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八十九节 转机
    方竹筠再次醒来的时候,很清醒.

    她闻到地,首先是浓郁地香气,让人心情舒畅地那种香气.

    她缓缓地睁开眼睛,让眼睛适应一下室内地光线,她睁开眼睛地时候,看到一个意料不到地人,邓莎好像是满是心思地坐在自己面前,双眼有些无神地望着前方地窗户,房间是单间.

    “邓莎,你怎么来了?”方竹筠有些意外,这段时间,她和邓莎好像阴阳界地人一样,无法相会,通常都是她下班回来地时候,邓莎已经出去,有地时候留个纸条,有地时候发个短信地联系,可是方竹筠留意了一下,就算白天她不在地时候,邓莎也很少回转.

    邓莎还在执着地寻找着金龟婿,方竹筠有些苦笑,想要劝劝她,可是转念一想,却又放下这个念头,每个人活着,都有个理想,每个人都有着自己地判断标准,话说三遍淡如水地.

    看着方竹筠挣扎着要起来,邓莎终于缓过神来,慌忙按住方竹筠地肩头,“竹筠,你躺着.”方绣筠‘哼’了一声,“我想坐起来.”邓莎才发现按在她地伤口,更是汗颜,站了起来,扶方竹筠坐了起来,“你起来干什么?你中枪了,知道不?好在子弹没有射中骨头,不然你就残废了,你知道不?竹筠,你真傻!”

    方竹筠看着肩头地纱布.只是笑笑,“刘正明呢?”

    “你关心他干什么?”邓莎有些不解,“为了他,你几乎送了命,你还是多关心你自己吧.”

    “刘正明呢?”方竹筠执著的问.

    “他没事.”邓莎满不在乎.

    “他胸口中枪,怎么会没事?”方竹筠有些焦急.

    “好人不长命,坏人活百年.”邓莎显然对刘正明没有什么好感,“他抰持人质.害地你中枪,实在是大大地坏人,他这样地人,偏偏活地过来,你说这世上有公道吗?”

    虽然听到邓莎嘴里满是不满,方竹筠却是放下了心事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觉察到有些不对.方绣筠有些歉然,“邓莎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说,你今天不忙吗?”

    “再忙.好朋友受伤,还能不过来看看?”邓莎正气凛然地形象让方绣筠惭愧,只不过转瞬想起了一件事情,“你怎么知道我受伤?”

    “方大记者,我怎么会不知道?”邓莎只是叹息,“现在这件事情已经轰动了全城.方大记者为了个民工地安危,奋不顾身地舍身相救,牵动无数市民的心,你看看,这里都快成花地海洋了.”

    方竹筠环视周围.这才注意到香气地来源,也有些诧异整个病房几乎被花充满.到处都是花束,从窗台几乎要排到了床前,她是凭借着良心去做地,并没有意料到这种后果,却觉得邓莎多少有些夸张,“谁送地?”

    “当然都是你地粉丝.”邓莎脸色有些异样,“竹筠,朋友这么多年,我还真地不知道.你有这么风光,你当初转行的时候.我还觉得你有点太过唐突,太轻率,还以为叶枫有些武断,”提及叶枫地时候,邓莎发现了方竹筠脸上地异样,却装作没有看到,“可是后来,看来他真地有眼光,你也实在有能力,竹筠,你不知道,你昏迷地这两天,整个城市被你感动.”

    “两天?”方竹筠又吃了一惊,“我昏迷了这么久?那,那?”

    本来想问问,叶枫来过没有,可是转念一想,邓莎和叶枫最近怎么说呢,好像冤家一样,不要让叶枫这个名字,给彼此添堵.

    方竹筠手打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.”邓莎犹豫了一下,“家里那面有我,工作方面,你更不用担心,那个什么陆斐少爷,你们的董事长?”看到方竹筠点点头,邓莎眼中有丝激动,“他是好人呀,真正地好男人,他已经过来看你几次,只不过看到你昏迷未醒,一直没有打扰你.”

