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八十二节 研究僧
    叶枫出了警局,过街老鼠一样,溜着街道边走着。只不过才走个拐角,老鼠就被人抓个正着。

    抓他的不是龙哥,也不是虎哥,更不是花剑冰,桃花劫,而是两个和尚。

    一个和尚肥头大耳,红光满面,看起来不像吃菜子油,而是吃猪油长大的,估计鲁智深见到了,也得称呼一下师弟,他的脚下功夫实在了得,叶枫躲闪不及,差点和他撞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施主,你好。”

    叶枫愣了下,自己倒可以和大预言家诺查丹玛斯媲美,才说要上香改改运气,竟然有和尚主动找上门来求业务?

    “有事?”叶枫无论对和尚,还是对尼姑,都是一个态度。

    “我是华严寺的,法号普度。”和尚开门见山,阐明宗义。

    “华严寺的?”叶枫皱眉,“华严寺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华严寺你都不知道?”旁边的一个和尚有些不屑,那口气好像法国人不知道拿破仑,苏联人不知道斯大林一样,和尚瘦小枯干,背着一个大袋子,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,看起来像是吃草长大的孺子牛。

    普度一摆手,“师弟,不得无礼。”他看起来道行颇深,很有法海的气势,叶枫阅人无数,已经知道他的目的,只是希望他不要说自己身边的方竹筠是白蛇精就行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师弟普航,”普度说话不急不缓,高僧都这样,让人一见到就是心平气和,“出家人,讲究的是清净寡为,他性格毛躁,倒让施主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说的是,”普航一脸的羞愧。被师兄当头棒喝,有如醍醐灌顶般的幡然醒悟,“施主,贫僧无礼,请勿见怪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哪里,”叶枫只能摆手,“在下实在是孤陋寡闻,只不过两位大师说了半天。我还不知道华严寺是在哪里?”

    普度笑了笑,大慈大悲的体谅着叶枫的无知,“华严寺现在是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全国各地倒也有几家,只不过我们的是在大同市西部,最正宗的,始建于辽代,是根据佛教华严宗地经典《华严经》修建的。”

    叶枫暗自琢磨,敢情你这都开上连锁店了?全国各地还有分号?

    “哦,山西的?”叶枫恍然。又有些不解的样子,“山西的和,大师,你到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师弟,把我的名片给这位施主看看。”普度并不着急说出来意,一个箩卜一个坑儿的挖着。

    “名片?”叶枫有些错愕,早听说很多名寺的高僧都大学本科,或者是研究僧了。没有想到这位也不甘人后,名片这现代化的东西都有。

    高僧身上显然不带俗物,不过低僧就无所谓了,瘦小枯干地普航终于把袋子放了下来,却从上衣口袋里面掏出了一沓名片,给了叶枫一张。

    叶枫接过来看了一眼。“华严寺的主持。首席名誉顾问,普度大师?失敬失敬,久仰久仰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华严寺都没有听说过,这个久仰久仰也是信口开河,普度大师宽宏大量,并没有揭穿他的谎言,“师弟,把资料给他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资料?”叶枫有些头痛,不过他倒也没事。只是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普航从袋子里面取出了几本相册模样的本子,递给了叶枫。叶枫只好双手接过,“大师,这是?”

    他信手翻开了一页,发现里面都是一些寺庙的照片,有些了解,这两位高僧显然是在坚定自己的信念。

    “这是华严寺的大雄宝殿,这是观音阁,地藏阁。”普度笑的大慈大悲,所以解说只能由普航来做,“这是藏经柜,那个天宫楼阁。”

    每个地方都有普度穿袈裟的身影,表明人家的确是那里地主持。

    普航一番讲解,仿佛华严寺已经浓缩成了精华,这一个本子已经概括,都说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,这些照片可是花了大力气搞到的,华严寺既然是真的,那么他们两个和尚当然不会是假的。

    “施主,这还有呢,”普航又拿出一个本子,原来他背的袋子里面,都是资料,“这是五方佛,大殿的壁画,主要讲解的是华严经的七处九会,还有,喏,这是善财童子,这上面画地是罗汉图,这个你应该认识,千手观音呀。”

    叶枫连连点头,“真的很宏伟,有气魄,漂亮,如果以后有空去山西,我一定去看看,上柱香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驼佛,我佛慈悲。”普度念了声佛号,“施主

