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六十八节 八个打一个
    周推荐榜现在是第十三名,感谢朋友们的推荐票支持,还差一名上榜,能不能上榜全靠你们了,感谢!

    方竹筠当然可以在这里,她是真情在线的主编,她又是信明慈善的负责人,她不但工作热情,人又热心,在公在私,来到这里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叶枫明白这点的时候,也明白添砖是什么意思,信明慈善已经准备发动一场捐款来帮助袁母和袁雪,每个人的钱虽然不多,可是人多力量大也不假,虽然说兔子不吃窝边草,可是他们不是兔子,所以捐款先从自身开始,叶枫来了,就和黄继光一样,撞上了枪口,而且看众人的表情,他拿出的钱如果份量砸不死别人,那不如砸死自己的。

    众人没有问他为什么来这里,帮人不需要理由的,不过好在叶枫什么事情总能逢凶化吉,当袁雪说出自己凭借本事能救母亲的时候,众人先是吃惊,再是兴奋,最后是欢呼!

    就连躺在床上的袁母都忍不住坐了起来,热泪盈眶的抱着女儿,她激动的不是自己得救,她高兴是女儿能够凭借自己的劳动赚钱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觉得劳动最光荣已经是笑话,可是这些生活在底层的人才知道其中的含义,因为他奋斗过,他可以吃的香甜,睡的安稳,最重要的是,他是堂堂正正的问心无愧,别人的看法无所谓,但是他会为自己自豪!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我们几个人忙了一天,还不如你一个人说几句话。”方绣筠走出袁家的时候,看到的是黄昏的落日,晕黄的光环旁,红彤彤地一片。方绣筠望着身边地叶枫。不知道怎么竟然想起一句古诗,人言落日是天涯,望极天涯不见家!

    叶枫也和他们忙碌了一天,他看似傻傻的捧着个盒子去募捐,竟然也能收获几百块,几个人出去募捐一天,收入加在一起,竟然也有几千块,几千块虽然不多。可是却是沉甸甸的,因为它可以救人,也代表着冷漠城市中,还有的爱心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凑巧。”叶枫很谦虚,除了方竹筠外,他身边还有王强,三人并肩走在一起。各有各的感慨。

    “忙碌了一天,终于可以回家了。”王强叹息一声,“你们也回家吧,虽然我很想请你们去唱歌。”

    “回家?”方竹筠突然问了一句。“家在哪里?家是什么?”

    她其实已经想要成家,可是房屋毕竟不是家,家是什么?

    “家在心中。”叶枫突然道:“家是一种真实,家中有牵挂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的时候,心里一直在抽搐,想起了袁妈妈和袁雪抱头痛哭的时候。他竟然也有些心酸,他才发现,自己逃避的是家,向往的也是家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说地那么高深,”王强笑了起来,“我只知道,天天回家,有老婆孩子在惦记。那就足够,那就是家的。”

    三人笑笑走走。来到一个巷子的时候,都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不是巷子不够宽,容不下三个人并肩行走,而是因为巷子的那头立着几个混混,手中不是拿着棒球棍,就是皮管,有一个人横眉立目的,用皮管拍了下手掌,啪啪作响。

    叶枫斜眼向后看了眼,发现竟然也有几个人慢慢的逼近,皱了下眉头,他没有想到有些事情来地这么快。

    几个混混目光不善,显然是为了他而来,是谁派他们来的?叶枫一时想出来的有几个,恨他的有几个,他不想因为自己地事情拖累别人,更不想连累方竹筠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走。”叶枫低低的声音,“我来挡住他们。”

    方竹筠脸色也有些发白,“叶枫,是找你的?”

    她现在只是恨不得学会女飞侠的本事,三拳两脚帮助叶枫打倒这些人,她知道以前叶枫晚上经常会偷偷的出去,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的道理,可是方竹筠不怕,有时候喜欢一个人,能让她忘记怕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叶枫摇摇头,心中却已经肯定了十成十,只不过他从来没有想到花剑冰用这么直接地手段,他有些失望,或者他的潜意识中,花剑冰应该用些曲折的诡计才对“叶枫,你一个能打八个吗?”王强有些担心,却已经拉着方竹筠开始找退路,他还有老婆孩子,也知道方竹筠八个都打不倒一个混混,聪明人这个时候不应该哭着喊着说不走,应该是想办法都溜走才对。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叶枫苦笑,“如果你能帮我分担一两个更好。”

    三人说话的功夫,七八个混混已经吧他们三个团团围住,叶枫只能出头,“各位兄弟哪条道上的?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少管闲事!”

