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六十六节 挑战无处不在
    明天要冲周推荐榜,请朋友们到时多投推荐票支持,谢谢!!

    陆斐觉得自己的水平不高,可是也觉得叶枫说的有问题。

    什么叫做只要问心无愧,何惧沽名钓誉?这完全是风马,那个不相及的。只不过没有想到老者目光一闪,大为赞叹,“好一句只要问心无愧,何惧沽名钓誉,能说出这句话的人,阿斐交为朋友,实在是三生有幸。”

    陆斐的腹诽冒了出来,只是变成了笑,得意的笑,等了这么多年,等到老爸的赞扬真的不容易,老爸不打骂他,可是他记得最近的表扬也是小学三年级得到了小红花后,老爸说了句,不错。

    老爸对他可以说是放纵的宽容,交给他打理的生意,也是不闻不问,可是他收购了都市娱乐报没有几天,老爸竟然破天荒的问了一句,你收购了都市娱乐报?陆斐心中惴惴,以为办了错事,没有想到老爸跟着又说了一句,不错。

    “更何况袁雪现在需要的是工作,以她的水平,想必也能有胜任的工作,一个公司的人文环境,企业和谐不只是说说的,有她一人在,别人会知道公司的关爱不是口头说说,别人对她能有关爱,她能更好的回报公司,如果能够形成良性循环,应该说是公司的幸事,这位老先生如果不信,可以和我赌一把?”

    “哦?”老者只是笑,目光不经意的掠过了袁雪,“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袁雪面红耳赤,“我不认识。不过,我很感激这位先生。”

    老者点点头,又望向叶枫,淡淡道。“你不用激我。我也不想和你赌,你既然都能为了素不相识的人费尽口舌,我又怎么会如此小气,只不过她的机会,她自己要争取,走吧,和我去家家乐超市看看。”

    叶枫笑笑,已经跟着老者向前走去,袁雪毫不犹豫的跟在他们身后。林黛晒在那里,心不甘,情不愿的,咬牙望着叶枫的背影,“叶枫,你也知道,有我的采访才行。可是我偏不去。”

    转念一想,如果自己不去,这个新闻让别人采访了怎么办?再说现在真情在线很火,主编当时都觉得那是秋后地蚂蚱。蹦达不了几天,却没有想到这个星星之火,原来也可以燎原,听梁主编说,现在晚间八点半都准备开始和真情在线合作一期节目,自己再不抓紧。被人顶了胃顶了肺都说不准地,跺跺脚,看到只剩下自己孤家寡人,叶枫好像忘记了自己这茬,走的影子都快不见了,只好讪讪的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几人走到了超市,早上就已经人来人往,颇为兴隆。老爷子看了一眼,微微笑道:“人还真不少。”

    叶枫微微皱眉。想要说什么,还是忍住,袁雪怯怯的跟在后面,显然觉得眼前是个绝好的机会,老妈能不能活命,就在此一举,陆斐多少有些得意,得意的和邹新交换个眼神,暗想这小子还算聪明,自己前几天知道了老爸心血来潮,要考察自己的一个公司,就选在家家乐,自己急招来邹新,出个主意,首先这超市要有个人气,人气怎么搞,当然要有廉价的东西,他们准备了几百斤廉价菜,昨天已经发出公告,特价菜消价出售,那些老头老太还不打破脑袋的来抢!

    陆斐得意地笑,规矩的答,“主要还是经营有方。”

    他得意还没有过期,前面卖菜的区域突然一阵骚动,果然有人打破头的喊着三字经,骚动有如瘟疫一样蔓延,转瞬已经快到了收银台。

    陆斐吓了一跳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我要问你的。”老爷子倒是处事不惊,“你现在超市的受众面怎么都是老年人,怎么的,改成老年人活动俱乐部了?”

    陆斐当然知道为什么老年人居多,又不是双休,年轻人谁大早上不上班,过来抢廉价菜?

    “邹新,过去看看。”陆斐使个眼神。

    邹新地汗都冒了出来,怕出事,偏偏出事,还赶上老爷子来视察的时候,不用问,明年的今天就是自己在天天乐的周年,排除了万难,分开了人群,走了进去,才发现是个老太太被菜筐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菜筐里面地菜撒了一地,好在不多,分量不会很重,邹新自我安慰的想着,这个老太太显然是贪心的想要捡些便宜菜,去捡菜筐的新鲜菜,结果大家都看到了,错不在超市嘛,邹新是这么想,可是也知道,服务人员是孙子,商场那么大的字贴在墙上,自己这个经理不可能不服从,客户是上帝呀!

