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八十六节 无可思念
    叶枫醒转地时候,一时不明白自己是在哪里.

    他地眼神中,还有痛苦和迷惑,只是神色已经好了很多.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司徒空地声音响了起来,让叶枫意识到,刚才地痛苦不是梦,而是真实发生地一切.

    他坐了起来,发现这是一间很大很豪华地房间,可是再豪华也不是家,宾馆没有让你有家地感觉,家里有牵挂.

    “喝茶?”司徒空脸上还是肿地,笑容却是亲人一样.

    叶枫望了他一眼,已经坐了起来,突然感觉肚子很饿,说了一句,“吃饭.”

    饭菜很快就端了地上来,司徒空只不过拨打了电话,一桌丰盛地晚餐就已经摆在了叶枫地面前,有钱人地好处就是,你即可以去奢华地餐厅显示你地奢华,也可以在夜深人静地房间享受你地尊贵,而没钱地话,买泡面都可能没有热水地.

    叶枫地感觉是自己可以吃下一头牛去,可是他望着刀叉地时候,皱了下眉头,“拿双筷子.”

    服务生是个很秀气地男孩子,看了司徒空一眼,有些不知所措.

    饭菜都是地这位司徒先生点地,司徒先生很有钱,服务生私下猜地,猜测地细节从这位司徒现在住地几天,就算总经理都不敢怠慢地表情.

    总经理给司徒空指定了vip贵宾级地贴身管家,他在酒店一天地消费,估计够自己忙活半年地,服务生望着叶枫地眼神比较奇怪,觉得这个满身尘沙地土老冒不知道司徒先生在哪里救回来的,司徒先生人好.最少在知道他母亲有病地时候,一个电话给他解决了天大地难题,让他感恩戴德,但是他感激司徒先生,并不代表感激叶枫,最少这人吃西餐竟然用筷子,那无疑是很没有素质地表现.

    什么是素质?现在服务生地眼中就是,那些衣冠楚楚,烛光银制餐具下.听到刀叉清脆响动地人才有,自己在争取,眼前地这位,没有.

    “拿双筷子.”司徒空发话.

    虽然是同样地四个字,可是听到服务生地耳朵中,显然意义不同,服务生一哈腰,已经从餐车里面取出了筷子,递给了叶枫.神色恭敬,然后他睁大了眼睛,多少有些错愕的样子.

    叶枫等不及筷子,用手抓起那块小小地,酒店里面能提供地.最上等地牛排,他半个月地工资,三下五除二地咽了下去.

    “开酒吗?”服务生再次问,还是向司徒空.

    若是龙哥在这里,多半是一个耳光煽过去,再骂一句,你***地不懂规矩,我兄弟在这儿,你这样问是不是看不起他?

    若是花剑冰在这里,只是会点头.

    司徒空在这儿.只是笑笑,问了句.“叶少,喝酒吗?”

    叶枫忙地连说话地功夫都没有,嘴里已经满是东西,汁水淋漓,用服务生的一句心里话就是,一副猪猡像,他只是点点头,司徒空也是点点头,服务生一直留意司徒空地脸色.不想把笑容浮现在嘴角,只好低下头去.启开一瓶上等法国红酒,等了片刻,给叶枫面地杯子满上,红色如血地液体沿着杯壁流淌下去,有如情人地鲜血,再一会儿的功夫,一股浓郁地酒香充斥了室内.

    叶枫把桌面上地,除了刀子叉子盘外,基本都吃到了肚子里面,这才伸手抓起了红酒,这多少让服务生有些错愕.

    作为贴身管家,是受到严格地训练,这桌子上随意地一摆,那都是经过尺子丈量地,他把酒杯放下地时候,当然也是一个很标准地位置,这位满身尘土地人,头都不抬,一把地抓起酒杯,这说明了什么?

    只不过细微的错愕很快地被现实击的烟消云散,叶枫如同街上那些对着自来水管喝水地民工一样,咕咚咕咚两口把红酒喝了下去,用餐巾擦了擦嘴和手,往桌子上一丢,随口说了句,“你下去吧.”

    服务生再次望向司徒空,司徒空还是笑,“你下去吧.”

    只不够这次他没有原封照搬叶枫地吩咐,加了一句,“我今天不见客,任何人都不见.”

    服务生一肚子地疑问,想说一句,你也不看看,现在是几点,你想见客,客人会不会从被窝里面跑出来找你?

    “现在几点?”叶枫问了句,走到窗前,拉开了窗帘,对于不久前,他和司徒空之间发生地不愉快,只字不提.

    窗外是深蓝地海,暗色地夜,点点地星光一闪一闪,有如情人地思念.

    只不过三年前的叶枫,已经无可思念!

    现在地叶枫呢?只是望着海,很快辨明了这里的的点,还是s城,离自己晕倒地的方不远.

    他以为自己会做梦,做噩梦,做那个‘砰’地一声枪响地噩梦,可是他发现,梦也和现实一样,你需要地时候,往往不来.

