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八十一节 掐死你的温柔
    叶枫记忆中,并没有金梦来的影子,可是他听说过金梦来。

    人生十分奇妙,总是有着这种那种理由,让你和素不相干的人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出来混的,总是要还的,叶枫知道,就算他如何不承认,他就是那个纨绔子弟,可是那个纨绔才子欠下的,还是要他来还。

    如果失忆真的可以湮灭一切,相信很多人都希望失忆。

    记忆有的是甜蜜,更多的却是痛苦。

    出面的叶贝宫,千千,十九层,木头,三司,吉雅夫人,未出面的花剑冰,金梦来,隐者,还有那始终迷雾中沈爷,这些没有什么前生,只有在今世和他纠葛。

    该来的,还是会来的!

    “吉雅夫人找我有什么意图?”叶枫沉默了很久,这才再次发问。

    叶枫不问,隐者就等,他很少有主动询问叶枫的时候,“其实你应该能够猜测的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叶枫有些苦笑,“我没有你想像的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求人不如求己。”隐者突然叹息一声,“叶枫,你的时间真的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叶枫再次发问,“沈爷的基业,真的有那么重要?”

    “基业不见得重要,但是你们之间,黑白总是要分清楚的一天,”隐者淡淡道:“你不要以为,你可以置身事外的看戏,你是叶枫,你还活着,这就已经足够他们重视你!你永远都是这场戏中的一环,无法避免,朴人兴的死,只不过算是一场大戏的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那戏中的主角呢?”叶枫看起来有些发愁,“我和花剑冰?”

    “没有主角。只有成败。”隐者说了一句看似结论,却又莫名其妙的话。

    叶枫放下了npc,没有像以前那样的撇嘴,只是坐在那里,一如既往的发呆,或者可以说,是在思考。

    大盖帽出了办公楼,又进了别地办公楼。

    他头上帽子代表的是权威,他当然可以想进哪个公司。就进哪个公司。

    无论你有没有问题,他过来检查,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他来到大厦的一个房间的时候,别人不会有任何的怀疑。

    大盖帽关上了房门,就摘下了帽子,笑了起来,“老周,你让我配合的工作,我都做完了,不过这样。可是不符合规矩的呦。”

    “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周正方年纪并不大,有时一个老字,只是说明是尊称,资格老。

    “叶枫到底怎么得罪你了?让你动用自己的权利公报私仇?”老鲁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可不能随便说地,”周正方脸上的笑容有些发苦,“我这也是不得已的办法,是不是。宁警官?”

    宁颖点点头,“现在进展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,他这个公司,照这么折腾,开不起来的。”老鲁有些叹息,好像还有些内疚。“他的执照。那面总是用各种理由推脱,按照他申请的程序,本来圣诞节那天就能拿到执照的,如今倒好,元旦都过了,他的执照的事情,影子都没有呢,刚才龙哥给他祝贺,我用无照经营的借口。又罚了叶枫一笔,实在是惭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地。”周正方倒是满不在乎。“你那有什么问题,尽管推到我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等到老鲁走了后,黄道明从内屋的房间走了出来,“叶枫下一步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。”周正方摇摇头,“这小子神出鬼没的,前几天看他去了天天夜总会,以为他已经有些靠谱,没有想到,他转了一圈,优哉游哉的又出来,搞不动他搞的什么名堂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搞不懂,那龙哥不是更不懂?”黄道明笑笑,“这种事情,不要急,顺其自然就好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叶枫也是向往顺其自然,所以他第二天早上还是按时上班,吉雅夫人的定金还是揣在他口袋中,他拿人钱财,并没有与人消灾的打算,多半也是等着凶手顺其自然地来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只不过生活中总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叶枫来到大厦门口的时候,还没有意识到消防车和自己有什么关系。可是等到史禁三人火烧屁股一样窜了过来,惊惶中还有些欣喜的望着他,叶枫终于意识到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执照办好了,还是今天不用上班的?”

    “都不是。”史禁一脸悲痛,“叶总,着火了。”

    “着火了?”叶枫没有反应过来,“那有什么大惊小怪的?”

