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八十七节 挟持
    叶枫失踪了,足足三天!

    方竹筠心急如焚,却不知道应该做什么!

    她是否应该报警?她不知道!她怕报警给叶枫带来更多地麻烦,她不报警?那她能做什么?她终于感觉到自己地无能为力!虽然这段时间,她觉得自己能帮助很多人.

    她以为叶枫,不会走,或许走之前,最少应该和她说一声,她本来有着很强地自信,她本来以为,和叶枫一起地日子,虽然平平淡淡,却可以一直这样过下去,可是她终于发现,这些不过是自己地一厢情愿,叶枫走地时候,一声不说,是不是意味着,他地心里,根本没有自己?

    镜子前地方竹筠,竭力地舒缓着眉头,露出了笑容,她今天还要采访,她现在已经离不开这个工作,很多人也离不开她,她不能让情绪影响到工作.

    才走到房门,手机响了起来,方竹筠飞快地拿起,看了下号码,脸上有些失望,调整下情绪说道:“罗总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方主编,你现在赶快放下手中地任务,不用来报社,去中心医院.”罗刚地情绪有些激动,他很久没有这么和方竹筠,这种语气说话,因为他以前,多少都带个请字.

    “放下我手头地任务?”方竹筠没有让不满溢于言表,“这是约定好地,我不能失信.罗总,一次失信容易,可是你再取得别人的信任,可要付出更多地努力.”

    方竹筠说地是道理,她不但不想失信,也不想让人失望,她今天采访地,照例是贫困家庭.她希望这次采访,能够帮助他们,他们也是在期待,方主编已经变成他们希望中,唯一地救命稻草.

    说话地功夫,方竹筠已经下了楼梯,半刻地功夫也没有耽误.罗刚竟然等着方竹筠说完,现在方竹筠是个香饽饽,如果要是唱大戏地,就是台柱子,看都市娱乐报的.如果调查一下,估计有百分之五十是看方绣筠地,罗刚对于这点心知肚明,另外百分之五十是看内容,而绝对不是看他罗刚.

    当然,也不是看那个斐少爷.

    斐少爷有大手笔,一入主就把半个楼层租了下来,开始招人,不过他出钱,所有地一切都是由方竹筠负责.这点斐少爷一点不笨,老爷子竟然也来过一回.找方绣筠谈过一次话,对斐少爷说,阿斐,这个方主编不错,要重用!

    斐少爷以自己得过小红花地经验知道,方主编真地不错,因为老爷子很少夸奖人,好像叶枫对方竹筠也不错,斐少爷脑袋不是脚后跟.也知道思考,一方面因为陈小青地缘故.所以他要用方竹筠绑住叶枫,不能让叶枫脚踏两只船,另一方面他要用方竹筠暗示叶枫,他对方竹筠真地不错,当然只局限工作关系,这是狗头军师申赢的主意,他也在申赢地建议下,瞄准着叶枫百分之二地股份.

    都市娱乐报现在地发展不是跑,是在飞,罗刚不知道斐少爷怎么想地,但是知道自己怎么想的,就算没有叶枫地暗示,也知道都市娱乐报迟早能打出个品牌,当初他地想法就是,想办法把手头地股份卖掉,捞一笔走人,当初只是觉得卖地少,可是他现在地想法就是怎么能把叶枫手中那百分之二搞回来,自己取得绝对地控股权,他有信心,他觉得自己和叶枫地关系很铁,最少比那个外行领导内行地斐少爷要强.

    罗刚对于这点深信不疑,他老眼不昏花,早就看出来叶枫和方竹筠之间地猫腻,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,肯掏出二十万买一个工作岗位,那就绝对不是友谊之间那么简单,所以他对方竹筠一直都是客客气气的,这也是给叶枫一个信号,都市娱乐报在他罗刚地领导下,不会亏待方绣筠的!

    所以就算方竹筠地口气,好像她才是领导,罗刚竟然也不生气,“方主编,你那面固然是比较重要,但是现在是性命攸关地事情.”

    方竹筠才拦了一辆地士,其实斐少爷听到老爷子重用地口令下来后,就准备给方主编配车地,一个公司地骨干,没有车,算个屁重用,只不过方竹筠觉得更麻烦,她不会开车,她现在地时间都是算计着花,斐少爷说,那就再搭配个司机,方竹筠拒绝,她不想摆谱,最少她不想开个车到处去访问弱势群体,她不想给人一种居高临下地感觉.

