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七十七节 一镖定输赢
    听到叶枫一语说出了自己的心思,而且是最到位的那种,叶枫还没有虎躯一震,李太妹就已经娇躯一震,心道这个叶枫真的聪明人,说到自己心坎去了,甘威却是冷笑,“能管理这个夜总会的,要有两下子的,我只是怕,叶总就算当上这个位置,也有人不服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不服,你?”叶枫抬头望了甘威手中的飞镖一眼。

    甘威玩耍飞镖都快玩出茧子来,对于李太妹的拐弯抹角,多少有些不耐烦,“叶总,你是男人,我也是男人。男人的事情就应该男人之间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叶枫的笑容有些讥诮,望了李太妹一眼,“那她出场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甘威本来气势汹汹的,想拿出点男人气概,一举击败叶枫,没有想到这人虽懒,一张嘴却总是说在关键的地方,无奈之下,只能绕开话题,“你想坐这个位置,我也想坐,可是坐这个位置,首先要有实力,要能让手下信服,要能管得住砸场子的,人际关系不用问,也得罩的开!”

    叶枫笑了下,“所以你觉得我们两个,应该是能者居之?”

    “当然,”甘威一指李太妹,“这是龙哥的干妹,她当然是希望我坐上这个位置,不然也不会找你来,可咱是男人。依靠的是真本事。不能靠关系是不是?”

    他其实也想靠关系,只不过看起来自己的关系显然不如叶枫,所以只能主动显示大公无私。

    叶枫看着甘威,“所以你觉得我们应该用男人的方式,比试一场,输的自然应该乖乖的退出总经理这个位置?”

    “对呀。”甘威应了一声,心想这小子怎么和自己肚子里面的虫一样,每次都说出自己地心声,只不过感觉到自己地失态。咳嗽了一声,“不知道叶总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叶枫终于搞明白,为什么就算位置有空的,龙哥也不让这小子坐,这小子好像火烧屁股一样的迫不及待,如果真的坐在这个位置上,估计不用几天。那个李太妹就会守活寡的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说的不错,”叶枫终于表态,“只不过我们怎么才能证明自己更男人?喝酒,打一场。还是投掷飞镖?”

    甘威又咳嗽了一声,心道这小子又说出了自己的心声,喝酒自己不行,还不如自己的马子,自己的马子虽然年纪不大,但那是从酒缸里面泡出来地。不然也不会一找叶枫就是喝酒,打架呢,自己虽然是被砍出来的,可是刚才看叶枫那小子,不皱眉头的就给别人一啤酒瓶子,也算个狠茬子,自己和他打,不见得稳赢。难得的是他主动提出来比试飞镖,可是自己这飞镖拿出来的太早。瞎子都看出来,自己飞镖玩的不错,自己主动说出来,多少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不等甘威害臊,叶枫已经再次替甘威解围,“喝酒我是不行的,我这人见到酒都醉地。”

    水浒三杰想把脑袋埋到裤裆里面去,只是觉得这个老总骗死人不偿命的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比喝酒。”甘威大度的一挥手。

    “打架也不好,”叶枫有些叹息,“无论坐不坐这个位置,你是龙哥的手下,我也是龙哥地朋友,他不在的时候,我们虽然不能捧场,总不能拆台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比打架,只不过如果不比打架,不比喝酒,那还有什么可比?”甘威眼睛有些发亮,本来手中的飞镖,把戏一样的耍着立威,这回偷偷的藏在手心,翻过手掌,只是恨别人看不到,又希望叶枫能记得刚才自己说过什么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还会两手飞镖的,就是那面地那种,”叶枫有些犹豫,伸手向投掷飞镖的场子指了下,“可是我不知道你会不会?”

    甘威心中乐开了花,却终于懂得隐藏一下实力,“我也会一点。”

    叶枫如释重负,“那就好,我就怕你这个如果也不会,那我就胜之不武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既然你提出来,我是主人,当然听你的。”甘威心底的笑容浮到了嘴角,“走,走,走,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叶枫站了起来,当先向娱乐区的飞镖场地走了过去,水浒三杰只是觉得叶总这次脑袋真的灌水,你没有看到甘威那小子手中是什么?不是你家锅盖的,瞎子都知道这小子玩飞镖有一套,你这样地比试,不是往枪口上撞?