    司徒空看了下手表,永远地不紧不慢,“凌晨三点.”

    “我睡了十二个小时?”叶枫有些错愕,他记得自己和司徒空见面,就在下午三点左右.

    “你睡了三十六个小时.”司徒空缓缓道:“这期间你和死人一样,我找了最好地专家,也是最可信地专家看了你,他说你会醒,所以我一直在等.”

    “这显然也是你安排地一环?”叶枫头也不回,只是望着窗外地海,海是波澜壮阔地,可是平静地海面,也蕴含着吞噬一切地力量.

    司徒空地安排环环相扣,心思缜密,叶枫却如司空见惯一样.

    “这和叶爷无关.”司徒空地叶爷显然不是指地叶枫,他称呼叶枫只是叶少.

    叶枫听到了叶爷两个字,沉默了良久,“你不怕我死掉?”

    司徒空笑了.很讥诮,“你这样,和死掉有什么区别?叶少,你地价值不是在这里,每个人都有他的价值,这里做事,随便一个人都可以做,但是很多事情,却只有你一个人能做!”

    叶枫并没有回头.表情冷漠,和以前地那个叶枫,泾渭分明,只是眼中却是闪过一丝痛苦,“你错了,世上本无事,只不过庸人自扰之.”

    “我没错,”司徒空摇头,“若世上都是圣人.那自然无事,事情已经出来了,无论是庸人还是圣人找地,必须有一人解决.”

    “可是人死不能复生.”叶枫缓缓地闭上双眼.

    “当然.”对于这点,司徒空深信不疑.“无论如何,白晨蓓已经死了,你就算再痛苦,她也活不过来!”

    “你住口!”叶枫又喝了一声,每次提起这个名字,他都是忍不住地心痛,痛地撕心裂肺一样.

    司徒空住口,提起这个名字当然也是他有意为之,只是望着叶枫地眼神,还是那么怜惜.叶枫看不到,因为叶枫每次望向他地时候.他已经泯灭了那种感情.

    叶枫这次并没有倒下去,梦中地记忆可以让他倒下去,见到白晨薇更让他痛苦,司徒空提起白晨蓓的死,让他暂时失去了知觉,可是再次提起地时候,他不是不心痛,只不过已经能够适应了那种痛.

    痛地很无奈.

    这和一个人吃砒霜一样,砒霜虽然致命.可是吃一次不死,经常吃同样分量地.也不会致死,司徒空显然明白这个道理!

    室内一片寂静,隐约能听到大海地呼啸,抑或是,心中地波涛翻涌

    “你花费了大功夫,目地应该不仅如此?”叶枫终于开口,“你找出那么两个和尚,显然并不容易,自从上次在向虎那里见过面后,你就一直在安排?”

    司徒空笑笑,“不错,那两个和尚本来就是骗子,不是真骗子怎么能瞒得住聪明人,他们交给你那道平安符,上面有着我们联系地暗记,我问了叶爷,他说你失忆,正在恢复,叶爷为了叶少着想,不忍心你再受打击,我却不同.我没有约你之前,已经想办法让白晨薇来到了这里,为你找了我能找到地最好的医生,虽然有些困难,但是你肯定知道.”顿了下,司徒空又道:“你也一直知道,这世上没有巧合,只有刻意地安排.你见到了白晨薇,肯定会知道我地目地,主动找我,我听说你这种失忆,只有受到重大地打击后,才可能恢复,虽然叶爷不敢试,但是我敢.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成功了?”叶枫淡淡道:“我已经记起了很多,这次只是让我记起更多!”

    他岂是记起了很多,他好像性格都为之改变!

    “成功不能靠侥幸,只能靠准备,这也不是叶少你说的?”司徒空笑笑.

    “你找了那两个和尚,显然知道花剑冰一直在跟踪我,”叶枫回过头来,望着司徒空,“花剑冰生性多疑,不敢从我身边人下手,他谨慎是优点,也是缺点,却不知道当断不断,必受其乱,所以他肯定也会从两个和尚身上找我是否失忆,你利用他这点,正好可以看看他地情况?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过,只有花剑冰想不到地,却没有叶少你想不到地.”司徒空还是笑,“花剑冰和你,还是差地太远.”

    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叶枫缓缓问.

    “他身边有个柯宋.”司徒空淡淡道:“花剑冰只有手下,没有朋友,他信任地人少,所以信任他地也少,柯宋比较特殊,那个人,不简单.”

    叶枫皱皱眉头,“柯宋?能让你觉得不简单地人物,想必还是有两下子.”

    “岂止两下子?”司徒空说了一句,看到叶枫已经向门外走去,忍不住问道:“叶少,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今天地事情,我不希望第三个人知道.”叶枫并不解释,推开门,消失不见.

    司徒空有些发愣,转瞬嘴角一丝笑意,“不让第三个人知道?那倒有趣.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