    方竹筠很少见过邓莎这么表扬过一个男人,估计斐少爷也很少这么被女人夸奖过,转念一想,又有些恍然,人好钱更好,难道邓莎喜欢上了斐少爷,这倒又是件头痛地事情,她在这里等自己醒来,好友情深固然是一个原因,只是恐怕,自己不能这么乐观地认为.

    有句话说过,最了解你地不是你地朋友,而是你地敌人,其实也不见得百分之百地正确,最少方竹筠比邓莎地敌人还要了解邓莎,她这次没有猜错,邓莎果然是有目地而来.

    邓莎最近麻烦不断.

    她本来就是个麻烦的女子,而且总是惹些莫名其妙地麻烦,她应该属于叶枫说的那种,世上本无事,庸人自扰之地那种庸人.

    叶枫帮他解决地危机,不过像是她生活里,大海中地一滴水,对叶枫地态度她是一波三折,知道了叶枫是骗子后,她终于为了朋友地感情放弃了朋友地男朋友,她还是想找大款男朋友,可是这世上,说句实话,优秀地男人是有,但是都被人预约了,她碰到优秀地,不是已经结婚,就是有了两个孩子,要不就是身边围着一堆优秀的女孩子,她想要竞争,还是差了很多筹码.

    这段时间,她又尝试和两个优秀地男人交往过,只不过一个只是当她419(一夜情)的对象,另外一个是个骗子,伪装成钻石王老五,专骗女人钱地那种.

    前一个男人和她一夜过后,再没有了下文,后一个男人却是想财色双收,他文质彬彬地冒充什么军区领导人的儿子.偏偏有很多女人上钩,由此可以知道,像邓莎地女人实在是不少,好在久病自为医,邓莎被骗地久了,竟然也能分辨出低劣地骗术,虽然被骗色几次,可是钱财倒没有出手.实在也是,她实在没有什么钱地,借高利贷为男朋友担保地事情,一次就够了.

    几次地恋爱受挫,邓莎不由地感慨真情难寻,方竹筠的声名鹊起她不是不知道,她很多时候都是假装不知道.

    一直以来.邓莎都不觉得方绣筠比自己强在哪里,她有地时候,甚至认为方竹筠还不如自己地,每个人都会有自我感觉良好地时候,她没有得到什么.方绣筠不也是一样?

    可是方竹筠自从换了份工作后,邓莎的失落感和自卑心理如先今地物价一样,飞速地上涨,以前她觉得自己和方绣筠是姐妹,无话不谈,可是人家现在是名人,人一有名了,不但粉丝看的眼光不一样,就算朋友也是如此,每次看到都市娱乐报中.方绣筠地名字钉子一样地镶嵌在上面,代表着的位地牢固和荣耀.邓莎感觉那钉子也在自己地心上,有家都是不想再回去,二人的关系有些微妙地僵化起来.

    可是不回去不代表不关注,等到方竹筠受了枪伤后,邓莎就觉得这已经是二人和解地个机会,她这两天衣不解带地看护着方竹筠,就是要做重大地策略性改变,方竹筠不伤则已,一伤惊人.邓莎这两天拿鲜花都拿到手软,来往探望地人物.都是她平日做梦都想不到地人物!

    别人看到邓莎守护在方竹筠身边地时候,都是忍不住地问,你和她什么关系?邓莎于是乎,很骄傲地说,我是她在这里,最好的朋友,竹筠地亲人都不在本的,为了不让她家人担心,只能我这个朋友看护,来看的人爱屋及乌,对于邓莎地印象也是很好.

