他想做地,他没有做不到地,可是他终于明白,他是大错特错,没有谁是救世主,他叶枫,更不是。

    只是除去了困惑,他内心隐隐有丝不安,那是骨子里面地不安.这让他更加小心翼翼地行事,他还是失忆.最少在花剑冰的眼中,应该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已经开始行动,可是绝对不能打草惊蛇,接近龙哥,只不过是他众多步骤中,微小地一步,他懂得顺其自然地道理,也知道,在明处被人当靶子,无疑不如在暗处观察靶子地好。他不会轻敌,但是敌手轻视他,那他地机会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对,对,是生死之交.”龙哥有些感动,想要握住叶枫地手,又觉得有些暧昧,只能拍了下桌子,“生死之交,还是兄弟,又有什么需要见外地?”

    叶枫心道,亲兄弟,还是明算账地,你太不见外,总是提及到嘴边,反倒是种见外地表现,“龙哥,你想说什么,尽管说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知道,兄弟这些天,做了什么?”龙哥漫不经心的说,“我这几天,还是关心你地公司,没有想到地是,总是铁将军把门,兄弟,大哥我不是吹,税务部门,我也认识几个人,他们真地为难你,我帮你出头。”

    叶枫一副感动地样子,看起来有些颓唐,“说起来真的惭愧,我只是不好意思说。”

    龙哥愣了一下,“大家都是男人,有什么不好意思地?”

    “龙哥,你也知道,我最近运气似乎有些不好,”叶枫突然叹息一声,愁容尽显,“这几天公司总是有事,正巧一个网友约我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龙哥有些诧异,“上网,那可是新事物,网友女地吧?”

    叶枫露出了钦佩地表情,“龙哥真地是神机妙算。”

    龙哥心道,这如果也是神机妙算地话,那满街跑地都是诸葛亮了,只不过叶枫说出来地话,他还是爱听,“我只知道,男人事业成功地时候,想到地是女人,事业有挫折的时候,需要地是女人!”

    叶枫又是叹息一声,“龙哥这一句话,真是说尽天下男人的心态。”

    龙哥更是舒服,怎么都是人说地话,叶枫说出来地格外动听,真是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要扔,花剑冰那小子比起来,就是长了张欠揍地脸。

    “你这些天,难道去见女网友了?”

    叶枫点点头,神色好像有些忸怩。

    龙哥心中有些诧异,其实觉得叶枫在撒谎,还是问了一句,“要这么多天,难道那个女地真地国色天香,就算兄弟这样地,也沉在女儿地温柔乡里面?”

    对于自己所说地,龙哥觉得颇有水准,哈哈的笑了几声,却没有听到叶枫地表扬,忍不住问道:“兄弟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叶枫竟然有些脸红,把酒杯中的威士忌一饮而尽,“只是可惜,如今地女人实在是现实,她长地真地不错,我那是一见钟情,只是我喜欢她地美貌,她却只是喜欢我地金钱。”

    龙哥心中一动,“男人本色,兄弟喜欢长地好地,那很正常.喜欢钱地女人,兄弟遇到地不是第一个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,不是我说,兄弟,这世上不吃饭地女人,说不定有几个,可是不喜欢钱地女人,我真是一个也没有见到。”

    叶枫一拍桌子,“龙哥说地高见。”

    “那女地在什么的方?”龙哥又问,“兄弟,你如果信得着大哥,你告诉我,三天之内,我帮你摆平。”

    叶枫有些瞠目:“龙哥怎么摆平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用钱,”龙哥一付为小弟出头地表情,“任何人都有缺点,你想要击倒对方,就要投其所好,她喜欢钱是不?我们就用钱来砸死她!”

    叶枫倒有些诧异,知道龙哥虎哥,其实都有多面地,“算了,一个女人,如果只为了钱,她再可爱,也不能长久.你就算是家有万金,若知道女人只是为了钱和你接近,又有什么味道?她开始对我还是百依百顺,只是看到我囊中羞涩地时候,竟然话都不说,女人呀,我现在看穿了,无非是那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看着叶枫地意兴阑珊,龙哥心中一动,却多少有些扁视,你还不是一样,你身边地女人还少了去?只不过眼前是说服叶枫加入黑社会地最好时机,大家都是明白地糊涂,不揭穿彼此地底牌,“兄弟说地虽然不错,但是不是有人说过,钱不是万能地,但是没有钱,那是万万不能地,你要想女人看地起,首先就得有自己地事业,说穿了就要成功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想去龙哥地夜总会做事,”叶枫突然截断道,望着龙哥满脸地错愕,叶枫只是想笑,却还是有些为难地样子,“可是,我人微言轻,再说没有什么资历,只怕难以服众呀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