    一个人拿着钢管指着叶枫,“识相的给我滚远点!”

    叶枫愣了一下,扭头望向王强,王强有些郁闷,心想善有善报原来是假的,自己平日总是修善因,没有想到得到了恶果,“你们找我?”

    拿钢管的冷笑望着方竹筠,“死八婆,有人让我警告你,少管闲事!”

    叶枫和王强愣住,他们做梦也想不到,柔弱善良如方竹筠地,竟然也能惹上麻烦。

    方竹筠脸色发白,咬着嘴唇,半晌才道:“谁让你来的,金秀珠?”

    “金秀珠是谁?”叶枫见多识广,却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个韩国老板。”王强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混混脸色变了一下,“是她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是她就对了,”方竹筠别看平时地时候,温顺的和水一样,这会竟然如同深山老竹子一样的坚韧,“如果是她警告我,那她大错特错了,你可以回去告诉她,我会继续跟踪报道,直到她正式道歉为止。”

    叶枫也终于明白点始末,前几天听说方竹筠采访个韩国的老板,是关于强迫员工下跪的事情,看来那个老板恼羞成怒,准备教训这个不开眼的记者一下,事不关己,可是叶枫却不能高高挂起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回去告诉她,不过总要带点你身上的东西才行。”混混冷冷的笑,手上的钢管一挥,“你两个滚开!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王强和叶枫,叶枫正在和王强低声说了一句什么,听到这里,突然笑了下,“好,我走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说走就走,混混倒是愣了一下,叶枫退了一步,身后两个混混犹豫了一下,望向前面的那个拿钢管的,显然他才是老大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们突然发现,那人也不是老大,叶枫的拳头真的老大。

    ‘砰,砰,’两声响过后,两个混混发财般的望着眼前的金星银星满天星的连连退后,叶枫伸脚一勾,第三个混混也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叶枫出拳从来不先打招呼的,他是打架,不是比武,所以他打倒了三个混混后,另外的五个竟然还愣在那里,王强和方竹筠也有些发呆,叶枫低声喝道:“还不快走。”

    王强醒悟了过来,一把拉住方竹筠,已经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八个混混包围之中,本来没有路,不过拳头打的多了,也就成了路。

    王强方竹筠跑出了几步后,拿钢管的混混才醒悟过来,厉声喝了一声,手臂一挥,钢管已经向叶枫的脑袋兜头打到,他手脚不慢,还记得喝一声,“你们几个去追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目标当然不是叶枫,可是叶枫的目标却是他们,叶枫并不接招,退后了一步,已经不偏不倚的闪过了那个钢管,抬起一脚踢飞了个才站起的混混,打落水狗的事情他做的实在得心应手,那人晕头转向的才站起来,又成了滚地葫芦。

    好狗不挡路,不过他这个葫芦却让几个起脚的混混停了下来,众混混勃然大怒,眼前这个小子实在比他们混混还混混,叶枫伸手一招,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晾衣竹杆子已经握在手中,大喝了一声,“站住!我有话要说!”

    八个混混被叶枫晾衣杆一横,和王强方竹筠二人隔的好像楚河汉界一样清楚,眼睁睁的看着二人一溜烟的跑出了视线,消失不见,不由都是大怒,拿钢管那个看到叶枫手持晾衣杆,双目一瞪,虽然没有燕人张翼德喝退百万雄兵的威猛,却也不容小窥,倒是有些畏惧,“你要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打行不行?”叶枫有些愁眉苦脸,这场架打的实在不明不白。

    “不打你老木。”拿钢管的醒悟过来,这小子一直在当自己猴子般的耍,手一挥,“兄弟们,砍了他!”

    几个混混这次出来其实不是砍人,不过是教训人,手上都是钝家伙,却不妨碍他们打死人,他们没有什么架势,但是打人的经验倒是丰富,手臂一挥,声势不小,叶枫倒也不敢恋战,虚晃了一招,已经扭头就走,他早就算准这里离闹市并不远,王强和方竹筠就算是龟速,此刻也肯定到了闹市,这些混混只能躲在阴暗偏僻的角落暗算别人,让他们上大街上去砍人,他们还没有这个魄力!

    只不过叶枫虽然有着关云之长,却没有诸葛之亮,他也有算错的时候,一扭头的功夫,突然愣在那里,因为前方一堆人已经向这面冲了过来,每个人手上家伙不一,气势汹汹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