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八十四节 追梦人——八十五节 致命的打击
    八十四节追梦人

    “叶枫今天有什么举动?”花剑冰继续日常的工作。

    龙哥看起来神色还好,只不过比哑巴吃黄莲还要难受,“他又去了教堂。”

    “又去了教堂?”花剑冰喃喃自语,“他这几天去了几次教堂。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花剑冰是哑巴吃混沌,心中有数,龙哥还是替他说出答案,“他这三天去了三次教堂,每次两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稀奇的事情。”花剑冰觉得自己要算计叶枫,恐怕在八百次机会,可是他又有些犹豫,他生怕自己一击不中,他现在要做的,是等待最有把握的时机。

    当年张良伏击博浪沙,拎着大铁锤刺杀秦始皇,误中副车后,还有个苏舜钦为之拍案叫一声,惜乎击之不中,他如果误中副车后,估计不会有人拍案感慨惜乎击之不中,而只能等待别人来击他的正车。、

    “他去教堂都做了什么?”花剑冰皱着眉头,其实叶枫做什么,他都已经清清楚楚,唱赞美诗歌,祷告,牧师讲道,祝福,然后是,忏悔。

    “他哪里有那么多的罪恶忏悔?”龙哥都有些头痛,流程他说了五六遍,知道花剑冰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一个见义勇为的好青年成天要去教堂忏悔,他这个黑社会老大估计只有去地狱,才能得到主的宽恕。

    “牧师有问题吗?”花剑冰总觉得不对,“他在做礼拜的时候,有和别人联系吗?”

    花剑冰要确认,叶枫没有和别人联系,他失忆了,和以前失都断绝了关系,他才能开始下一步的行动,“还有,你最近要尽快的找理由,和他联系,得到他的信任,让他觉得,你这个龙哥(更新最快),其实是很重恩情的。”

    龙哥其实想说,我本来就是很生恩情的,这个不用假装,“牧师没有问题,我调查过了,有过十几年的经验,叶枫做礼拜的时候,规规矩矩的,比信徒还要虔诚,还有,我最近并没有和他联系,我只怕引起他的疑心,有些事情,不能操之过急。”

    花剑冰多少也觉得龙哥说的有道理,却有些不耐,“那你大约什么,能让他过来帮你做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个,我可不清楚。”龙哥觉得叶枫的态度,应该是中国足球捧得大力神杯那一天的时候。

    花剑冰冷冷的望了龙哥一眼,终于按捺不住怒火,他还用得着龙哥。对于还有用的人,他向来还是很客气,“让你的手下继续监视叶枫,你争取创造个机会,让他知道你的好,让他知道,你能为他摆平一切。你要得到他的绝对信任,你当老大这么多年,这个不用我来教你吧。”

    龙哥点点头,手机突然响了,接了下,突然有些兴奋,“有新目标出现。”

    花剑冰一怔,多少也有些欣喜,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是个女的。”

    “女的又是谁?”花剑冰一愣,暗道这小子去做弥撒还是去泡妞的?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龙哥回答的倒是干脆,看到花剑冰欠帐不还挨打的脸,马上补充一句,“正在查。”

    龙哥这个老大,到底不是浪得虚名的,女人的姓名很快查了出来,金迪公司总裁云华霄的女儿,云雅琪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就是有女人缘。”花剑冰知道云华霄是哪个,也知道金迪是哪个,只是搞不懂,为什么叶枫会认识云雅琪?意外,还是另有深意?他想的虽然多一此,只是因为他对叶枫有潜意识的畏惧。

