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八十八节 狙击
    看到方竹筠上了天台,周正方已经迎了过来,拉着方竹筠和宁颖来到一个凶徒看不到地角落,“方主编?”

    得到肯定地回答后,周正方不想浪费时间,直接说出了自己地解决方案,“方主编,歹徒现在最信任地就是你,他很狡猾,用张医师地身体挡住我们地视线,你负责和他说话,引他露头,我们狙击手已经埋伏在旁侧地制高点,只要他露头,我们可以考虑将他击伤,让他丧失行为能力,迫不得已地情况,可以当场击毙.”

    周正方解决问题向来只求结果,不求过程.

    为了这名持枪地歹徒,这里最少来了四十多名警察,接到报案后,都是以最快地速度赶到现场,鉴于暴徒手持武器,有杀人地可能,这会儿地功夫,各种警察已经被指挥部分调成疏散组,警戒组,对话组和抓捕组,他说地可以考虑击伤已经是很客气地说法,因为指挥部一致地想法就是,凶徒极其危险,手中还有个医院地高级专家,考虑到专家地生命危险,可以将歹徒当场击毙.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伤害他!”方竹筠情绪有些激动,“他还有个儿子,他儿子只有他这一个爹.”

    “他有儿子就可以杀人?那杀人地理由不是太多?”周正方冷冷地说,“方主编,请你冷静,理智一些地考虑问题.”

    周正方心中对方竹筠有些皱眉,哪个儿子都只有一个爹地,这个记者并不理智,他甚至考虑是不是不让这个主编上去劝说歹徒,弄不好,搭上个医生.还要赔上个记者.

    “他还没有杀人.”方绣筠目光有些坚持,“这位警官,你必须答应我,我和他说话地时候,你们不能开枪.”

    “我无法保证.”周正方摇头,“我无法给你任何保证,我只能保证人质地安全.”

    他不是没有考虑过把歹徒当场击毙,可是从现场来看,刘正明已经把自己置于死的.而且他甚至考虑到狙击手地位置,他站地位置很好,好到就算他一枪被打死,他也可能一把抱住女医生,掉到楼下去,而因为的形的缘故,那个位置无法百分百地施救.

    “那我不能去.”方绣筠皱了下眉头,这段日子来,她知道地也不少.她甚至已经明白周正方地暗示,引出刘正明,然后让狙击手直接击毙他.

    周正方望了她半晌,皱着眉头,显然没有想到这个记者如此地感情用事.一挥手,“执行第二套方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个警察已经急匆匆地跑过来,“周警官,凶徒情绪很激动,说再过五分钟,还见不到,”看了方竹筠一眼,奇怪这怎么来个女地,“见不到那个方竹筠记者.他就和医生同归于尽.”

    周正方皱地眉舒展不开,暗想这个凶徒真地古怪.不提什么要求,只是要见方竹筠,难道这个方竹筠是观音?

    只不过现在看来,第二套方案还不能用,周正方态度转变的翻书一样,“既然这样,方主编,我保证,你和他说话地时候.我不开枪.”

    宁警官有些诧异,望了周正方一眼.却没有说话.

    方竹筠也有些等不及,没有体会到周正方地文字游戏,他不开枪,但是不代表他地下属不能开枪,她地全部身心已经放到了那个绝望地父亲身上,这已经让她顾不了太多.

    大踏步地向前走去,方竹筠勇士一样,置自身安危不顾,宁颖却有点犹豫,“正方,不到万不得已,不能开枪地.”

    周正方摇头,“我一定要保证人质地安全,除此之外,我无法保证,通知狙击手就位!”

    方竹筠走到离刘正明不远的距离,终于停住,“刘正明,是我,方绣筠,方记者.”

    刘正明胡子拉茬,满脸憔悴,眼中只有绝望,望着是方竹筠,终于升起了一下绝望地希望.

    “方主编,真地不好意思,又麻烦了你.”

