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七十节 大眼迷人,小眼勾魂
    有希望就要努力,本书急需推荐票,请朋友们多多推荐票支持了,感谢!!

    叶枫坐了下来的时候,竟然还有茶水一杯,享受单间待遇。

    茶水是宁警官亲自倒的,茶叶是上好的碧螺春,看着卷曲成螺的茶叶渐渐的舒展,蒸蒸的热气颇有暖意,叶枫忍不住的叹口气,“宁警官,又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会是麻烦,如果这种事情也算麻烦的话,我宁愿你天天麻烦我。”宁警官并没有像上次那样坐在审讯台的对面,她竟然扯了个凳子,坐在叶枫的旁边。

    茶香,人也不差。

    不过宁警官身上虽然有香气,毕竟不是龙诞香,叶枫敏感的香水好在只有一种,所以他一直没有打喷嚏,只不过看着宁警官离着自己的距离,实在不像是审讯的距离,叶枫只想打个喷嚏把她吹走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好意思,”叶枫有些汗颜,“这次宁警官来……”

    他突然不说话了,他发现他说的什么都是废话,因为宁警官好像没有听。

    宁颖只是望着他,眼眸黑漆的好像一潭碧水,让人深陷其中的无法自拔,宁警官的眼睛其实并不大,可是却十分的有神,和她一比,有些女人的大眼睛好像牛眼一样,再说有句话说过,大眼迷人,小眼勾魂,宁警官这么一望,简直可以用勾魂夺魄来形容,好在叶枫水性了得,走过的桥比别人的路还多,讪讪站了起来。“宁警官。要没有什么事情的话,我准备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女人直勾勾的望着你,神魂颠倒的样子,是个男人都会自作多情一番,叶枫是个男人,却是知道一切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,因为宁警官怎么看,都是不像花痴的。

    “不急,不急。”宁警官挥挥手。“我还有些事情和叶先生谈。”

    叶枫只好坐下,一个警察在警察局和你说有事情谈,那和婚介所不同,是你谈也得谈,不谈也得谈。

    好在这次坐下后,宁警官没有再施展勾魂**,只是拿出一沓资料。“叶先生看一下这个。”

    叶枫只能接过来,看了几眼,脸色有些改变,放下了资料。脸上竟然还有着笑容,“人民地公仆果然是不辞辛苦,只不过我不清楚,是不是警局里面,每个市民地资料都是这么的详尽?”

    资料上清楚的印着叶枫这两年在本市的一举一动,当然。不过是他光天化日之下的活动,可这已经让他很吃惊,宁颖既然一两天的功夫,就调查的这么清楚,花剑冰就有可能更清楚,他虽然不在警察局工作,可是他取得这些资料,并没有一般人想像的那么困难。

    叶枫一直以为。自己现在已经占据了点主动,最少花剑冰开始试探自己。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防备,但是如今看来,这些防备实在有些可笑,花剑冰不动手,是不是只在等待最好的机会?他不但要等最好地机会,还要等待可以置身事外的机会,他一定要让自己的死,和花家一点关系没有,这点很重要!

    宁警官可以看到叶枫英俊的外表,但是看不穿他脑袋里面想的是什么,不过她还要试一下,对于本市的黑社会,她是深恶痛绝,“并不是每一个人在警局,都有这么详尽的资料,只不过你是例外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枫回了一声,看似迷糊,始终不着边际地他已经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们对你知道的不多,可是却也不少。”宁警官并没有望着资料,只是看着叶枫的眼睛,对于资料上记载的一切,她早已烂记于心,“你大约两年前来到了这里,中间有半年左右地时间离开,后来再次回来,在这一年半的时间内,你做了最少十七份工作,如果平均来算,也就是每个月会换一份工作。”

    叶枫只有苦笑,对于这种调查,他反驳不了什么,也无从反驳,更是没有必要,“我换工作犯法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犯法,我想叶先生你是误会了。”宁警官摆手,又把凳子往叶枫的身边拉了点,叶枫却如定海神针一样的不动,他知道宁警官的肢体语言的意思,实际上,他甚至能从别人地一个手势,就能看出对方的心意,宁警官的意思很明确,她想让叶枫觉得,他们其实已经是好朋友,关系也不错,如果他主动一些的话,他甚至可以追求她,当然这里要有交换的条件,作为警察的男朋友,他当然要满身正气的和恶势力做斗争,谁是恶势力,当然是龙哥!

