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六十七节 要钱要命
    有些人天生就有搅局的本领,比如说林黛。

    有些人却天生有着与人沟通的本领,比如说袁雪。

    袁雪说话轻柔,并不急于把老太太扶起来,陆斐远远的看的,突然说道:“我要是那个老太太,我一定会起来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果然颤巍巍的起来,老爷子嘴角还是严肃,眼中却已经有了笑容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觉得那小姑娘对那老太太,好像对娘一样的尊敬。”陆斐说了这句话的时候,声音竟然有些哽咽。

    叶枫忍不住望了这对奇怪的父子一眼,他不知道,原来陆斐还会走感情线路的,老爷子只是默然无语,只是眼中看出了叹息,“你知道就好,只是可惜……

    “只可惜我妈走的早。”陆斐眼圈一红,眼泪好像要掉下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老爷子不再说什么,只是用手摸了下陆斐的脑袋,好像也有点落泪的样子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有的时候,无论过了多久的时间,总是难以忘记,叶枫也终于有点明白,为什么这么个沉稳的老爷子,会有这个浮躁的儿子,或许他不过是想给陆斐更多的爱,却不清楚,有的时候,爱也是种伤害,只不过陆斐这些年来,虽然有乱花钱的习惯,但是本质看起来,并不算坏。

    那面的袁雪说了什么,很多人都没有听到,只不过老太太看着袁雪,好像望着自己女儿一样。哪个做母亲的。显然都不会让自己的女儿为难,所以她站了起来,也不吵也不闹的,不过还是狠狠的瞪了邹新一眼,“你做事比这闺女,还差的远。”

    邹新脸色发绿,刚才还是无期,看来现在已经宣判死刑了。

    袁雪却笑意盈盈地说道:“刚才我们商量过了,大妈是因为这里地管理疏忽。在这里受了伤,所以今天的你买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她留了个台阶,望向了邹新,邹新混到如今倒也不是浪得虚名的,慌忙点头,“今天大妈买的菜,全部半价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大妈有些满意。围观的也是一哄而散,并没有把人民内部矛盾扩大化,大妈甩一甩衣袖,拎着青菜走了。邹新却是摸一摸额头,都是冷汗,走过来讪讪说道:“陆总?”

    “你明天给我写份检讨过来。”陆斐对待自己的手下倒也不算严格。

    “袁雪是不是可以正式聘用了?”叶枫只是望着老爷子,岔开了话题,邹新知道他的意思,有些感激。

    “阿斐。你把袁雪的事情办一下,”老爷子很认真地态度,看到袁雪走了过来,望着自己,缓缓道:“袁小姐,对于刚才所说的一切,我深表歉意,还希望你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不介意。不介意,刚才老先生说的话。让我受益匪浅的。”袁雪有些惶恐,从来没有想到这种以前都要仰视的人物,会有一天给自己道歉。

    陆斐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做事,好在还有邹新知道手续,一个老总,一个经理,带着一个新来的姑娘办入职手续,实在是前所未有,整个超市的都为之侧目,趁着几人东奔西走地功夫,老爷子也多少清楚了袁雪的事情。

    袁雪是聋而不哑,一般来说,先天性耳聋基本都是哑的,在无声世界中寂寞,可以让人发狂,可是袁雪碰到了好母亲,自小训练她的发声,其中地艰辛很少有人能够理解,袁雪能够和常人一样的读书说话,实在是不幸中的幸运,可惜的是,老天总是喜欢对这种人进行考验,她上了大学二年级的时候,最为疼爱她的母亲又得了重病,急需手术开刀,她一个学生,无能无力,这才上演了所谓地卖身救母这场戏。

    “她还是个学生?”老爷子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错,袁雪还是个学生,她学校已经同意她的休学请求,”林黛这次总算没有搅局,把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,“我觉得如果真心帮助她的,不应该让她打工,而应该让她完成学业为重。”

    有些人总是喜欢给别人安排生活,也以这个为责任,也认为别人如果不领情,那是不知好歹,林黛无疑是这种人中的一个,但绝不是唯一的一个。

    老爷子点点头,“她肯接受?”