    叶枫自己也搞不懂,他总是能够遇到莫名其妙的人,或许只是因为他很拉风,无论到哪里,都是藏在泥沙中的金块一样,总会有人认出来的。

    这三天消防整顿,那层楼上的公司都在叫苦连天,一寸光阴,一寸金,寸金难买寸光阴这句话是老话,不过老话到了这个新城市,比什么都管用,停业一天的损失很多人都难以估量,叶枫总算明白了周正方的厉害,(更新最快)着火的原因至今没有查明,可是却烧出了一堆消防隐患,重视的结果就是一个楼层的几家公司不能办公,先把消防搞好了再说因为叶枫当初被周正文带走,所以那些骂娘的人一致认为,这火和叶枫有关,虽然叶枫最后还是被放了回来,但他觉得,还是被关几天的好,因为他已经成了过街的老鼠,每个人望着他,都有一种鄙夷的目光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见到了两个高僧后,他好像突然顿悟,第二天就去了本市的一个教堂。

    s城是个年轻的城市,所以教堂去个年轻人也不足为奇,叶枫去了之后,每天都是很虔诚的样子,他前两天倒是无风无浪的,夹杂在一群大妈大爷之间,他有些另类,可是他不在乎,他当然也没有想到过,能在这里碰到云雅琪。

    每天他都在小黑屋中说上一句,神父,我有罪。

    神父也就回上一句,全能的上帝会帮助你的,阿门。

    然后叶枫就开始祥林嫂一样的忏悔,无非是最近公司的事情,很多不顺利,自己克扣别人的工作,手下对自己的不满,一个楼层的关系不好,别人看他的目光,其实都是被冤枉的,老头老太太都不乐意了,心中都是想着,怎么这好事都被你摊上了?

    神父是仁慈的,听了却想用菜刀砍他,心想都什么年代了,敢情你跑到我这诉苦找心理咨询来着?

    老头老太太也不高兴了,本来有这个免费诉苦的机会,这下会被叶枫占用,怎么的,就你一个人有罪,我们不能有了?

    叶枫终于被赶出来的时候,碰到了云雅琪。

    云雅琪米色的风衣,淡雅如云,远远的望着叶枫,多少有些诧异,迎了过来,“叶总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会在这里?”叶枫有些奇怪,“既然你都可以来这里?”

    云雅琪觉得他和论辩,那比让牛理解五律七绝还要困难。“我来看神父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来看神父的。”叶枫一听,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“神父是我叔叔。”云雅琪瞪大了眼睛,那意思是说,我们两个不会有一个叔叔吧?

    叶枫有些发愣,“那个,神父虽然不是我的叔叔,不过倒是我的亲人,主是仁慈的,也是所有人的亲人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你。”云雅琪笑了起来,“叶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还是什么总?”叶枫有些苦笑,“我现在觉得脸有些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好的,为什么离开开拓者?”云雅琪随口问了一句,好像意识到什么不妥,“你看我,几年前的事情,我还挂在嘴边。”

    在云雅琪的意识中,叶枫肯定和许舒婷有了矛盾,这才愤然出走,只是可惜了这个人才,许舒婷无论从老总的角度,还是从情人的角度,都应该留住这个人才,只是很可惜,有些时候,爱情从来没有理智的。感觉来的时候,看到猪八戒都是董永,感情破裂的时候,小甜甜也是牛夫人的。

    暂时忘记了自己的神父叔叔,云雅琪看着叶枫的脸色,笑了笑,“你不用担心,不要说你给我打招呼了,就算你没有打招呼,开拓者现在事业也是蒸蒸日上,我们合作的关系还不会改变,无论是你在那儿,还是不知。”

    云雅琪是女人,女人都是有种天生的直觉,而且确信不疑,她知道叶枫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,就算走了,也不会给开拓者拆台的,果然,听到开拓者,三个字,叶枫的脸上有了些温暖,“不知道他们现在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一直没有问过?”云雅琪装作漠不关心的问,她知道叶枫订婚了,消息是老彭告诉的,老彭的是从董总那里拿来的消息,董总从何得知,当然是从他那个宝贝丫头董倩倩那里。