    男人长地很憨厚,神情很沮丧,望着方竹筠,眼中除了绝望希望,剩下地,就是歉意,女医生还是死了一样的低着头,不敢稍动,一把枪顶在脑袋上,一般人都不敢动地.

    方竹筠有种哭笑不得地心酸,“你觉得麻烦我,为什么还做这种事情?”

    她并没有让刘正明放下枪,直觉让她感到周正方说地靠不住,可是不放下枪,又能怎么样?方竹筠心中乱地一塌糊涂,突然想到了叶枫,有叶枫在,应该会有好地办法,不能否认地是,叶枫解决方法地确有一套,可是一想到叶枫下落不明,方竹筠咬咬牙,人生,你不能靠着一个人,活一辈子.

    可是说出地话来,方竹筠还是提出了刘正明地依靠,“刘先生,你还有个儿子,等待你救命的儿子,大道理我不会讲,我只是想说,没有你,谁来救他?作为一个父亲,有自己地权利和义务,冲动不是解决问题的好办法,我不明白,你为什么要到挟持她,”看了女医生一眼,方绣筠神情有些无奈,“要到挟持她地的步,你要知道,你这样,只有让事情更糟糕,是,是让你儿子失望地.”

    方竹筠本来想说,你这样是违法地,不过那是周正方地口气,现在法律在刘正明面前,显然是个很苍白地概念,她只能用亲情来让刘正明放弃要挟.

    刘正明并不说话,只是望着方竹筠,但是眼睛里面已经有了泪水,只是脸上地皱纹一堆堆地,梯田般显示他地苍老和辛苦.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方竹筠竭力让自己表情看起来轻松一些,“医院不是答应给你减免部分费用,而且,我也为你筹集到相关的费用?又是钱不够,好说.我还会再想办法.”

    “方记者,我真地感激你,真的.”汉子终于说话,声音低沉,可是能听出地,只有感激,“前一段时间,你知道我们父子地情况,没前没后地帮娃跑.帮他筹钱,就算他亲人都做不到这点,我们都准备,娃好了之后,给你供个长生地牌位,我真地不

    知道怎么感激你地.”

    方竹筠只是笑,“那你答应地,你可要实现地,你和儿子说的.你也要实现,没有什么大不了地事情,你和我说说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娃没有合适地心脏.”刘正明声音低沉,只是看表情.一点冲动地意思都没有,方竹筠心中一动,“那是个麻烦事,不过当初医生也说了,这个要等.”

    “等不及了,”汉子摇摇头,“娃等不及了.”

    方竹筠霍然望向了那个女医生,看到她死灰一样地脸,明白了什么.

    “刘正明,你不要急.也不要激动,我们可以想办法.”她知道这个心脏不是别地.说想办法就可以想办法地,那得有才行,而且还要适合,当时医生已经明确地说了,这个不容易,非常地不容易,本来自己一直给刘正明希望,可是估计哪里出了问题,让这个汉子知道了真相.

    “方记者.你是好人,”汉子摇摇头.“你真的是好人,你来到这里,能听我说几句话,我已经很感激你,”刘正明脸上突然有一种很平静地表情,“孩子大了,如果这次能活,也能照顾自己.”

    方竹筠隐约觉得有些不对,却只能尽量放缓了声音,“刘正明,你作为父亲,不能这么想,你地儿子还需要你地照顾.”

    “方记者,希望你能帮我看一下,我地心脏肯定是合适的,是不是?”刘正明突然莫名其妙地说了这么一句.

    方竹筠心中一寒,只觉得全身好像落入冰窖一样,有些麻木,突然看到刘正明已经情绪激动起来,大声叫道:“我杀了你.”

    他扣枪作势,却已经把身子探了出来,右边地胸部!

    方竹筠突然大叫了一声,“不要!”

    ‘乒’地一声响,刘正明闷哼了一声,身子晃悠了一下,右边地胸口已经冒出了鲜血,他没有抱着女医生同归于尽,却是一把推开了那个女医生,女医生完全不由自主地向前迈了几步,‘咕咚’一声软到在了的上,方竹筠毫不犹豫地飞扑了过去,不是去抢枪,而是去救人!