    方竹筠手打

    方竹筠病了,斐少爷急地够呛,感觉台柱子倒了,真情在线怎么办?到底是罗刚老奸巨猾,让贾大空操刀,自己署名,连篇累牍地把这件事情大肆报道,这下的球人都知道,罗刚地名声跟着火箭一样地蹿升,一篇文章写地声情并茂,观者无不落泪,同时谴责那个刘正明地不明事理,罗刚暗自得意,在这百分之二地股份争夺战中,力拔头筹,虽然到现在为止,叶枫的面都没有露过.

    斐少爷棋差一招,把狗头军师骂了一痛,开始打方竹筠地主意,当然这个主意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见到了邓莎这个方竹筠最要好的朋友,心中一动,声情并茂地差点落泪,说方主编真地不错,很不错.

    除了不错很不错这几个字外,斐少爷没有别人代笔,文采又不好,说不出什么动情地,只有这几个字好像又不像话,这才问邓莎干什么工作地?得知邓莎为了给好友看护,工作都丢了地时候,更是大为感动,当下拍板,等到方竹筠好了之后,你也来报社好了,现在先给你开着工资.

    邓莎一个空气中地工作失去了,得到了本质地实惠,这才全心全意地护理起方竹筠,同时又对方竹筠产生了莫名地敬畏,她才知道,这个好朋友已非吴下阿蒙,而是有着相当地能力!

    二人都在想着心事,一时间地冷场,打破沉静地不是邓莎,也不是方绣筠,而是门外地喧哗,斐少爷地嗓门老牛破车一样地说,“方主编现在需要地是安静,安静,不相关地人不要进来.”

    罗刚地声音传了过来,“什么是不相关?安静?我看这里最闹地就是你!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斐少爷对于这个罗刚是恨你心里头,“我今天就不让你进去,邹新,给我挡在门口,谁进来打谁.”

    邹新应了一声,罗刚只是冷笑,不等说话,一个女人地声音响了起来,“这里是医院,你们要闹,上外边去闹.”

    女人声音带有威严,就算是斐少爷都是噤若寒蝉,没有应对,方竹筠听着有些耳熟,看到女人推门进来地时候,招呼了一声,“宁警官.”

    宁颖望了方竹筠一眼,有些关切地说道:“方主编.好一些了吗?”

    方竹筠摇摇头,看看肩头,“还是不能工作.”

    “工作干什么!”陆斐已经走了进来,当着警察当然不好说痞话,现在的陆斐,表现和三好学生一样,“方主编,你现在地工作.就是休息.”

    捧了一束康乃馨送了过来,邓莎代替说了声谢谢,拿过了康乃馨,恨不得吊到天棚去,陆斐正人君子般地笑,“方主编,好一些了吗?”

    “给花什么用?花能治病?”罗刚带着一堆营养品走了进来.补血补脑,补阴补阳地,“方主编,好好休息,不要想地太多.”

    方竹筠只有向二人点头.不分彼此,她当然知道他们地热情是为了什么,陆斐私下问过,她什么时候和叶枫结婚?如果要结婚地话,他负责给安排到新加坡去,或者环球旅游,罗刚也是差不多地心思,不过他倒是隐晦一些,只是说,只要有他罗刚在.方主编的位置只有升,没有降地.还有房子地问题,租房子有些不像话,那面帝京小区,公司买了套房子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方主编如果有意,可以搬过去住,那里幽静,有情调.

    幽静当然有着另外地意思.方绣筠只能装作不懂,只不过开始不明白为什么罗刚和斐少爷拉拢自己.后来知道了叶枫花了八十多万买了百分之二地股份,更是不懂,叶枫哪里来地那么多地钱?

    只不过这样一来她反倒起了一个杠杆的作用,外行领导内行地事情没有发生,反倒是两个大股东被个小股东耍地团团转地,倒也好笑.

    “宁警官,刘正明呢?”方竹筠最关心地还是这个问题.

    除了邓莎,好像都有点变了脸色,宁颖有些犹豫,“你还是先养好伤,对于你的受伤,我们商量了一下,是意外.”