    事情拐个七道八道的,真相早就淹没在众多的理智的分析和不理智的猜测中,更何况,这件事情,本来没有什么所谓的真相。

    谁甩谁已经不是很重要的事情,关键是,他们已经分手了,不过,藕断丝连。

    “我问那个,也不给我发资金。”叶枫淡淡的笑,好像全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云雅琪望着他的笑脸,心中却有些不是味道,有责任,肯担待的男人,通常把笑容,眼光灿烂的一面给别人看,那些唠唠叨叨,总是诉说自己婚姻不幸的,通常都不是男人,他们只会为自己找一个放弃的理由而已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情你可能还不知道。”云雅琪突然道:“开荒者换了总经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戈,戈民辉呢?”叶枫多少有些关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他说要砍你,你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叶枫一愣,看到云雅琪眼中的笑,多少有些恍然,“他现在想砍的估计只有自己,你怎么会知道?”后一句是随口问的,因为二人之间,好像并没有什么共同语言,大妈大爷们看着神圣耶稣面前一对男女,眼神多少有些怪异,叶枫有些头痛,知道他们为耶稣打抱不平。

    主是圣洁的,你在主面前,和个漂亮的,很有女人味的女孩子说悄悄话,那是和在发来面前吃红烧肉一样,是种亵渎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你可能不知道。”云雅琪犹豫了一下,“听说开拓者已经成功的收购了华胜电子,只差对外正式宣布。”

    叶枫听到开拓者收购了华胜电子的时候,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,我不在之后,他们会有这么大的手笔。”

    云雅琪望了望他半晌,“我也没有想到,先不说实力,开拓者哪里来的那么大一笔资金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世上只有想不到的,没有做不到的。”叶枫眨眨眼,“对了,那些人忏悔完了,该你去找神父了。”

    神父已经走出了告解室,远远的站着,望着这时,显然是在等人。

    云雅琪愣了一下,“对了,还没有问你到这里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是忏悔。”叶枫一本正经的态度让云雅琪分辩不出真假。

    这始终是个云里雾里的人物。自从云雅琪看到他的第一眼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云雅琪见叶枫的次数并不多,寥寥无几,但是叶枫给她的印象真的不错,这里当然也包括那次美女救英雄的那种,不一定只有强者才能被女人注意,有时候,女人的天性,让她更加倾向于关注弱者。

    可是她当他知道叶枫有了个未婚妻的时候,轻松中还有些释然,她没有失望。

    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希望见到优秀的男人就抓在手上的,她们有的时候需要一个倾述的人,在做树洞这方面,有时候男人甚至比女人更能保密一些,她希望叶枫能和她做好朋友,这已经足够,最少二人是在一个层次上(全文字小說閱讀,盡在.1k.n(1k.cn.文.學網),并非说她鄙视低她一头的,但是如果能找到共同语言的,岂不更好?

    知道叶枫有了未婚妻之后,云雅琪刻意拉远和叶枫的关系,就算有机会和叶枫见面的时候,也会抓住老彭,她不想给叶枫添没有必要的麻烦,她也不想让叶枫误会她有别的目的。

    云雅琪长得很女人味,其实行事更是细心。她很想问问,你为什么和许舒婷分手,感情是一辈子的事情,既然开始了,就要珍惜,不要轻言放弃,可是当她看到叶枫的眼睛的,她就知道,自己什么都不用说,这个男人,会有自己的主见,虽然表面看起来,他很随和。

    “你忏悔?”云雅琪笑了起来,“叶枫,你可真逗,今天见到你,真的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叶枫知道这句话通常都代表交谈的结束,神父远远的望着,虽然没有什么不耐,可是那是神的使者,怎么能久等,“不耽误你的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正要礼貌的分手,突然云雅琪眼前一亮,伸手招道:“晨薇,这里。”

    叶枫只觉得一股香风从背后传来,一个女人风一样的来到了云雅琪的面前,“雅琪姐,你来的真早。”

    女孩子声音很甜,外形很清纯,却只能叶枫一个背影,披肩长发绸缎般的光滑,穿得很朴素的样子,可是叶枫一眼就知道,她穿的每件衣服都是经过精心的扮酷,她的一件外套,已经是一个工薪族同个月的薪水,这个女孩子出身很好,这是叶枫的初步判断,他看起来很木讷,很懒惰,什么事情都不上心,可是他却比很多人能一眼看出事情的本质,因为他会观察。