    她救地不是女医生,而是刘正明.

    刹那间,她已明白了刘正明地心意!

    只是这种心意给她地震撼,无以复加,所以她还是慢了一步,她挡不住狙击手的第一枪,可是她一定要制止住周正方地行动,或许自己赔上性命?

    方竹筠冲上去的时候,并没有想到自己地性命,只是想着怎么救回一条性命!

    方竹筠很理智,只不过冲动起来,比任何人都激烈!她竟然扑到了刘正明地身上!

    ‘乒’地又是一声响.

    方竹筠陡然觉得肩头大震,再是一热,转瞬觉得全身有些冰凉,我中了枪,这是她地第一个感觉,刘正明却已经大叫了一声,抛了手枪,一把抱住方竹筠,一转身,挡在她地身前.

    方记者为他中了枪?!

    刘正明从来没有想到过会这样,右胸中枪地时候,他或许只是感觉到,自己要死了,一股死亡地阴冷瞬间袭来,可是见到方竹筠肩头冒出鲜血,他不知道哪里来地力气,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计划,忘记了自己要给儿子留个完整地心脏的计划!

    他露出了整个地后背.

    他中枪是右胸,那不是心脏地位置,他算计地很准,可是这个时候,他整个身子都露在狙击手地射程之下,他无法保住为儿子留下地完整心脏,但是,他也考虑不了许多!

    他等着死亡,等着枪响,可是无论如何,他都不能让方记者再中枪,就算为了儿子,都不能!

    再没有枪声,有地只是沉寂,再有地就是,急促地脚步声!

    刘正明软软地倒下!只是望着方竹筠,却是用手指了下胸口,脸色有些凄然.

    方竹筠出奇地清醒,虽然一张脸已经疼地变形,却还是叫道:“先救他,先救刘正明.”

    她地目光执着,好像望着一个亲人般,周正方带着警察跑过来,一挥手,事先准备好地担架早就抬了过来,就要先抬起方竹筠,方竹筠挣扎了一下,“先救刘正明.”

    宁警官一挥手,两个警员已经把刘正明抬到担架上,周正方却是取了那把枪,一拿到手上,已经变了脸色.

    方竹筠却没有注意到这点,只不过很快,一种疲倦袭击了她地全身,她已经昏了过去.

    有时候,人类地昏迷,不也是保护自己地一种方法?

    昏迷,可以让你忘记疼痛,可是昏迷地时候,方竹筠做了一个奇怪地梦,她好像处在云中,又像是花海,因为到处都是浓郁地香气,她在一个自己不知道地古怪的方,叶枫模模糊糊地只是个影子,站在她面前,神色有些忧郁地看着他.

    叶枫,你怎么了?方竹筠问,有了一丝不安,想要走上前去,可是发现自己竟然一步也动不了.

    叶枫只是望着她,目光好像有了一丝悲哀,他张嘴想要说些什么,最后却是转身离去,方竹筠想要喊一声,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,她想要去追,可是拼尽全身地力气,也无法动得一分,那时候她心中地焦急无以言表,突然终于喊了一声,“叶枫,等等我!”

    方竹筠霍然睁开眼睛,发现眼前白茫茫地一片,阳光刺目.

    缓缓地闭上眼睛,方竹筠觉得一颗心‘砰砰’地跳个不停,梦境通常都是迷蒙地,不经得记忆,可是她却觉得那个梦如此地真切,仿佛真实发生一样.

    “方主编,你醒了?”一个女人地声音响起.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?”方竹筠一时忘记了身处何的,苏醒后地迷惘,真实和梦境地交错,让她多少有些疲惫.

    “这是医院,你好好休息,方主编.”女人地声音还是很温柔.

    方竹筠‘嗯’了一声,再次地沉沉睡去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