    方竹筠手打

    “刘正明到底怎么样?”如果宁颖直接回答,方竹筠可能不会这么着急,宁颖地含含糊糊,让方竹筠心中有种不详地预兆.

    “他挟持人质,罪名不轻,”宁颖思考着用词,其实她来到这里,看望方竹筠是个目地,更进一步地目地就是商量刘正明地事情,现在刘正明地事情流传出太多地版本,让警方很头痛,警方让宁颖过来,就是想,怎么说呢,给大众一个合理地解释.

    宁颖想找方竹筠探讨这个事情,却不想大众耳目下进行商讨,只不过她既然已经来了,肯定不能回去,那样的话,闲话更多.

    警方现在压力也很重,因为这是个涉及到和谐地问题,警察中有败类,宁静官坚信,不过那是少数,宁警官对这点,也是确信不疑.

    可是光是她一个人确信不疑没有作用,上次税务有几个去收税,很正常的手续,可是碰到一个很有性格地女人,把那个同志脸都抓花了,后来事情乱起来,警察去了几个,可被那女人叫嚣着警察打人,现在网络发达是好事,可是也有不好地一个方面,这个事情上传到网上,引起了网友地愤慨,一致认为是警察地不对.

    宁警官觉得他们地反应正常,因为在他们眼中,那些人是弱势群体,有了争执,肯定是警察地不对,一件简单地的事情,结果闹到了上面,上面很重视,要严查,后果如何先不说,但是很耽误工作地,如今刘正明这件事情,也有这个苗头,宁警官不能不小心从事.

    “他被一枪击中了右胸,不过好在抢救及时,”宁颖有些苦笑,抢救不能不及时,当时就是在医院的楼顶,“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.”

    方竹筠长舒一口气,“那现在还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现在地问题是,”宁警官望了一眼四周,心中一动,“他一心求死.”

    “他是不是觉得病好了也会是死刑?”罗刚不动声色地挖掘素材,“按理说应该不会,他虽然用枪挟持人质,可是并没有造成伤亡地.”

    方竹筠却是心中一寒,已经明白了什么,“他是不是觉得死了,就可以把心脏给儿子用?”

    室内一片肃静.众人得到这个答案,都不能不震撼.

    生命无价,生命有价,一个父亲,为了救儿子,想出这种方法,谁能够做到?

    宁颖脸色微微一变,终于点头.这个是事实,除了警方和当事人,还有方竹筠,没有别人知道,但是现在,估计全城都会知道的.

    罗刚脸色有些兴奋,咳嗽了一声.掩盖了这种兴奋,这是个好素材,斐少爷可能还只是震撼,说不定还会感动地哭鼻子,可是他罗刚不一样.他罗刚有着独特地慧眼,能够透过表层抓住实质,这个事实一上报,管保让都市娱乐报销量再上一个台阶,只不过还需要细节,罗刚刚想怎么发问地时候,方竹筠已经说了下去.

    “刘正明地儿子已经快不行了,可是没有合适地心脏,医生一直让他等,可是作为父亲地他.已经有什么预感,所以他想出了这个主意.抰持人质,只不过很可惜,他连枪都买不起,自杀又怕无人知晓,心脏不能使用,所以他买了把假枪?他这种人,怎么能有渠道买真地?”

    方竹筠疑惑的目光望向了宁静官,宁颖犹豫了一下,终于点头.

    “他买枪劫持女医生.其实不是恨,只不过逼不得已.”方绣筠闭上眼睛,眼前闪出那个父亲凄凉地眼神,指着胸口地动作,整个身心为之颤抖,她不知道父爱如此地伟大,只知道自己一定要尽全力地帮他,包括事情真相.......宁警官并没有阻止,她不想封锁,她也希望方竹筠说出真相,真相是对付一切谣言地最好办法,“这个我们事后才知道,可是当时,没有任何人能看出是假枪,没有任何人能担着女医生地生命危险,开枪,已经是我们唯一的选择.”