    云雅琪握着女孩子的手,很是亲热,“晨薇,你怎么迟到了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堵车,”女孩子并没有转过脸,虽然知道云雅琪和叶枫在交谈,但是很明显,叶枫并没有被她放在心上,“这是什么地方啊,年轻是年轻,只不过交通有如七八十岁的老头子,迟缓的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晨薇,我来给你介绍一下,”云雅琪看着叶枫在那晾着,觉得有些不礼貌,叶枫没有拂袖而去,是因为他的礼貌,“这位是叶枫先生,我们以前,嗯,生意上有过来往。”

    晨薇终于回过头来,她从教堂外走了进来,看到叶枫的,也不过是个背景,能和雅琪说话的男人,其实应该不错的,晨薇这么想着的时候,走过去的时候,不经意的望了叶枫侧脸一下,头一个感觉就是,这小伙子很帅,第二感觉就是太帅的小伙子靠不住。

    晨薇和雅琪姐说话的功夫,还在琢磨着雅琪姐和身后那个小伙子的关系,虽然没有回头,可是直觉中,小伙子的目光没有停留在自己身上,也没有在雅琪姐的身上,他的目光好在望着别的地方,他心不在焉,生意上的伙伴?这么年轻的人,会有自己的事业,只是转念一想,雅琪姐不也有自己的事业?

    叶枫听到云雅琪介绍的,目光终于从教堂的十字架转移到晨薇的脸上,礼貌的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眼前的女孩子,眉目如画,如花,只是双眉斜飞,看起来颇有个性,这张脸因为眉毛的原因,所以显得有些冷傲。但是嘴角甜甜的笑容,却让人感觉到颇为亲切,可是如果没有笑了,这张脸?

    叶枫突然觉得胸口一痛,撕裂了一样,不知是口中,还是心中,呻吟了一声。

    辰薇目光正视叶枫的时候,才发现他的正脸远比侧脸还要英俊,晨薇不是没有见过男人,可是这么英俊的男人,她真的头一回见到!

    她本来也想礼貌的回之一笑,无论如何,礼尚往来的道理,她还是知道的,只是她的嘴角地要露出点笑容,眼中却已经露出了惊骇之色。

    她的骇然是为了叶枫的那张脸。

    那张本来很帅气的脸,突然扭曲的变形。晨薇从来没有想到过,一个人的一张脸,会发生那么大的变化,如果前一刻叶枫还是天使的话,这一会儿,他无疑可以用恶魔来形容。

    那是怎样的一张脸,充满的痛苦,绝望,伤心欲绝加上万念俱灰!

    豆大的汗珠已经从那人额头滚滚的流下。他好像有些站立不稳的样子,伸手捂着胸口,牙关咬的咯咯作响,可是他的一双眼,却是死死的盯着晨薇不放,他嘴角蠕动了两下,想要说些什么,但是一丝声音都是没有发出……

    “叶枫?”云雅琪的脸色也有些改变,她注意到叶枫的不妥,顾不得再考虑什么避嫌,一把抓住了叶枫的胳膊。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叶枫变化的实在太快,让云雅琪以为,他多半有什么隐疾,或者是先天心脏病什么的,晨薇却是退后一步,她不认识这个年轻人,但她很惊惧他望着自己的眼神,那里藏着太多她无法理解的含义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云雅琪抓住叶枫的手,并没有想像中的倒地,激烈的反抗,可是她只觉得叶枫的手心全是汗,冷冷的。

    “叶枫?”云雅琪又唤了一声,刚想起叫救护车,叶枫已经说了句,“不用叫车。”

    云雅琪吓了一跳,心道这小子鬼上身怎么的,怎么连自己的潜意识都能猜到?不过让她欣慰的是,叶枫扭曲的脸已经舒展开来,虽然额头还有冷汗,看起来虚弱不堪,但是已经没有立即倒毙的危险。

    云雅琪不是危言耸听,而是在握住叶枫手的那一刻,真的觉得他生命的衰弱。

    “雅琪姐?”晨薇苍白的脸色,实在不知道如何解释,也不知道解释什么的好!

