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八十节 以退为进
    大盖帽走了,什么都没有带走,留下了一张罚单,还有叶枫苦瓜一样的脸。

    “兄弟,我真的不知道你执照还没有办好。”龙哥倒有些惭愧,“我这是好心办了坏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当然怨不得龙哥,”叶枫只能装作没事一样,“小事一桩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你把支票再给我?”宋老板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叶枫有些发愣,握着支票的手有些发紧。

    “我去跟那个鲁同志说说,说我们这不过是开玩笑,并不是做生意?”宋老板满怀期望。

    “说了屁。”龙哥一挥手,“几千块算不了什么,兄弟,我帮你出。”

    “那多不好。”叶枫招呼龙哥和宋老板坐下,宋老板推脱有事,先走一步,水浒三杰都是郁闷的抓狂,这个叶总赚钱怎么从来不走正道,刚才那个吉雅先放了五十万的支票在这里,本来就已经惊天动地,没有想到转眼之间,叶总竟然又收到了十万的红包,不要说金点子没有出,就算泥点子都没有一个。

    他挣钱,怎么让人看着郁闷?

    龙哥倒是替他们把悬疑解开,“上次兄弟去我那里玩,转手就输了十万,我这个做大哥的,真的很惭愧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手气不好,怎么能怪龙哥。”叶枫让人上茶。

    龙哥摇摇头,“事后我说了他们,怎么不开面,兄弟的钱也赢。”

    “亲兄弟还明算帐呢。”叶枫推起了太极,拿出了支票,“这张支票还得麻烦龙哥还给宋老板,你看他茶都没有喝一杯,好像龙哥你对他?”叶枫欲言又止,只不过含义再明显不过。

    “还个屁。”龙哥摇头,“兄弟,你不要想歪了,我没有逼他,只不过我欠他几百万还没有还,他想要我给钱,总要吐出点实惠才行,咱们是兄弟,有生意当然想着你。”

    欠债的是大爷。还钱的是孙子的确不错,宋公明有些艳羡,原来这年头,欠债也是门学问。

    “那我可真受之有愧。”叶枫暗想,你搞什么鬼,难道信奉什么男人有钱就变坏的原则,一定要我变坏是吧?上次的十万输掉后,转眼你又送了十万?

    “对了,兄弟,生意还不错吧?”龙哥坐了下来。扯东扯西的,终于扯上了正题,水浒三杰一旁几乎膜拜的眼神望着龙哥,心中却有些纳闷,这哪里是黑社会地老大,分明是隔壁的憨厚大哥嘛。

    “你也看到了,执照还没有下来,”叶枫避重就轻。叹息一口气,“生意没有想像的那么好做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生意不好做,主要是你现在的公司,基础不好,”龙哥忍不住又旧事重提。“我的夜总会总经理的位置。还给兄弟留着呢,你若是觉得自己开公司麻烦,不妨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龙哥的好意我心领了,”叶枫的摇头断绝了水浒三杰的念头,“可是一有困难就退缩,那不是我地性格。”

    “好,说的好。”龙哥大为赞赏的样子,“兄弟这性格,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宋公明一旁郁闷。心道你和你干妹妹一个德性,犯贱不是?

    龙哥目光略过了水浒三杰。好像这才见到一样,“这是你的员工?”

    叶枫倒是不遗余力的介绍一遍,龙哥听了,缓缓点头,说了句很好,然后已经站了起来,“兄弟想创一番自己的事业,我是绝对不会勉强的,只是你要记住,任何时候有困难,只要过来找我,说一声就行,我这个做大哥的,出钱出力的眉头都不会皱一下,再说大哥我的公司还有几个,再容纳四个人,也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    龙哥一走,水浒三杰已经迫不及待地围了上来,就算史禁都忍不住说,“叶总,龙哥话中有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听出什么?”叶枫问。

    “他的意思是说,如果你过去,我们三个也可以过去?”史禁沾沾自喜,虽然说他已经立志不做黑社会,可是那是没有机会,龙哥的拉拢,那可是千载难逢。

    叶枫叹息一口气,“你们三个人过去,关我屁事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史禁愣了下,终于明白自己的自作多情,“那个,那个的确和叶总没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,”林通突然补上了一句,“最少如果我们三个过去后,叶总你能省点口粮。”

