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六十五节 大叔和老牛
    “跟我回去。”林黛有些命令式的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不回去。”袁雪声音虽然小,却有一丝倔强。

    叶枫看的直皱眉头,觉得这个林黛就是拎着猪头找不到庙门的类型,或许她的心是好的,可是她做事的手段绝对的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叶总,怎么是你?”突然有个人拍了叶枫肩膀一下,倒吓了叶枫一跳。

    叶枫回过头去,“是你?”

    身后那人脸黑的和锅底一样,正是和叶枫不打不相识的邹新,叶枫见到他心中一动,对于邹新,叶枫并没有深刻的印象,可是对于他的后台斐少爷,叶枫此刻倒是十分的想念。

    斐少爷在遥远的地方估计打了个喷嚏,也会知道叶枫这小子是夜猫子进宅,无事不来的,邹新却是有些高兴,好像并没有把叶枫的三拳两脚放在心上,“叶总还记得我?”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,”叶枫暗道,我踢你踢的脚痛,当然不会忘记,“最近还好?”

    “还好,还好,”邹新连连点头,“叶总,忙什么呢,咦,她要卖身救母?搞笑。”看着叶枫的脸拉的比驴长,邹新知道说错了话,“叶总,我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说都什么年代,还搞这一套,”看着叶枫要动手的感觉,邹新只能再次改口,“啊,这个女孩挺可怜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准备怎么帮她?”叶枫求人不是求人,好像施舍给邹新一个机会,“听说你是经理,你那工作岗位还有空的吧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邹新有些为难,“我怎么比得上叶总,叶总有自己的事业,我只不过是给斐少爷打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知道?”叶枫故作吃惊,“我这个事业已经破产。被人炒了鱿鱼。不然怎么会向邹经理你求救?”

    “啊?”邹新有些目瞪口呆,笑容有些发苦,好像塞了几斤黄连在里面。

    那面的林黛却有些发火,轰着四周的看客,“有什么看的,都走吧,小孩子不懂事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招釜底抽薪地方法果见成效,观众看客都是一哄而散。袁雪有些着急,只不过场外还有两个如同冰山上地来客被冻死的班长,一动不动,林黛看了皱一下眉头,“怎么又是你?”

    邹新她不认识,这个叶枫她可是刻骨铭心的,恨!

    都说女人恨一个男人通常是因为喜欢过他。只不过林黛对于叶枫,从头到尾都没有过爱,只有恨,但是她还有工作。要迎合主编的口味,读者的口味来的快,去的也快,对于豪华婚礼的宣传,主编很快的觉得课题作死,林黛又不能自己掏腰包进行反黑揭底工作。上次她又被姐姐骂地狗血淋头,姐夫没有气节,为五斗米折腰,投靠了敌方,姐姐差点给她下跪,说阿黛呀,这年头工作不好找,你就给你外甥留点学费吧。林黛无奈中偃旗息鼓,没有想到的是叶枫偏偏哪里闹心站在哪里!

    “这个。我是先来的。”叶枫礼貌的解释,“再说这个地方你没有买下吧?”

    林黛只是恨不得皮包变成砍刀,“你买下了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,”叶枫摇摇头,“只不过我借用这个地方,在和这位邹经理商量一下救助这位小妹妹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袁雪目光飘来荡去,一直注意到叶枫和邹新,听到这里,一下眼睛亮了,“这位大叔,真的吗?”

    叶枫忍不住摸摸胡子,暗想难道没有刮干净,还是最近睡的不好,比较憔悴?林黛却是冷笑,“不用摸了,你以为自己是宋玉吗,你在别人眼中不过是大叔,怎么每次见到你帮地都是女的?”

    “我也帮过男的,”叶枫用力拍拍邹新的肩头,“只不过你没有看到,邹经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邹新只好点头,“这位小姐说地偏激点,叶总帮的是人,不在乎男女的。”

    私下的感觉,邹新觉得叶枫肯帮手,还是因为袁雪是女的。

    “袁雪,这是个骗子,你不要信他。”林黛拉了袁雪一把,“你妈还需要你照顾,你的事情,我会解决。”

    叶枫叹口气,“林大记者,我是大叔倒无所谓,我帮忙不帮忙也无所谓,可是你这种态度,我不知道你是想帮人家,还是想害他,这位邹经理都说了,有工作岗位地,是不是?”

