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点石成金 六十四节 不肯低头
    叶枫其实是高手,虽然现代已经没有什么所谓的武林高手,可是他的身手敏捷,却也多少会些武侠片中的飞檐走壁,那个只需要速度,技巧,力量的结合,至于从一边崖壁,飞到另一边崖壁的本事,叶枫也会,但是需要钢丝帮忙的。

    他住的地方是五楼,五楼说高不高,说低不低,叶枫觉得如果适当的运用技巧,跳下去也是摔不死人,他的窗户有没有防盗窗,进来也不费力,所以他一直认为,千千这个高手是从窗户进来的。

    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,千千这样的一个高手,竟然也会走房门的。

    其实走房门很正常,可是叶枫却没有想到千千也会光明正大的走进来,方竹筠说的老实两个字言犹在耳,可是叶枫却已经觉得,脚面都有些发烧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有碰到吗?”方竹筠笑着说道,眼中的含义很古怪,“我听她说一定会等你,我听她说,她很早以前就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“她还说了什么?”叶枫忍不住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说了很多,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。”方竹筠很乐观的人,竟然也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叶枫脸色变了一下,良久无语。

    方竹筠已经整装待发,走到门口的时候,突然转过身道:“叶枫,我现在才知道,你其实有很多难言之隐,我也知道,你为什么不敢吻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知道?”叶枫眼中有丝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不敢去爱,或许只是因为你爱的太深,”方竹筠说到这里的时候,并没有什么失望,有的只有情深,“但是我想让你知道。无论如何。无论什么情况,总有个人一直在等你。”

    凝望着叶枫的眼眸,方竹筠嫣然一笑,肯定的说道:“无论多久。”

    叶枫眼中却有了一丝迷惘,好像琢磨着她话中的含义,方竹筠又道:“还有,我想说,你做自己想要做地事,不要顾及太多。我虽然帮不上你什么,可是也不希望成为你地累赘。”

    方竹筠打开房门,走到了小区,呼吸了口新鲜又有些清冷的空气,抬头向天空望过去,只是想着那个柔弱女子说的话,想着开门看到千千那一刻的惊诧。

    女人开门见山的说。我是千千,我是叶枫的未婚妻,不是许舒婷的假的那种,我们都喜欢叶枫。你不用否认,我们都是女人。只不过你喜欢的是现在地叶枫,我喜欢的是从前的叶枫!为什么?只是因为他已失忆!

    他喜欢你,却不敢表白,只是因为他有心结,他不喜欢我。因为他已经记不起我,可是这不妨碍我们爱他,爱一个人,不一定要占有,有时只要看着他的幸福,你就已经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他已经有了一个危机,我们就算不能帮他。总不能成为他的累赘,你说是不是?

    叶枫当然不知道千千和方竹筠说了什么。他走出来的时候,方竹筠已经不在小区,无论如何,她的工作还要继续下去,正如人生也要继续一样。

    醒悟到自己已经失业,叶枫竟然多少有些不太适应,可是一想到暗中还有双眼睛盯着自己,叶枫剩下地只有厌恶。

    他的要求很简单,生活也简单,只是可惜,别人不是这么想。

    叶枫顺着街道走下去,自己也不知道要走到哪里,只不过因为他知道,该来的还是会来的。

    前方渐渐地繁华起来,叶枫却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想法对付花剑冰,花剑冰和戈民辉不同,最少上次戈民辉是在明处,戈民辉以为算计别人的同时,不知道被算计,花剑冰狡猾在于他不出头,他用龙哥当出头鸟就已经算是进可攻,退可守的妙招,弃卒保车的招数虽然老套,但是用起来,倒也不好应付。

    龙哥也好,虎哥也罢,不过是个战场,就像当初日俄在满清开仗一样,只不过龙哥虎哥不能像满清那样无耻的英明,宣布什么局外中立,更何况他们还不想中立,白老大地产业虽然不如沈爷,可是在他们眼中也是一块好大的肉骨头,叶枫和花剑冰的图谋,还有龙哥虎哥的争斗,看似两样,其实本质没有什么不同,只不过自己现在有些被动,毕竟花剑冰还没有什么措施。

    叶枫觉得自己虽然不能像唐僧一样,等到孙悟空伙同牛魔王吃了自己,设想变成事实,才让观音姐姐裁决,但是眼下的这个危机却不能先下手为强,他不知道以前叶枫会怎么做,可是想的却