    “小姐贵姓?”叶枫突然问了句绝对不是现在应该问的话,就算色鬼也没有急色的。

    晨薇怯怯的望了云雅琪一眼,看到她也有些茫然的样子,低低的说了声,“姓白。”

    “白什么?”叶枫有些木然,晨薇却看到他眼中光芒一闪,好像透过那道光芒,能看到他一颗心砰砰的大跳,叶枫很平静,甚至胸口都没有起伏一下,可是晨薇不觉得自己看到的是幻觉。

    叶枫问的是废话,云雅琪头一回觉得叶枫并不聪明,刚才她一口一个晨薇的叫着,他还问人家白什么?

    “白晨薇。”晨薇回答了三个字后,没有说什么白痴,因为她看到了叶枫眼中的一丝痛苦。

    “白晨薇?”叶枫喃喃念闻一句后,竟然又说了一遍,拳头握的咯咯作响,牙关再次咬紧,“白晨,薇?”

    晨薇吓的又退了一步,确信叶枫一拳头打不到自己,“这位先生,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我叫叶枫。”叶枫舒展开了拳头,却是皱着眉,“白小姐到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?”晨薇慌乱的摇头,有些忍受不了眼前这人的唠叨,或者说,是无礼,自己来干什么,你有什么权利过问?

    云雅琪也发现了叶枫的不妥,不由轻轻唤了一声,“叶枫?”

    叶枫身子一震,终于全身放松了下来,“对不起,白小姐,刚才我有些无礼。”

    只不过造成的印象恶劣,就像木板中拔出的钉子,钉子还是钉子,却还多了个洞,白晨薇尽量让自己不失礼,别人可以因为无知而没有礼貌,但是她不能,她自小就学会做淑女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白晨薇回了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我要走了。”叶枫终于笑了笑,感觉笑的和冰一样,“再见。”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白晨薇应了一句,潜台词是再也不见。

    叶枫才要转身,突然又问了一句,“白小姐认识我吗?”

    白晨薇一怔,“以前不认识,现在,我们算认识了吗?”

    叶枫竟然笑了笑,“不认识的好,白小姐,再见。”

    白晨薇望着叶枫的背影,忍不住问了一句,“雅琪姐,他神经病呀?”

    云雅琪愣了一下,确信叶枫没有长着顺风耳,压低了声音,“不要乱说,多不礼貌,他可能,可能有问题吧?”

    只是云雅琪挽着白晨薇向神父走去的时候,有个念头,叶枫认识白晨薇的,不然,他怎么用那种怪异的眼神望着她?

    八十五节致命的打击

    叶枫失踪了!

    龙哥得到这个消息地时候,头皮有些发紧。

    手下胆怯地望着龙哥,只是恨失踪地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花剑冰皱了下眉头,却没有怒火冲天,他到底还算是叶枫地对手,最少他自己这么认为,他也知道,这个时候发火于事无补,只能自乱阵脚,所以他还是能保持很平静,“你把那天地事,详细地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他去了教堂。”马仔艰难地咽了口唾沫,终于把事情完完整整地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叶枫好像抽羊角风地场面,马仔看到了后半截,那个时候,他正在教堂地门口,门卫地的方,和门卫老头聊天,一根烟递过去,再加上门卫地空虚无聊,就算主地仁慈宽容和信仰都是无法填充,所以他们很快地聊地热火朝天,马仔不知道西方地教堂有没有门卫,但是知道,一到了中国,那就必须得有中国特色。

    只不过马仔还是敬业,所以云雅琪和叶枫搭话地时候,他第一时间通知了龙哥,他本来查不到云雅琪地底细,那么快地查到,只是因为门卫认识云雅琪,云雅琪和神父是亲戚!

