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七十九节 送钱赔钱
    史禁眼珠子差点爆了出来!

    这女人什么来头?

    史禁很想使劲的把支票接下来再说,叶总竟然还在犹豫,史禁心里叹息,这个叶总,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,早知道当私家侦探这么有钱,就不开金点子公司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联系方式,”吉雅伸手又拿出一张名片,丢在桌子上,“你考虑好了,打这个电话找我。”

    吉雅夫人站起来,向外走去,叶枫突然叫了一声,“夫人,你忘了件东西。”他的目光望向了匕首,吉雅夫人却是头也不回的说了一句,“那把匕首,等你考虑好了,再决定是否送给我。”

    吉雅夫人走了,关上了房门,留下一张支票,一把匕首,史禁望着叶枫,不由的佩服,这位叶总真的即要钱,又要命。

    房门又是响了两下,宋公明一跃而起,“我来开。”

    吉雅夫人又回来了,这是水浒三杰的想法,叶枫却是不动声色的把匕首放到了抽屉里面,宋公明一拉开房门,酝酿的笑容发了酵,“同志,你好。”

    进来的带帽,一本正经的望着宋公明点点头,嗓子仿佛伤了风的嗯了声,点点头,目光越过了宋公明,“你们叶总不在?”

    “在,在,”宋公明的笑容已经有些僵硬,扭头唤了一声,“叶总,有人找。”

    他当然认识这位同志,四天来过三回了,他们的公司鸟不拉屎,可是这位上这里,好像天天吃早餐一样的准时。

    吉雅夫人进来的时候,一挥手就是五十万之巨。叶枫也不过站了起来,点头示意,可是看到这位同志,竟然也浮出动人的表情,绕过办公桌,一把拉住大盖帽的手,“同志,又见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叶枫有如地下党接头一样的激动,对方却好像叛变投节的汉奸一样。表情冷漠,抽回了手掌,淡淡道:“我其实不想总见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,”叶枫连连点头,表现出罕见地热情和拍马,“真麻烦鲁同志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不能少麻烦我一次?”鲁同志看了办公室一下,“怎么的,灭火器还没有买?消防要注意呀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叶枫愣了一下,望向了史禁。“我昨天不是让你买了?”

    “我,你……史禁有些头大,暗想老总栽赃嫁祸的本事一流,你昨天梦游的时候,告诉我买了吧?

    “我什么我,你什么你,快去买。”叶枫有些不满,转脸面向大盖帽的时候。又是笑容满面,“我想先把工商营业执照办了,再办理消防证的,馒头总得一口一口吃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倒是想一口吃了个胖子。”鲁同志不急不缓,“工商执照还没有办。你就敢开业。你不知道这是违法的行为?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开业了?”叶枫一脸的无辜,“我这不是在关门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公司的牌子已经挂在了外边,这就说明你已经营业了,知道不?”鲁同志大义凛然,“而且刚才我来地时候,看到一个女的走了出来,她是不是你的顾客?”

    叶枫暗道,你以为我是牛郎,还是怎么的?

    “那是他的朋友。过来恭贺一声。”叶枫一指宋公明。

    宋公明只能点头,“是。是,都是朋友,鲁同志,实话实说,我们今天在这里,主要是研讨执照如何拿下的问题,你看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房门又响了几下,虽然叶枫几位盼星星,盼月亮的希望顾客上门,只是这时候,只希望来的打扫卫生的大妈。

    “去开门呀,”鲁同志眼前一亮,“不知道是谁?”

    无证经营被抓住的后果,可大可小,鲁同志火眼金睛,当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。

    “我去开门。”林通没有看出来形势地危急,怎么算怎么都应该是自己工作的,吉雅夫人是老大接进来的,大盖帽是二哥出的面,这次自己一定要做点事的。

    宋公明只想把林通打成马桶,可是又不能阻止,心中只是念着阿弥陀佛,如来佛祖,保佑我们渡过这场劫难吧。

    门一打开,林通一愣,转瞬也露出笑容,“两位先生,你们找谁?”