    已经比花剑冰深远很多。

    花剑冰不动手,一方面不清楚自己的底牌,另外一方面,是因为畏惧叶贝宫,叶枫是叶贝宫的儿子,如果按照千千地说法,以前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,而且还要看对方有没有被欺负地资格,如果叶枫真的有什么意外,叶贝宫知道哪个下手,估计会让他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叶枫胡思乱想,或者说深思熟虑的功夫,看到前面又围着一圈人,本来以为不是促销,就是骗局,准备绕道而行,可是看到跪在地上的一个学生模样的少女,众人又在指指点点,忍不住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少女长的清秀,收拾的也算干净,只不过从洗的发白起毛的衣服,稍微有些开线的旅游鞋来看,境况实在不算太好,叶枫看人看细节,这年头的骗子手段有两种极端化,一种是肮脏邋遢可怜到了极点,通过强烈的视觉冲突效果,引起你的慈善心大发,另外一种是化成优雅的可怜受害者引起你的共鸣,辅助工具有时候还有个干干净净望着你的婴儿,无非是钱包被人偷了没有路费,二人不求别的,只要你给十元八元的解决温饱问题。

    这个少女本身并没有炒作的噱头,也没有炒作的手段,叶枫看了她面前写的粉笔字一眼,感觉到她最少不是常过来乞讨,最少她没有练就一手熟练的粉笔字,内容写的也不够煽情,只是写着,我是某某大学二年级学生,母病重急需三万手术费用,只要预付我三万元工资,再苦再累的活我都能够做,她的脖子上也挂这一块牌子,写着相同的内容,旁边放着一张学校证明,用半块砖头压着。

    少女并没有如一些乞讨的一样,垂头敛眉的,坐等收成,而是抬起头来,目光一遍又一遍从眼前的人群中扫过,带着焦急和无奈,叶枫看到她的表情,已经信她了九成。

    如今不能怪人的同情心太少,只能说骗子太多,层出不穷,可是叶枫相信自己的眼睛,也相信别人的眼睛,从这少女的眼神中,他只能看到焦急和无助。

    “又是一个骗钱的。”一个男人对着身边的女人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不像呀。”女人倒还算有口德,“你看她,多可怜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像不像的,我碰到的骗子多了去,比她更高明的有的是。”男人一副见多识广的样子,“真晦气,大早上的看到这种让人厌恶的人。”

    华夏中文网玄幻武侠gnnpwaot0vl7i

    “那我们走吧。”女人想了想,掏出一元钱,抛物线一样的投在少女的面前,‘当’的一声响,滚了几滚,“谁让我良心好,就算被骗,也无可奈何的。”

    二人走了后,围观的人散去一部分,又围了一部分,有如潮涨潮退的,一些带着疑惑的表情,更多的是怀疑,有的却是有心无力,少女目光已经转了很久,失望之意越来越浓,却还是倔强的昂着头。

    能站着的时候,没有人会下跪,少女下跪的无奈,却不肯低头,或许只是因为,有更多的原因让她无法低头,她目光再次掠过叶枫的时候,带了一丝诧异,眼前的面孔换来换去的,这个倒还是熟悉,他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,默哀一样的肃立不知道想着什么,旁边的议论有如利剑冷箭般的射来,她感觉到有些心酸,只是想着病床上的母亲,生她养她的母亲,她问心无愧,尽孝心无错,她只是希望不帮助不勉强,可是为什么更多的人喜欢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盐?

    “袁雪,你怎么到这里来了?”一个叶枫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,叶枫定睛一看,原来是老冤家林黛,还在有些好奇为什么这个林黛不抓住自己的小辫子,看来新闻的时效性的确残忍,可是她怎么会认识这个求助的女孩子?

    “林阿姨,是你?”女孩子看到了林黛,并没有见到亲人的感觉,反倒有些闪躲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跑到这里求救来了。”林黛满脸的不乐意,“怎么的,不相信林阿姨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相信。”女孩子只是望着林黛的嘴,神情倒是专注,“可是很多人在议论,给钱的少,我妈又急等着救命,我这才出来试试,我总要尽点力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求救又有什么用?”林黛心中不满,鄙夷的望着围观的人群,“他们只不过是看客,你在这里多久了?要到多少救命钱了?”望着地上的一个硬币,林黛摇头道:“就这一块钱,有什么用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