    “老三,你什么意思,你说我们是吃货?”史禁有些不太得劲,龙哥说的简单,可是刚才望了自己一眼,满是鼓励,显然是求贤若渴,自己是个人才,要过去可以,但是要劝叶枫过去。

    叶枫摇摇头,“我有我的打算,想去找龙哥的,我不勉强,如果不想去找龙哥地话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水浒三杰异口同声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先把灭火器买了。”叶枫坐了下来,风吹不动的样子。

    史禁想一屁把他打到龙哥那里去,却又只是个设想,无奈的管叶枫要钱,建议了一下,“叶总,其实这东西买了没用,着火的几率实在小之又小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我说什么用?”叶枫看着他,一脸的无奈,“刚才那位来,你应该向他解释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那个,你早说呀,”史禁一副后悔莫及地样子,“我以为你要亲自处理,不敢越俎代庖地,要不,我现在去找他?”

    “找他干什么?交罚款?”叶枫摇摇头,“快去做事吧,三天之内,你们要是不能解决执照的问题,就要解决自己吃饭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三人吓了一跳,窜出了办公室,等到室内没人的时候,叶枫这才拉开抽屉,拿起那把匕首,看了半晌,若有所思,等到过了很久,这才拿出npc,看着一闪一闪的红灯,按了下去,很快红灯变绿,代表有人接,只是却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。”叶枫虽然知道那面看不到自己,嘴角还是浮出了笑意。

    “不是好久不见,是好久没有听到你的声音,”还是那个苍老的声音,也像有些笑意。

    “我,我主要想向你打听个事情。”叶枫犹豫一下,多少有些惭愧,他知道隐者希望他没事的时候,也可以联系,可是他每次联系隐者,都是有事相求,好像在他的内心,这个隐者帮助他,是天经地义地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隐者不急不缓。

    “吉雅夫人是什么人?”叶枫望着手中的那把匕首。

    “吉雅夫人?”隐者地声音有些疑惑,“我好像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没有听过?”叶枫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奇怪,”隐者并没有什么尴尬,“我不认识的人,应该比我认识的要多。”

    叶枫皱了下眉头,觉得他说的是大实话,也是废话,“或许这是她的假名?”

    “她找你什么事?”隐者问。

    “她说她丈夫在情人家被人杀死,想让我帮忙找出杀人凶手,五十万美金的定金,五百万美金的酬劳,这个女人出手很阔绰。”叶枫对于隐者很少隐瞒。

    半晌没有听到那面的动静,叶枫忍不住的问,“你在听?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。”隐者回道:“听说你最近开了家金点子公司,好像不是私家侦探?”

    “你好像一直在我身边?”叶枫忍不住的问,“你跟了我几年,你到底想从我这获取什么?”

    “获取你的记忆,”隐者说了一句后,不等叶枫回答,已经转移了话题,“你的地方很偏僻,你好像也没有做什么广告?你开了金点子公司,是不是只是想让别人摸不透你的底牌?”

    “你好像摸的很透。”叶枫有些苦笑。

    “我是例外,”隐者缓缓道:“有钱的人通常不笨,笨的不会有钱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实在有道理。”叶枫只能点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会莫名给你五十万的定金,她平白给你五十万的定金,眉头都不皱一下,这说明她对你有信心,或者是听说过你,抑或是,她本来就认识你?”

    叶枫皱了下眉头,“可是她看着我的眼神,很平静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嘴角左边靠上是不是有颗痣?”隐者突然问。

    叶枫一愣,闭上眼睛只是几秒,就已经霍然睁开,“你说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她说的中国话?”隐者又问。

    叶枫想说你说的是废话,突然心中一动,“你说她不是中国人?我看她的面部特征,很像亚洲黄色人种,只不过她的普通话是有点生硬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可能叫做雅姬,吉雅或许是她名字的倒写,”隐者并不很确定,“出手这么阔绰的,特征符合的没有几个,雅姬是东南亚黑帮组织雅库吉教父的女儿,她的丈夫叫做朴人兴,在澳门很有势力,只不过有一天被人杀死在情妇的家中。”

    “谁杀了他?”叶枫急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”隐者沉默片刻,缓缓道:“不过根据传言,是一个叫做金梦来的找人下的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