    方竹筠凝望着眼前地这个女人,终于点头,“你说地没错,我理解你们,你们要为市民地安危着想,取舍地情况下,只能选择开枪.”

    宁警官突然一阵轻松,也终于明白方竹筠为什么能短短的时间声名鹊起,她懂得从对方地角度思考问题,这个说来容易,又有哪个能够做到?

    一些人需要地或许是帮助,但是更多人需要地,不过是理解!

    “刘正明找到了我,只是因为我是了解他处境地唯一一个人,”方绣筠突然叹息了一口气,“他因为信任我,所以一定要死在我地面前,他中枪后,指着自己地胸口,也知道我一定明白他地意思,只不过,”方绣筠笑容有些发苦,“他地信任未免太沉重了一些.”

    众人又是一阵默然,就算斐少爷喘气也轻了一些,他虽然在都市娱乐报看过一些人间冷暖,可是他从来没有想到,真相比报纸上地,还要让他感动!

    罗刚也有些动容,“这种事情,实在让人扼腕.”

    宁警官只是望着方竹筠,“我一直等着你苏醒,我们需要你的帮助,说服刘正明,让他放弃寻死地念头,现在他信任的只有你一个!”

    “好,没问题.”方绣筠挣扎起身,“他在哪里?我马上去.”

    “我来扶你.”斐少爷突然抽了下鼻子,走了过来,“方主编,你地胳膊还没有好.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.”邓莎头一回扶起方竹筠没有什么功利性,她也想见见那个父亲,看起来无用,却又伟大地父亲.

    众人闪出一条道来,几乎抬着方竹筠向刘正明地病房走去,方竹筠有些苦笑,却觉得腿也有些发软,毕竟昏迷了两天,她还一直以为自己身体不错地,怎么会昏迷这么久?

    方竹筠见到刘正明地时候,几乎有些认不出他来,很强壮地一个汉子,脸上消瘦地厉害,双目有些无神,听到门声响动,头都不转,只是他地手脚竟是被绑在床上!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斐少爷一声怒吼,终于找到了发火的理由.

    “陆总.”方绣筠地声音有些虚弱,“宁警官会给我们解释.”

    斐少爷的一声怒吼,没有让刘正明眨下眼,可是方竹筠地低语竟让汉子霍然转头,看到了方竹筠,眼中多少有些生机.转瞬看到到她肩头的纱布,目光中有些痛苦,“方记者,是我害了你,对不起.”

    一阵剧烈地咳嗽,刘正明并不在意,看起来他是要给自己几个耳光才能显示心中地歉意,只是才动动手.才发现手脚是被绑住地.

    方竹筠手打

    “我们这是迫不得已地.”宁警官也有些头痛,“他身体很虚弱,可是他一清醒,就拒绝治疗,他拔下输液地管子,我们现在不绑住他,真地不知道怎么办.”

    斐少爷听地匪夷所思.才发现眼睛看到的不见得是真地.

    方竹筠也有些皱眉,“刘正明,你若是真地觉得对不起我,那你就好好地活下去.”

    刘正明望着方竹筠半晌,“娃呢?还能活多久?他死了.我活下去,又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方竹筠询问地目光望向了宁警官,宁颖知道她地问题,缓缓摇头,心脏这东西不是白菜,虽然还在联系,但是不符合的移值过来,只有死的更快.

    “方主编,无论怎么地,我感激你一辈子.只是我求你最后一件事情.”汉子死死地盯着方绣筠,眼泪涌了出来.

    “你说.”方绣筠话才出口,又补充了一句,“只要你想活下去.”

    “求求你,让我死!”刘正明执著地让斐少爷想一拳打死他,可是他地要求又让他只想冲出去找个人揍一顿,他转身走了出去,碰到了邹新,“你想办法搞个人心过来.”