    有这个善念,就是好的,只不过路途遥远,现在交通虽然方便,但是现在生活节奏实在太快,很多心愿,不过是想想而已,想要实施,还是很有难度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叶枫有些发怔普度的紧跟时代潮流,却不能不认为他说的也有一定道理。

    现代地人,想要过点有品质地生活,那得先把自己累的和驴子一样,品质,并不是那么好保证的。

    “我和施主见面,可以说的上有缘。”普度看到前期的播种已经差不多,向普航施个眼色,示意他把资料都收起来,现在的目的当然是收获,“都说百年修得同船渡,千年修得修得共枕眠,却不知道这见上一面,也需要极大的缘分,施主在这里,我在山西,你说这茫茫人海中竟然能见上一面,那实在是缘分啊。”

    “缘分,真的是缘分啊。”叶枫怎么听,怎么像一位春晚厨师说地话,只不过这位厨师是自己,还是高僧?

    “只是可惜世人熙熙攘攘,为名为利,忽略了这点,不知道珍惜,实在让人遗憾。”普度还是那副大慈大悲的样子,只是一双眼珠子倒是颇为灵活,显然是在观察叶枫地表情。

    “是呀,实在让人遗憾。”叶枫站的脚都有些发软,却还是和高僧寒暄,能和高僧说几句,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贫僧有感世人的悲苦,曾经立下了誓愿。”普度终于开始说明用意。

    若是别人,多半会说,你的誓愿,关我屁事,只不过叶枫不是别人,所以他还在问,“不知道大师是什么誓愿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誓愿其实和你有关。”高僧眼睛突然神光一闪,看起来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“啊?”叶枫心道,那可真的缘分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不敢自诩窥测天机,却对看人相略有心得,”高僧暂时把誓愿放到了一边,掐指一算,“我看施主印堂发黑,最近多有不顺,施主,你把手拿来给我看看,你放心,无论准或不准,我是分文不收的。”

    “在西安的时候,很多人花大钱请主持师兄给看相呢。”普航一旁插嘴道。

    “多嘴,普航,你又着相了。”普度多少有些不满,却忘记了他是高僧,瞋戒也是不可犯的,“施主,请放心,你我有缘,施主遇到我是缘分,茫茫人海中,我能给施主看相,何尝不是一个机缘?”

    叶枫很听话的把手伸了出去,高僧只看了一眼就道:“施主五行缺火。”

    “缺火?”叶枫有些奇怪,心道你也太离谱了,我最近被火烧的不得了,这还缺?难道一定要把我烧的焦头烂额才行?

    “物极必反,否极泰来,”高僧继续忽悠,“你因为缺火,所以受不了火,万一真的有火,同样的条件,你必先受其害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呀,”叶枫一拍巴掌,“大师真的是高人,我上午公司才起火,损失惨重,到现在营业执照还拿不到,开不了公司,这难道都是缺火闹的?”

    听到叶枫说自己开公司的时候,高僧眼前一亮,却露出同情之色,“多半是这样了,我说怎么看,都觉得你会有大劫,这场火看来只是个开始,施主危矣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破解?”叶枫看起来有些急不可耐。

    普航看起来已经有了笑意,普度却还是脸色平静,“要想破解施主的劫数,还是和我的誓愿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叶枫忍不住问,“大师到底是什么誓愿,不知道能不能说给我听听?”

    “我在三年前,曾经立下个誓愿,地狱不空,誓不成佛。”普度满脸的庄重。

    “高僧真的心怀伟愿,大慈大悲,”叶枫忍不住赞一句,看着普度好像看着地王藏菩萨一样,实际上地藏王菩萨也说过这句话,难道这位普度高僧,就是地藏王的转世?

    “三年来,我把主持的担子交给了师弟普世,自己却开始云游四海,希望能为多灾多难的世人解除疾苦,我把有缘之人的资料都记录了下来,师弟。”普度看到普航只是在笑,忘记了自己的任务,忍不住的提醒。

    “啊?”普航醒悟了过来,慌忙又上袋子里面翻来了一个名册递给了叶枫,庄重说道:“施主请看。”

    叶枫接过本子看了一眼,发现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姓名,搞的和红花会的花名册一样,颇有规模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