    宁警官调查了一天,显然还不知道,龙哥那边,正在

    张开了血盆大口,等着叶枫上门,她还在迫不及待的把叶枫往龙哥嘴里送。

    “我们对于你很好奇,我们觉得你做人真地值得敬佩,不只是从你这两天的表现,你是一如既往地如此。”宁警官先给了叶枫一颗甜枣,“只不过,我们觉得你也是很奇怪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奇怪法?头上长角了?”叶枫突然心中一动,警方是在利用他,可是他何尝不能利用下警方?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他,脸上突然浮出点动人的微笑,宁警官看了,有些发愣,她发现叶枫的笑容有多种,眼下的笑无疑是让人捉摸不透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你的工种繁杂的让人难以想象,你甚至去一家软件公司做了程序员,你写的一套软件,是关于小区报警系统的,竟然能够撑得起一家公司,到现在,你的那套软件一年后的现在,竟然还在配套销售。”宁警官希望从叶枫脸上发现一点得意的表情,只是可惜,她看到的只是笑。

    “真的?那我可真荣幸。”叶枫笑笑。

    “可是当那家公司准备升你职的时候,你却不辞而别,到现在还让那个软件公司的老总念念不忘。”宁警官缓缓道:“这当然不让人吃惊,因为像你这种行为的人很多,可是最让我吃惊的是,你辞职以后,去了一家快递公司当了半个月的搬运工。”

    “革命工作只有分工不同,没有贵贱之分。”叶枫好像捧着个小红本本。

    “哦,”宁警官点点头,“看来你真的是这么想的,因为你随后的工作,在别人眼中,都算是分工比较,比较底层的。”宁警官竭力想要用个委婉点的词语,“你在夜总会当过调酒师,做过地产经纪,甚至在一家小饭馆做过厨子,你最长的工作时间是在开荒者,也就是你最近的一家公司做销售工作,不过听说已经辞了职,但是你竟然做到了总经理的位置,你最短的工作时间是一天换了两份工作,上午才进一家公司收了一百块红包后,下午就能去另外一家公司吃年夜饭。”

    叶枫忍不住摸摸下巴,“你要是不说,我还不知道,我的工作经验这么的丰富。”

    “有几家公司对你念念不忘,但是有几家却说你一点个人能力都没有,”宁警官说到这里,做了个总结,“所以我说你是个很奇怪的人,可是根据我们不完全的统计,你帮助的人远远超过十七个,你一直换着工作,挣着八百块一个月的工资,却很可能一个月花出去一千六,你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,可是却不是沽名钓誉的人,你所做的一切,如果我不去调查,除了当事人,没有谁会知道,这种人让很多人看到,很傻,可是,”宁警官叹息一口气,语气多少有了点刚才没有的温情,“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叶枫看着她的表情,不敢说你喜欢,不如嫁给我算了......,宁颖的表情,看起来真的有那个意思,“这些显然都不触犯法律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,”宁警官断然摇头,却又丢给叶枫一份资料,“但是这上面的就说不准的。”

    叶枫心中一凛,以为她暗指自己其余的事情,神色不动,接过来一看,翻了几页,笑了下,“这些和我有关?”

    “应该和你无关,但是可能和龙威有关。”宁警官眼中掠过一丝厌恶,似乎提到这个名字就不舒服,“这里有几宗案件,现在都是悬而未决。”

    叶枫停止了翻阅,递还给宁颖,“这都是机密,宁警官不应该给我看的,甚至从某些的角度来看,宁警官把这个给我看,已经是违反纪律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宁颖笑笑,“我既然给你看了,就不怕你说出去,因为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担当不起。”叶枫手伸出去,就没有缩回来。

    宁警官不以为意,接过了那份材料,“这些只是一些普通的案子,只不过,这些案子如果是一个人做的,那已经足够他死十次的。”

    “很可惜,”叶枫缓缓道:“人只能死一次。”

    宁警官点点头,“可是有些人就算应该死十次,却还是好好的活着,”她用手拍了下手中的材料,“这些只不过关系到一两个而已,虽然让人痛恨,可是最让我担心的却是另外的一件事,那是关系到千千万万人幸福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叶枫皱了下眉头,尽着听众的职责。

    “毒品!”宁颖长吸一口气,一字字道:“我们目前已经怀疑,本市最大的毒品买卖市场,就有龙威的参与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