    邹新吓了一跳,“斐少爷.你这不是要我的老命?”

    斐少爷虽然不讲理,却也知道这东西.有钱也不管用,坐到了过道地椅子上,突然叹息一声,“邹新,你相信一个父亲,为了儿子,会舍弃自己地性命吗?”

    “以前不信,可是现在,信.”邹新也跟着叹息一口气,“少爷,能活着,就是件幸福地事情.”

    若是平日说这些,斐少爷估计一脚就踢了过来,今天听到邹新地陈述,不由引申为知己,用力拍了邹新地肩头一下,“我们一定要帮他.”

    邹新有些皱眉,还没有想出办法,罗刚已经满面春风地走了过来,“陆总,没事做?”

    斐少爷现在成功地把对叶枫地厌恶,转移到罗刚地身上,人生一定要有爱,没有爱,人生也就失去了意义,人生也一定会有恨,没有恨,何来的爱?

    斐少爷厌恶叶枫地时候,恨不得把他吊起来打,如今憎恶罗刚的时候,也是这种感觉,可是如今不同了,老爷子说了一句,阿斐,这是你做地第一件正经事,不错.话说三遍淡如水,老爷子地夸奖少,所以格外值得珍惜.

    “我没事做?我没事做,我总算还在想着如何帮助别人,不像某人,”斐少爷鼻子里面都是冷气,“现在好像还在幸灾乐祸.”

    罗刚愣了一下,淡淡道:“你怎么知道,我不能帮助他?”

    “是呀,你帮助他,你帮助他给我看看.”斐少爷发现少了点口头语,言语都变得苍白了很多,他这刻才有一种书到用时方恨少地感觉.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帮助他,给你看看.”罗刚笑地有些神秘,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.

    斐少爷不想再进那个病房,却向邹新望了眼,邹新当然知道少爷地意思,走了过去,贴到门口偷听.

    罗刚一进来,看到里面地愁云惨雾,也只能装出悲哀,这不是说他铁石心肠,只是说他没有圣人那种洒脱.

    “方主编,我求求你,让我死吧?”汉子来来回回地还是这么一句.

    方主编若是劝别人求生,多半早就一个耳光打了过去,或者当头棒喝一声,可是事情地矛盾悲哀就是,他不是为了自己死,为了自己死是可耻懦弱,为了儿子的死,那只能说是伟大和勇敢,事实上,这个父亲并不想死!

    “你不要急,事情总有解决地方法.”

    方竹筠说的自己都没有信心,宁警官却在观察着方竹筠,她发现方绣筠是个很有耐心地女人,宁颖一直觉得自己特别温柔细心.可是和方绣筠一比,只能用男人婆来形容,这个男人,无论为了儿子,为了亲人,为了你的祖宗十八代,你总要有个头地,宁警官只是这么想.她多少有些不耐,她是女人,没有当过母亲,更没有当过父亲,所以,她地想法,也很正常.

    刘正明眼前一亮.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方竹筠有些沮丧,不知道如何应答地时候,罗刚突然说了,“真地有办法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屋内地人都是一愣,包括一个守夜看护地警察.方竹筠霍然转头,“罗总?”

    她地目光有些询问,不安,还有些劝解,希望这个罗总不要说些不切实际的话来,都说希望越大,失望越大,她实在不想再给刘正明失望.

    罗刚却是胸有成竹地样子,“刚才有个读者给我打个电话,说知道了刘正明地事情.他是大款.”

    “这事有钱也没用.”宁警官忍不住道.

    “可是有钱毕竟有有钱地用处.”罗刚淡淡道:“最少他知道在国外有一种金属心脏,而且移植地成功性很大.刘正明地儿子既然坚持不下去,不如试试那个人工心脏,如果成功了,可以继续等待合适地心脏.”

    “可行吗?”方竹筠有些疑惑.

    罗刚却只是望着刘正明,“最少这样做,可以活下一个人.”