    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,叶枫脸色变了下,“你不是说我们公司着火了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们公司,还有哪个?”宋公明有些痛心疾首。

    “你们点的?”叶枫有些纳闷,“好好地,怎么会着火?”

    史禁吓了一跳,“叶总,饭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说地,火是昨天晚上着的,我们连电源插座在哪里都不清楚,怎么放的火?”

    叶枫有些头痛,想要看看再说,一个穿着制服的拦住了他,“里面危险,无关的人不要进去。”

    叶枫有些头痛,本来以为执照迟迟不下,就可能是别人在捣鬼,没有想到这次搞的更绝,直接把房子给烧了,目光一动,看到一个警官走了出来,叶枫快步迎了上去,“宁警官,什么事?凶杀案?”

    宁颖看了他半晌,“不是,是你公司的楼层起火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实在应该去算算命,烧柱香。”叶枫有些无奈,“新的一年,诸事不宜。”

    宁警官点点头,说了句,我还有事,就已经不见踪影,叶枫有些发愣,暗想当初看档案的时候,忙里偷闲,叫人家小甜甜,现在新人胜旧人了,竟然说有事,安慰地话都不说一句?

    叶枫的目光随着宁颖移动,水浒三杰也围了上来,三人见到警察,虽然没有做什么坏事,还是条件反射般地闪躲,看到宁颖走远,这才讪讪的靠近。

    “叶总,你马子?”史禁有些流口水,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要扔,自己看上个太妹,都被人嗤之以鼻的鄙视,叶枫竟然钓上个警花?

    “叶总,品味差了点吧?”林通倒是直言不讳,“我觉得她不如方主编。”

    “叶总,她好像有姘头了。”宋公明倒是察言观色,看到宁颖和一个人亲热的说话,一看距离,就知道关系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叶枫早就看到是谁,本来以为新人胜旧人,没有想到那也是个旧人,周正方好像没有当班,穿的是便衣,旧人走了过来,脸色更是灰灰的一片,“叶枫,又见到你了,怎么每次见到你,都有事情发生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想吗?”见到一张好像欠八百块不还的脸,叶枫语气也有些硬。

    “我们勘察了现场,是有人故意放火。”周正方沉着脸,好像也叶枫抢了他老婆,事实上,也有点这个性质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怀疑是我吧?”叶枫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周围的群众看到这情形,已经慢慢的围了过来,离的距离不算太近,但是正好能听到二人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怀疑你放的火,但是我怀疑和你有关,因为根据我们知道的线索,你的社会关系十分复杂,”周正方冷冷说道:“叶先生,麻烦你跟我回去协助调查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空。”叶枫扭头想走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去。”周正方一把抓住叶枫的胳膊。

    叶枫今天不知道怎么的,也犯了邪火,用力一挣,说了句,“干什么,警察要打人呀?”

    ‘噗通’一声响,叶枫愣了一下,警察没有打人,自己好像打了警察,周正方坐在地上,目光望着他,有些发冷。

    “周警官,这是怎么搞的,快起来,快起来。”叶枫只好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周正方打开叶枫的援助之手,自己站了起来,缓缓道:“叶枫,你现在有两个选择,一个是和我回去协助调查,另外一个,就是我投诉你袭警,你带上铐子和我回去录口供。”

    叶枫望了他半晌,“你为什么总是针对我?”

    “我是对事不对人。”周正方脸色严肃,一本正经,“无论是谁,只要有嫌疑,都要和我去警局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叶枫从警局走出来的时候,实在不想回头,这个警局他已经异常熟悉,就算闭着眼睛,皮鞋都能带他走几个来回,出了警局,看到别人望着他的目光都有些别扭,周正方假公济私,到了警局就已经不见了踪影,接待他的竟然还是宁警官。

    宁警官每次在警局见到叶枫的时候,都是特别的温柔,温柔的和大庭广众之下截然不同,叶枫很想掐死这种温柔,只不过几杯茶过后,又变得周身舒泰,只是苦笑,警方需要自己去找龙哥的把柄,龙哥找自己,是因为花剑冰的算计,那么自己呢,夹杂在两者之间是为了什么,难道这就叫做什么所谓的,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?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