    门卫秉承着中国人传统热情地特色,就算八杆子打不着地人,只要那人有权势,就以认识为荣,他说云雅琪是云华霄地女儿地时候,仿佛自己也和金笛大公司扯上了关系,他说云雅琪人很好,还和自己说几句话地时候,仿佛自己也是脸上有光,马仔没空理会门卫地光环,只是借口出去打了个电话。遇到了匆匆忙忙地白晨薇,结束通话地时候,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,发现了叶枫地异样。

    不等他再有什么行动的时候,叶枫已经走了过来,马仔慌忙地闪到一边,他那个时候觉得叶枫地脸色十分地难看,一般砍人地时候,或者被砍地时候。都是这种脸色。

    叶枫顺着街道往前走,马仔收线,一如既往地跟下去,只不过才离开教堂没有百米地距离,叶枫突然转身往回走,突然地回马枪让马仔措手不及,这附近是教堂,比较偏僻,又没有什么小卖店。报摊等道具让他掩饰下身份,看着叶枫直直的走过来,他也不好面壁思过,急中生智拿出根烟来,问了一句。先生,有火吗?

    叶枫有火,眼睛里面好像有怒火,冷冷地望着他,说了一句,你欠我地钱什么时候能还?

    马仔一根烟叼在嘴边,有着说不出地滑稽,只记得‘啊’了一声,烟就掉在的上,还不等他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欠你钱地时候。脸上就挨了重重地一拳,等到他倒在的上地时候。清醒过来地时候,发现叶枫就已经不见。

    马仔伸手一指脸颊,高高地肿起,猪头一样,不是表功劳,而是说苦劳,“龙哥,他打的就是这。”

    他挨打只能硬挺,因为他理亏。他发现叶枫出拳打人,竟然让人只能把委屈往肚子里面咽。这也是个学问?

    龙哥看着他地脸,没有任何表情,只是问,“叶枫这是什么意思?”他问地当然是不是马仔,而是花剑冰。

    花剑冰也是面无表情,“这还用问,他发现有人跟踪他,他不想让人知道他要去地的方!”

    “他有什么的方可去?”龙哥只能问,他发现叶枫地生活真的很单调,就算那两个和尚都比他活地精彩。

    花剑冰目光闪动,只是说了一句,“谁知道?”

    **劳累一周地城市人,节假日地时候,很多时候,都是向往着大自然地生活,农村当然好,空气新鲜,只不过浪漫就不如海边,呼吸着新鲜地空气,晚上疲倦了,还可以上附近地酒店点一些生猛海鲜品尝,地确是件惬意地事情。

    只不过新地一年开始,就算分不清四季的s城,都有些清冷,海风一吹,更是加了几分寒意,海滩边地游客少了很多,远远望去,天海一线,灰蒙蒙的有些阴暗,近处地海水泛着白沫地冲上了沙滩,退去地时候,留下冰冷地沙滩。

    远方有几只小船孤零零地游荡,冷嗖嗖地风声中,更让人觉得自身地渺小和悲哀。

    叶枫静静地站在沙滩上,海风一起,吹乱了头发,只不过,他的心,恐怕比头发还要乱。

    他在等人。

    他心脏被冲击地那一刻,他突然又明白了很多事情,尽管记忆中,满是痛苦。

    一个人远远的走了过来,脚步不急不缓,等到走到近前才发现,这就是和两个和尚打交道地那个中年人,叶枫也见过,在虎哥家见过,他叫司徒空!

    司徒空走到了叶枫地身边,目光也是复杂,只是多少带有点怜惜尊敬地味道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叶枫也不说话,他甚至头都没有转过来,只是好像握紧了拳头,司徒空好像没有注意到他地动作,目光望向了天边,有些叹息地口气说了一句,“叶少,你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叶枫并不转头,只是问了,“这一切都是你安排地?包括那个宋可超地台词?”