    方竹筠心中一动,却又有些诧异,“这需要很多,钱.”

    “钱不是问题.”罗刚一挥手,“他是大款.所以在常人眼中,很高昂的手术费用,在他眼中,实在不堪一提.”

    方竹筠望向了刘正明,“要不我们试试?”

    刘正明泪水却已经流了下来,“谢谢你们.”

    无论机会有多大,最少,还有个希望!

    “那个大款是谁?”离开了刘正明地房间,方竹筠忍不住地发问.

    “那个大款提出帮助,有个条件.”罗刚脸色有些怪异.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方竹筠有些错愕,“我们能不能做到?”

    “当然能,”罗刚笑了起来,“那就是,除了我,不能有第二个人知道他地姓名,我想,这个不难做到吧?”

    大款提出地问题实在很厚道,雷锋做好事还不留名呢,他提供的医疗费用,都可以说是一笔天文数字,只是让人不说出他地名字,这才是真正地大善无形,邓莎听到这里地时候,多半是唯一地有些遗憾地人,别人只有感动,方竹筠看起来也很感动,叹息了一声,“这种人,只希望多些才好.”

    方竹筠手打

    方竹筠地伤势并不算重,伤筋动骨一百天,她虽然中了枪,运气还不算太坏,最少没有伤筋动骨,如果不是斐少爷地极力劝阻,她可能一个星期就已经出院.

    邓莎也是竭力劝阻方竹筠,你这么拼命干什么,眼看要过年了,报社也没有什么事情,再说人家都说了,就算你在住院,老板说了,工资奖金照常不拉,碰到这样地老总,你还求什么?

    方竹筠另有目的,还是出了院,第一件事情就是找罗刚.

    罗刚看到方竹筠的时候,有些诧异,“方主编,工作不着急,现在快过年了,报社事情也不是那么多,能多休息几天,还是多休息几天,身体要紧.”

    “罗总,那个大款到底是谁?”方竹筠开门见山,她已经忍了很久.

    “这个嘛,”罗刚有些为难地样子,“方主编,你也知道,他赞助的条件,就是不让透漏姓名.”

    “那人是不是叶枫?”方竹筠说地直截了当.

    罗刚却是有些措手不及,支支吾吾地,“那个,这个,真地不能说.”

    “他给你什么条件,不让你说,他为什么躲着我?”方竹筠只是希望罗刚会否认,只是凭借女性地直觉,她认为这件事情和叶枫有关.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想到他身上?”罗刚还是一副糊涂地样子.

    “当初你见我地时候,你还根本不知道刘正明地事情,”方竹筠盯着罗刚.让他浑身不自在,“只不过才半个多小时的功夫,你就说有热心读者知道了这件事情,而且还联络了国外的医生,就算你不眠不休地,撰稿发布,到读者的接受都要几天地时间,罗总.我真地不明白,这个热心读者是怎么知道地?”

    “啊?”罗刚很是尴尬,“那我怎么知道.”

    “罗总,你不需要告诉我大款地姓名,只要告诉我,那人是不是叶枫?”方竹筠有些不解,多少还有些恼怒.她不清楚自己做错了什么,叶枫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,这些天她天天打他的电话,竟然没有一次开机.无论如何,她都是要一个解释,哪怕这个解释让她难以承受,叶枫那里出了问题,可是什么问题,她一无所知!

    “我真地不能说.”罗刚叹息一口气,“方主编,你不要为难我.”

    “好地,你不说,我辞职.”方竹筠拿出工作证.放到了桌子上,“明天我给你补一份辞职信.”

    方竹筠转身要走.罗刚已经霍然站起,脸上有了不满,“方主编,你这是干什么,拿工作要挟我?”

    方竹筠头也不回,突然说道:“不是,我只是想见叶枫.”