    邹新有些头痛,只是摇手,“我可没说,现在经济不景气,你让我一下拿出三万来,我也得找斐少爷批准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点能耐?”叶枫觉得请将不如激将。

    邹新只能可笑,“我本来还有些能耐,可是上次和叶总你认识后,斐少爷对我已经有些不满,消减了我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叶枫有些叹息,看来问题还出现在自己这里,林黛却已经冷冷的面对袁雪道:“袁雪,你都听到了,你要记住这个人,他叫叶枫,他是个骗子。”

    “熟归熟,你这么说我,林大记者,我也可以告你诽谤的。”叶枫有些皱眉。

    “那你去告我呀!”林黛怒视着叶枫。

    “我哪有你那么清闲,”叶枫看到了袁雪眼中的失望,也觉得为难,他不是拿不出钱,也不是喜欢空手套白狼,但是现在袁雪需要的是份工作,人越是穷,对于施舍越是敏感,自己平白拿出三万块来,不要说林黛会认为另有企图,就算是袁雪都可能不接受,他才发现,原来有个公司是有好处的,最少他可以给袁雪提供个需要地工作岗位,有些尴尬的四处望了下,突然目光一亮,“斐少爷,你来了?”

    几人扭头,发现斐少爷正在陪着一个老人,孙子一样,见到叶枫打招呼,只是笑笑,“叶总,早。”

    斐少爷嚣张地时候多,可是这么乖巧的样子,真是百年难得一见,叶枫见了都有些诧异,目光掠过了他身边的老人一眼,觉得倒和斐少爷像一些,心中多少有数,“我们说曹操,曹操就到,我和邹新正在谈论你呢。”

    新加坡,破,有钱,老木不再出现在斐少爷的词典上,现在他表现的真的比伪君子还君子,“是嘛,那真的荣幸,只不过叶总,我今天有事,邹新,你怎么还在这里,不要工作吗?”

    “斐少爷。”邹新有些惶恐,“我……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我平时怎么教育你的,”斐少爷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架势,吟诗半首,“老牛自知夕阳短.无需扬鞭自奋蹄,你现在要发奋,知道不知道?还有,什么斐少爷,斐少爷的,我告诉你多少次了,要叫我陆总。”

    邹新不知道斐少爷什么时候这么有文化的牵强附会,自己看来人未老,心已老,好在斐少爷没有安排个老牛吃嫩草,已经算对自己的不错,只不过第一次叫陆总还是比较别扭,“是,陆总,我去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陆总,原来这儿就有你们的公司?”叶枫有时闻弦琴知雅意,有时让伯牙恨不得拿琴砸死他。

    “是呀,就是对面那个家家乐超市。”斐少爷表现的和乖宝宝一样,“老爸,我们这就过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老者虽然长的和陆斐有几分相似,气度却是比他强了千倍万倍,他只是望着叶枫道:“叶总?阿斐,这是你经常和我说的叶枫?看起来不错,比你那些狐群狗党好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叶枫有些诧异,一来奇怪这么个稳当的老人,怎么会有这么个急躁的儿子,二来有些奇怪陆斐怎么会对他父亲提起自己。

    “是,是,”陆斐表情有些不自然,神态竟然有些忸怩,“他是我很要好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刚才谈论阿斐什么?”老人笑容很和蔼,目光也不犀利,这让叶枫更加有些奇怪,在他看来,陆斐现在性格的养成,就是那个有钱的爹惯的,而且他的爹的暴发形象,应该比陆斐有过之而无不及才对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说,袁雪需要帮助,”叶枫一指袁雪,并不放过这个机会,“她要求不高,只不过要求三万的预付工资,谋得一份工作岗位,为病重的母亲看病,我觉得陆总有这个能力帮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老者看了袁雪一眼,“帮人是好的,尽孝道也是好的,只不过开公司毕竟不是慈善堂,你总得有更充分的理由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充分的理由?”叶枫笑了起来,“那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听听。”老者不急不缓,袁雪目光不停的在几个人的脸上转动,又是期待,又是紧张,邹新却是有些奇怪,他总觉得袁雪的行动表现的很奇怪,她的目光实在太灵活,她本来只需要听就行的,可是她好像每个人一说话,她的目光就会望向那个人!

    “第一,陆总才接管了都市娱乐报,身为大股东,这次能够帮助弱势群体,这儿又有位大记者,只要一报道,不但对陆总的名声有好处,也可以作为真情在线的专题,更加能够带动都市娱乐报的销量,可说是名利双收。”

    cn

    “阿斐身为股东,如果这么做,难道不怕别人说他假公济私,沽名钓誉?”老者目光一闪,凝望着叶枫。

    叶枫却是淡然笑道:“只要问心无愧,何惧沽名钓誉?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