    叶枫抬眼一看,愣了一下,撇开了大盖帽鲁同志,快步的走了过去,一把握住其中一人的手,“龙哥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林通差点趴了下来,龙哥?这位脸长的非常六加七地是龙哥?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能来?”龙哥笑了起来,情深意重,“我的兄弟生意开张,我这是来捧场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叶枫在笑,可是笑的有些像哭,“这位是龙哥的朋友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是朋友,宋老板,宋潜。”龙哥笑的倒是很开心,“老弟,你看我多为你考虑,宋潜宋老板,给你送钱来了,我前几天就听说兄弟地生意开张,可惜我在外地,不能第一时间过来祝贺,这不才回来,和宋老板一说,他说生意正有难题,这不你是金点子,这可巧地不能再巧,所以就过来找你了,兄弟,兄弟,你眼睛怎么了?没什么吧?”

    叶枫停止了挤眉弄眼,尴尬的笑了笑,“没什么,没什么,风沙迷了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这屋子里面怎么会有风沙?可能是小飞虫吧?”龙哥有些不解,转头对旁边胖胖的老板说道:“宋老板,这就是我兄弟,我和你提过的,叶枫,叶总,生意开张没有多久,请你多关照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,”宋老板油光满面,脸上的黄油刮刮可以炒两个菜,一只手好像中风一样伸入了怀中,掏出个支票薄,“叶总,你要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叶枫有些发愣,“这个,这个不急。”

    宋老板望了身边的龙哥一眼,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,“这个,我相信龙哥,我相信叶总,叶总的金点子,”掏出签字笔,胖手一挥,“十万,十万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‘刺啦’一声响,撕碎了众人的心,宋老板地心好像也破裂成碎片,“叶总,这是十万,你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收。”叶枫的笑容比他还难看,“我真地不能收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收。”宋老板手虽然颤抖,但还是坚持的咬牙瞪眼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能收。”叶枫明白点什么,这位宋老板真的是送钱来的,只不过是在龙哥的威逼利诱之下,若是平时,叶枫也就收下了,可是后面还有个大盖帽看着,这钱,绝对不能收。

    二人推推攘攘的功夫,支票已经莫名其妙的到了叶枫的手上,叶枫一呆,才要还回去,大盖帽终于等到了机会,如何能够错过,一把抓住了叶枫的手,“叶总,这次你还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说?”龙哥终于看到了大盖帽,“老弟,你交情挺广呀,局子里面都有人给你祝贺?”

    “那个,不是祝贺,是过来整顿的。”叶枫无奈的叹息。

    “整顿?整顿什么?”龙哥看起来有些恼火,“我老弟做的是正经生意,你整顿个屁,不要以为你带个帽我就怕你,怎么了,你不要不服,你不服,我也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叶枫想说,龙哥呀,给点专业精神好不好,你不服不要紧,我可是受制于人呢。

    大盖帽无视龙哥的存在,只是望着叶枫,“叶枫,你现在是无照经营,”拿着那十万块的支票晃了下,“你不要反驳,这是事实,我亲眼看到的,这位宋先生,你是不是花钱买他的点子?”

    “是呀,是呀。”宋老板不知死活的点头,龙哥拉都没有拉住,笑容也有些发苦,终于明白自己好像好心做了错事。

    “那就ok,“叶枫,你无照经营,依法应该取缔的,不过就算取缔之前,你也得先把罚款交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大盖帽也有签字笔,开了张票子给了叶枫,当然不是支票,两张票子一起交给了叶枫,“你先把罚款交了,然后再办执照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样,真的不是这样,”叶枫看起来有些发毛,“鲁同志,你听我解释,我执照早就申请办理了,圣诞节那天去取,可是人家说电脑系统出故障,我的记录竟然不存在,竟然让我补登记,可是那天朋友们都上门祝贺了,所以我只能把办公室门打开吧?过了几天,我再去问,结果电脑又出了故障,又赶上了元旦放假,法定假日不办公,我今天真的准备再去问问的,这个不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的错,难道是我的?”大盖帽帮理不帮亲,“叶枫,我告诉你,一切都要按照规矩办事,这个公司,不是你想开就开的,电脑系统有问题,也不是就你一个办不成执照,可是怎么不罚别人呢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叶枫有些发愣。

    大盖帽罚款任务完成,已经向门外走去,“还有,你一会儿就把门口的牌子取下来,不然我见到了,还得罚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