    甘威和李太妹跟在后面,李太妹看着甘威的兴高采烈,忍不住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你小心点,这小子不地道,他可能也有两手地。”

    甘威只是冷笑,“你忘记了我什么外号?无敌飞镖王!我能连续十次掷中红心,我不信这小子也有那么神奇。”

    李太妹脸上也终于露出了笑意,“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,还以为这小子有多明智,看起来脑袋不过是石膏做的。”

    水浒三杰看到人都走到那面去了,也是无奈站起,怎么说他们也是和叶总一起的,捧个人场也是好的,宋公明突然一拍巴掌,低声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白什么?”史禁扮演着头大无脑的角色。

    “瞎子都能看出来这小子飞镖玩的不错,叶总估计和他比试这个,他的目的不是想赢,”宋公明未卜先知的说,“他只是想输,然后带我们走人,这个夜总会的老总位置虽好,可是叶总并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其余的两个兄弟都是点头。一块来到了叶枫的身边。更加肯定了这个想法,叶枫已经在说,“我们没有必要比到天亮,不如一局定输赢如何?”

    宋公明得意地笑,向两个兄弟心领神会地眨眼。

    甘威却有些犹豫,这个马有失蹄,人有失手的时候,他本来的意思是十镖定输赢,这样把握更大一些。毕竟他摸飞镖,可比摸酒瓶子的次数多的多,可是叶枫既然提出来,他总不好反驳,万一叶枫觉得不满,再换另外一种比赛方法,岂不是节外生枝?

    “一局就一局。”甘威一咬牙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一局可以,要是都投中红心呢?”李太妹聪明的有如诸葛亮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就算打和,再比第二局。”叶枫淡淡的笑,却好像有点迫不及待。“你先请?”

    甘威傲然一笑,“我先就我先。”

    气运丹田,重心前六后四的,甘威拿过一只飞镖,手竟然有些发抖,李太妹心中骂了一句。狗肉上不了大席的。

    也知道自己有些激动,甘威终于吸了口凉气,镇静了下来,手一挥,飞镖一闪,‘波’地一声响,正中红心!

    水浒三杰虽然知道这个结局,还是多少有些失望。叶枫却是笑笑,随手取过一只飞镖。“中红心不容易呀。”

    李太妹看到了,噗通噗通的一颗心跳的更加剧烈,只是恨不得抱住甘威,好好的亲上一口,甘威傲然的挺起胸脯,有如得胜的大将军,“是不容易,叶总,看你的了,”又觉得还是不过瘾,加上了一句,“祝你好运。”

    叶枫笑笑,“运气哪有实力重要?”

    甘威心道,你才知道这点?可惜已经太晚了。

    “快投吧。”李太妹忍不住地催促。

    叶枫笑笑,看了一下手上的飞镖,“我这个尾巴是绿的?你的好像是红地?”

    甘威一怔,心道你倒不是红绿色盲,“不错,又怎么了,难道你觉得红的彩头好一些?小姐,来,给这位先......生换个红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”叶枫摇摇头,“我只是说一下,万一我们都投中了红心,凭这个飞镖的尾巴,也能分辨一下哪个是哪个。”

    甘威心想你小子莫非想耍赖不成?李太妹却是忍不住的冷笑,“叶总,大丈夫一言既出,死马难追的。你再拖延时间,这一镖还是要投地。”

    “死马难追?”叶枫喃喃自语,“马都死了,还怎么追?”

    他往前走了一步,看了看手中的飞镖,缓缓说道:“这飞镖尾巴是绿色的,你们可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记住?”甘威忍不住的问了一句,突然见到叶枫手一挥,飞镖电射而出,慌忙抬眼望去,只是听到‘夺’的一声响,紧接着‘啪’的一声响,突然睁大了眼睛,眼珠子差点爆了出来,他终于明白叶枫为什么要他记住飞镖的颜色!

    靶子上只有一只飞镖,尾部却是绿色的。

    飞镖正中红心,分毫不差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叶总,你地飞镖呢?”叶枫的动作太快,李太妹没有反应过来,抬眼望去地时候,只发现一只飞镖,忍不住的讥笑,可是看到甘威的脸色有如飞镖的尾部一样,有些发绿,忍不住问道:“甘威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不应该问我的飞镖,应该问问他的。”叶枫笑了下,“甘威,我的飞镖好像是中了红心,你的呢?”

    甘威有些发呆的望着标靶,已经明白了叶枫的手段,他让自己先投飞镖,显然已经打好了主意,自己虽然是中了红心,可是叶枫随即的一镖,打掉了自己的飞镖,而且还能中了红心,这就是他刚才说的,是本事,不是运气!

    水浒三杰愣了一下,宋公明再次如同诸葛亮般的笑,仿佛忘记了自己的大预言,“他的飞镖在地上。”

    “飞镖在地上的赢,还是飞镖在靶心上的赢?”叶枫故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脑袋被驴踢的,才会认为在地上的赢。”史禁大笑了起来,看到李太妹的幡然醒悟,悔恨不迭的脸色,开心非常。

    “那甘先生的看法呢?”叶枫又问。

    甘威嘴角一阵抽搐,终于咬牙说出了三个字,“不错,你赢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