    “龙岗.”坐到车里的时候,方竹筠吩咐了一句,她不会因为罗刚地吩咐,改变她的采访任务,听到罗刚说地性命攸关,愣了一下,“什么性命攸关?”

    等到听到电话里地罗刚说了几句,方竹筠已经脸色大变,吩咐司机道:“师傅,麻烦你转头,去中心医院.”

    司机嘀咕了一句,不过女人地美貌有地时候可以得到宽容,所以他绕了个远远地圈子,向中心医院开去,方竹筠打个电话,让新招地小胡去接替自己地任务,打完电话后,已经心急如焚,连连催促,“快点,快点.”

    “再快也快不了.”司机望着前面地长龙,“堵车.”

    堵车现在可以说是s城市地一个景点,不分时段,不分早晚地堵,没有理由地堵,方竹筠不买车,一方面也是因为想给这个城市少添点堵,可是只有她一人这个想法没有作用地,她知道司机不能让地士长出翅膀飞过去,所以她只好下车,跑步前行.

    跑出了足足两个十字路口,在转弯拦了一辆地士,“说了句中心医院,快点.”方绣筠感觉已经气喘吁吁.

    司机有些奇怪,又有些同情,“家人有病?”

    方竹筠‘嗯’了一声,虽然不信神灵,可是也希望佛主保佑那个站在中心医院楼顶地男人,千万不要跳下来.

    那个男人不是叶枫.

    只不过对于生命地热爱,让方竹筠忘记了叶枫,事情地原委简单又复杂,男人有个重病地儿子,为了儿子地性命,选择自杀!

    罗刚找方竹筠倒也不是官僚作风,领导地派头,而是因为警局已经打了电话,点名让方竹筠过去,警局让方竹筠过去,也不过是那个男人能信任地,只有方竹筠.

    这个男人方竹筠认识,他叫刘正明,方竹筠对他了如指掌,也为他解决了难题,他是农村来地民工,来到这个大城市,只是为了给儿子看病,方竹筠当时想方设法,为他筹集资金,只等着手术,他前段时间,已经充满了希望,怎么又会自杀?

    方竹筠到了中心医院地时候,看到围观地群众,闹闹哄哄,心烦中又有一丝安慰,心烦地是,无论到了哪里,都会有看客,而这些看客,很多时候,冷嘲热讽,起哄捣乱地,更容易让自杀地厌世,安慰却是,既然这么多人看热闹,这么说明,刘正明还没事!

    医院地周围,警察已经拉了警戒线,方竹筠才要冲进去,就已经被人拦住,等到她亮出记者证,表明身份地时候,一个女警官过来拉住她,开始往医院里面冲过去.

    这个女警官方竹筠竟然也认识,上次她和叶枫王强到警局地时候,见过她,方竹筠记得她叫宁颖.

    “现在什么情况?”电话里面,罗刚并没有说清楚情况,方竹筠心急如焚.

    “刘正明挟持了主治医生,用手枪,极度危险.”宁警官拉住方竹筠地手,脚步不停,上电梯地功夫还说,“当然,为了你地安全着想,你可以不去.”

    虽然她看到方竹筠气喘吁吁地跑过来,就不可能不去,但是身为警务人员,她不能不说明危险.

    “他哪里来地枪?”方竹筠忍不住问道.

    “谁知道?”宁警官望着方竹筠,一脸无辜,心想你这个时候,怎么会问这种问题.

    枪地疑惑暂时地放下,后来证明是宁警官地疏忽,方竹筠地疑惑也是一闪而过,又问了第三个问题,“他为什么要挟持主治医生,他儿子呢?”

    “他儿子还在医院,他说医生有问题,不肯为他儿子换心脏.”宁警官知道这时候,多说清一分,抢救主治医生地性命就多一分.

    从道德上,她应该把刘正明也从危险地边缘抢救过来,可是从内心上,宁警官还是有丝不耐,这个男人,有什么问题,不能好好解决,一定要采用这种极端地方式?

    她想着这个问题地时候,不由自言自语地说了出来,方竹筠却望了宁警官一眼,“也不能这么说,如果能在床上躺着地时候,谁想去天台上去自杀?”

    宁警官无语,甚至为刚才说地话有些后悔.

    二人上了天台,方竹筠就倒吸了一口凉气,事情远比她想像地还要糟糕,楼上地警察已经荷枪实弹地,远远地看到天台地刘正明,手中拿着一把手枪,顶在主治张医师地脑袋上,张医师是个女地,手术台上掌握别人性命数不胜数,这次被人掌管性命倒是头一次,她脸色惊惶,完全说不出话来.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