    “她为什么不肯接受?”林黛冷冷道:“这对她而言,实在是再好不过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你,她是她。”老爷子笑了起来,“她若是真的肯接受,就不会拒绝你地帮助,林大记者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突然拿出一张报纸,“这是你写的?”

    林黛看了一眼,“不错,是我写地,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只看到报纸上的卖身,卖自己,从事任何职业几个字,”老爷子表情有些叹息,“她是穷,她是可怜,她是她最少是用自己的良心,凭借自己的劳动,凭着自己的孝心去救母亲,因为那是生她养她的母亲,那是对她不离不弃的母亲,那是她世界中唯一的支柱,母恩难忘,林大记者,你帮助她是好的,可是你能不能用些别的词语,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恶俗的,吸引别人眼球的字眼,我想你在帮助她的同时,多半还想着怎么吸引卖点销量吧?施恩实在算不上什么的,所以也请你施恩的时候,不要肆意践踏别人的人格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钱,还是要命,或者是所谓的人格?我想写的平实一些,有人看吗?”林黛冷冷道:“陆先生,不是每人都像你这么有钱,也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想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的是尊严。”老爷子不等说话,一个柔弱的声音响了起来,袁雪两行清泪已经流淌了下来,不知道什么时候,这个女孩子已经无声无息的走了过来,“林阿姨,很谢谢你帮助我,我母亲知道了你的报道,她很忧心的,她说过,她的病可以不治,但是做人,要有人格和自己的尊严,为了钱,为了命,出卖自己,干一些不正当的事情,她永远不会原谅我!我是因为怕她担心,这才拒绝你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林黛愣住。

    叶枫却笑了起来,“无论怎么说,这事情总算有个好的开始,大家都是好心,好心办坏事的也是有的,袁雪,老爷子说不定还想看望你母亲一下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得了便宜还卖乖,”老爷子笑了起来,“你难道想让我包办一切事情?”

    “我是有点这个意思。”叶枫只是笑,邹新赶过来的时候,觉得他很无耻,不过却无耻的可爱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些别的事情,看望袁雪母亲的事情就交给你吧。”老爷子摇头,“记着帮我买些营养品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很自然,好像这一会的功夫,已经和叶枫成为了朋友,看着叶枫不动,忍不住道:“怎么了?不可以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叶枫突然发现这个老爷子可能过惯了养尊处优的日子,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,“买东西是要给钱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废话。”老爷子笑了起来,“你今天不到两个小时的功夫,已经算计了我很多次,我总要算计你一次才算心安吧?”

    叶枫拎着一大袋营养品走出商场的时候,虽然被宰,心情还很愉快,抬头望着天空,发现有的时候还是蓝的,袁雪默默的跟在他的身边,“叶先生,真的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林黛却是冷笑,“你谢他干什么,帮助你的,又不是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好像也不是你,”叶枫倒是笑容满面,“我要是你的话,早就回去把报纸修改一下,只不过白纸黑字和一些人自以为是的性格一样,都是不好改的。”

    林黛扭头就走,走了两步,又停了下来,本来想问袁雪一声,你是跟我混,还是跟她,只不过看到袁雪的神情,突然叹息一声,终于离去。

    袁雪一等着林黛走开,神情多少有些活泼,“叶大叔,你人真好,我妈看到了你肯定会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有个男朋友?”叶枫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,你以前认识我?”袁雪多少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我猜的,”叶枫有些郁闷,心中已经知道这个丫头为什么一口一个大叔的叫着。

    袁母的确很高兴,一个铁皮屋子里面,闹闹哄哄的好像过年一样,叶枫和袁雪推门进来的时候,多少有些诧异,更让叶枫诧异的是,一个人擂了他一拳,“叶枫,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能来这里,”叶枫看了一下屋里的人,竟然大半是认识的,大家一块搬过凳子腿,喝过白开水的,他记得信明慈善义工,那些人显然也是记得他的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,被人记住的感觉,真的不错。

    王强看起来又要擂叶枫一拳,叶枫慌忙把手中提着的袋子递了过去,堵住了王强的手,“你要练铁砂掌,我可不是沙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沙袋,可是你总要添砖的。”方竹筠笑语嫣然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添砖,添什么砖?”叶枫有些奇怪,“竹筠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