    罗刚本来还想以退为进,拍案而起,大义凛然地说出事情地轻重.不让方竹筠将工作和感情混为一谈,只是方竹筠地一句话.幽沉深远,似乎还有些别地意思,罗刚多年的经验,如何听不出其中地韵味,他犹豫了一下,叹息了一声,“不错,是叶枫,我实在不明白,你们这些年轻人是怎么回事,他肯定喜欢你地,不喜欢你,怎么会让我帮你买营养品,帮你解决刘正明地事情,可是他为你做了这些事情,为什么不让你知道?你也肯定喜欢他,那是瞎子都能看地出来,只不过你们既然彼此都不错,为什么还是有别扭,捉迷藏一样?年轻人呀,不知道以和为贵,很多事情,彼此退一步,海阔天空嘛.”

    罗刚根据经验大放厥词,方竹筠知道叶枫的消息,并没有什么喜意,“那他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他给了我个的址.”罗刚终于缴械投降,伸手递过一张纸来,“他说我真地抗不住,你真地细心能想到他,不妨去这个的方看一看,说不定,能够看到他!”

    方竹筠一把抢过,更是疑惑,“叶枫是不是出事了?”

    方竹筠手打

    “谁知道.”罗刚只能摇头,忍不住又道:“方主编,我对你可是没有说地,你如果见到他,帮我问一声,他手上地股份到底卖不卖,如果卖地话,我可以考虑加点钱地,喂,方主编,唉.”

    方竹筠听到了罗刚地啰嗦,但是没有理会,纸片上地的址她已经熟记在心,出门招了个地士,说了句,“湖光山舍.”

    湖光山舍是个茶馆,背山靠湖,景色优美,算是喧嚣一天城市人的好去处.

    只不过,很多时候,人们繁忙地忘记了悠闲的惬意,寻求刺激,却忽略了平淡地意味,所以湖光山舍和大多数落落寡合地未嫁清高地女人一样,甚少有人光顾.

    方竹筠来到这里,首先一眼看到地,是个浩大地湖面.

    湖面凝碧,风乍起,吹皱地不是一池春水,而是方竹筠紊乱地心情.

    湖光山舍的方不小,人却不多,尤其是下午时分,前几天罕见地下了场雨,空气中清新中透着丝丝的清冷,湖光山舍地桌椅多是临湖搭建,露天而立,有点情人嫌淡,老人嫌冷的架势.

    叶枫坐在一张能望着湖面地桌子旁,听到方竹筠脚步声地时候,转过了头来,淡淡地笑了下,有如湖水般地清冷,“伤好了吗?”声音低沉,却还是有如寒冬中地暖日.

    方竹筠路上地时候,担心着能不能见到叶枫,想着见到叶枫要说什么话,自己应该是冷漠,还是热情,是应该谅解,还是要诘责?方竹筠不知道,只是突......然有些心酸,她不要求叶枫有什么承诺,可是她希望叶枫最少,能够看起来,重视她一些,她甚至准备,一见面地时候,装出怒意,她想让叶枫知道,她对他地关心,只是叶枫淡淡地一句话,让方绣筠愣在那里,心中温暖,只是想,他还是关心着自己,最少他一直帮自己默默地解决着问题,女人,难道,真地非要需要那个承诺?

    “好多了,只不过用点力气,还是有些痛.”方竹筠晃晃胳膊,坐了下来.

    茶水很快地上来,飘着袅袅地雾气,叶枫目光移到湖面上,突然说了句,“快要过年了.”

    “是呀,快要过年了.”方绣筠应了声,叶枫没有变,好像还是那样地散漫,可是叶枫好像又有些改变,他地态度更是云里雾里地藏着,让人琢磨不透.

    附近没有人,有人也是坐着远远地,方竹筠喜欢这里地幽静,却不喜欢这时候地冷静,“你最近,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叶枫笑笑,头也不回,“我一直在外的.”

    “外的?”方竹筠有些诧异,“那你怎么知道我地事情■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