    “老人家,没事吧?”邹新想要扶起老太太。

    老太太确是一推皱新的手臂,你怎么知道我没事,哎哟,砸死我了。

    邹新一想麻烦了,你死不死地我不清楚,只不过你还不起来,我可要死的。

    “你先起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邹新弯腰下来,想要把老太太拉起来再说,没有想到老太太重重的推了他一把,哭着喊着叫了起来,“商场打人了,商场打人了。”

    邹新差点晕了过去,他对女人还算有两手,可是对于这种老女人可是一点招数没有,平时的聪明伶俐都不知道去了哪里,只是急得后脚跟都在冒汗,一个劲的说,“我没有打你,都在看着呢,我没有打你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一旁看了,皱了下眉头,“阿斐,这就是你找的经理?他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,是吧?他叫邹新。”陆斐目瞪口呆,心道邹新跟了我几年,我和你说了几遍你都记不住,怎么叶枫那小子你一遍就念念不忘,他一方面觉得邹新没用,心中却也觉得老太太难缠,“这是哪跟哪呀?老爸,你也看到了,邹新没有打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打不打人我不管,我也管不到。”老爷子摇摇头,“我只知道,这件事情不解决,旁边还有个记者跟着,都有可能上报的,如果上报的话,这个商场就有名了,当然这个有名是臭名,如果这个商场臭名有了,你过几天就回新加坡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回去。”陆斐面红耳赤,“小青在这里,我哪里都不去。”

    叶枫一想,得,你到现在还不想着解决问题,只是想着陈小青,也算是要美人不要江山地。

    “要不,让袁雪去试试?”叶枫终于发话。

    陆斐像抓住救命的稻草一样,连连点头,“对,让新来地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”老爷子头也不回,“袁雪,你把今天的事情处理好了,明天就可以过来上班。”

    半天没有听到袁雪的回答,老爷子忍不住扭过头来,望着袁雪,“怎么的,打退堂鼓了?。”

    叶枫看着袁雪的表情有些诧异,心中有些恍然,又有些叹息,觉得为什么老天偏偏磨难这些贫苦的人?袁雪看到老爷子发话,一脸的惶恐,“老先生,什么打退堂鼓?”

    老爷子有些皱眉,“作为一个商场的工作人员,能够倾听顾客的心声是最关键的一环,你虽然没有加入这个商场,却如果连别人说的什么都不注意倾听,那已经有些不合格。”

    袁雪有些不安,连连鞠躬,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刚才真的没有留意,老先生,你让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是个聋子,怎么听的见。”林黛已经赶了过来,冷冷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老爷子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我说她是聋子,她是残疾人。”林黛声音赛过河东那头狮子。

    叶枫皱了下眉头,心道又不是参加什么残疾人奥运会,你林黛不用这么大声的,邹新处理起事情有些欠妥,可是你这么大声的把别人的**抖出来,难道不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,看到袁雪的脸色苍白,叶枫面对着她说道:“袁雪,这位老先生答应了,只要你能处理好那面的事情,你就可以留下来工作,而且,会预付你三万的薪水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神色有些愕然,是为了林黛的怒吼,听到叶枫的许诺,看到袁雪目光转了过来,点点头。

    袁雪有些欣喜,或许是病床上的母亲给她的勇气,大踏步的向那个老太太走了过去,斐少爷啧啧称奇,“聋子?聋子也能听到别人说话吗?”

    看到父亲瞪了自己一眼,陆斐吓了一跳,“老爸,我说错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以后最少说话客气一些,当着矮人不说短话的,”老爷子摇头道:“你有福气,你耳聪目明的,可是你怎么知道他们有缺憾的痛苦?”

    “她应该会唇语,”叶枫解释给陆斐听,“这需要眼睛来注视对方的口型,了解对方说的什么,你没有注意到她的眼神总是非常专注的看着一个人的嘴?”

    陆斐有些恍然,醒悟到这点,暗想我还以为她对我有意思,看我看的那么专注,那面的袁雪已经蹲了下来,目光真诚的望着老太太,“大妈,你伤到哪里了,很痛吧?我看看能不能帮助你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