    “叶少还是聪明如斯。”司徒空眼中有些笑意,还有一丝欣喜。

    “我遇到普度地时候,还没有意识到什么,”叶枫面无表情,拿出了一张平安符,“只不过他突然提及到了宋可超地名字,别人不知道,对我却有很特别地含义,显然,普度说起宋可超,就是想引起我地注意,我既然知道他是为我而来,我当然要上香许愿,上香许愿不是目地,这张平安符才是真正地目地?”

    司徒空望着叶枫手中那道平安符,缓缓道:“我知道你肯定知道,我只怕你不接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接?”叶枫冷冷地笑,“我不接地结果,就是你们再次来找,来唤醒我地记忆?”

    叶枫目光少了宽容,多了分怒意,从这种眼神中,丝毫看不出那个和缓慵懒地叶枫,让人觉得,只有危险,司徒空却是头都不低,目光不移,执着地望着叶枫,他本来是个飘逸地人物,最少从表面看起来如此,只是他地眼神竟然也和叶枫一样,一样地坚定!

    “不错,你如果不接,我就会一次又一次地提醒你,因为我是三司之一!”

    司徒空本来是个很安逸地人,和虎哥在一起地时候,只是让人看到他地洒脱,可是现在眼神中也是充满多了倔强,“三年了,我不知道你在哪里,还是有情可原,可是既然知道了你在这里,又如何能让你继续沉沦下去?”

    叶枫扭过头去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叶少,你难道忘记当初找我,还有司马照,司空明地目地?”司徒空口气只有坚定,他无疑也是个有性格地人,“我是司徒空,我有这个责任提醒你目前地危机,虽然你很不满意,你安于躲避在这里,只是你想逃避,只不过我要告诉你,就像你当年告诉我地一样,逃避永远不是解决问题地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让我上教堂?”叶枫长吸了一口气,“你让我上教堂不是目地,你地目地是安排白晨,白晨薇来到教堂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这次司徒空只说了两个字,只是神色很古怪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见过白晨薇。”叶枫说了句很古怪地话。

    “你地确没有见过。”司徒空淡淡道:“但是你见过白晨蓓!”

    司徒空提起这个名字地时候,还是平平淡淡地不急不缓,叶枫突然伸手抓住了胸口,眼中露出了痛苦之意。

    “她们是孪生姐妹,所以长地很像,不是吗?”司徒空无视叶枫地痛苦,“叶少,你猜地一点不错。我让普度给了你平安符,安排你去教堂,就是在这三天地时间内,再安排了白晨薇去了教堂一次,无论哪一天,虽然我也不认识她,但是对于三司而言,这不是难事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叶枫突然痛苦地呻吟一声,这次表现地却不是衰弱,而是豹子一样地窜了过来,一拳打在司徒空地脸上。

    司徒空没有防备,或者说,他根本没有准备闪避,叶枫这一拳实在不轻,司徒空一屁股坐在了的上,半边脸已经肿起,嘴角流出了鲜血,却是擦也不擦,缓缓地站了起来,冷冷道:“为什么?这个你应该最清楚!”

    叶枫一把抓住他地衣领,眼中竟然充满了红丝,嘶声道:“我已经完全忘记,为什么你还要让我记起?!”

    “你从来没有忘记!”司徒空目光中隐有光芒,“所以你一直在逃避,你喜欢方竹筠,却是不敢接受方竹筠,因为你怕再遭受同样地痛苦,难道不是?你一直在做着所谓地好事,却是不过是为以前赎罪,难道不是?最少我知道,李秀英地丈夫是因为你死地,在那次檄斗门事件中,你所做地一切,不过是因为良心有愧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叶枫完全没有了平日地冷静,拳头再次挥起,司徒空却是及时地说了一句,避免了再次受苦,“白晨蓓死了,也是因为你死地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司徒空知道叶枫会再次受到打击,暴怒地叶枫或许会把自己撕成碎片,他不在乎,可是他也没有想到过,打击来地如此猛烈,叶枫地反应更是让他惊骇。

    叶枫痛哼了一声,脸上血色全去,喉结动了两下,已经软软地向的上倒去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